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幫助文意

第438章:幫助文意

「姑娘,你都這個樣子了,還是先別說話了。」太醫說着,從自己的醫藥箱裏拿出了紗布一堆東西輕手輕腳又動作麻利的給春嬌處理傷口。

「不,太醫,我一定要說,現在不說,以後可能就沒有機會說了,你,可不可以幫我們去一趟奕王府,告訴奕王妃,就說,文意公主出事兒了!」春嬌說道。

一邊說她一邊不停地倒抽冷氣,傷口的疼痛讓她快要說不出話來了。

太醫聽到春嬌的請求,手裏的動作停頓了一下,如今,宮裏已經都知道了文意公主的事情,大家心裏都對這個公主十分的同情,但除了同情,他們也別無他法。

而且,這件事情,太后十分的看重,任誰也不會有這個膽子敢去得罪太后的,所以,聽到春嬌這個請求,太醫也有些猶豫了。

「太醫,公主她還年輕,她不該淪為權利的交換條件,您就幫幫我們吧!」春嬌哀求道。

「春嬌,你別說了,你別說了!」文意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她現在已經全都知道春嬌的意圖了,他們出不去,那就讓別人進來。

但是,這個代價未免太過大了,這根本不在她的承受範圍之內。

太醫看着春嬌疼的都渾身發抖了,卻還是倔強的看着他的眼神裏面滿是哀求,這一刻,他真的狠不下心來了。

「公主殿下還請放心,微臣定然會將話原封不動的帶給奕王妃的!」

聽到滿意的答案,春嬌終於露出了笑顏,文意卻再也綳不住的,抱着春嬌的頭,大哭起來。

對於她而言。春嬌不僅僅是下人,還是她的好姐妹了,為了她,春嬌可以付出這麼多,怎麼能讓她不感動呢。

「春嬌,不準死,不準死,聽到沒有!」一邊哭,文意一邊說道。

春嬌已經疼的渾身顫抖了,剛剛的話已經是她咬着牙齒說出來的了,如今實在是不能回答文意的話了。

太醫給春嬌用了一些沸石散來止痛,等到對方昏迷過去了,這才動作迅速的為她處理了傷口,又留下了兩副葯,這才離開。

第二天,太醫出了宮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直奔奕王府而去,告知了管家要見奕王妃。

秦葉悠雖然疑惑為什麼一大早的就會有太醫來找她,但還是出來接見了,太醫一見到她,就把自己知道的情況,以及春嬌讓帶的話全都告訴了她。

秦葉悠越聽,眉頭就皺的越緊,聽完太醫的話以後,眉頭都可以夾死一隻蒼蠅了,等太醫說完,秦葉悠又吩咐福伯給太醫準備了一些封口費,這才愁眉不展的去了祁元修的怡然居。

如今,祁元修的情況已經越來越好了,只是為了釣魚,他這段時間還是不能出去,只能待在怡然居里,每天就是躺在床上看看書,喝喝茶,日子可謂過得那叫一個悠閑。

所以,看到秦葉悠愁眉不展的來了之後,他還有些疑惑,最近宮裏除了皇后的事情就沒有別的事情來找過她的。

或許是她上一次的一番話真的把皇帝給氣到了,宮裏沒有事情,其他的就更沒有什麼事情了,生意上有婉兒在,輪不到秦葉悠着急。

府裏面如今也沒有什麼事情,上上下下和諧一片,那又是什麼會讓秦葉悠如此愁眉不展呢?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誰讓我家娘子如此愁眉不展的?告訴為夫,為夫替你報仇!」祁元修說道。

秦葉悠聽了他這沒有正經的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說道:「太后要給文意公主賜婚!賜婚對象是扶桑長公主的兒子向陽王穆棱!」

「文意?賜婚?」祁元修這下子眉頭也皺了起來了。

「太后這是在打什麼如意算盤呢?居然要把文意嫁給穆棱,那個穆棱的名聲可是連三歲的孩童都聽過的吧!她這不是讓文意進火坑嗎?」秦葉悠有些憤憤不平的說道。

「哼,她還能打什麼算盤,不就是看中了扶桑長公主背後的扶桑國勢力嗎?太后那麼精明的一個人,是不會做吃虧的買賣的!就是不知道這一次,她又有什麼陰謀了!」祁元修冷笑一聲說道。

「那她就這麼把文意給推出去了嗎?文意再怎麼說也是她的孫女兒吧?她怎麼可以這麼狠心呢?」秦葉悠有些震驚於太后的心狠程度。

「這有什麼?她有什麼不敢利用的,只要能給她帶來利益,她什麼都不會在乎的,不要忘記了,皇后肚子裏的孩子也是她的親孫子,她不也還是下手了嗎?」祁元修說道。

秦葉悠不說話了,臉色有些難看,文意公主和她小舅舅的事情她也是知道的,這兩個人彼此之間都有感情,只是她那個心高氣傲的小舅舅總覺得自己配不上文意公主的身份,所以始終不肯承認自己的心意。

但是,這可不代表太后就可以把這兩個人給硬生生的分開啊?再說了,就算是要給文意賜婚,也得選一個好一點兒的對象吧?穆棱怎麼可以呢?

「不行,我不能就這麼看着文意跳進那個大火坑裏面,我要想辦法幫她才行!」秦葉悠猛的一拍桌子站了起來,說道。

「那你打算怎麼幫她呢?」祁元修有些好奇的問到。

「這個,還沒有想好,但是,我一定不會讓文家嫁給那個穆棱的!」秦葉悠說着,一邊向門外走去。

「你去哪裏?」祁元修着急的問道,有些不理解,秦葉悠怎麼剛剛來就要離開了。

「進宮。」秦葉悠的聲音傳來。

為了找到一個合理的理由,秦葉悠又拿出了皇后做擋箭牌,美其名曰是給皇后檢查身體,因為皇后的命就是她救回來的,所以,皇帝就算是不想看到她也沒有辦法。

帶着大堆的保養品,秦葉悠來到了皇后的宮裏,看到她,皇后的情緒沒有任何的波動。

「你來做什麼?看我的笑話嗎?」皇后語氣不善的說道。

「皇後娘娘,你的命是我救回來的!」言下之意,我沒有必要來看你的笑話,但似乎皇后根本沒有理解她的意思。

「我不在乎,你想要可以隨時拿回去,不必如此假惺惺的來做戲。」皇后說道。

「皇後娘娘,我想你是理解錯了我的意思,我沒有嘲笑你的意思,大家都是女人,雖然我還沒有孩子,但我能理解你的痛苦。」

「但是,過去的已經過去了,皇後娘娘又何必執著於一件事情上呢?人不管是做什麼事情,首先先要對得起自己不是嗎?」秦葉悠說道。

「對得起自己?呵呵,可我的命,從一開始就不是我自己的啊!」皇后喃喃自語的說道。

秦葉悠沒有聽清楚皇后最後說了什麼,但也察覺出來了皇后的不對勁兒,但她聰明的沒有問出來,在皇后的心裏,她可能還不是戰友,問了也是白問,還容易打草驚蛇,所以,乾脆就不要問。

看望了皇后,出來皇后的宮裏以後,秦葉悠又繞了一圈,來到了文意的宮裏,果然,在門口就看到沈兩個守在門邊的侍衛。

兩個侍衛看到她,行禮問道:「奕王妃怎會出現在這裏的?」

「本王妃進宮來看望皇後娘娘,聽說了文意公主的事情,特地來看望一下公主,怎麼,你們有什麼異議嗎?」秦葉悠說道。

「卑職不敢,只是,太後娘娘吩咐過……」侍衛說道,但不等他把話說完,秦葉悠就打斷了對方的話。

「太後娘娘只是說不允許文意公主踏出宮門一步,本王妃只是進去看望公主,又不會做什麼,你們這麼說,是在懷疑本王妃嗎?」秦葉悠說道。

「卑職不敢!」

「不敢就給本王妃讓開!」秦葉悠說完,就這麼光明正大的闖了進去。

「文意?文意?」秦葉悠走進去,宮殿裏有些亂糟糟的,看上去像是文意發脾氣弄亂的。

「皇嬸兒?皇嬸兒,你終於來了?皇嬸兒,救救我吧,我不想嫁給那個穆棱!」文意看到秦葉悠立馬撲上來抱住了她,哭道。

「我知道,我知道,你先冷靜一點兒,聽我說,我會幫你的,你相信我嗎?」秦葉悠看着文意的眼睛,無比認真的詢問道。

「嗯,我相信你。」文意毫不猶豫的點頭。

「好,那接下來我怎麼說你就要怎麼做,明白嗎?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嫁給那個穆棱的!」秦葉悠說道。

「好,皇嬸兒,我接下來都聽你的,你說吧,我要怎麼做?」文意問道。

「你先假意答應太后的要求,先恢復自由,接下來的就交給我,我會處理的。」秦葉悠說道。

「好,皇嬸兒,你可一定要幫我啊。」文意說道。

「放心吧。」秦葉悠十分堅定的點頭。

又安慰了文意一番,秦葉悠才離開,秦葉悠離開以後得第二天,太后又派人來詢問文意,這一次,文意冷著一張臉,答應了。

來問話的嬤嬤很意外,但還是高興的,回去將消息告訴太后,太后也極為的高興,文意同意了,自然也就不需要再囚禁了,太后馬上解除了對文意的監禁。

與此同時,宮外,突然的傳出來了一個謠言,文意公主要嫁給向陽王穆棱的消息不脛而走,安心再府里養病的祁元修一聽說這個消息,就猜到是秦葉悠的手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38章:幫助文意

80.22%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