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求助太醫

第437章:求助太醫

被囚禁在宮裡的文意公主日漸的消瘦下去,整天都悶悶不樂,和之前那個單純快樂的文意公主簡直是變了一個人。

她的心裡對於那個素未謀面的穆棱可以說是抗拒的要命,她的心裡始終的惦念著單永樂,她想見一見單永樂,哪怕是將自己的心意告訴對方,對方拒絕了自己也好。

總比如今困在皇宮裡,什麼都不知道,只能等死強,沒錯,在她看來,太后把她嫁給穆棱簡直就和等死無意義。

穆棱好色異常,而扶桑國又和大魏距離較遠,她又不受寵,如果在哪裡發生了什麼事情,那不就是死路一條嗎?

「公主,您不能在這麼下去了,您就吃點東西吧,多少吃一點,您都快瘦成竹竿了!」跟在文意身邊的侍女春嬌擔憂的看著臉色蠟黃的文意公主勸說道。

「春嬌。你不用在勸我了,如果不能和單永樂在一起,嫁給旁人任何人與我而言和死沒有任何區別,與其和親嫁給那個向陽王,倒不如真的讓我死了算了!」文意麵無表情的說道。

春嬌一直跟在她的身邊,對於自家公主的心意也是十分的了解的,文意的性格看似柔弱實則十分的剛強,讓她真的嫁給一個不喜歡的人,倒是真的不如讓她死了痛快。

「公主,您別這麼說,您這麼善良,上天不會這麼殘忍的!」春嬌擦了擦自己臉上的淚痕,說道。

「呵呵,生在皇家善良又有什麼用呢?在這裡,善良是最沒有價值的東西了!」文意說著說著,也忍不住的落下淚來。

「公主,您放心,春嬌不會丟下您不管的,春嬌一定會想辦法幫您的!」春嬌說道。

「傻丫頭,你怎麼幫我,如今太后將我囚禁什麼,恐怕其他任何人都是不知道消息的,我們還能做什麼呢?」文意笑了笑說道。

「不會的,公主,您之前不是說過嗎,天無絕人之路,還有什麼車到山前必有路,不都是路嗎?我們會有辦法的?」春嬌說道。

「春嬌,傻丫頭!」文意公主聽著春嬌這有些幼稚的話,心裡突然湧進了一股暖流,忍不住的抱住了春嬌。

在皇宮裡,沒有幾個人會真心的對你,特別是地位越高,就越是高處不勝寒,你身邊的每一個人,都有可能會有一天成為要殺你的人。

文意能夠在這個充滿了污穢的地方,身邊有春嬌這麼一個單純的有些傻的傻姑娘陪著她一起成長,也可謂是她的幸運了。

當天晚上,伺候著文意公主吃了些東西,哄著人睡下之後,春嬌悄悄的關上房門,從柜子里找出了一個檀木盒子。

這個盒子是她最為寶貝的東西了,每個月她的月錢,她都會存放在這裡,還有一些文意公主打賞給她的東西,她也都會放在這裡保管著。

只是一直以來沒有派上用場,沒有想到,這一次能派上用場,春嬌將盒子里的銀票拿出來,放在袖子里。

走出了房門,太後派了侍衛看守著他們的殿門,只要他們一走出殿門,侍衛們馬上就會看向他們。

聽到開門的聲音,侍衛果然迅速的轉頭看向春嬌,春嬌左右四處看了看,確定沒有其他人之後,快步的走到了侍衛的身邊。

靠近他,悄悄的從袖子里拿出了準備好的銀票塞進了侍衛的手裡。

「侍衛大哥,你們在這裡看守了這麼久,也辛苦了,這點錢,你們拿去喝點酒!」春嬌說道。

誰知道,那侍衛察覺到了她的意圖之後,迅速的將春嬌剛剛塞到他手裡的銀票拿了出來,看了兩眼,然後又塞回了春嬌的手裡。

「姑娘,這是我們的職責所在,還請你回去吧!」侍衛冷冷的說道。

「侍衛大哥,我沒有別的意思,就只是看你們在這裡站了這麼久的崗了,應該也累了,不如稍微的放鬆一下!」春嬌說道。

「姑娘,我最後警告你一次,如果你在不離開,就不要怪我們對你不客氣了!」

誰知道那侍衛是個軟硬不吃的,看都沒有看春嬌一眼,生硬的說道,春嬌有些求救一樣的看向另外一個侍衛,誰知對方根本就沒有看她。

在宮裡過了這麼久的春嬌馬上就反應過來,恐怕對方是被太后嚴令的禁止過,無論發生了什麼事情都絕對不可以放他們出去。

「侍衛大哥,你們通融通融吧!我真的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的!」春嬌說道。

「你的任務應該是照顧好公主,還請回去吧,不要讓我們為難!」侍衛冷硬的說道。

春嬌一看對方這架勢,當即就打算死纏爛打,只是她剛想要往對方的身邊湊過去,對方就發現了她的意圖,動作迅速的躲閃了過去。

並且還在她撲過去的時候,推了她一把,春嬌一時沒有站穩,摔倒在地,不小心的蹭到了旁邊的花壇,胳膊上瞬間冒出了血跡。

「姑娘,我勸你老實點,別在做一些無用功!」侍衛說道。

外面的動靜太大,吵醒了睡過去的文意公主,這段時間裡,她本來就睡眠的淺,今天好不容易的睡著了,聽到了聲音又醒了過來。

醒過來以後,呼喚了兩聲春嬌,但都沒有得到答覆,突然的,文意的腦海里又出現了今天春嬌說過的話,春嬌說會有辦法的。

剎那間,文意公主的睡意馬上就消失不見了,如今這宮裡,她就只有春嬌一個親近的人了,她就怕那個傻丫頭會做出什麼危險的事情來。

被自己的想象嚇了一大跳的文意公主連鞋子都來不及穿,就這麼光著腳跑了出來,一跑出來就看到了春嬌倒在地上,旁邊的侍衛冷冷的看著她。

「你們幹什麼?」文意公主馬上厲聲詢問。

那兩個侍衛沒有絲毫的慌張,跪下行禮問安道:「公主殿下!」

「春嬌,快起來,怎麼樣,有沒有哪裡受傷了?」文意將春嬌攙扶起來,關心的詢問道。

「我沒事,公主,我們回去吧!」春嬌說道。

「你們給本公主記好了,春嬌是本公主的人,你們若是敢欺負她,就算本公主現在被關在這裡,也有的是辦法要了你們的狗命!」文意冷冷的看著兩個人說道。

說完便扶著春嬌回去了,兩個侍衛對視一眼,沒有說什麼,一直等到文意和春嬌的身影消失不見才從地上站起來。

回到宮裡,文意給春嬌處理了一下傷口,便逼著春嬌將剛剛發生的事情老實交代了一遍,在知道對方居然想出了這麼一個餿主意以後,文意心裡又是生氣對方的自作主張又是埋怨自己的無能為力。

「算了,春嬌,別在做傻事了,生為公主,這就是我的命我逃不掉的,即使不是穆棱,還會出現張棱,李棱,我避不開的,我和單永樂,註定了是有緣無分,只希望我下一輩子,不要在生在帝王家了!」文意微微一笑,笑容裡帶了幾分的苦澀,說道。

「公主,你怎麼可以這麼想呢?你不能這麼想,我們不能放棄啊,一切都還沒有結束呢,我們怎麼能這麼早就低頭呢?你一定要堅持下去啊!」春嬌勸說道。

文意沒有說話,只是笑著搖了搖頭,春嬌看著這個樣子的文意只覺得心痛如刀絞一般。

突然,她猛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然後也不管文意的阻攔,推開門就向外面衝過去,那兩個侍衛看到這個樣子的春嬌第一反應就是拿出刀來阻擋。

可誰知道,春嬌一點兒也沒有停下來的樣子,沖著刀,閉著眼睛,一鼓作氣的自己撞了上去。

文意追出來之後看到的就是春嬌的腹部插著一把刀,眉頭緊皺的樣子。

「春嬌!文意大叫一聲,迅速的跑了過來。

「春嬌!春嬌!太醫,太醫呢?快去找太醫!」」春嬌,你堅持住,不會有事的,聽到沒有,你給我堅持住!文意手足無措的說著。

那兩個侍衛也呆住了,聽到文意吩咐找太醫楞了幾秒,還是硬著頭皮說道:「公主,太醫……」

「怎麼?本公主現在使喚不動你們了是嗎?太后直說讓你們看著我,可沒說讓你們看著我死吧?」文意看他們沒有任何動作,當即反應過來,直接抽出另一個侍衛腰間的刀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侍衛果然馬上就驚住了,什麼也不敢動作了,連聲的答應了。便跑去請太醫了。

請太醫的間隙,文意又讓另一個侍衛將春嬌抱回了寢殿放在了她的床上,然後自己守在床邊,緊緊的握著春嬌的手。

「公主,待會兒太醫來了,你,你要,要求她幫我們,帶話出去,告訴,告訴奕王妃,知道嗎?」春嬌斷斷續續的說道。

「你別說話了,春嬌,你別說話了!」文意一個勁兒的哭,緊緊的握著春嬌的手逐漸的發白。

太醫來了以後,不等他向文意行禮就被文意拉了過來,太醫看了看春嬌腹部的傷口,緩緩的搖了搖頭。

「太醫,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忙,這可能是我最後的心愿了!」春嬌說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37章:求助太醫

80.04%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