第429章:徹底決裂

第429章:徹底決裂

周圍的其他人,追風婉兒等人聽到這個葉副盟主這麼狗仗人勢,臉上都是一片冰冷,看着他的視線恨不得能將人給千刀萬剮了。

但是,奈何秦葉悠還沒有任何錶達,他們有再多的怨氣,也沒有辦法表達出來,只是用希翼的目光看着秦葉悠。

「葉副盟主,我再怎麼說也是奕王妃,你們天門派就是再強大,現在連皇室都不放在眼裏了嗎?」秦葉悠冷冷的看着葉副盟主說道。

「哼,我們天門派縱橫這麼多年,早就足以和皇室匹敵,何況,你還只是個不怎麼受寵的奕王妃,與其跟着祁元修,倒不如跟着我。」葉副盟主說道。

秦葉悠聽到葉副盟主如此不過腦子就說出了那麼幾句猖狂的話,心裏不住的冷笑。

「葉副盟主未免太過自大了,我皇室就是再如何,也絕不會向任何人妥協,追風,婉兒,送客!」秦葉悠怒聲說道。

直到被秦葉悠義正言辭的拒絕,葉副盟主這才反應過來,他上了秦葉悠的當了。

如果說在這之前,天門派的禁藥令是因為祁元修和秦葉悠的話,那麼從他說出那番大逆不道的話之後,這一切就都變了。

皇室不會向任何人妥協,這是大魏皇室,整個大魏子民的尊嚴,秦葉悠這麼幾句話,就把一切錯都轉到了天門派頭上,她自己則是成為了一個傲骨錚錚的形象。

「秦葉悠!你!你算計我!」葉副盟主反應過來,指著秦葉悠的鼻子罵道。

「把你的臟手拿開!」不等他繼續說出什麼,婉兒直接惡狠狠地一個手刃將他的手劈開。

葉副盟主飛快的閃開,這才沒有讓自己受傷,只不過,躲過了婉兒,後面還有一個虎視眈眈的追風。

追風的功夫可不是他還有他帶來的那些草包可以比的上的,更何況追風身邊還有其他侍衛在。

幾個人三下五除二的將葉副盟主帶來的人收拾掉,又用狼一樣的眼神看着葉副盟主。

葉副盟主不斷地後退,此時此刻他也不敢再提起天門派了,天門派是很厲害,掌握著天下草藥的命脈。

但是他們的功夫都不強啊,可是如今他面前的幾個,可都是跟着奕王出生入死的人啊,那裏是他們可以比的過的。

追風幾個人早就看這個狐假虎威的葉副盟主不順眼了,如今,秦葉悠直面拒絕,已經是打了天門派的臉,他們也就不用再顧及什麼了。

幾個人對視一眼,紛紛拳打腳踢的招呼向葉副盟主,他們下手也有分寸,全都打在他的臉上,雖然疼,但也不會致死。

剛開始的時候,葉副盟主還會叫囂幾句,到後來,他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只能痛苦呻吟了。

「夠了,都住手吧!葉副盟主,我奕王府里的,都是有血有肉有血性的兒郎,你天門派有什麼招數,儘管來,我們絕不會說一個求饒的字。」秦葉悠擲地有聲的說道。

幾句話,說的眾人心神激蕩,每個人都是一臉的憤慨。

「沒錯,我們誓與奕王府共進退!滾出奕王府!」眾人喊到。

葉副盟主原本還想說幾句狠話,現在一看這架勢,也不敢再多待了,被人攙扶著,一群人狼狽的離開了奕王府。

等到人都離開了,秦葉悠這才癱坐在了椅子上,雖然只是一會兒的功夫,但她卻好比做了一場大手術一樣。

「大家都辛苦了,這段時間,王爺昏迷不醒,府里的事情多虧了大家的幫助了,諸位的恩情,秦葉悠銘記於心。」秦葉悠沖着眾人拱了拱手說道。

「王妃您說什麼呢?我們是王府的人,當然要為王府做事了!」綠蘿說道。

眾人紛紛附和答應,看大家如此團結一心,秦葉悠心裏既是溫暖又是感動。

之後,她又回到怡然居看了看祁元修的情況,確定了他暫時不會有事之後,便去了學堂。

學堂裏面,之前被文天雷傷到的侍衛全都被安排在那裏,學堂里的孩子們在照顧他們。

秦葉悠把每個人的情況都看了一遍,讓她欣慰的是,孩子們雖然年齡小,但是做事都很細心,將人照顧的很好。

「王妃,屬下有件事情想請您幫個忙!」

就在秦葉悠視察學堂的時候,追風突然跑了進來,紅着眼眶,對她說道。

「追風,怎麼了,出什麼事情了,你先起來再說!」秦葉悠說着,一邊將追風從地上拉了起來,將他帶出了學堂外面。

「王妃,請您去看一看冷月吧,他受傷非常嚴重,現在還是昏迷不醒,恐怕,堅持不了多久了,王妃,我們都是一同和王爺出生入死的,請您救救他吧!」追風有些着急的說道。

「好,我知道了,追風你先別着急,冷月現在在哪裏,馬上帶我過去。」秦葉悠說道。

對於冷月,秦葉悠還是十分的了解了,是祁元修的貼身侍衛,功夫高超,忠心耿耿,之前有的時候被派過去保護她,也是盡職盡責,所以,知道冷月重傷昏迷,她也是十分的着急擔心的。

跟着追風來到冷月的房間,這還是秦葉悠第一次來到這些侍衛的房間,比起一般的侍衛,冷月他們的待遇很好,每個人都有單獨的一間房間。

不過,因為他們經常被派出去做任務,所以房間雖然大卻十分的空曠,除了一張床一個衣櫃,一張桌子,什麼都沒有了。

此刻,冷月正躺在床上,臉色因為失血過多而顯得有些蒼白,他的胳膊上纏着厚厚的紗布,胸口處也纏着紗布。

秦葉悠坐在床邊,伸出手去像模像樣的給冷月把脈,一邊悄悄的啟動空間給冷月做了一個全身檢查。

等到檢查結果傳進她的腦海里,秦葉悠這才緊緊的皺着眉頭睜開眼睛,沒錯,追風說的沒錯,冷月的情況確實不容小覷。

他的胸腔內部被文天雷傷到了,有些碎肉卡在了胸腔里,再加上他的內傷導致的血液鬱積,憑藉現在的醫學手段確實是沒有辦法治療。

就算對於她,這也是一場大手術,她必須將卡在他胸腔內部的碎肉取出來,在將淤血放出來,才能讓他呼吸順暢,之後的葯也才能發揮效用。

「追風,冷月的情況確實不是很好,我必須要給他做手術,但是我要你保證,在我為冷月治療期間,不允許任何人打擾,否則的話,我也無能為力了!」秦葉悠看着追風無比嚴肅的說道。

「王妃,您請儘管放心,我會一直守在門口的,除了王爺,任何人來我都不會放行的!」追風說道。

準備好了一切東西之後,秦葉悠便讓追風和婉兒守在門外,將門關起來,專心致志的為冷月做手術。

她拿出麻醉藥,手術刀,鑷子等工具,瞬間進入狀態,眼神無比專註認真的盯着冷月的傷口。

冷月的傷很重,為了保證手術中途不會因為失血過多而喪命,她需要一邊小心的做手術,一邊觀察冷月的血流速度,一旦血流速度過快,就必須進行緊急輸血。

這邊的秦葉悠忙的不可開交,一個人恨不得掰成兩瓣來用,這個時候,卻偏偏的有人來搗亂。

屋子外面突然傳出來了一陣聲音極大的吵鬧聲,秦葉悠的眉頭微不可查的皺了皺,隨後就又投入到了自己手裏的動作中。

而此時的屋子外面,來了一個不速之客,是皇後身邊的宮女,那宮女趾高氣揚的站在婉兒面前,惡狠狠地瞪着攔在她面前的婉兒。

「你個小蹄子居然敢攔我,我可是皇後娘娘的人,你快和我讓開!」那宮女怒氣沖沖的沖着婉兒吼道。

對於那宮女的憤怒,婉兒只是看了她一眼,便毫不在意的說道:「不好意思,王妃現在有重要的事情做,皇後娘娘有什麼事情不妨可以告訴我,我自會轉告給王妃!」

「呸,你算個什麼東西,也配給皇後娘娘傳話,快給我讓開,皇後娘娘要召見奕王妃,耽誤了娘娘的事情,你擔待的起嗎?」

「抱歉,如此以來就更不行了,娘娘現在正在醫治救人,恐怕不能去見皇後娘娘了!還請你回去轉告給娘娘!就說,過後,我們王妃自會進宮請罪!」婉兒微微一思考,便回答道。

那宮女被氣的不行,可又奈何不了婉兒,畢竟婉兒身旁還有一個追風在虎視眈眈,便只是惡狠狠地瞪了婉兒幾眼,扭著身子走了。

奕王府里一團亂麻,秦葉悠不知道的是,現在的外面也在風起雲湧,有些東西似乎在悄悄的變化著。

京城一處宅院裏,平平無奇的院子裏面卻是雕樑畫棟,精美絕倫,此刻在院子裏的涼亭里,坐着兩個男子。

這兩個人一邊笑着說些什麼,一邊端起桌子上的茶杯時不時的喝上一兩口。

如果此時秦葉悠在這裏的話,一定會認出這兩個人,其中一個一臉陰鷙的人正是拓跋宏,而另外一個人則是南嶽國的二皇子安王隨炟。

原來,這兩個人一個想奪回自己曾經的太子之位,另一個則是不甘心屈居人下,兩個狼子野心的人一拍即合,形成了聯盟。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29章:徹底決裂

78.57%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