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找到政策

第442章:找到政策

謀划好一切以後,送走了五皇子,馬上的就又迎來了另外一個人,而這個人就是許久都沒有謀面的薛神醫。

薛神醫在外面遊歷的時候聽說了祁元修種了文天雷的毒,危在旦夕,這才緊趕慢趕的趕了回來,想替祁元修診治一番。

卻不曾想到,自己竟然晚來了一步,祁元修身上的毒已經被解掉了。

福伯來報說薛神醫來的時候,秦葉悠已經回到了自己的梧桐苑,畢竟這裡沒有她什麼事情了,與其在這裡和祁元修兩個人拌嘴,還不如讓她回梧桐苑裡補補覺的好。

所以,薛神醫在來到以後沒有第一時間的見到那個給祁元修解了毒的高人。

「薛神醫,您怎麼來了?」祁元修看到薛神醫也是十分的高興,連忙吩咐人送上茶水來,自己更是從床上站了起來。

「王爺,我聽說你不是中了文天雷的毒了嗎?怎麼我看你的樣子,臉色紅潤有光澤,絲毫也不想是中毒之人的樣子啊?」薛神醫疑惑的看著祁元修。

「這個,薛神醫你有所不知,內人會一些醫術,我的毒就是內人幫忙解的!」提起秦葉悠,祁元修總是忍不住的驕傲自豪一把。

「哦?那位傳說中的奕王妃,居然如此厲害嗎?那文天雷的毒,可不是一般的毒,能夠解的了文天雷下的毒,也是十分的了不得啊!」薛神醫聽了祁元修的話,對秦葉悠就更加的好奇了。

祁元修見狀,馬上的就派人去請了秦葉悠過來,知道秦葉悠對醫術十分的痴狂,猜到她聽到薛神醫的名號一定會過來的。

果不其然的,沒過一會兒,派過去請秦葉悠的人就帶著秦葉悠一起過來了。

「妾身見過王爺,薛神醫!」秦葉悠在外人面前總是一副文質彬彬的淑女樣子。

「悠悠,你不是一直相見一見薛神醫嗎,這次可以讓你得償所願了。」祁元修一把拉過秦葉悠,仗著有外人在對方不敢反抗,將秦葉悠拉到了自己的懷裡,對她柔聲說道。

「啊,是啊,妾身一直對薛神醫敬仰無比,今日能夠有幸見到薛神醫,實在是一件幸事,說起來,還是託了王爺的福呢!」秦葉悠在祁元修的懷裡不動聲色的掙了掙,沒有掙開。

感覺到祁元修的手掌貼在自己的腰間,秦葉悠的狠狠的剜了對方一眼,誰知那個人卻裝作沒有看到的樣子,自顧自的和薛神醫說話。

秦葉悠也不客氣了,手指悄悄的摸上對方的腰間軟肉,兩根手指用力的一擰,秦葉悠明顯的感覺到,對方的肌肉瞬間就崩直了。

「王爺,你怎麼了?」秦葉悠裝作一副不明所以的樣子,還貼心的為祁元修擦了擦額頭的汗水。

「沒,沒什麼,對了,薛神醫這一次來是專程的為我看病的呢?知道你解了文天雷的毒,對你很是欣賞呢!」祁元修說著,迅速的將自己的手從秦葉悠的腰間拿開了。

秦葉悠聽到祁元修這麼說,當即便興奮的和薛神醫討論醫術上的見解去了,得到了解放,祁元修趕緊不動聲色的揉了揉自己的腰。

看著秦葉悠的背影,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個小狐狸一點兒也不會讓自己吃虧,真不知道這究竟是好還是壞?祁元修無奈的想到。

等到秦葉悠和薛神醫討論完了醫術交流,祁元修這才找到空隙和薛神醫討論一些正經事情。

「薛神醫,想必您也已經知道了,如今大魏和天門派已經是徹底的撕破臉了,他們甚至發出了禁藥令來,如果,不是本王和王妃早有準備這一次,恐怕是真的挺不過去了。」祁元修說道。

「是啊,天門派這些年來的所作所為是越來越過分,大家也都是心知肚明,但奈何對方手裡掌握的資源太多,也沒有人敢反抗,但誰都知道,這都是必然的,大魏這件事情,只不過是一個開頭罷了,不過,還請王爺放心,對於這件事情,我是無條件的支持您的。」薛神醫說道。

祁元修在大魏的名聲可謂是和菩薩一樣的,既是戰神,幫助大魏穩定國家安危,又從來沒有強強民女之類的仗勢欺人的事情發生,百姓們對祁元修的愛戴,甚至是超過了當今的皇帝,否則的話,皇帝也不會一直把他當做眼中釘肉中刺的了。

不禁如此,祁元修的人品,在其他國家也是十分的好的,江湖上許多人都對他十分的敬佩,其中就包括了薛神醫。

所以,知道祁元修中毒之後,他才會迅速的趕過來,想為祁元修治病,如今,知道了大魏和天門派來戰,也還是堅定不移的站在祁元修這一邊。

聽著薛神醫和祁元修的討論,秦葉悠腦海里靈光一閃,突然產生了一個大膽的想法,但是這個想法如果可行的話,那大魏如今的危機也會解除的。

「王爺,妾身有一個想法不知道該不該講?」秦葉悠說道。

「怎麼了?悠悠你有什麼想法,直說就好!」祁元修柔聲說道。

「王爺,薛神醫,我知道薛神醫在江湖上的名聲十分好,也可謂是醫學泰斗人物了,我想,只要是學醫的應該就沒有不知道薛神醫的,既然如此,我們為什麼不利用薛神醫的名聲,來招募一些大夫呢?」

「我想,這天下這麼大,天門派就算是再有本事,也不可能將這天下所有的大夫全都收為己有,否則的話也就不會出現東方昱的藥王谷了,既然如此,我們就可以去招募那些沒有被天門派收為己有的大夫,讓他們來到大魏,為我們效力啊!」秦葉悠說道。

祁元修聽了她的計劃,也是眼前一亮,這個計劃非常的棒,既可以宣揚一下薛神醫的名號,又可以吸引來大夫為大魏效力,解決大魏如今的難題,可謂是一箭雙鵰了。

「這個辦法可行是可行,但是那些大夫真的願意同意嗎,加入我們也就意味著他們要和天門派作對了,他們會願意嗎?」薛神醫有些擔憂的說道。

這個就不用擔心了,他們不加入天門派,這在天門派看來,已經是和他們作對了,既然如此,一個人孤軍奮戰也是戰,一群人一起抗爭也是爭,為什麼不給自己找一個可以給他們提供辟護的靠山呢。他們都是聰明人,應該都理解這個道理的。秦葉悠說道。

「嗯,王妃說的沒錯,果然,王妃就是上天派來助我的,如果沒有王妃,本王如同失去了一臂啊!」祁元修笑著說道。

知道祁元修是在調侃自己,秦葉悠沒有理他,有些無語的沖著他翻了一個白眼。

既然事情已經沒有有異議了,那麼這個計劃也就成立了,整個大魏的潛在力量還是可觀的,如果再加上那些零零散散的大夫的話,那就一定會是一個可怕的力量,到時候對抗天門派也就不是空口白話了。

而就在三個人商量著如何對抗天門派的時候,三皇子卻回來了。

只不過,並不是祁元修和秦葉悠所猜測的直接扛著造反的大旗打進來,而是一個人單槍匹馬的回來了。

對此,知道消息的祁元修和秦葉悠都是一愣,兩個人都沒有想到,三皇子如今居然還會玩這一招了。

看起來,出去一趟,也不止是五皇子學到了一些東西,三皇子也成熟了一些。

在知道五皇子成為了太子之後,三皇子甚至還能面不改色,這就已經讓祁元修對對方刮目相看了。

當初,皇帝派人刺殺五皇子和三皇子,五皇子被祁元修派去的人所救,三皇子則是下落不明,後來才知道對方去了自己的外公雲南的封地。

五皇子率先的被祁元修派去的人帶了回來,皇帝膝下的兒子死的死,關的關,朝廷大臣門又逼迫著他早些立儲。

皇帝心裡再不樂意,也還是封了五皇子做太子,而五皇子的表現也沒有讓大臣門失望,他做的很好。

但,這就讓三皇子極為的不舒服了,特別是對方比自己年幼,只是因為回來的比自己早,就早一步成為了太子。

三皇子回來以後,先去見了皇帝,皇帝在看到三皇子的時候也是極為的懊惱,但都沒有表現出來,他知道,如今不是時候。

便拉著三皇子的手,親切的詢問對方這段時間在哪裡,有沒有受苦之類的,又是關心對方的身體,又是柔聲細語的詢問。

這一幕落在別人眼裡,不知道該以為這是一副父慈子孝的畫面,誰又能知道,彼此的心裡都是恨不得對方馬上死去呢。

三皇子自從知道皇帝的行為以後,對對方再也產生不出任何的父子親情來,如今看到皇帝惺惺作態的樣子,他只覺得胃裡一陣的難受,但又不得不陪著對方演下去。

而皇帝的心裡,更是氣憤無比,沒有弄死五皇子,如今就連三皇子也沒有死,這讓他惱怒無比,但他並沒有表現出來,他知道,此刻該做的,應該是挑撥五皇子和三皇子的關係,而不是繼續給自己拉仇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42章:找到政策

80.95%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