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5章:冷戰爆發

第445章:冷戰爆發

「你這個樣子不行,會出事情的,我跟你回去,給你看一看,開些葯吧!」秦葉悠說道。

「悠悠?」東方昱有些意外。

「別誤會,我只是不想看你死罷了,畢竟你幫過我那麼多次。」秦葉悠說道,一邊率先往前走去。

東方昱所住的地方春風得意樓,她也是知道的,所以根本就不需要東方昱帶路,東方昱在後面看著秦葉悠的背影,心裡一陣的感動。

這邊的秦葉悠留下了眾人,跟著東方昱去為他治病了,而同一時刻,秦葉悠不知道的是,自己為別人診治說話的一幕,全都被人看在了眼裡。

冷月得到了祁元修的吩咐,悄悄的查探最近京城裡面的動態,果然的被他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這才追蹤到了京郊來。

卻沒有想到,居然會被他看到如此一幕,自家王妃居然在和東方昱見面聊天,冷月的眉頭微微一皺,但沒有露出自己的蹤跡來。

回到王府里,冷月如常的給祁元修彙報自己打聽到的事情。

「王爺,三皇子果然不是自己一個人回來的,只不過慕王因為京城裡守衛眾多的緣故,現在還沒有能夠進京,此刻正在城外三里地附近安營紮寨,他們還帶來了不少的兵馬。」冷月說道。

「果然,本王就知道,三皇子如此野心勃勃的一個人,怎麼會輕易放棄唾手可得的皇位,哪怕是最後一搏,慕王也會全力以赴的支持他的,又怎麼會讓他一個人回來,看來,三皇子回來,只是一個幌子,真正的大招還在後面呢!」祁元修冷笑一聲說道。

他的這個皇兄手段就不光明磊落,沒有想到,生下來的兒子里,除了五皇子和九皇子,其他的幾個,完全的繼承了他的優點。

將陰險狡詐,卑鄙無恥這一點兒發揮到了極致,哪怕是手足相殘兩敗俱傷,也要斗個你死我活。

有的時候,他真的看不透他的那個皇兄想的都是一些什麼東西,怎麼會有人為了皇位去刺殺自己的兒子呢?

如果不是他搞出了刺殺這麼一出,三皇子也不會動手的這麼快,他們也就還會有時間抵抗天門派,如今倒是好了,天門派的事情還沒有解決,又來了一個時刻準備搞事情的三皇子。

「還有一件事情,王爺,屬下在追查慕王蹤跡的時候,還發現了,天門派的人活動的蹤跡,屬下猜測他們應該也沒我全部撤離大魏,就是不知道,他們在背地裡做什麼,但我們也是不得不防啊。」冷月想到這個眉頭又是深深一皺。

「天門派,呵呵,倒是本王小看了他們了,沒想到居然還留有這麼一手呢?哈哈哈,現在可真是前有狼後有虎,大魏,恐怕是真的到了最危險的關頭了,就看這一次,能不能挺得過去了。」祁元修自己都沒有想到,到了這個關頭,自己還能夠笑的出來。

說完這些之後,祁元修突然發現,冷月還沒有要下去的意思,一般來說這是不應該的事情,冷月負責查探情報,平常彙報完情況之後,就會自覺的消失的,這一次還是有什麼事情嗎?

「冷月?你還有什麼事情要說的嗎?」祁元修問到。

「這,王爺,冷月確實還有一件事情想向您彙報,就是不知道這該不該說。」冷月有些糾結的說道。

秦葉悠和東方昱見面,其實也並沒有什麼不對的,畢竟就之前來說,東方昱還救了他們王爺一命,如果是因為這個,秦葉悠去表示感謝地話,那這也都是應該的。

但關鍵是,東方昱喜歡他們家王妃的事情,他們全都知道,這就讓他們不得不多想了,當然,他們是絕對的相信他們家王妃的,但他們不相信東方昱啊。

所以,這件事情究竟要不要說,就成了冷月糾結的地方,他又怕自己說出來會顯得他八卦,又擔心自己說出來會影響到自家王爺王妃的感情。

王爺和王妃的感情好不容易才穩定了下來,如果就是因為他的一句多嘴而又毀了的話,他自己都恨不得掐死自己的。

「有什麼事情就直接說?你什麼時候也學會了吞吞吐吐的了?」祁元修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冷月一聽自家王爺這語氣明顯的是有些生氣的預兆為了保命,趕忙的就將自己所看到的,通通都老實的交代了。

「是這樣的,王爺,屬下去追蹤慕王蹤跡的時候,看到了王妃,王妃在和一個人說話,那個人,好像是東方昱。」冷月說道。

「哦?是嗎?本王知道了。」

冷月已經做好了要受到自家王爺的責罵了,卻沒有想到得到的就是這麼一句平淡的話,當即有些不敢置信的悄悄的看了看祁元修。

只見祁元修的面色鐵青,面無表情,手裡還是隨意的拿著一本書,漫不經心的目光落在書頁上。

「王爺?」冷月有些不敢置信的低聲喊了一聲。

「本王知道了,你先下去吧。」祁元修吩咐道。

「是,屬下告退,那個,王爺,其實,王妃和東方昱只是說話而已,並沒有其他什麼的。」冷月最後走出去之前忍不住的替自家王妃辯解了兩句。

畢竟這一次,自家王爺的反應實在是出乎意料的平靜,如果放在以前,不要說是見面了,就是從自家王妃嘴裡聽到東方昱的名字,祁元修都要生氣好久的。

這一次,卻絲毫的反應都沒有,冷月不擔心就是真的怪了。

但是心裡奇怪歸奇怪,要真的再說什麼解釋的話,冷月也是沒有這膽子的,只能盡自己所能的幫自家王妃辯解一兩句,免得自家王爺聽信一面之詞,一棒子打死一船人。

冷月離開以後,祁元修放下了手裡拿著的書本,側身躺在穿上,伸出手按了按自己的額頭,有些煩惱的樣子。

不過,沒有給他多久的時間,秦葉悠就回來了,雖然中間因為給東方昱看病耽誤了一些時間,不過後來秦葉悠讓大家趕路,終於在天黑之前趕了回來。

王妃回來了,整個王府都十分的高興,福伯看著秦葉悠又是高興又是擔心的,綠蘿看見她更是直接哭了出來,抱著她不肯撒手。

秦葉悠安撫了好一陣子才終於給人安撫住,讓婉兒把她帶回來的東西整理好,秦葉悠這才有時間去看望祁元修。

進到屋子裡,看著祁元修一張臉面無表情,只是拿著一本書專註的看,秦葉悠嘴角勾起了一抹笑,覺得對方在故作高冷。

「祁元修,我回來了,我這一次可是收貨不小呢,你都不知道,那些大夫一聽說薛神醫還有我是奕王妃以後,馬上就答應了我們的請求,還說要和大魏共進退呢!」秦葉悠興奮的說道。

「嗯,辛苦你了。」祁元修高冷的回應道。

秦葉悠看了看祁元修的臉色,想到了什麼,偷偷的抿唇一笑,故意的說道:「祁元修,我回來的時候,遇到了一個熟人呢?你想不想知道是誰?」

「不想。」祁元修打斷了秦葉悠的話。

「哎,你不想知道啊,沒關係,我告訴你,我遇見的人就是東方昱呢?他那個傢伙雖然平常看起來有些不著調,但有的時候還是挺講義氣的,上一次給你做手術的時候,也是多虧了他和秦朗幫忙呢。」秦葉悠說道。

「本王會感謝他們的。」祁元修還是沒有絲毫的動容。

「喂?祁元修,王爺。你怎麼了?怎麼從我回來你就一直這個王爺?都不理我的?我好歹也是做了那麼多事情,幫了你一個大忙的吧?你連一句感謝地話都沒有的嗎?」秦葉悠有些不滿的說道。

「你離我遠一點,一身的汗味兒,一點兒女人味兒都沒有!」祁元修皺了皺眉,有些嫌棄的說道。

這下子,秦葉悠可不樂意了,自己在外面拚命的找人幹活,你大爺一樣的在家裡坐著,好不容易回來了,就得到了這麼一句話?

「祁元修!你什麼意思?從我回來開始你就一直這個樣子?連句話都不願意說,如果你不喜歡直說,我馬上就搬回梧桐苑,以後再也不來你怡然居一步!」秦葉悠生氣的說道。

誰知,她這話都說出來了,祁元修卻仍舊是一點兒反應都沒有,絲毫沒有要道歉的意思,秦葉悠的脾氣也上來了,直接摔門而出。

這段時間以來,為了方便照顧祁元修,秦葉悠已經搬到了怡然居居住,綠蘿他們都十分的為秦葉悠高興,如今,秦葉悠回來,他們都以為兩個人會好好的親昵一番,誰知卻看到秦葉悠氣沖沖的回來了。

而且,回來之後,什麼都不說,只有一句話,收拾東西回梧桐苑。

眾人一臉的茫然,想勸都不知道該從哪裡入手,只能按照秦葉悠的要求,收拾東西。

其實,秦葉悠說的回梧桐苑也只是想嚇一嚇祁元修,如果這個時候祁元修來說一句對不起,她絕對不會搬走的為此,她還故意的將搬東西的聲音弄的很大聲,可誰知,即使如此,祁元修卻依舊沒有出來道歉的意思,秦葉悠一生氣,真的搬了回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45章:冷戰爆發

81.5%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