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雞飛狗跳

第43章:雞飛狗跳

秦葉悠突然有一種被保護的感覺,笑着說道:「謝謝表哥,只是我現在都是王妃了,沒有人欺負我的。」

單平庭瞅了她一眼,一語揭穿她的偽裝:「奕王府那麼大,那你為何住這麼個小院子?」

言外之意,肯定是祁元修欺負她了唄,秦葉悠想了想,說不好祁元修有沒有欺負她,又欺負她,又護着她,這該怎麼算。

她決定不回答這個問題了,而是皺着眉頭說道:「你們怎麼都嫌棄我這梧桐苑啊,我這裏雖然小,但是小而精緻啊,看我這裏的花花草草,看我這裏的清新雅緻。」

看着單平庭一臉不以為意,那眼神彷彿再說,你不過是在給自己找面子而已,小就是小。

他的眼神徹底讓秦葉悠惱火了,她的梧桐苑是小,可是她現在真的很喜歡,當成自己的家了。

「單平庭,你也是讀書人,自然知道,山不在高,有仙則靈,水不在深,有龍則靈,我這梧桐苑不在大,我秦葉悠舒適就行,明白不?」

單平庭笑出聲了,他剛才是故意逗她,沒想到這個表妹這麼好玩。

見他笑了,秦葉悠也笑了起來,兩人都不再拘謹了,彷彿一對親兄妹,又說說笑笑了一會兒。

單平庭起身告辭:「我得趕緊回去向祖母復命了,有空的話,歡迎你到單家做客。」

秦葉悠點頭點:「我一定回去的,早就應該去拜見祖母和舅舅,舅母了,當然還有表哥們。」

她故意說的好像忘了他一樣。

單平庭笑着說道:「我趕緊回去向祖母彙報,她的寶貝外孫女好的很,戰鬥力也很強。」

秦葉悠把他送到梧桐苑門口,無奈說道:「我現在活動範圍就只能到這裏了,表哥,恕不遠送了。」

單平庭笑了一下,然後認真的看着她意味深長的說道:「這一切很快就會結束。」

秦葉悠點了點頭。

此時的尚書府已經一片雞飛狗跳。

自從太醫院放出話來說,查不什麼毒,沒有辦法之後,尚書府又請了無數個大夫來看,都是診脈之後搖頭說無法,有的大夫甚至都不願意來。

「行了,別一個個都哭喪一樣,老爺還沒死呢。」楚美月怒吼道。

她也是心急如焚,尚書府平時看上去顯赫,秦明源朋友眾多,關鍵時刻,居然沒有一個願意出手幫忙的,再看看旁邊這兩個姨娘,她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高姨娘,你平時不是挺厲害的嗎?迷得老爺五迷三道的,現在你的本事呢,你去太醫院把太醫給我請來啊。」

高姨娘低聲說道:「我求人去打聽了,最近太后病重,所有太醫都在太醫院待命,沒有人敢離開半步呢。」

「哼,沒用的東西,最後不還是得我出面,給我準備一下禮服,我要進宮面見皇后。」楚美月冷哼一聲說道。

這本是丫鬟做的事情,她故意讓高姨娘做,就是為了羞辱她。

一轉頭看到陳姨娘還縮在床角,看着秦明源默默垂淚呢。

「哭什麼哭,這麼喜歡哭,給我到祠堂跪着哭,求祖宗保佑老爺早點好起來吧。」楚美月對着陳姨娘怒吼一聲,陳姨娘本就膽小,被嚇的一哆嗦,趕緊出去了。

楚美月在家裏耀武揚威,到了宮裏卻一點本事都沒有了,她去求見皇后,連皇后的面都沒見到。

只有皇後宮里的大宮女出來打發她:「秦夫人,太后病重,皇後娘娘一直在跟前伺候着呢。」

楚美月陪着笑臉說道:「勞煩姑娘給遞個話,我們家老爺病重,請皇後娘娘看在老爺為皇上盡忠的份上,給想想辦法吧。」

「夫人就別為難我們這些做下人的了,現在太后病重,誰敢在她宮裏說喪氣話,秦夫人,依我看你也不是沒有辦法吧?」大宮女看着她意有所指的說道。

楚美月眼睛一亮,趕緊笑着說道:「姑娘,我但凡有一點辦法也不敢進宮勞煩皇後娘娘啊,還請姑娘給個明示?」

「你們尚書府的大小姐不是挺厲害的嘛,皇上曾經跟皇後娘娘提過幾次,奕王的腿都是你們大小姐給治好的呢,守着這位神醫,你還到處跑什麼?」宮女冷冷的說道。

楚美月當即就明白了,原來都是被秦葉悠給害的啊,剛才這宮女口口聲聲說尚書府大小姐,並沒有說是奕王妃,不就是指著尚書府嗎?

誰不知道皇上和奕王不合,秦葉悠卻為奕王治好腿,連累真箇尚書府,她嚴重懷疑太子遲遲不肯娶秦秋燕,也跟秦葉悠有關係,當即恨得咬牙切齒。

可是現在又沒有別的辦法,得罪了皇上,就相當於得罪了整個皇家,唯一的辦法就是去求秦葉悠了。

楚美月無論如何拉不下這個臉,在家裏到處找人撒氣,高姨娘精明,趕緊躲得遠遠的,可憐的陳姨娘,在祠堂里暈倒了。

她的貼身丫鬟過來稟告這件事,楚美月的當即一個茶碗摔過去:「暈倒了,就暈倒了吧,又不是死了,找人用冷水潑醒!」

秦秋燕陪在楚美月旁邊,勸慰道:「娘,您消消氣,別跟那些東西計較了。」說着又重新端了一杯茶給她。

楚美月嘆了一口氣問道:「現在怎麼辦?總不能讓我上門去求秦葉悠那個賤人吧?難道就沒人能幫我們了嗎?」

由於秦明源中毒,秦秋燕一直在家裏,好幾天沒有見到太子了,聽到楚美月的話,她頓時說道:「娘,我們還有太子啊,我去找太子殿下想想辦法。」

楚美月想了想就答應了,怎麼說,太子殿下也是他們家的未婚女婿,這樣的事情不好不管吧。

秦秋燕喜滋滋的精心裝扮一番,就去太子府了。

太子這兩天的遭遇跟秦秋燕類似,皇太后確實病重,他必須老實的待在府里待命,不能出去尋歡作樂,府里的那些姬妾,他早已厭倦。

就在他百無聊賴的時候,看到貌美如花的秦秋燕款款而來,頓時起了色心。

「燕兒,你怎麼有空的,我早就想去看看尚書大人,可是皇祖母病重,我也走不開。」他一邊笑着說道,一邊拉起秦秋燕的手。

秦秋燕從來沒有見過太子殿下如此熱情,如此溫柔,頓時心花怒放,滿眼都是太子,她柔聲說道:「太子殿下不必自責,我知道你肯定是繁忙,只恨我不能早點為你分擔。」

太子譴走下人,擁著秦秋燕,在她的耳邊說道:「燕兒,你別急,我很快就會娶你過門的,本來父皇都已經讓禮部挑選日子了,只是最近皇祖母病重,這事暫時擱置了。」

「真的?太子殿下,你說的是真的?」秦秋燕驚喜不已,伸出兩隻胳膊攔住了太子殿下的脖子,紅著臉問道。

「當然是真的,我騙誰也不能騙我的燕兒啊。」太子殿下親了一下,笑着說道,此時雙手已經不老實的在秦秋燕的身上遊走。

她有些不好意思,紅著臉勉強掙扎兩下,低聲說道:「別,別這樣……」

太子早已慾火焚身,哪裏停的下來,花言巧語哄勸秦秋燕:「怕什麼,你早晚是我祁文軒的人,是這太子府的女主人。」

秦秋燕一聽心裏更加高興,半推半就的從了他。

一番雲雨之後,秦秋燕靠在太子的懷裏,嬌嗔著說道:「太子殿下,燕兒現在是你的人了,你可不負了燕兒哦。」

「燕兒,你放心,我疼你還來不及,怎麼會負了你,你只管回去等着我來娶你。」太子得到滿足,甜言蜜語自然不吝惜。

秦秋燕喜不自勝,感覺如夢如幻,直至被太子府的馬車送回尚書府,見到楚美月上下打量她的眼神,這才清醒過來。

楚美月是過來人,當初迷住秦明源,靠的也是那股狐媚子勁兒,她看到秦秋燕春心蕩漾的模樣,立即就明白了。

「燕兒,你去太子府怎麼去了那麼久?你們是不是……」她冷著臉問道。

面對楚美月審視的眼神,秦秋燕紅了臉,點了點頭。

楚美月大驚,立即罵道:「你怎麼這樣沒臉沒皮,你送上門去,人家以後還會珍惜你嗎?」

秦秋燕驕傲的抬起下巴說道:「太子殿下說了,很快就會娶我過門,禮部都已經在選日子了呢。」她只記住了她喜歡聽的。

楚美月聽到這裏,頓時也驚喜起來:「他當真這樣說。」

秦秋燕點了點頭,忍不住就笑了起來,她馬上就是太子妃了,以後看秦葉悠那個賤人還敢在她跟前嘚瑟吧。

「你爹爹的病情,太子殿下怎麼說的?」楚美月高興之餘,終於想起來秦秋燕去太子府的目的。

「我……」秦秋燕睜大了眼睛,張口結舌,她壓根就把這件事給忘了!

楚美月兩眼一翻,差點被秦秋燕給氣的暈過去,怎麼生了這樣一個狼心狗肺的東西哦。

思來想去,沒有別的辦法了,再不甘心,她也只能去找秦葉悠了。

「高姨娘,你準備一下,跟我一起去奕王府!」楚美月吩咐道,就算是去死,她也要拉個墊背的,憑什麼便宜了別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3章:雞飛狗跳

7.88%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