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兄弟對峙

第443章:兄弟對峙

果然的,皇帝對於心理把握這一方面掌握的很好,既恰到好處的表達出來了自己對於三皇子的關心,沒有過分的表示熱絡親昵,讓對方對自己心懷芥蒂,又清楚的表示出來了自己的意思。

他相信,三皇子既然能夠躲過自己的追殺這一劫難,就證明對方也不是省油的燈,更何況,三皇子的背後還有他母妃娘家的勢力。

那股勢力在他的眼裏雖然只能說是能夠看在眼裏,但是對於此刻剛剛坐上太子之位還沒有多久的五皇子來說,那可就不一樣了。

想必五皇子的心裏對於他的這個三哥此刻也是無比的忌憚的,畢竟沒有那個男人會對這個至高無上的位置沒有興趣。

也正是因為這種小人之心,皇帝才會總是針對祁元修,畢竟對於百姓來說,他只是一個可有可無的皇帝,但祁元修確實必不可少的戰神,這樣的一個人只要活着就是對他地位的威脅。

這些事情,三皇子就算以前不知道,但經歷過被自己的親生父親刺殺這件事情之後,他也就什麼都明白過來了。

「多謝父皇關心,兒臣並無大礙,五弟那邊,是兒臣自己沒有本事。」三皇子如此說道,但他眼裏的不甘心卻是明明白白的放在哪裏,只要是有眼的人都能看出來。

「哎,父皇知道你是個好孩子,但這件事情事關國運,父皇希望你能明白!」皇帝說着又偷偷的看了一眼三皇子的臉色。

不出所料的,三皇子的臉色又黑了一節,皇帝眼看着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了,當即也就不再多留三皇子,裝出一副累了的樣子,讓三皇子跪安了。

三皇子離開了皇帝宮裏,又去了太後宮里走了一圈,太后對於他的平安歸來倒是有幾分真心實意的高興。

畢竟對於太後來說,三皇子也是自己的孫兒,再加上三皇子背後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勢力,對於三皇子她也就多了幾分疼愛。

陪着太後用過了午膳,太后要午休的時候,才放他離開,離開了太後宮里之後,三皇子並沒有直接就回去自己的宮裏。

估摸著時間,此刻自己平安歸來的消息想必整個皇宮裏已經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三皇子這才晃晃悠悠着來到了東宮。

三皇子可不想是前太子一樣,什麼心事都會隱藏不住,相反的,從小沒有人保護的他,十分懂得察言觀色,隱藏自己的情緒更加是不在話下。

他不想讓人看出來的就絕對不會讓你察覺出來半分,諾大的東宮此刻每一處地方都顯示着它的主人是誰。

五皇子喜歡樸素的東西,所以在他搬進來以後,整個東宮裏那些極盡奢華的東西全都收了起來,換上了他所喜愛的東西。

東宮伺候的太監看到五皇子來了,連忙的迎了上來。

「奴才參見五皇子,今早就聽說五皇子您回來了,太子殿下知道了還高興了好久,本想過去看望五皇子的,後來卻又聽說五皇子在太后哪裏用膳便沒有去,如今,倒是五皇子您先過來了!」那太監笑着說道。

五皇子微微的側目看了一眼那個低着頭的太監,眼中劃過一抹厲色,最終還是沒有說出什麼嚴肅的話來。

「本王知道如今父皇病重,朝中大事都是太子殿下幫忙打理的,怎麼敢勞煩太子殿下去看望,這不就自己來了。」三皇子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如今,東宮裏的太監是皇帝派過來的,他說的話自然是得到了皇帝的授意,不動聲色的挑撥五皇子和三皇子的關係。

聽了三皇子這話,那太監也不說話了,只是低着頭跟着三皇子將三皇子引向五皇子的書房裏去。

而此刻的書房裏,五皇子坐在地上的矮桌前,矮桌上正放着一壺氤氳著熱氣的茶水,旁邊的茶杯也已經洗過,此刻有淡淡的熱氣冒着。

三皇子挑了挑眉,並不感覺意外,剛剛他在外面說話的聲音那麼大,如果五皇子裝作一副沒有聽到的樣子,他反而還要奇怪呢。

「三哥!」五皇子站起來,喊了一聲。

「拜見太子殿下,太子殿下的這一聲三哥我可是有些承受不起啊!」三皇子似笑非笑的說道。

「呵呵,三哥說笑了,即使我的身份再怎麼變,兄長始終都是兄長,這點兒是永遠都不會變的。」五皇子笑了笑,說道。

兩個人依次落坐,五皇子屏退了所有人,此刻的書房裏只有他們兩個兄弟在,三皇子端起茶壺,給三皇子倒了一杯熱茶。

三皇子端起茶杯淺淺的喝了一口,入口棉香,是好茶。

「嗯,太子殿下東宮裏的東西果然都是好的,就連這茶,也都是我在皇祖母哪裏都沒有喝過的呢!」三皇子說道。

「三哥真是說笑了,我宮裏的茶怎麼能和皇祖母宮裏的比呢!」五皇子笑了笑說道。

「五弟,真是個有福氣之人啊,我們一同出宮,一同出事兒,卻萬萬沒有想到,平常也就只有五弟你最是清心寡欲,這一次卻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啊!真是讓為兄對你刮目相看啊!」三皇子說道。

「三哥說笑了,我這也不過都是運氣罷了。」五皇子笑了笑,不以為意的說道。

兩個人之間時不時的端起茶杯喝一口的氛圍倒是有些莫名的和諧,如果不是兩個人之間這種暗潮洶湧的氣氛的話,倒確實是有一種兄友弟恭的駕勢。

「三哥,我們說了這麼多,也就不必再拐彎抹角的了,說實話,三哥,對於,我坐上了這個位置,三哥你應該也是挺意外,挺不服氣的吧?」五皇子不想再繼續的和人虛與委蛇下去,乾脆直接撕破了臉皮,毫不避諱的說道。

聽了他的話,三皇子的眉頭挑了挑,心裏總覺得自己的這個皇弟有哪裏變了一些,可他又說不出來究竟是哪裏改變了,便只能壓下心裏的異樣感,繼續和對方彼此互相試探。

「呵呵,五弟你這是什麼話,你的我的不都是我們祁家的天下嗎,你這麼說倒是顯得為兄我有些小肚雞腸了。」三皇子說道。

五皇子聽了三皇子的話,微微的搖了搖頭,說道:「三哥,你不必再裝了,這裏沒有其他人,也不會有人將我們今天的談話內容給說出去的,你有什麼話直說就好。」

五皇子的臉色一下子就黑了下去,接着將手裏的茶杯重重的扔在了桌子上,說道:「五弟,你既然如此說了,我也就不必再惺惺作態了,這太子之位,是我疏忽了,沒有想到也就只不過是幾天的時間,就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但,五弟,勸你一句話,該是你的始終都是你的,不是你的,強取也毫無用處的!」

「三哥,這個位置,難道不是有能力者居之嗎?」五皇帝不動聲色的將對方的話反嗆回去。

「五弟真是好口才,希望以後,五弟依舊能如此自信的說出這種話來。」三皇子說完,便站起來狠狠的一甩袖子,離開了東宮。

五皇子也沒有任何要阻攔的意思,畢竟該說的不該說的,他已經都說過了,今天說白了,也不過就是雙方彼此的互相試探罷了。

但是,依據他自己對三皇子的了解,如果對方沒有足夠的實力的話應該也是不會說出那番話的,所以,歸根結底,對方這次回來一定是帶着些什麼陰謀的。

這麼想着,五皇子便再也坐不住了,當即便派人去請來了九皇子,九皇子是他的人對他是全身心的信任,有什麼事情,別人不好出手的,五皇子就會讓九皇子幫忙。

「九第,我這裏恐怕又有事情需要你幫忙了。」五皇子說道。

「五哥有什麼需要幫忙你說就是了,我雖然不明白的事情有很多,但幫你傳個信息什麼的也還是可以的。」九皇子說道。

得到了九皇子的肯定答案,五皇子也就沒有客氣,直接給了他東宮的令牌,讓他拿着令牌馬上出宮,將三皇子的情況告訴了對方,讓對方去找祁元修商量一下。

九皇子雖然有些反應慢,但也是知道三皇子回來是和自己五哥搶皇位的,答應的時候腦袋點的飛快。

親眼看着九皇子坐上了去宮外的馬車,五皇子的心這才算是放了下來,如今太后在宮裏看着,他身為太子不好和奕王府里的人有過多解除,好在還有一個九皇子在。

九皇子出了宮,直奔奕王府去,到了奕王府看到祁元修一句閑話沒說,直接把五皇子交代的事情合盤拖出。

對於三皇子的事情,祁元修雖然不了解情況,但也猜到對方不可能就這麼單槍匹馬的回來,當即認定了對方一定是背地裏有安排的。

先不說別人,就只是三皇子的外公也不會允許他一個人回來的,一定是偷偷的陪着對方一起回來了,此刻恐怕正躲在京城外某個小角落裏呢。

想到這個可能性,祁元修也沒有絲毫猶豫,直接派出了人去查探最近京城裏的情況。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43章:兄弟對峙

81.14%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