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1章:謀划未來

第441章:謀划未來

這件事情很快的就傳到了文意公主的耳朵里,知道太后已經拒絕了扶桑長公主的求婚,文意高興的喜極而泣。

心裡對秦葉悠更是感激不盡,她原本只是抱著試一試的態度派了太醫去向秦葉悠求救,卻沒有想到秦葉悠居然真的棒她把婚事給拒絕了。

而就在此時,宮女來稟報文意,說春嬌已經醒過來了,現在的情況已經好起來了。

文意趕忙放下一切事務,去看望春嬌,這段時間裡,她一直在盡全力的救春嬌,而且上一次秦葉悠來看她的時候,還給她留了一些藥物,

如今,春嬌終於醒了過來了,看到春嬌笑著看著她,文意剛剛平靜下來的情緒馬上有波動了起來,眼裡充滿了淚水。

「春嬌,你終於醒過來了!」文意一把抱住了春嬌說道。

「公主,我沒事兒了,你放心吧!你看,奕王妃真的做到了呢!」春嬌說道。

「嗯,沒事兒了,都過去的,全都過去了!」文意不住的說道。

經過了這一系列的事情,文意也是看清楚了身邊人的真面目,對於春嬌這樣真心待她的人就更加的珍惜了。

此時奕王府里,追風也在第一時間把文意婚約取消了的消息告訴了祁元修和秦葉悠,並且還把這件事情的前前後後全部都給兩人講了一遍。

對於文意的婚事,兩個人可謂的費盡了心思,雖然這段時間兩個人誰都沒有出府去,但卻都在暗地裡謀划著一切。

那庸王的孫兒,以及那個引起了一切事件的傳說中的花魁,這幾個人都是他們的計劃,他們的計劃就是引起民憤,利用民憤逼迫太後放棄聯姻。

「終於,我們的努力沒有白費,太后還是鬆口了,文意也終於不用嫁給那個穆棱了!」秦葉悠鬆了一口氣,有些慶幸的說道。

「不,事情還沒有徹底的結束呢。」祁元修笑了笑,說道。

「什麼意思?我們有什麼遺漏的地方嗎?」秦葉悠有些疑惑的問到。

「這個倒是沒有,這件事情做的非常完美,而且就算是太后最後查出來和我們有關係,她也因為民意而不好對我們動手,但,你忘記了太后是什麼樣的人了嗎?依照她的性子,既然看上了扶桑長公主背後的勢力,又怎麼會輕易的就放棄呢?讓文意出嫁這件事情不成功,她接下來一定還會有別的主意的,我們就等著看好了!」祁元修說道。

對於太后的了解,應該沒有人比他更加的了解了,畢竟他和太后皇帝這兩母子明裡暗裡也是爭鬥了幾十年了,彼此早就是最了解彼此的人。

「這個太后,真不知道她是真蠢還是怎麼?就為了對付一個你,付出這麼多代價,甚至不惜和敵國合作,這一點兒上,她和她兒子還真是如出一轍,都是一樣的不擇手段啊!」秦葉悠有些生氣的說道。

畢竟在她的認知中,皇帝可以為了皇位去爭去搶,但和敵國合作是萬萬不能的。。

身為一國之君,他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應該是代表了國家的顏面,如果連皇帝都做出了這種賣國的行為的話,這個國家還會有什麼前途可談呢?

「呵呵,他們母子兩個一向如此,娘子不必如此氣氛!」祁元修笑了笑,看著秦葉悠說道。

一雙眼睛里滿是情意,看的秦葉悠原本氣憤的情緒全都變成了害羞,臉頰猛的爆紅,連耳朵尖尖上都染上了幾分紅暈,迅速的底下了頭,認真的看自己手中的醫術了。

站在一旁的追風覺得,此刻的自己好像有點兒太過多餘了,剛要想一個好一點兒的理由退出去,將空間留給自家王爺和王妃的時候,福伯就來了。

敲了敲門,得到了允許以後,福伯走進來,恭敬的說道:「啟稟王爺王妃,太子殿下來了,求見王爺!」

「五皇子?他怎麼來了?」秦葉悠有些疑惑的說道。

「這個,老奴也不知道,王妃想知道的話,不如老奴去將太子殿下請進來?」福伯說道。

「王爺的意思呢?」秦葉悠看向了祁元修。

這件事情完全取決於祁元修,畢竟如今祁元修已經蘇醒過來的消息只有王府內部的人知道,其他人還都以為祁元修還在昏迷呢?

如果要召見五皇子的話,那就勢必要讓對方知道真相了,所以這件事情全都取決於祁元修的意圖。

「讓他進來吧,正好,本王還有些事情想問問他呢?」祁元修的臉色一瞬間就冷了下來,吩咐福伯道。

「是,老奴這就去請太子殿下進來。「福伯說著,便退了出去。

不一會兒的功夫,福伯就帶著五皇子走了進來,五皇子看到已經蘇醒過來,正靠坐在床上看著他的祁元修,臉上呆愣了一瞬間,接著就是驚喜。

「皇叔,您醒過來了,什麼時候醒的,怎麼沒有通知我一聲?」五皇子十分高興的說道。

「哼,本王怕太子殿下不會理會我們的這種小事,再說了,我們這種小事,哪裡敢去打擾太子殿下呢!」祁元修冷嘲熱諷的說道。

秦葉悠聽了他的話,微微的挑了挑眉,不過也沒有插話,她了解祁元修,這個人看著冷血冷心,實際上心底對親情也是極為看重的。

而如今他已經認可了五皇子,所以對五皇子的要求難免就嚴厲了許多,這一次,文意公主發生了這麼重大的事情,甚至都要尋死覓活了,五皇子身為文意公主的皇兄卻在這件事情中始終沒有露面兒,讓他有些不滿了。

知道祁元修也沒有惡意,秦葉悠也就沒有去管他說話有多麼的針鋒相對了。

「這,皇叔您這話是何意?我的命都是您救回來的,您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又怎麼會不關心呢?」五皇子有些納悶的說道。

以往的祁元修雖然不經常說話,但說話也從來不會像這一次一樣,夾槍帶棍的。

「好,那本王倒是要問問你了,文意這一次遇到了這麼大的事情,你為何從來都沒有出現,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我和你皇嬸及時知道了這件事情,文意可能就會被推進火坑了!」祁元修有些惱怒的說道。

「文意?」五皇子有些疑惑的想了想,這才記起今天他的侍衛告訴他的事情。

「這,皇叔,這件事情實在不是我不幫文意,我就是有心也無力啊,前段時間太后將我叫過去,說是讓我去一個地方找到一位高人,我沒有多想就去了,可是到了哪裡發現哪裡根本就沒有所謂的高人,急忙的趕回來才知道出了什麼事情。」五皇子無奈的說道。

「太后?又是太后,看來太后給文意安排親事之前也是做了思考的,知道你回率先反對便先把你給支出去了。」祁元修稍微一思考便猜到了太后都是什麼考慮。

「我今天來也就是想來感謝皇叔和皇嬸兒的,如果不是皇叔皇嬸及時出手,否則文意這一輩子可能就毀了,多謝皇叔皇嬸。」五皇子極為真誠的說道。

五皇子和文意雖然不是親兄妹,但感情卻一直很好,這一次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五皇子心裡也是極為愧疚自己沒有能保護好妹妹,所以特地來感謝祁元修和秦葉悠的仗義出手的。

「算了,感謝地話就不必說了,再說了,我也不是為了你們,就當我是為了成全一對兒有情人吧。」祁元修說道,說著有些促狹的看了看秦葉悠。

秦葉悠自然知道對方說的有情人指的是誰,忍不住的又有些頭疼,他那個小舅舅執拗的要死,哪怕是知道了文意要出嫁的消息都沒有任何錶示,簡直讓她頭疼。

「對了,皇叔你的毒是什麼時候解的?」五皇子詢問道。

「前段時間,多虧了你皇嬸兒了。」祁元修溫柔的眼神落在秦葉悠的身上,說道。

秦葉悠有些不自在的乾咳了兩聲,轉過頭去,全然當做聽不見。

「太子,這段時間,你各個方面行事都要小心一些,太后和扶桑那邊定然不會輕易的罷休的。」祁元修忍不住的提醒道。

「嗯,我明白,我會萬事小心的。」五皇子點頭答應。

「這段時間裡,想必朝廷里的大臣對你的能力也是有目共睹的,如此一來,我也就放心了。」祁元修意有所指的說道。

「皇叔?」五皇子奇怪的說道。

「時機馬上就要成熟了,等到三皇子那邊一動手,你就有了一個名正言順的理由鎮壓他,之後的事情也就都順理成章了,如今皇帝儼然已經廢了,太后更是昏庸無道,到時候等你登基才算是塵埃落定。」祁元修說道。

「我一定不會辜負皇叔你的期待的!」五皇子立馬堅定地說道。

這段時間以來,他們一直在密切的注意三皇子的動向,就等著對方先動手,自己在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順理成章的繼承皇位呢,否則的話,他們又怎麼會允許三皇子如此大張旗鼓的在雲南招兵買馬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41章:謀划未來

80.77%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