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解毒風波

第448章:解毒風波

對於這些情況,秦葉悠也沒有瞞着秦朗,直接就和對方說了,秦朗聽着,眉頭也是皺了起來。

缺少的那一味解藥,說貴重也不是十分的貴重,但也是十分的少有,再加上現在大魏的情況,就更加的難以在短時間內得到了。

趁著秦朗思考的時間,秦葉悠先查看了樊一鳴身上的傷口,動作乾脆利落的給對方包紮好,才去看秦朗。

秦朗皺着眉頭思索了好久,都沒有什麼好辦法,秦葉悠也是搖搖頭,表示自己無能為力,她可以解毒,但沒有葯要怎麼解,簡直就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啊。

秦朗見秦葉悠也沒有絲毫的辦法,更是生氣了,本來因為秦葉悠說有辦法解毒的時候的好心情頓時一去不復返,甚至還更加惡化了幾分。

「難道真的就沒有辦法了嗎?該死的天門派!」秦朗惱怒的罵到,伸出手重重的捶了一旁的柱子一下,發出了一聲悶響。

秦葉悠這邊也是皺着眉頭,突然的她的腦海里出現了一個身影來,東方昱!

「不,也不完全的沒有辦法,前段時間我見到東方昱了!他可是藥王谷的谷主啊,這種葯對別人來說難得,對他來說應該是很尋常的吧!」秦葉悠說道。

「可是,他如果知道是我需要,恐怕死都不會給我的!」秦朗想到東方昱那張臉,眼睛裏劃過一抹嫌棄。

他和東方昱可是恨不得對方過得不好呢?又怎麼會這麼好心的主動給對方雪中送炭呢?這可不符合他們兩個人的性格。

「沒關係,我去找他,他應該會給我這個面子的,你先照顧好他,安心等我回來!」秦葉悠拍了拍秦朗的肩膀說道。

說完,便走了出去,在秦府門前牽過自己騎過來的那匹馬,踏上馬就向春風得意樓飛快的跑去。

此時的她倒是有些慶幸前段時間的時候遇到了東方昱,知道對方的準確位置,否則的話,現在還真是不好找人呢。

來到春風得意樓,這裏的人都是得到過東方昱的授意的,見到秦葉悠前來,沒有一個人阻攔她的。

就這樣,秦葉悠十分順利的來到了春風得意樓里,而在秦葉悠踏入這裏的第一步,就已經有人通知了東方昱。

所以,秦葉悠還沒有主動的去找東方昱,東方昱自己就出現了,臉上帶着秦葉悠無比熟悉的溫暖的笑容,看着她的眼光都在冒着亮光。

看着這個樣子的東方昱,秦葉悠突然覺得自己有些愧疚感,有些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和東方昱說話了。

「悠悠,你居然會主動來找我,我好高興啊!」東方昱笑的明朗的說道。

「那個,東方昱,我這一次來,是有件事情想求你幫忙的!」秦葉悠咳嗽了一聲,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什麼事情啊?悠悠你跟我不用這麼客氣,有什麼事情你直說就好,只要是我能夠做的到的,我一定會幫你的!」東方昱十分肯定的說道。

「秦朗的表弟中毒了,我這裏還缺少一味解藥,我知道你這裏一定要有的,你可不可以……」秦葉悠說道。

「哦?我就說,原來,悠悠你來找我,是因為那個秦朗?哼,不給,我自己的葯,每一棵可都是我辛辛苦苦種植出來的,憑什麼給他用!」東方昱一聽到秦朗的名字,臉色就沉了下來,不等秦葉悠把話說完,直接乾脆利落的拒絕道。

「那個,不是給秦朗用的,是給秦朗的表弟!」秦葉悠糾正東方昱的話。

「那又如何,只要是和那個姓秦的有關係的人,在我這裏,都和姓秦的沒有任何區別,兩個字,不給!」東方昱說道。

其實東方昱如此的乾脆利落的這麼拒絕,也並不僅僅是因為秦朗一個人的原因,其中最大的一部分原因,還是因為秦葉悠。

這可是秦葉悠第一次主動來找他,但卻是為了救秦朗那個該死的男人的表弟,這讓他的心底泛起了一股子的酸水,可又不能向秦葉悠生氣,那就只有委屈那個表弟了。

但是,這麼多的彎彎繞繞,秦葉悠可不知道,秦朗和東方昱一直不合,所以東方昱拒絕她是沒有覺得有任何的意外的,甚至心裏有一種果然如此的感覺。

「東方昱,秦朗的表弟和他沒有任何的關係的,何況,你都不認識他表弟,你都不了解他,怎麼能就這麼一杆子打翻一船的人呢?這樣豈不是冤枉了很多人?你這是不講道理!」秦葉悠辯駁道。

「那又如何,我不講道理,也沒有人能夠奈我如何,總之我的草藥,誰都可以給,就是不給那個姓秦的!」東方昱有些小孩子氣的說道。

「你不能這樣啊,你這樣太讓我失望了,我本來覺得你的醫術很棒,再加上也很樂於助人,還覺得你是個好人呢,哎,現在看起來,是我看走眼了,你太讓我失望了!」秦葉悠搖搖頭,嘆嘆氣,一副認錯了人的懊悔樣子。

硬的不行,她就來軟的,她就不相信,今天她還就拿不到那個解藥了。

這次的話,果然的對東方昱產生了一定的影響,對方臉上的表情有一瞬間的鬆動,似乎是在思考秦葉悠話里的真實性。

「本來之前的時候,我一直覺得你這個人除了有的時候比較小孩子氣,其他時候還是很成熟的,結果現在看來,你不僅小孩子氣,還如此的記仇,既然如此,我也不求你了!」秦葉悠見狀,繼續再接再厲,有些憤怒的說道。

言語之間滿是對自己曾經錯認人的懊悔和痛苦,這下子,東方昱是徹底的坐不住了,還有什麼比自己喜歡的人誇獎自己更讓人高興的呢?

反正在此刻的東方昱眼裏看來,沒有任何東西比的上自己在秦葉悠哪裏一句肯定的答案的了。

「悠悠你真的是這麼認為的嗎?」東方昱高冷的問到,眼睛裏卻是十分緊張的看着秦葉悠。

「對啊,現在,我覺得自己看錯人了,哼,早知道就不找你了,虧我還覺得你是一個心胸寬大的人呢?原來如此小氣!」秦葉悠說着,轉身裝作一副馬上就要離開的樣子。

東方昱見狀,迅速的伸手就拉住了秦葉悠,說道:「其實,這草藥放在我這裏也沒有什麼用處,本來是不想給他的,不過看在悠悠你的面子上,我就勉為其難的給他好了。」東方昱死鴨子嘴硬的說道。

秦葉悠馬上就笑了,拿着葯就要走,東方昱卻再次攔住了她。

「悠悠,拿了我的葯,總要讓我跟着去看一看我的藥用在哪裏了吧?」東方昱要求道。

「這?好吧。」秦葉悠無奈吃人嘴短拿人手軟,拿了人家的葯,實在是不好意思拒絕,便同意了東方昱的要求,帶着他一起去了秦府。

回到秦府,秦葉悠一回來,就直接扎進了房間里專心給樊一鳴解毒,其他人,秦朗和東方昱都在門外面等著秦葉悠。

秦朗看到東方昱跟着一起來,臉上沒有絲毫的意外,哪怕是現在兩個人站在一起,他的臉上也絲毫看不出來任何的情緒。

「哼,秦公子真是臉皮厚啊,當初悠悠出事兒的時候,不見秦公子的身影,秦公子的家人出了事情,倒是去找悠悠找的挺快!」東方昱說道。

「呵呵呵,我對自己的實力很清楚,不想事某些人,連自己什麼定位都不知道,去了,也是當炮灰。」秦朗冷笑一聲,反駁回去。

「那又如何,至少我也為悠悠受過傷,總比有些人,貪生怕死強的好!」東方昱說道。

「貪生怕死又如何?受了傷,還不是需要別人來救!」秦朗回嗆回去。

話里的別人兩個人心知肚明,東方昱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打不過祁元修這件事情簡直就是他的恥辱。

而秦朗如今故意這麼說,不就是在諷刺他嗎?不禁自不量力,還需要情敵來救?

東方昱半晌沒有說話,一雙眼睛冷冷的瞪着秦朗,秦朗也沒有絲毫的擔心,目光淡淡的看着東方昱。

兩個人的眼神之間噼里啪啦的火花閃過,瞬間,兩個人都動了,東方昱的腿飛快的踹向秦朗的臉,秦朗的拳頭也向東方昱的肚子打過去。

周圍的其他僕人,看着這兩個一言不合就開打的人,除了驚訝,也沒有絲毫的表示,畢竟他們也勸不了,那又何必呢?

於是,眾人便都躲得遠遠的,給兩個人空出來足夠的空間打鬥,外面發生的一切秦葉悠此刻都是不知道的,她正全心全意的在給樊一鳴解毒呢。

外面兩個人不知道打到了什麼時候,總之,兩個人誰也沒有佔到便宜,兩個人身上都掛了彩,也說不上來誰更嚴重。

秦葉悠半夜的時候,終於解毒成功,走出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兩個人站在原地,互相瞪着彼此,可又拿對方沒有任何辦法的樣子。

看到秦葉悠出來,兩個人的視線同時看向她,秦葉悠微微的笑了笑,想說一句搞定了,話還沒出口,眼前就是一黑,接着整個世界天旋地轉,不省人事,昏迷了過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48章:解毒風波

82.05%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