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7章:中毒

第447章:中毒

可還沒等她有所行動,她就見到了一個意外之中而又意料之內的人,她的小舅舅,單永樂終於回來了。

前一段時間,天門派發出了禁藥令,秦葉悠擔心祁元修儲存的那點兒藥材不夠用的,便偷偷的讓自己的小舅舅幫她去別的地方囤積一些藥材回來。

而單永樂對秦葉悠十分的愧疚再加上當時和文意公主的事情讓他心煩意亂,便欣然答應了秦葉悠的要求。

卻沒有想到,這一去就是這麼長的時間,事到如今,他連文意差一點兒就嫁給別人的消息還不知道呢!

想到這一點,秦葉悠也是覺得有些對不起自己的小舅舅,恐怕又讓文意誤會了他了。

「小舅舅,你回來了!」秦葉悠主動的詢問道。

「嗯,悠悠你怎麼回來了?」單永樂也是有些疑惑,這大晚上的,秦葉悠怎麼一個人突然的就回來了。

「沒什麼,就想回來看看祖母,沒想到正好你也回來了,那就直接告訴你吧,小舅舅,你這段時間在外面有沒有聽說,文意要被嫁給扶桑國長公主兒子的消息?」秦葉悠試探性的問到。

她知道,這個消息目前也就只是在京城傳了開來,其他地方估計連一點兒的風聲都沒有的,這麼問出來也只是想看一看單永樂對文意要嫁給別人這件事情的態度罷了。

「什麼?文意要嫁人?什麼時候的事情?我怎麼不知道?」單永樂有些著急的詢問道。

「怎麼?不想讓人家嫁人啊?那你倒是把人家給娶回來啊?你既不給人家一個準確的信息,又不想讓人家嫁人,有你這樣的嗎?」秦葉悠翻了個白眼,對單永樂這種猶猶豫豫的行為十分的氣憤。

單永樂一時之間竟然沒有說出什麼話來反駁,只是有些沉默的低著頭,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

「不是我說你啊小舅舅,喜歡一個人就要主動出擊啊,你不表示出來,人家怎麼知道你的真實想法呢?如果因為這個而錯過了彼此,那會是多大的遺憾啊,人這一輩子很短的,為什麼要讓自己留下這麼大的一個遺憾呢,寧可有過錯,也絕對不能錯過!」秦葉悠一而再再而三的鼓勵道。

她一口氣說了這麼多話,單永樂卻還是沉默,沒有說話,但秦葉悠卻明顯的在他的沉默之中,察覺出來了他的動搖。

「小舅舅,你以前的時候就已經因為衝動做過一次錯事了,所以這一次我並不想逼你的,但是你也要有個度啊,愛情這種東西,就應該趁著還有機會的時候努力去拼一把才是啊,即使頭破血流,也要讓自己轟轟烈烈不是?還有啊,我可提醒你一句,這一次我是幫你擋住了,沒有讓文意真的嫁給那個人,但是下一次,除了穆棱還會有其他人出現的,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吧。」

說完這些話,秦葉悠又看了看單永樂沉默的態度,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轉身回屋子裡去了。

今天天色已晚,再加上單老夫人可還等著她呢,無論如何她是回不去了,還是等第二天一早再回去好了,秦葉悠如是想到。

這一夜,秦葉悠的臉上是帶著微微的笑容睡著的,她自認為自己知道了祁元修對自己冷淡的理由,心裡正是滿足呢?

可此時的他並不知道,第二天一早等著她的又是一番惡戰!

次日一早,天剛剛透出一絲光亮來,秦朗府前就從遠處悠悠的走來了一輛馬車,馬車看上去十分的華麗。

馬車緩慢的前行著,在秦朗府前晃動了幾下,穩穩的停了下來,接著,從馬車上下來了一個低著頭的男人。

那男人頭低的很低,根本看不到他的臉,只見那男人飛快的抬眼看了看四周,確定沒有人以後,飛快的走到秦府門前,敲了敲門,然後飛快的跑遠了,只留下原地的馬車。

此時的秦府門房還沒有起床,自然也沒有聽到敲門聲,可他不知道,外面的路人知道啊,一些人從秦府門前路過,都看到了這輛停在秦府門前華麗的馬車,都是十分的好奇。

可是等了半晌也不見馬車裡有人下來,不由得好奇的圍了一圈竊竊私語起來,終於,秦府的大門被打開了。

秦府門房一打開門就看到自己府前圍了一堆人,此刻正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說些什麼,門房的第一反應就是將人趕走。

「都看什麼呢?快走快走!別在這裡擋著了!都該幹嘛幹嘛去!」門房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這輛馬車停在這裡好久了,也不見從裡面出來人,停在你們府前,怕不是有什麼事情吧?」有人揣測道。

「去!去!去!我們府上能出什麼事情,你別瞎說!」門房立馬反駁。

「那你倒是掀開馬車帘子看看啊!裡面到底有什麼東西?」又有人說道。

這麼一說,周圍的人馬上就附和道,門房看著面前的這輛馬車也是有些頭疼,他也不認識這一輛馬車,但是這輛馬車十分的華麗,一看就是富貴之家才會有的。

所以,他也不敢輕易的下定論,是不是來找自家主子的,一時之間我不敢有所動作。

「請問,車裡的人是要找我們家少爺嗎?」門房十分有禮貌的詢問道。

靜默,一片靜默,馬車沒有絲毫的動靜傳來,連一句簡單的「嗯!」都沒有,這讓眾人就更加的好奇了。

門房等了半晌不見任何迴響,也忍不住的,掀開了帘子向裡面看去,這一看不要緊,一看就嚇了一跳,周圍的人也都倒吸了一口涼氣兒。

原來,馬車裡面的人不是別人,正是樊家的樊一鳴,眾人都是知道秦朗和樊一鳴的表兄弟關係的,而且秦朗自小就在舅舅家長大,兩個兄弟的關係也很是親近。

如今,怎麼樊一鳴會出現在秦朗的府前,還是以這樣一個樣子。

此刻的樊一鳴樣子實在算不上好看,臉色鐵青,皮膚有些蒼白,嘴唇確實嫣紅嫣紅的顏色,看上去十分的像是一個男鬼。

看到樊一鳴,門房就不敢耽擱了,馬上回去通報給了秦朗,秦朗出來,一看到樊一鳴的臉色,就知道對方這是中了毒了。

而且看這個樣子,毒性似乎還不輕,而且,如今距離樊一鳴中毒已經不知道過去了多長時間了,為了保險起見,秦朗直接放棄了請大夫的想法,直接就派人去找了秦葉悠過來。

這樣子說起來也是十分的巧合,秦葉悠此時也剛剛好走在回奕王府的路上,而秦朗派過去請秦葉悠的人,和她就在王府門前撞上了。

如果,秦葉悠昨晚沒有留在京郊單老夫人哪裡,或者今天早上在回來的晚一點兒,兩個人就碰不上了,但就是如此的巧合,兩個人就這麼碰上了。

來人十分的著急,看到秦葉悠也省去了平常的繁文縟節,直接跑上前,攔住秦葉悠的去路,就直接說了目的。

「王妃,救命啊,我們家表少爺中了毒了,少爺讓我來請您過去給看一看!」來人著急的說道。

「表少爺?」秦葉悠有些疑惑,還不知道那人嘴裡的表少爺是誰!

「是啊,就是樊少爺,王妃,您快過去給看一看吧,我們家少爺此刻正等著您呢!」那人說到。

秦葉悠雖然還是不知道他嘴裡的樊少爺是誰,但看他那麼著急的樣子,就猜到,對方對秦朗來說,應該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人。

而秦朗曾經幫了她那麼多次,她自然不會見死不救的,當即便騎上馬,連王府也不回了,直接調轉馬頭,去了秦府。

如今的秦府里已經亂做一團了,秦朗的臉上雖然沒有什麼表情,但比平時要冷的多的眼神還是顯示出來了他此刻的心情有多麼的著急和擔憂。

秦葉悠剛一出現在秦府門口,根本不需要人通報,就有人帶著她往秦朗的房間走,此刻樊一鳴就被安排在了哪裡。

在秦朗的房間里,秦葉悠見到了秦朗,平時秦朗一看到他就會露出好看的笑容來,這一次卻只是點了點頭示意。

「悠悠,你快看一看一鳴吧,他的情況似乎有些不太好。」秦朗說道,一邊引著秦葉悠去了自己的房間內室里。

「好,你別太擔心了。」秦葉悠想了想,還是說出了一句象徵性的安慰的話來。

秦朗聽了以後,表情果然是好看了許多,臉上也有了一點兒笑意。

「當然了,我對悠悠你的醫術是絕對有信心的。」秦朗十分肯定信任的說道。

「呵呵呵,謝謝你的信任。」秦葉悠有些汗顏的說道。

說白了,她的醫術也是多虧了有系統在,否則的話,就她那些淺薄的古醫知識,別說救人了,能給人看點兒小病就不錯了。

秦葉悠來到內室,先是看了看樊一鳴的臉色,又伸出手在對方的脈搏上仔細的查探起來,實際上悄悄的用系統給他做了個分析。

得出的結論,秦朗分析的沒錯,樊一鳴確實是中毒了,這種毒毒性還很強,不過好在,系統給出的方案是可以解毒的,但是,系統里缺少了一味草藥有些麻煩。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47章:中毒

81.87%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