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章:終於醒來

第436章:終於醒來

「文意,這是哀家賜婚,容不得你說不!」太后說道。

「皇祖母如果執意要讓文意成親,文意也就只好以死謝罪了!」文意跪在地上,語氣堅定的說道。

「文意!你放肆了!」太后狠狠的一拍桌子一副惱羞成怒的樣子。

「太後娘娘,您先冷靜,文意公主或許只是一時想不開,畢竟她還這麼小,多給她一點兒時間,他會想明白的。」一旁的扶桑長公主見狀,趕忙好言相勸道。

「算了,你給哀家回去好好的想一想,這件事對你來說,百利而無一害!」太后說完,擺了擺手,一副不想在看到文意的模樣。

文意沒有說話,只在太后擺手示意她離開以後,站起身,頭也不會的便離開了這裏。

回到自己的宮殿,文意看着桌子上的茶杯,在想到太后的一番話,心裏越發的煩躁,她知道,太后賜婚,她就算反抗也是沒有任何用處的,最多就是掙扎幾下罷了。

但是,她不甘心,就這麼嫁給穆棱,她還沒有見到單永樂呢,她還沒有親口聽到單永樂給自己的答案呢?她怎麼們就這樣嫁給另外一個男人呢?

這麼想着,文意的心裏越發的着急起來,在原地來回的踱步了好幾次,終於是忍不住的踏出了宮門,準備出宮去找秦葉悠。

她現在必須馬上救見到單永樂才行,可是,現實往往是殘酷的,不等她走出自己的宮殿,他就被攔住了。

原因是她現在還不能出宮,不用多想,文意馬上就明白過來,太后這是將她禁足了,恐怕在她鬆口答應之前,太后是不會再放她出宮的了,文意的心裏湧上了一股深深的無力感。

而另外一邊的秦葉悠出了宮,回到奕王府,先是將府里的瑣事處理了一番,又來到了祁元修的房間里。

這段時間裏,因為擔心換血以後會有什麼後遺症。所以秦葉悠都是睡在祁元修的房間里的,只不過是睡在一旁的軟榻上罷了。

想往常一樣,先是坐到床邊給祁元修把脈,確定對方情況良好以後,秦葉悠一邊給對方做按摩一邊將這幾天裏發生的事情事無巨細的說給對方聽。

「祁元修你知道嗎?今天我進宮了,皇后的孩子被害死了,是太后動的手,她也真是下的去手,再怎麼說,那也是她的親孫子,她居然就這麼把孩子給害死了,祁元修,你知道嗎?我越來越覺得太后和皇帝那母子兩個人行為齷齪了,他們怎麼可以如此不要臉呢?」

「今天皇帝還質問我,禁藥令的事情因為你呢?真是不知道,他是怎麼有勇氣說出這番話的,打仗的時候也不見他這麼積極,扣帽子的時候,一頂又一頂的往別人的頭上扣,他真的當別人都是傻的嗎?這麼一想,還是你好,祁元修,你說,等你醒過來了,我們就一起去浪跡天涯怎麼樣?」秦葉悠一邊吐槽一邊給祁元修活動手指。

正是因為如此,她才沒有注意到,床上的人原本禁閉的雙眼顫顫巍巍的睜了開來,此刻正微微眯起眼睛帶着笑意看着她。

「他是什麼樣的人,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嗎?」

突然的聲音讓秦葉悠嚇了一大跳,手裏一個緊張,狠狠的握了一下,馬上就聽到了床上人傳來的一聲悶哼。

「唔!」

「祁元修!你怎麼樣?沒事兒吧,疼不疼!」秦葉悠着急的詢問道。

「呵呵!悠悠,你真可愛!」祁元修笑了笑,說道。

「你!你騙我!」秦葉悠甩開了他的手,有些慍怒的說道。

「沒有,我沒有騙你,真的很疼,不過,一看到你就不疼了!」祁元修說道。

他低沉的嗓音,因為太久沒有說話而有些沙啞,此刻因為無力聲音更為的顯得有磁性,秦葉悠聽着他這麼說,耳根不由得為之一紅。

「你?你什麼時候醒過來的!」秦葉悠說道。

「剛剛醒過來沒多久,就聽到了一個人在我耳朵邊吐槽別人,我實在是忍受不了這麼聒噪的聲音,就睜開了眼睛了!」祁元修說道。

秦葉悠沒有理會他這麼不正經的話,徑直的拉過對方的手腕,為對方做了一個身體檢查,檢查結果良好,祁元修體內的毒已經乾淨了,現在骨髓正在建造新的血液。

確定了對方沒有事情了之後,秦葉悠便送開了對方的手,有些拘謹的坐在床邊。

「悠悠,你瘦了!」祁元修卻一把拉住了秦葉悠的手,努力的坐起來,將秦葉悠的身子拉進了自己的懷裏,有些心疼的說道。

秦葉悠在折斷時間以來一直十分的堅強,任何事情都沒有能夠讓她掉下一滴眼淚,但此刻,祁元修的一句話,卻讓她的所有心理防線全部崩塌瓦解。

忍不住的就回抱住了祁元修的身體,將臉埋在對方的肩膀上,肆意哭泣,一邊哭還一邊捶打祁元修的後背。

「嗚嗚嗚,我好累啊,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這段時間都是怎麼過來的?我一個人,一個人……」秦葉悠就想是一個小孩子見到了祁大人一樣,一件一件的將自己的委屈事兒全都一股腦的告訴了祁元修。

祁元修也十分有耐心的聽着,一句話都沒有打斷她,任由對方捶打自己的後背,還一邊柔聲的安慰著對方的情緒。

「好了,沒事兒了,都過去了,以後都有我在呢?我會保護你的!」祁元修說道。

秦葉悠還是沒有能夠從情緒中抽離出來,還在不聽的抽噎著,一邊抽噎一邊斷斷續續的說着什麼。

祁元修全部都耐心的聽着,還一邊用自己的袖子給對方擦眼淚,絲毫沒有任何的潔癖。

追風進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麼一副畫面,自家王爺坐在床上,王妃靠在王爺的懷裏,臉上掛着未乾的淚痕,王爺正在說着什麼。

他是不是又打擾了王爺的好事?不對,自家王爺醒過來了?!

追風一時之間楞在了原地,半晌竟然是沒有任何動作,直到祁元修被他看的雞皮疙瘩的都冒出來了,這才忍不住的咳嗽了一聲。

被自家王爺的咳嗽驚醒過來的追風一個沒注意,手裏端著的葯碗就這麼垂直的落地,發出了嘭的一聲響。

這聲音也引起了秦葉悠的注意,她的情緒一下子就從感傷中抽離了出來,臉頰瞬間爆紅起來,低下頭,不敢再去看追風的臉色。

「王爺?您醒過來了?」追風有些不敢置信的問到。

「否則你覺得此刻在你面前的是誰呢?」祁元修沒好氣的說道。

「太好了,王爺您醒過來就好了,您不知道,這幾天,府里上上下下可擔心死您了!特別是王妃,都已經好幾天沒有休息好了。」追風快人快語的說道。

祁元修聽了這話,看向秦葉悠的視線帶着疼惜帶着責怪,看的秦葉悠只想把自己給藏起來。

為什麼要用這種眼神看着她啊?她的心跳都已經要不受自己的控制了!蒼天啊,誰來救救她啊,收了這個妖孽吧!秦葉悠在心底無聲的吶喊。

注意到自家王爺的視線全部都落在王妃身上,終於開了竅的追風立馬收拾掉地上碎掉的葯碗,匆匆的說了幾句話便離開了。

等到追風離開以後,房間里又陷入了詭異的氣氛里,祁元修的眼神一錯不錯的盯着秦葉悠,秦葉悠被他看的臉紅心跳,嘴卻十分的硬氣。

「你看什麼啊?」

「看我家娘子好看啊!」祁元修說道。

「切!油嘴滑舌!」秦葉悠說道。

祁元修笑了笑沒有說話,是油嘴滑舌還是肺腑之言恐怕只有他自己一個人清楚了。

「對了,悠悠,我醒過來的事情,還是先不要聲張了!」祁元修突然想到了什麼,說道。

「為什麼?你要做什麼?」秦葉悠問到。

「我昏迷不醒的這段時間裏,想必已經有許多的人蠢蠢欲動了吧,他們此時應該都在觀望,既然如此,我又怎麼能打斷他們的好事兒呢?」祁元修說道。

「你是想將他們引誘出來,然後一網打盡?」秦葉悠說道。

「嗯,悠悠真是聰明,與其到時候一個一個去試探他們,還不如趁此機會,將那些個跳樑小丑全部一次性的揪出來,這樣也可以為五皇子的登基打一下基礎,到時候五皇子順利登基,我們就可以去浪跡天涯了!」祁元修說道。

聽到祁元修這麼說,秦葉悠的臉更紅了,能說出這種話,就證明自己說的那些,祁元修都是聽到了的。

他們在密謀著這些,而遠在雲南的慕王府里也在密謀著某些事情。

三皇子在慕王府里等待了這麼久,終於讓他等到了這麼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皇帝病重,五皇子剛剛登上太子之位,還不穩固。

而最讓他畏懼的祁元修也昏迷不醒,此時不造反更待何時,三皇子和自己祖父一商量,便決定起兵造反。

慕王對於自家外孫的謀略也是深信不疑,當即便同意了三皇子的提議,只是這個時候的兩個人估計誰都沒有想到,這會是祁元修的一個陷阱!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36章:終於醒來

79.85%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