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救助皇后

第434章:救助皇后

皇帝如今不適合移動,太后便趕了過去,只不過,皇帝不知道的是,太后的心裏對於這個孩子,並不是很期待,甚至是有些厭惡。

而被太后厭惡的孩子,她又怎麼會允許他活着生下來呢?

於是,在皇帝不知道的時候,他的母后自導自演了一出大戲,她故意的在去皇後宮里的路上崴了腳。

太后受傷自然是大事兒,藉著這個理由,太后又指示身邊的春芳嬤嬤將太醫院現有的全部太醫都給拘到了太後宮里。

太醫們雖然疑惑不解,可又不敢反駁什麼,只能陪着太后演這齣戲,等到覺得時間差不多了,太后這才帶着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去了皇後宮里。

而此時,因為難產,皇后肚子裏的孩子已經在母胎里窒息而亡成為了一個死胎,皇后也已經因為疼痛昏迷了過去。

得到答案,太后滿意的一笑,然後才吩咐太醫們儘力搶救皇后,接着,春芳就扶著太後來到了外室坐着等消息。

這一切全部都是太后的計劃,甚至就連那個產婆也已經被太后吩咐過,所以,皇后的這個孩子是無論如何都生不下來的。

太后很了解皇后,這個女人能夠在徐可情死之後坐上皇后的位置,一定有她的手段,而且這個女人可比陳榮和徐可情聰明,不禁如此,她還有足夠的野心,照這樣下去,這個女人一定不得了。

所以,她絕對不允許她生下皇帝的孩子,哪怕那個孩子是她的親孫兒,生在帝王家,有的時候就是如此的現實。

「太后,不好了,不好了,皇後娘娘昏迷大出血,恐怕,恐怕是不行了!」產婆突然驚慌失措的跑了出來,說道。

「什麼!怎麼會這樣的,太醫呢,太醫們都是做什麼吃的?」太后怒聲問到。

「這?下官無能為力!」太醫們跪了一地,面面相覷,說道。

「對了,奕王妃,去請奕王妃,現在能救皇后的就只有奕王妃了!」太后說道,一邊吩咐人去請秦葉悠。

此時,奕王府里的秦葉悠剛剛睡醒過來在吃東西,這幾天為了照顧祁元修,她已經好久都沒有好好的休息過一次了。

今天偷得浮生半日閑,找了個空子,抓緊時間睡了個回籠覺,正是舒服的時候,卻不想聽到了太后請她進宮的消息,秦葉悠想也不想的便拒絕了。

反正之前五皇子已經幫她找了借口,再拒絕一次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而且,太后和皇后之間的爭鬥,她可不想摻和進去,這種事情,她唯恐避之不及,又怎麼會主動的加入進去呢。

但是,就在宮裏的人離開不久之後,張太醫卻也來了奕王府。

看到張太醫,秦葉悠也是有些疑惑,這段時間,張太醫一直在培養新人,忙的不可開交,又怎麼會突然來奕王府呢?

「張太醫?您怎麼來了?是有什麼事情嗎?」秦葉悠詢問道。

「王妃果然聰明,老朽這次來是有一件事情想擺脫王妃。」張太醫說道。

「哦?不知道是什麼事情,竟然還要讓張太醫您親自來擺脫我?」秦葉悠問到。

「王妃,皇后的孩子難產腹死胎中,這件事情,您一定要去救皇后!」張太醫說道。

「這是為何?張太醫你知道的,我最不願意摻和進這種事情里了,更何況,太后不喜歡我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她突然找我進宮為皇后診治,恐怕也是不安好心。」秦葉悠說道。

「這個老朽也明白,但王妃也要知道,事情是要看長遠的才好,即使是下棋也要一步看三步的,雖然現在看來救皇后這件事情確實是百害而無一利,但是,王妃可知道,皇后的孩子為何會胎死腹中?」張太醫說道。

「這?難道是太后?」秦葉悠有些難以置信的說道。

「沒錯,確實是太后做的手腳,王妃可以猜想一下如果皇後知道了這件事情,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呢?太后與皇上向來視王爺為眼中釘,此時正是一個大好的機會啊,可以拉攏過來皇后,王妃可以想一想,皇后能夠坐到今天這個位置上,自然是有手段的,她是個聰明人,知道自己的仇人是誰!」張太醫說道。

秦葉悠聽了張太醫這一番話,仔細一想,着實是這麼個道理,當即便動身前往皇宮。

來到皇後宮里,皇帝居然也在,看到秦葉悠,皇帝的臉色就是一變。

「奕王妃為何現在才來?」皇帝有些不滿的說道。

「皇上,臣妾身體不適,這才來的晚了些。」秦葉悠不卑不亢的回答。

「算了,奕王妃還是快去看一看皇后吧,奕王妃,朕警告你,如果皇后和肚子裏的孩子出了什麼事情,朕拿你是問!」皇帝有些陰沉的說道。

聽了皇帝的話,秦葉悠忍不住的就像嗤笑一聲,都到了如今這個地步了,皇帝竟然還想着給她下套兒。

皇后肚子裏的孩子已經是一個死胎了,她能做的也就是救回皇后,孩子恐怕神仙都是無力回天的,皇帝想必早就知道了這個消息,如今這麼說,不就是在算計她嗎?

「皇上,臣妾醫術有限,皇後娘娘肚子裏的孩子恐怕已經胎死腹中,臣妾實在無能為力,皇上這麼說,臣妾真是不敢在為皇後娘娘診治了!皇上想知罪的話,現在就可以治臣妾的罪了,臣妾無話可說!」秦葉悠說道。

「你!好!好!奕王妃好本事,朕不會治你的罪的,奕王妃快去替皇后診治吧!」皇帝被秦葉悠一噎,有氣無處撒,只能無奈的說道。

他生著病還出現在了這裏,就足夠的表明了他對皇后的喜愛,自然的,在出現在這裏的第一時間,就有人告知了他孩子已經保不住的消息,之所以那麼說,也只是為了想給秦葉悠安一個罪名罷了。

卻不曾想到居然被秦葉悠看穿了,不禁如此,秦葉悠還反過來的將了他一軍。

秦葉悠來到內室里,此時的皇后已經昏迷過去了,一旁的產婆正在給她喂參湯下去。

看了看產婆,又看了看昏迷過去的皇后臉上的淚痕,想必她也是知道了自己的孩子保不住了。

接過產婆手裏的參湯,一點兒一點兒的喂皇后喝下去,一邊藉著喂參湯的動作,在皇后的耳邊說道:「皇後娘娘,想必你已經知道了,你的孩子已經腹死胎中了的事情。」

這話一出口,果不其然的,皇后的身體輕微的顫抖了一下,秦葉悠沒有在意,繼續自顧自的說道:「皇後娘娘,我知道你很痛苦,但,你就這麼逃避又有什麼用呢?」

「害死你孩子的人還過得逍遙自在,你獨自痛苦又能做什麼呢,只能是親者痛仇者快罷了!為什麼不努力一把,把孩子生下來,然後,為他報仇呢?您真的忍心看他死的那麼不明不白嗎。他還沒有來得及看這個世界一眼,就被人殘忍的剝奪了生命!您不想為他報仇嗎?」秦葉悠循循善誘一樣的勸說着。

在她的勸說下,皇后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眼神一錯不錯的盯着她。

秦葉悠點了點頭,低聲說道:「我會幫你的!」

皇后的眼裏劃過了一抹堅決,然後睜開了眼睛,手指緊緊的抓住了身下的被子,緊緊的咬着牙齒,一下一下的隨着秦葉悠的節奏,將孩子生了下來。

孩子生下來以後,皇后只是看了一眼便轉過身去不願意在看第二眼了,秦葉悠知道她還在痛苦中,沒有強迫她,拍了拍她的肩膀,便將孩子抱了出去。

孩子的臉色已經變成了青色,這是因為缺氧的原因,不過,孩子生下來了,皇后的命也就保住了。

「皇上,孩子已經生下來了,皇後娘娘休養一段時間就會恢復了!」秦葉悠說道。

「辛苦奕王妃了!」皇帝捂著額頭,擺了擺手,張公公馬上派人來將秦葉悠懷裏的孩子抱了出去。

皇室早夭的孩子是沒有名分了,所以,也只會隨意的葬在皇陵里,連一個像樣的儀式都沒有。

「奕王妃醫術精湛,不知道奕王的情況如何了?」皇帝不動聲色的大廳著祁元修的情況。

聽到皇帝這麼問,秦葉悠當然知道皇帝在打什麼主意,自然也就沒有想把真實的情況告訴給他。

「王爺還在昏迷中,不過毒已經解了,應該再休養一段時間就可以完全的恢復過來了,多謝皇上的關心!」秦葉悠說道。

「哦?連太醫都沒有辦法解的毒,奕王妃這麼輕易的就解了,看來奕王妃的醫術着實是讓人驚訝啊?」皇帝說道。

「皇上謬讚了,不過是一個土方子罷了,臣妾也就是隨便一試,沒想到真的會有效果,也是意外之喜。」秦葉悠說道。

「哼,早些醒過來也好,也讓他看一看他闖出來的禍,就連禁藥令都發出來了,他還有什麼事不敢做的?」皇帝話鋒一轉,有些惱怒的說道。

「禁藥令?皇上覺得是因為王爺嗎?呵呵,皇上您真的是如此認為的嗎?那之前王爺為大魏保家衛國的時候,皇上又在哪裏?」秦葉悠猛的抬起頭,直視着皇帝質問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34章:救助皇后

79.49%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