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應對之法

第430章:應對之法

就在氛圍十分融洽的時候,拓跋宏的侍衛突然驚慌失措的跑了進來,在拓跋宏的耳朵邊說了幾句話,之後,就見拓跋宏的臉色猛的一變。

「隨炟兄,看來得委屈你先躲一下了,府里現在有個故人來了。」拓跋宏對隨炟說道。

「故人?」隨炟有些疑惑,自從拓跋宏被剝奪了太子之位,他做的某些不光彩的事情爆發出來之後,他身邊的那些朋友都離他而去,如今,這個故人,實在讓他好奇。

「呵呵,相信隨炟兄你不會想要看到這個人的,就請隨炟兄跟著我的侍衛先進屋子裡躲一躲吧,畢竟,我們的合作關係現在還不適合被人知道。」拓跋宏說道。

隨炟也明白拓跋宏說的都是的對的,也沒有再反駁什麼,直接跟著拓跋宏的侍衛去了屋子裡。

人一離開,馬上有小廝上來,動作麻利呃呃呃將桌子上的茶杯拿走,換上了一盤點心。

秦朗到的時候看到的就是拓跋宏一個人坐在涼亭里,一副悠哉悠哉的樣子。

「拓跋宏,好久不見啊,真是沒想到,你居然連這種卑鄙的手段都用的出來!」秦朗說道。

「嗯?秦公子,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怎麼聽不明白呢?」拓跋宏裝出一副無辜的樣子,問到。

「什麼意思?孩子,還給你!」朗說著,身後跟著的侍衛立馬把懷裡還在睡夢中的嬰兒交給了拓跋宏身後的侍衛手裡。

那侍衛一瞬間被塞了一個孩子,四肢都僵硬了,抱著孩子有些不知所措。

「秦公子這是什麼意思?這孩子與我和干?」拓跋宏說道。

「哼,拓跋宏,那丫鬟已經將事情都招了,這孩子是你的骨肉,我自然要還給他的親生父親了,拓跋宏,我警告你,如果你再敢做暗算我這種小人行徑,我決不會放過你的!」

說完,秦朗便惡狠狠地一甩袖子,帶著人離開了。

等秦朗的身影消失在了眼前之後,拓跋宏終於再也忍不了,手指微微用力,手裡的茶杯不堪重負,『砰』的一聲,爆裂開來。

他身後的侍衛嚇的立馬單膝跪地,不敢出聲,反倒是他懷裡的孩子,被這麼一番動作給吵醒了過來,開始哇哇大哭起來。

那侍衛頭上的冷汗都流下來了,卻始終不敢抬手去擦一擦。

「我當時誰呢?原來是我那好弟弟啊!」隨炟說著,從屋子裡走了出來。

剛剛所發生的一切,他全部都看到了聽到了,讓他沒有想到的是,來的人會是秦朗,更讓他震驚的是,秦朗還帶來了一個孩子。

不過,現在看起來,那個孩子,應該是拓跋宏的,也難怪了,他那個有潔癖的弟弟會這麼生氣了。

對於隨炟的調侃,拓跋宏沒有回答,只是有些頭疼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孩子的哭聲吵的他頭疼。

「沒用的東西,這麼快就被發現了,那我還留你做什麼?」拓跋宏被吵的實在心煩,伸出手去奪過了孩子便要將他扔出去摔死。

「等一下,拓拔中先冷靜一下,不妨聽我一言。」隨炟見狀急忙阻止。

拓拔宏將信將疑的看了他一眼,最後還是將孩子放下來了,隨手扔給了一旁的侍衛。

「拓拔兄,這孩子應該是你的孩子吧,既然是你的孩子,那也就是拓拔家的血脈,如今,你的那些兄弟可都還沒有孩子,這孩子,不就是拓拔家的長孫嗎?」隨炟言盡於此。

但他話里的意思,拓跋宏卻是理解了,這孩子是長孫,也是一個機會。

拓跋宏聽了隨炟的話,沉思了一會兒,最後還是讓侍衛帶著孩子下去了,算是留下了這孩子一條命。

之後,隨炟又在拓跋宏這裡用了些膳,才離開,明面上,拓跋宏和隨炟兩個人是親密無間的同盟。

但實際上,兩個人心裡都是各懷鬼胎,隨炟原本就對拓跋宏的印象非常不好,經歷過今天的這件事情之後,對於拓跋宏的不擇手段就更是領教了。

為了皇位,犧牲自己的妹妹,如今,更是連襁褓中的孩童都不放過。隨炟的心裡,對拓拔宏的行為更加的不齒了。

回到自己的宅院里,這次來大魏,他帶來了自己的小妾小蝶,一時寵愛這個美人,二是為了做個掩護。

但他一直都沒有查出來的是,自己的這個寵妾的真實身份,可不僅僅那麼簡單,她就是拓跋宏的妹妹,雖說不是親妹妹,但也是有血緣關係的。

如今,卻被拓跋宏給威脅著,不得不來到隨炟的身邊成為一個間諜。

經受了這些,拓拔雨兒,也就是小蝶心裡也是不樂意的,但是,她鬥不過拓跋宏,只能任由他擺布。

來到隨炟身邊的這段時間,唯一讓她覺得安慰的,也就是隨炟很溫柔,不像拓拔宏一樣喜怒無常,對她也非常好了。

隨炟一進門,拓拔雨兒就走了過來,柔柔的問好,替他脫掉外套交給一旁的丫鬟。

「相公,你回來了?」

「嗯,怎麼樣,大魏的都城可還熱鬧?」隨炟伸出手摟過拓拔雨兒也就是小蝶的腰肢,柔聲問到。

他喜歡小蝶的長相,也喜歡她的聰明,懂進退,所有有什麼事情,如果不是太重要的,他都會和小蝶說兩句。

「很好啊,很熱鬧呢!相公你去談事情怎麼樣,還順利嗎?」小蝶順從的被隨炟攬著,走進了屋子裡。

一旁的丫鬟們見狀,紛紛懂事的退了出去,還貼心的關上了門,將空間交給兩個人。

「呵,這個拓跋宏,真是一個卑鄙小人,今天我可是看了一出好戲呢!」隨炟有些鄙視的說道。

「好戲?什麼好戲啊?」小蝶疑惑的問到,心裡也是無比的膽戰心驚。

隨炟也沒有多想,哈哈笑著,就將今天自己遇到的關於拓跋宏的事情告訴了小蝶。

小蝶卻是越聽眉頭越皺了起來,等他說完,小蝶無比認真的拉著他的手,嚴肅的勸說道:「相公,那個拓跋宏所做的一些事情我也是有所耳聞的,他不是個好人,相公你和他打交道,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啊!」

她的一番話只是想警醒隨炟,讓隨炟和拓跋宏周旋罷了,可隨炟卻只覺得心裡一陣溫暖,生在皇家,又能感受到多少溫暖呢?

「小蝶,你放心,我一定會小心的,我不會拋棄你不管的,小蝶,剛剛我提到拓跋宏的孩子的時候,你眼睛都亮了,要不,我們也生個孩子來玩玩?」隨炟說著,猛的將小蝶給抱了起來,往床邊走去。

小蝶被猛的抱起來,心裡一驚,手臂不自覺的就攀上了隨炟的肩膀,聽到隨炟的話,也只是低頭淺笑,不說話。

但她的眼睛卻在隨炟沒有看到的地方,悄悄的紅了眼眶,她如今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她不知道是該幫拓跋宏還是幫隨炟。

她已經沒有未來了,她的未來一片黑暗,可這一切她都只能自己一個人承受,在隨炟的身邊,她絲毫都不敢表達出來。

……

秦葉悠這邊費盡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給冷月做好了手術,整個人都彷彿是從水裡撈出來的一樣,虛脫的不得了。

交代了追風照顧冷月需要注意些什麼之後,便和婉兒一起回了王府,如今的王府她真的是一點兒都放心不下來。

回到王府,意外的今天的王府十分的熱鬧,五皇子,七皇子,以及蘇正大將軍居然全都在王府大堂等她。

「王妃!(皇嬸兒!)」幾個人紛紛行禮。

「五皇子,七皇子,蘇將軍,今日怎麼有空來奕王府?」秦葉悠問到。

「這,哎,王妃,天門派發出的禁藥令的事情我們已經知道了,知道王妃是有本事的,這才想來和王妃商量一下,這件事情該怎麼辦才好?」蘇老將軍說道。

「是啊,皇嬸兒,這禁藥令可不是鬧著玩的,沒有醫藥盟供應藥材,大魏堅持不了多久的。」五皇子憂心忡忡的說道。

「這件事情諸位可以放心,這次天門派的所作所為王爺早有預料,所以每年醫藥盟提供的藥材王爺都有儲存,而且,這段時間,我們一直在嘗試著種植藥材,如今已經初具規模了,再加上前段時間從各處收購的藥材,一兩年內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至於大夫,這也不用擔心,創辦的學堂如今有一段時間了,也培養出來了不少人才,雖說他們經驗不多,但平時的病痛還是可以處理好的。」秦葉悠笑著說道。

眾人聽到她這麼說,心裡一下子就踏實了,也沒有了剛開始的那一份緊張感。

說實話,他們我不害怕醫藥盟,但藥材又是必不可少的東西,如果不是因為又重要命脈握在醫藥盟天門派手中,皇室豈會允許他們再三的挑戰皇室威嚴。

如今,有了應對之法,也就踏實多了。

「如此以來,也就好辦多了,多虧了王爺有先見之明,否則,此次事件還不知該如何處理呢!」蘇老將軍有些感慨的說道。

「是啊,多虧了皇叔了!」五皇子也說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30章:應對之法

78.75%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