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太后賜婚

第435章:太后賜婚

皇帝被秦葉悠的視線直勾勾的盯著,心裡猛的湧上一股慌張感,確實,秦葉悠說的沒錯,他自從坐上了這個皇位的每一天無一不在防備著祁元修算計著祁元修。

但是那又如何,他是天子,百姓們該愛戴的人應該是他,而不祁元修,當有一天祁元修的民心超過了他的時候,他怎麼能不慌張呢?

所以,這種可能性他必須儘早的就把他扼殺在搖籃裡面,但是,做這一切並不代表皇帝不會心慌,他也會擔心,也會擔心百姓們知道了以後會如何看待他。

但這一切大家心知肚明,卻沒有一個人敢放在明面上說,秦葉悠是第一個,皇帝難免的就有一種被人指著鼻子罵的感覺。

眼看著皇帝的臉色越來越差,一副快要爆發的樣子,皇帝身旁的張公公急忙的在皇帝的耳邊說了幾句話,穩定住了皇帝的情緒。

「皇上,奕王妃剛剛救回了皇后的性命,此時不宜動手啊!皇上您要三思啊!」張公公勸說道。

張公公的話讓皇帝惱怒的情緒一下子穩定了下來,陰沉的盯著秦葉悠看了許久,才悠悠的說道:「奕王妃為皇后診治辛苦了,這幾天就在奕王府里好好的休息一下沒事兒就不要出來了。」

秦葉悠沒有絲毫的意外,或許說她料定了皇帝此時還不敢對她動手,才會如此肆無忌憚的將那番話說出來的。

如今,她身後有祁元修在,現在又多了一個皇后救命恩人的身份,先不說平頭老百姓,就只是宮裡的其他人也會對她有所忌憚的。

從皇后的宮裡出來,抬起頭看了看外面艷陽高照的天色,秦葉悠伸展了一下四肢,覺得渾身舒暢無比,心情也變好了許多。

拒絕了皇帝派出來送她出宮的人,秦葉悠一個人悠閑的一邊閑庭散步一邊向宮外走去,卻不想,在路上,又遇到了一個熟人。

「文意公主,你怎麼在這裡的?」秦葉悠看到站在她面前的人,有些意外。

「皇嬸兒,我,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聊一聊,不知道皇嬸有沒有時間?」文意公主一副糾結的樣子說道。

「當然了,公主想說什麼儘管說便是了!」秦葉悠笑了笑,欣然的答應了對方的要求。

她通過這段時間的接觸,已經了解了文意,她就是一個大女孩,天真單純,有些小孩子氣,她的本心不壞,只是偶爾喜歡惡作劇罷了。

「皇嬸兒,皇後娘娘怎麼樣了?她沒事兒吧?她難產的事情我已經都知道了!」文意說起這個眼睛里不自覺的就流露出了幾分悲傷。

「公主放心吧,孩子已經生下來了,皇後娘娘已經沒事兒了,公主不必擔心。」秦葉悠說道。

「皇嬸兒,你不用瞞我,其實這裡面的事情我都知道,是誰讓皇後娘娘變成那個樣子的我也知道,正是因為如此,我才更加的痛恨這個地方!」

「皇嬸兒你知道嗎?我喜歡出宮,不是因為我貪玩兒,而是因為在外面,大家都是心直口快的,沒有人會去玩這些彎彎道道的陰謀詭計,不高興了,哭一場就好了,可是在宮裡不一樣,哪怕你再不高興,再不樂意,他們讓你做你就必須做!」

「皇嬸兒,我討厭這個地方,我恨透了這個地方!」文意說著,眼裡不自覺的救流出了兩行熱淚。

對於皇宮,她是真的失望了,再享受著公主身份所帶來的榮華富貴的同時,她們也在接受著無比痛苦的煎熬。

可是,現在她突然發現,這些煎熬的下面是更為黑暗的地獄,她接受不了,她真的接受不了,親眼看著自己曾經以為最和善的人一個個的變臉,手上沾滿了鮮血,她只覺得心寒。

「公主!」秦葉悠有些心疼的看著她。

在她的眼裡,文意只是一個還沒有長大的孩子,她還什麼都不知道,卻要被迫的接受這些突然而來的現實,這無疑於是在逼迫她成長。

「公主,你先冷靜點兒!別怕,別擔心,這些都會過去的,這裡其實還有很多美好的事情啊,你從小在這裡長大,其實你對這裡也是充滿了感情的不是嗎?那就不要悲觀,你要相信它,也要相信自己,那些黑暗的東西總有一天會過去的,光明還是會出現的。」秦葉悠說道。

「真的嗎?真的都會過去嗎?」文意有些不確定的問到。

「當然了,都會過去的,生活就是這個樣子的,有苦有甜,有高興也有傷心,也正是因為這樣,我們才能成長啊!」秦葉悠說道。

「嗯,皇嬸你說的對,我相信你說的話。」文意點頭答應。

「但是,皇嬸兒,我還有一件事情想請你幫個忙?」文意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公主還有什麼事情直說就好,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一定會儘力的。」秦葉悠保證的說道。

「皇嬸兒,你想必也已經看出來了,我很喜歡你舅舅單永樂,但是,他卻總是躲著我,皇嬸兒,你能不能讓我見一見他?」文意大膽直白的說道。

其實,聽到文意如此光明正大的表白自己的小舅舅,秦葉悠也是有些驚訝的,畢竟古代的女子都是十分的矜持的,像文意公主一樣如此大膽示愛的少之又少。

「啊,這個,公主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強這件事情,我恐怕是幫不了你的!」秦葉悠拒絕道。

雖然她很欣賞文意公主大膽直爽的性子,但是那也並不代表她就要把自己的小舅舅推出去,萬一,單永樂不喜歡文意,那豈不是亂點鴛鴦譜了嗎?

「不,皇嬸兒,我看的出來,他也是喜歡我的,但是,他總是不自信,每一次我想要靠近他的時候,他就會迅速的後退一大步,讓我來不及追趕他的步伐,我也告訴過他,我喜歡他,但他說,他配不上我,讓我找一個更好的歸宿。」文意說起這個,有些失魂落魄的樣子。

這個樣子落在秦葉悠的心裡,狠狠地擊中了秦葉悠脆弱的心臟,她又想到了當初自己和祁元修沒有正式表白心意的時候,每次吵架后自己同樣失魂落魄的樣子。

「公主!你……」

「皇嬸兒,你知道的,生在皇家,我們就沒有自由,婚姻大事說白了就是國家的聯姻,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感情可言,皇嬸兒,我不想我的一輩子全部都毀在一場政治婚姻中,就算是為了讓我死心,皇嬸兒,你就讓我再見見他吧,只要聽到他親口說,從來都沒有喜歡過我,我絕不會在糾纏他!」文意哀求的看著秦葉悠說道。

被文意如此眼神看著,秦葉悠的話在嗓子里過了好幾圈可就是說不出一個拒絕的字眼來,最後只能無奈的點頭答應。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結果,文意這才放了秦葉悠出宮,秦葉悠離開以後,文意也回了自己的宮殿,只是回到宮殿里,椅子都還沒有坐熱,太后就來傳旨召見她了。

要知道,太后對於她們這些公主一向是不會過問的,今天突然的召見她,文意的心裡有一股不好的預感湧上了心頭。

來到太后的宮裡,向太後行李問安,被攙扶起來之後,文意這才發現,太后的旁邊還坐著一個人,正是扶桑長公主。

這扶桑長公主已經多年沒有回過皇宮了,這一次突然回來也不知道是有什麼居心!

文意正在這邊猜測著對方的意圖,那邊的太后就直接開口了。

「文意,哀家看你也年歲不小了,是時候成家了,今日扶桑進宮來,提起了她的兒子穆棱,也是一表人才,氣宇軒昂,哀家聽著也是十分的喜歡,就像著,宮裡好久也沒有辦過喜事了,就像著為你和穆棱賜婚,你看如何?」太后笑著說道。

臉上是掩飾不住的歡欣喜悅,卻忽視了文意在聽到她的話之後,猛的變白了的臉色。

「賜婚?皇祖母,孫兒不想!」文意想都沒有想就直接拒絕道。

這下子,太后的臉色也變了,有些嚴肅的看著文意,眼睛里滿是不滿和責怪的意圖。

文意的臉上卻是沒有絲毫的畏懼之色,這個穆棱她也是有所耳聞的,是扶桑長公主的兒子,大名鼎鼎的向陽王。

家裡權勢滔天,又是皇親國戚,養出了一身的毛病,仗勢欺人的事情是屢見不鮮,可是偏偏扶桑長公主寵愛這個兒子,即使是犯了錯也不捨得罰,就更加的讓他肆無忌憚了。

不禁如此,此人還十分的好色,是個十足的好色之徒,聽聞他家中的小妾成群,內眷更是無數。

這樣的一個人,文意只是想一想就覺得一身的惡寒,更何況還是讓她嫁給這樣的人呢?

「文意!這可是一門好親事,哀家為你千挑萬選才選出來的,你如此拒絕,是想告訴哀家什麼嗎?」太后狠狠的一拍桌子,說道。

「文意不敢,只是,皇祖母,文意真的不想嫁人!」文意擲地有聲的說道,絲毫沒有因為太后的生氣而減弱自己的氣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35章:太后賜婚

79.67%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