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換血危機

第433章:換血危機

祁元修如今的情況實在是太危險了,毒在他的體內一直在蔓延,秦葉悠只能護住他的主要心脈,卻一直沒有辦法將毒解掉。

如果按照這樣的情況下去,要不了幾天,祁元修就會毒發身亡的,所以,為今之計,只有幫祁元修換血,這是目前為止唯一的辦法了。

將祁元修體內的毒血放出來,換上新鮮的血液,只有這樣,還有一救之力。

秦葉悠相信追風的實力,也相信他對祁元修的忠心,換血是一件十分危險的事情,稍有不慎可能就會喪命於手術過程中,所以必須保證過程中絕對的安全,一絲一毫的分心都不可以。

得到了追風的肯定保證,秦葉悠回到屋子裡,將一應工具全部拿出來,放在旁邊的桌子上。

自己坐到了床邊,靜靜地注視著祁元修許久,最終在祁元修的眉間落下輕輕淺淺的一吻。

「祁元修,你一定要堅持住,我會救你的,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秦葉悠在祁元修的耳旁說道。

閉著眼睛靜靜地感受了一會兒這久違的平靜,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秦葉悠的眼睛里就恢復了醫生的職業素養,平靜無波,眼裡只有病人的專註。

追風在門外守著門,心裡也是止不住的擔憂,他不是不相信秦葉悠的醫術,但每一次祁元修受的傷都是九死一生的傷,一個人即使再強,也總有承受不住的時候。

每一次祁元修受傷,追風都會狠狠的責備自己,這一次,秦葉悠自己都說出了那番話,追風的心裡就更加的自責緊張了。

不過,緊張歸緊張,秦葉悠交代的事情他也一直沒有忘記,風中突然傳來一陣破空聲,追風抽出腰間的長劍順勢一擋,將東西打落在地。

餘光往地下一瞥,是一隻飛鏢,追風的神經瞬間繃緊,眼神凌厲的盯著不遠處的幾顆大樹。

就在這時,空氣中再次傳來一陣破空聲,這一次是好幾枚飛鏢一起沖著追風飛過來,追風抬劍揮動,將飛鏢全部打落。

飛鏢落下之後,從四面八方突然飛出來了一群黑衣人,這些人各個手中都拿著一柄長劍,虎視眈眈的盯著追風。

「你們是什麼人?」追風冷冷的看著這些人質問道。

「你不需要知道,你只用知道,今天祁元修必須死就是了!」其中一個黑衣人開口說道。

他的聲音粗狂低沉,一看就是故意為之的,追風盯著說話的黑衣人眼神微眯,這個人總給他一種熟悉的感覺。

那個人一看追風盯著他看,心裡一慌,揮手示意眾人動手,其他人見狀立馬沖了上去,追風眼神一變,立馬揮動長劍和這些人纏鬥起來。

追風的功夫也是十分厲害的了,為了給秦葉悠爭取到充足的時間,這一次他可以說是發揮出了百分之二百的力量。

那些人凡是被他傷到的,無一不是身受重傷,那些黑衣人一時之間被追風攔著竟然是不能靠近屋子半步。

纏鬥了一會兒,黑衣人似乎是發現了追風的意圖,其中一個人開口說道:「你們攔著他,我去殺了屋子的女人和祁元修!」

話落,他便抽身出來,往屋子跑去,追風馬上去阻攔,可其他人卻又纏住了他,讓他不能去阻擋。

眼看著那人馬上就要靠近屋子了,突然,不知道從哪裡飛來了一片樹葉,說是樹葉卻和飛鏢沒有任何差別。

竟然硬生生的在那黑衣人的手臂上劃出了一道傷痕,被人襲擊,黑衣人馬上後退,警惕的看著四周。

「呵呵,幾個小嘍啰也想殺我的人?不自量力!」一個男聲突然響起,接著一個穿著白衣的男子出現在了眾人眼前。

「你可真是不要臉,我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悠悠成了你的人了!」隨著另一個男聲的傳來,從另外一邊又出現了一個男子。

看到這兩個人,追風居然鬆了一口氣,來人居然是東方昱和秦朗,這兩個人對自家王妃的心意,追風是知道的。

這兩個人出現,這些人想闖進想必是不太可能的了。

那些黑衣人看著突然出現的兩個人,驚訝之餘又是心驚,剛剛的那一手飛葉傷人著實是嚇到了他們。

「撤退!」黑衣人中突然有人喊了一句,接著不等他們有所動作,黑衣人便訓練有素的離開了奕王府。

如果不是空氣中殘留的淡淡的血腥味兒,以及追風一身的傷痕,恐怕任誰都不會想到這裡剛剛發生了一場惡戰。

「多謝了!」追風沖著東方昱和秦朗拱手說道。

雖然這兩個人覬覦自家王妃,但是今天這兩個人的出現確實幫了他大忙,而且,追風相信自家王妃對王爺的心意。

「無妨,舉手之勞罷了,悠悠呢?在裡面為祁元修診治嗎?」東方昱問到。

「是,王妃囑咐我一定要守好門,在她出來之前,任何人都不能進去。」追風說道。

這話也是說給這兩個人聽的,意思就是讓這兩個人別亂來。

兩個人都是聰明人,也知道秦葉悠的脾氣,聽追風這麼說,也沒有任何的不滿。

「對了,追風,剛剛那些人是什麼人啊?看他們的樣子,是要置你家王爺於死地呢,你家王爺這是得罪誰了?」東方昱問到。

「呵呵,還能有誰,敢如此光明正大的派人來刺殺王爺!」追風冷笑一聲有些諷刺的說道。

這話一出來,東方昱和秦朗都是臉色一變,他們的心裡已經有了一個人選,當朝皇帝。

雖然如今皇帝病重,但不代表他就沒有自己的勢力,要知道暗衛可是只聽從皇帝一個人的命令,而且,剛剛的那些人訓練有素,出手狠辣,確實像是皇帝的暗衛。

不過,這些事情也不是他們需要擔心的,他們出現在這裡也是巧合,幫追風也只是順手為之罷了。

接下來,氣氛詭異的安靜了下來,三個人一人一個方位,誰也不理會誰,卻同時將屋子給包圍住,確保屋內人的安全。

不知道過了多久,等到秦葉悠將門從內打開的時候,秦葉悠覺得彷彿經過了一個世紀。

門一打開,三個人同時圍了上來,追風迫不及待的詢問道:「王妃,王爺怎麼樣了?」

「悠悠,你怎麼樣了?」東方昱和秦朗異口同聲的問到。

「我沒事,追風你拿著藥方去抓些葯來,王爺如今的情況還是有些不明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醒過來,你快去吧。」秦葉悠有氣無力的說道。

「是,我這就去。」追風說著,拿著藥方便離開了。

至於東方昱和秦朗,秦葉悠此時也沒有力氣和這兩個人周旋,將兩個人請進屋子裡,便坐在椅子上自顧自的倒茶喝水了。

兩個人也都不是臉皮薄的,秦葉悠不問,他們就自己說,將刺殺的情況描繪的驚險刺激,又誇大自己的實力。

秦葉悠聽著東方昱和秦朗的講解,雖然兩個人時不時的會拌幾句嘴,但秦葉悠還是很感謝他們。

昨天的情況,她在屋子裡其實聽到了一些,也知道這兩個人確實幫了大忙。

「東方昱,秦朗,謝謝你們!」秦葉悠說道。

這下子,兩個人都不鬧了,咳嗽了兩聲,有些不自在的說道:「哎呀,悠悠,你謝什麼啊,我說過的,只要是為了你,做什麼我都願意。」東方昱說道。

話是這麼說,可他臉上的笑容都快咧到耳朵邊兒了,秦朗雖然沒說什麼,卻也是笑著點了點頭,看著秦葉悠的眼睛都在發光。

三個人在屋子裡坐了一會兒,追風就十分有效率的買回了葯並且已經熬好了端了上來。

秦葉悠親自端著葯,一點兒一點兒的喂祁元修將葯喝掉,細心的為他擦了擦嘴角,掖了掖被角,注視著他的眼神裡面滿是擔憂疼惜。

一旁的東方昱和秦朗看著眼前這一幕只覺得渾身不舒服,特別是心裡,酸澀無比,實在是待不下去,便各自找了理由離開了。

此時的皇宮裡,皇帝宮中,凌峰跪在皇帝的床邊正在向皇帝告知刺殺事件的經過。

皇帝已經知道了禁藥令的事情,在聽到禁藥令的時候,他第一想法是全部都怪祁元修,想要殺了祁元修來換取和天門派的和諧,這才會召來了凌峰,命令他刺殺祁元修,卻不想,祁元修身邊竟然還有高人相助,讓他逃過了一劫。

「皇上,其實如今還不到這一步,奕王如今中毒生死未卜,我們完全可以靜觀其變,以不變應萬變。」凌峰建議道。

「如今已經失去了一個大好機會,也只能如此了。」皇帝有些氣憤的說道。

因為生氣,他又是重重的咳嗽了幾聲,而這時,皇帝身邊的張公公突然跑了進來,說皇后要生產了。

聽到皇后要生產了,皇帝當即更加激動,幸好被張公公及時的攙扶住了。

「快!太醫去了嗎?產婆呢?」皇帝激動的問到。

「已經過去了,皇上您就放心了,太後娘娘也已經趕過去了,您安心等著就好。」張公公說著,將皇帝扶著躺了下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33章:換血危機

79.3%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