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解除婚約

第440章:解除婚約

其他人見狀迅速的圍了一圈,都在看熱鬧,只有老鴇想是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左拉右拽的,可惜,事情發展到如今這個地步,又怎麼是她可以控制的住的呢?

兩個人誰都不肯讓誰,拳拳到肉,打在身上看著都疼,而穆棱身為長公主的兒子,從小習武,力量比起那個和他搶人而被揍的倒霉蛋自然是強悍到不知道哪裡去了。

所以,這場爭鬥沒過一會兒就分出了高低,那人被穆棱直接打的倒在地上昏迷了過去,穆棱這才在眾人的勸阻中停了手。

不過,經過了這麼一件事情,大家心裡對花魁的那點兒好奇心全都被搞沒有了,心裡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都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場打架吸引了過去。

不知道是人群中的誰去找來了官府,他們這邊剛停手,那邊官府就帶著人過來來,就像是掐著時間點兒一樣來的準確無比。

官府的人一進來先是看了看周圍的人,將人疏散開來,又蹲下來看了看地上昏迷過去的人,不看不知道,這一看,身上的冷汗馬上就流下來了。

「大人,這,這地上的人好像是庸王爺的孫兒啊?」那侍衛擦了擦額頭上不存在的冷汗,悄悄的對站在一旁的府衙大人說道。

「你說什麼?庸王爺的孫兒?你確定你沒有看錯?」府衙大人這下子也慌了。

庸王爺可不是他們這種小嘍啰可以得罪的起的,庸王爺說一句大不敬的話,就連當今皇上,在他的面前也得乖乖的聽訓。

這個庸王爺是當今皇帝的親哥哥,先帝死了以後,皇帝即位,當初還是庸王爺幫助他穩定的局勢朝綱。

就連太后都對這位庸王爺十分的敬重,如果,那個倒在地上的人真的是庸王爺的孫兒的話,那這件事情可就不是他們能夠管的起的了。

府衙聽了侍衛的話趕忙的過去看了看,果不其然的就是庸王爺的孫兒,牽扯到皇親國戚,這件事情就只能交給大理寺來審理了。

「來人,把做案者押回去,關起來。」府衙看了看穆棱,說道。

侍衛們動作利落的就要去押解穆棱,卻還沒有碰到穆棱就被穆棱甩開了手。

然後穆棱抖了抖衣袖上不存在的灰塵,邁著穩穩的四方步先行走了出去,府衙在後面看著前面穆棱的背影,只想冷笑。

庸王爺對自己的這個孫兒可謂是寵到了骨子裡,含在嘴裡怕化了,捧在手裡怕摔了,如今卻被人給打成這個樣子,想也知道他絕對不會輕易的善罷甘休的。

穆棱跟著府衙回到了衙門裡,被關了起來,但此時還不知道事情有多麼嚴重的他絲毫不擔心。

他是扶桑長公主的兒子,大魏的人沒有辦法對他做什麼的,而且在他看來不就是打了一個人,給點兒錢也就解決了,根本就不是問題。

直到他的母親,扶桑長公主怒氣沖沖的來接他,並且告訴他事情的真相之後,他才後悔的恨不得把自己給掐死。

庸王爺知道了這件事情之後,先是將自己的孫兒接回了府里找來了太醫給自己的孫兒診治,自己則是換了一身正裝進了宮。

進宮以後,他直奔著太後宮里去了,太后乍一見到他還很是高興,但在知道他來所謂何事之後就在也笑不出來了。

「庸王,這件事情是不是有什麼隱情,穆棱那個孩子,哀家也是知道的,他應該不會做出這種事情吧?」太後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實際上,她的心裡在聽說了這件事情之後,就已經全都相信了庸王的話了,穆棱的為人她是最清楚不過的了。

這種事情絕對是穆棱能夠做的出來的,但是如今,穆棱是她選給文意的和親人選,所以,他不能有這種污點,她必須得想辦法把這件事情給壓下去才行。

她是這麼想的,但是庸王卻絲毫不給她這個機會,看到太后如此吞吞吐吐的樣子,庸王的火氣就冒了上來。

「太后,這件事情沒得商量,我孫兒事被誰打的,當時在場的那麼多人都可以作證,這件事情一定要他遊街道歉,還我孫兒一個公道。」庸王說道。

這個要求,想也知道,長公主怎麼可能會答應了,太後有些為難的看著庸王。

「這,你這不是讓哀家為難嗎?」

「這個我可管不著,我只有這麼一個要求!哼!」庸王說完,一甩袖子就離開了太後宮殿。

庸王走了以後,太后又請來了扶桑長公主,將庸王的要求告訴了她,毫無疑問,對方直接明確的拒絕了,甚至連絲毫的猶豫都沒有。

這下子,太后是真的為難了,兩個人的態度都如此的強硬,她夾在中間,真是不知道該幫誰。

這個時候,春芳提起秦明源可是一個談判高手,不如就派秦明源去和庸王交涉一番,讓對方退一步,好歹也得給扶桑國一點兒面子才行。

太后一想也是,當即便派了秦明源去找庸王談判,可憐秦明源無緣無故的就被牽扯進了這麼一件事情里。

心裡即使在不願意,但各為其主,秦明源也沒有辦法,帶著許多的禮物去了庸王府,將太后的提議告訴了對方。

誰知,庸王一聽太后的要求,就更加的生氣了,特別是聽到對方居然還想要把文意公主嫁給對方以後,肺都要氣炸了。

一把推開阻攔在自己面前的秦明源,翻身上馬就直奔皇宮而去,一路的闖到了太後宮里。

「庸王你這是做什麼?難不成太久沒有進宮連最起碼得規矩都忘記了嗎?」太后徉怒說道。

「太后,你心裡這些年還有規律嗎?你可還記得你是大魏人,不是扶桑人?你都做了一些什麼事情?」庸王惱怒的質問道。

「庸王,你這是什麼意思,哀家不明白你的意思?」太后裝糊塗說道。

「不明白,你派人去勸說我放過那個穆棱,這和通敵叛國有什麼區別,這也就算了,畢竟我可以理解你是為了兩國的面子,但是我萬萬沒有想到,你居然還要把文意嫁給那個人渣!你這不就是胳膊肘往外拐嗎?所以我問你還記不記得你是一個大魏人,有錯嗎?」庸王質問道。

太后被說的啞口無言,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做什麼,正好這時,宮女來報說是扶桑長公主來了。

想到長公主可能是來道歉的,太后就讓人放人進來了,果然的,長公主一進來看到庸王就先給對方道歉,可惜對方連搭理都沒有搭理他。

「太后,關於這件事情,穆棱他已經知道錯了,他也說了,當時是他衝動了,他願意給庸王爺道歉,還希望庸王爺能夠大人有大量,原諒他。」長公主說道。

「哼,我可承受不起這份道歉。」庸王絲毫不領情。

「太后,該說的我都已經說過了,你是大魏的太后,就應該是整個大魏的表率,做那些偷雞摸狗的事情,實在是有辱國體!」庸王說道。

太后聽了他絲毫不留情面的話,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的,好半晌都沒有說出一句話來。

「太後娘娘,穆棱他真的已經知道錯了,您就給他一次機會吧,他會好好的改正的!」長公主勸說道。

太后看了看一臉冷硬的庸王,又看了看有些哀求的長公主,最終還是選擇無視了長公主的哀求。

「這件事情確實是穆棱有錯在先,就讓穆棱給庸王道個歉,這件事情也就算過去了,如何?」太后說道。

庸王聽了太后的話,冷笑了一聲,沒有說什麼,直接轉身走了,而在這時,宮外不知道怎麼的就傳開了,在花滿樓為了一個花魁和人打架的人其中一個就是扶桑長公主的兒子穆棱。

不禁如此,就連穆棱長什麼樣子,脾氣秉性如何也全都被人流傳了開來,一時之間,百姓們心裡都對這個向陽王厭惡到了極致。

自然的,對於他們的公主即將要被嫁給這麼一個夫婿也是十分的不滿,一些激憤的百姓們甚至直接來到了宮門前,自願的請命,不要將文意公主嫁給穆棱。

太后自然是知道這件事情的,當時她含糊的回答了庸王的質問,卻沒有想到,居然還鬧了這麼一出出來,這下子,她就算不想答應也得答應了。

否則的話,在百姓的眼裡,她這個太后就會變成一個麻木不仁,只重利益的禍國妖女了。

水可載舟亦可覆舟這個道理,太后還是極為的明白的,前腳太后讓人去宣布不會嫁公主的消息給民眾,後腳,扶桑長公主就知道了事情,來求情了。

「太後娘娘萬萬不可啊,婚姻大事,豈能兒戲,再說了,這件事情不是已經過去了嗎?而且,還有我們的約定呢?」長公主說道。

「公主殿下,你也看到了,如今百姓們都十分的反對這門親事,哀家也是無能為力啊,不過你放心,哀家答應你,一定會親自給穆棱選擇一門好親事的,絕對不會讓穆棱吃虧的。」太后說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40章:解除婚約

80.59%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