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勸解大夫

第444章:勸解大夫

如今的京城裡開始暗潮湧動,而跟著薛神醫出去四處奔波的秦葉悠也是無比的勞累,她以前雖然也經常鍛煉身體,但也僅僅是鍛煉,和這種真正高強度的運動不一樣。

這段時間以來,她從最初不顧祁元修的阻攔,強硬的跟著薛神醫離開了京城,一路上他們幾乎走過了大魏的寸寸土地。

也看到了更多平時看不到的聽不到的,感受到了不一樣的淳樸民生。

而在這些地方,不論是遇到大醫館還是小草堂,他們都要進去和裡面的大夫說幾句話,也正是這個時候,讓秦葉悠更加的體會到了薛神醫這個名頭的好處。

幾乎只要是他們去的醫館里,那些人一看到薛神醫的相貌和打扮,不出兩句話,對方就認出了薛神醫的身份。

而對外,秦葉悠的身份只是薛神醫的葯童,只有在和大夫們表明自己的目的之後,秦葉悠才會表露出自己的身份。

這些大夫一聽秦葉悠和薛神醫提起天門派都是一副義憤填膺的樣子,這些年來,天門派對大夫的數量,以及草藥的來源,數量把控的極為嚴格。

不禁如此,他們對於大夫們的強迫行為更是讓他們無法接受,緊緊因為對方的一個禁藥令,就要讓他們撤出一個國家。

那麼這個國家的未來該怎麼辦呢?那些病人又該怎麼處理呢?他們是大夫,醫者父母心,對於每一個病人,他們都是保存著最初的同情心的。

在某些方面,天門派的做法可以說是毫無人性可言,但是,因為一些其他原因,有的大夫不得不屈服於天門派。

現在還在大魏呆著的,就是剩下的不多的,不願意屈服於天門派的大夫們了,可是他們自己也都知道。

一個人畢竟勢單力薄,根本無法和諾大的一個天門派相抗衡,在加上,草藥的來源被斷掉,整個國家相當於處於一種斷水斷糧的狀態了,試問沒有糧食和水,人還要如何生存的下去呢?

而,秦葉悠和薛神醫的突然出現,給了他們莫大的鼓勵,讓他們原本消失殆盡的信心又重新回來了。

特別是在知道秦葉悠奕王妃的身份之後,對秦葉悠除了欣賞之外,就更加的多了幾分的敬佩。

奕王祁元修是他們大魏的戰神,保護了他們大魏的國土完整,人民幸福安康,如今,出了這樣的事情,又一次的是奕王給了他們莫大的希望。

再加上,祁元修的腿傷,早些年江湖上也都是有傳說的,當時就連薛神醫都沒有辦法把毒給解掉,可後來,這位新王妃不出幾個月就把多年的頑疾給治療好了,這在他們看來,不禁是醫術上的高超,更是人格上的升華。

因此,對於秦葉悠就更加的敬重了,暗自的替祁元修感到高興,也為他們大魏感到高興,有一個好王爺,如今又多了一個好王妃。

經過了這件事情之後,眾人心裡對王妃又有了一個新的定義,覺得秦葉悠不禁平易近人,而且又是一心的為國為民,有這麼一個好王妃的帶領,再加上薛神醫的名頭放在哪裡,一時之間,眾人紛紛加入了他們的隊伍中,表示一定與大魏共進退,一起齊心協力抵抗天門派。

秦葉悠對此自然是喜聞樂見的,畢竟這也是他想要讓大家一起努力的事情,如今如此輕鬆的便完成了,倒也是讓她可以放鬆一下了。

這段時間以來,跟著薛神醫東奔西跑的,雖然每天,秦葉悠都是一副精神飽滿的狀態,但實際上,她自己的情況只有她自己知道。

每天晚上回到住處,她幾乎是沾到枕頭就睡著了,根本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甚至有好幾次,她連衣服都沒有換,就這麼睡了一晚上。

可不管她有多麼的勞累,第二天天一亮,走出去面對他人的秦葉悠,馬上就又恢復了精神飽滿的狀態。

她不是神人,她不是沒有感覺到自己的硬撐可能會讓自己積累成傷,但她必須這麼做,如今這些大夫們雖然都已經答應加入了他們的陣營里。

可追根究底的,他們的陣營也就只是一個名頭罷了,除了一個薛神醫,另外還有她一個奕王妃的身份撐著之外,其他的,都只是浮雲罷了。

所以,不管是為了他們的陣營能夠堅持下去,還是為了其他的,在面對那些人的時候,她都必須讓自己保持百分之二百的精神,來激勵他們繼續加油努力。

不過,好在,如今一切事情都已經搞定了,接下來的也就是回程了,回程也就沒有去的時候那樣的趕了,她也可以趁此機會好好的調整一下自己的狀態,休息一下。

回京的馬車上,秦葉悠正閉著眼睛休息,突然馬車一陣激烈的晃動,接著就是馬兒的一聲嘶鳴。

秦葉悠被突然的停止撞到了腦袋有些不滿的睜開眼睛,打開帘子,詢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怎麼突然停下了?」

「悠悠,好久不見了?」突然而來的一個男聲讓秦葉悠立馬抬起了頭。

「東方昱?你怎麼會在這裡的?」秦葉悠有些驚喜的說道。

當初,在她幫祁元修做手術的時候,東方昱和秦朗一起出現了一次,之後就再也沒有出現過了,她想感謝對方都找不到機會,今天怎麼會突然的出現的。

心裡有些疑惑,但秦葉悠並沒有詢問出來,而是自己跳下了馬車,向東方昱走了過去。

這裡距離京城已經沒有多遠的距離了,秦葉悠在心裡算了算時間,大概晚上之前能夠趕得回去,這麼一來,耽誤一會兒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乾脆的就讓眾人在原地休息了,自己則是來到了東方昱身邊,和對方一起向不遠處的小路上走去。

「悠悠,其實我這次來找你,也是想提醒你一句,天門派發出了禁藥令,而如今你們還如此明目張胆的和他們對著干,按照文天雷那個斤斤計較的小人性格,他不會善罷甘休的,悠悠,你們不是他的對手的,還是趕快離開京城吧?哪裡不安全!」東方昱一離開眾人的視線,便一把拉過秦葉悠,皺著眉頭看著她,無比認真的說道。

「這些消息,你是怎麼知道的?」秦葉悠詢問。

「這你就別管了,我自然有我的渠道,但悠悠,你要相信我,我是不會害你的,你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趕快離開哪裡!」東方昱說道。

「東方昱,謝謝你的好意,我明白你是為了我好,但是,我是大魏的奕王妃,如果我離開了,那些百姓會怎麼看我呢?所以,無論如何,我都不會離開的。」秦葉悠說道。

「悠悠!」東方昱有些著急的喊道。

「東方昱,我是奕王妃,你這麼喊我,有些不太合適。」秦葉悠說道。

「呵呵,好吧,我就猜到會是這麼一個結果,悠悠,你可真是狠心,不,應該是傻,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其實,我應該能知道的,你不願意離開,也不過就是因為他吧?」東方昱苦笑一聲,說道。

「是,是因為他,我說過,會永遠陪著他的。」秦葉悠微微停頓了一瞬間,便點頭承認了自己的真實想法,絲毫的猶豫都沒有。

「好,既然你留下,那我也留下,陪你。」東方昱這時已經整理好了情緒,笑著說道。

「東方昱,你在胡說些什麼,京城現在什麼情況你又不是不知道?趕快離開,不要摻和進來!」秦葉悠頓時瞪大了眼睛,說道。

「你不是說,你答應了祁元修,會陪著他嗎?那,我也答應過你,會保護好你啊?既然如此我自然也要留下來。」東方昱說道。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現在在說什麼,做什麼?別胡鬧,回去以後就馬上離開這裡!」秦葉悠說道。

「悠悠,我說過的,你我之間,永遠不必客氣,為你做的一切,都是我心甘情願的,你不許需要有什麼壓力。」東方昱笑著說道,

兩個人說著話,突然一陣冷風吹來,讓東方昱忍不住的打了個冷戰,嘴角的笑也有些控制不住,忍不住的咳嗽了兩聲。

東方昱馬上拿出手帕按住自己的嘴角,等不咳嗽了,悄悄的將手帕收起來,可偏偏秦葉悠眼睛太過明亮。

在東方昱收手帕的瞬間看到了手帕邊角處,一抹顯眼的紅色。

這下子,秦葉悠要責怪的話脫口便變成了關心。

「東方昱,你究竟是怎麼了?為什麼會咳血出來的?」秦葉悠詢問道。

「沒什麼,一點兒小傷罷了。」東方昱敷衍的說道,明顯是不想讓秦葉悠擔心。

「什麼小傷,你知不知道大傷就是因為小傷引起的,快說,你這究竟是怎麼搞的?」秦葉悠不依不饒的詢問。

東方昱始終沒有回答,秦葉悠自己便想明白了,之前文天雷給祁元修下了毒,也重傷了東方昱,一定是那個時候的傷如今還沒有完全好,想清楚了這個,秦葉悠便覺得更加內疚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44章:勸解大夫

81.32%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