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討債

第44章:討債

奕王府。

秦葉悠躺在院中的鞦韆躺椅上,和風暖日,分外舒適,她懶懶的說道:「算算日子,楚美月該找上門來了。」

婉兒和綠蘿在旁邊伺候著,綠蘿義憤填膺的說道:「她還有臉來!王妃,您放心,我攔在門口,絕對不會讓她踏進王府半步!」

秦葉悠笑了一聲:「綠蘿,就你這氣勢,你應該跟隨王爺去邊疆打仗,定然以一敵十。」

綠蘿不滿:「王妃,我一心為您,您又取笑我。」在梧桐苑,秦葉悠不讓她們自稱奴婢,她不習慣。

婉兒笑著說道:「綠蘿妹妹,王妃這是真的誇你呢。」

秦葉悠說:「綠蘿說的對,不讓她進府,免得髒了我們奕王府,婉兒,你收拾一下,我們回尚書府去住幾天。」

修身養性這麼久,是時候動手了。

秦葉悠微微眯著眼睛,看著上方的藍天白玉,今兒就再偷個浮生半日閑吧。

第二日,秦葉悠收拾了一下東西,然後帶著婉兒和綠蘿一起回尚書府,臨行之前,去跟祁元修辭行。

「讓我追風跟著去吧,以防萬一。」祁元修說道。

秦葉悠卻拒絕了:「不必了,追風就留在王爺身邊,好好照顧王爺,我有婉兒呢,她身手不錯。」

祁元修點了點頭,不在多說,只囑咐道:「注意安全。」再無別的關切之語。

秦葉悠卻覺得很高興,他慢慢懂得尊重她,相信她,意識到她不是他的附屬品,這正是她想要的平等,至於自由嘛,來日方長,總會有的。

馬車緩緩前往尚書府,經過一個路口的時候,發現路上停了一輛壞掉的馬車,看標記似乎是尚書府的。

婉兒問道:「王妃,要去看看嗎?」

「不管,直接過去。」秦葉悠能猜到馬車裡乘坐的是誰,心裡想著辛虧今天出發了,不然奕王府又得熱鬧一番了。

一路到了尚書府,幾日不見,尚書府已經呈現衰敗之像,府里的下人懶懶散散,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聊天偷懶。

據說楚美月帶著高姨娘出門了,大小姐在房裡唱歌繡花,陳姨娘病倒了,府里沒有管事的了。

秦葉悠來到秦明源的寢室內,只有兩個小丫頭靠在床前說說笑笑。

她們見到秦葉悠,立即跪下行禮,秦葉悠看都沒看她們一眼,徑直走到秦明源的床前,幾日不見,他的臉已經蠟黃憔悴,還在昏迷之中。

她嘆了一口氣,多行不義必自斃!這也是他前半生作孽的後果吧。

從情感上來說,她不想救他,可是理智不允許,醫者父母心,她沒有辦法做到見死不救,從系統內取出解毒的血清,給他注射上。

然後寫了一個藥方子,讓那兩個小丫頭去熬藥,親自拿喂秦明源喝下去,她估計不出意外今天晚上秦明源就能醒來了。

「秦葉悠,你又來這裡做什麼?」秦秋燕突然出現在她的身後。

「看不出來嗎?我在為病人治病!」秦葉悠懶得理她,反正已經都安排好了,她轉身就要往外走去。

秦秋燕被她這樣無視,頓時火氣,跑到她跟前拉住她的去路說道:「用不著你假好心,要不是因為你,父親也不會中毒,這一切都是你害的!」

「趁我現在心情好,你趕緊給我躲遠點,我要是走了,秦明源必死無疑,到時候你徹底沒有利用價值,你以為太子還會娶你嗎?」秦葉悠冷冷說道。

秦秋燕十分得意的一揚下巴:「哼,我告訴你吧,太子殿下說了,禮部已經在挑選日子,很快就會娶我過門了。」

從賜婚到現在,已經過去小半年了,什麼好日子沒有,這樣的理由,秦秋燕居然也信?

秦葉悠微微一笑:「那就恭喜妹妹了,姐姐就等著那天給你備一份大禮呢。」

秦秋燕聽得出她話里的諷刺之意,笑的更加得意:「我知道你是故意氣我,就因為你當初想要嫁給太子,結果要成為太子妃的人卻是我,你心裡定然不高興吧?」

秦葉悠很想說,到底有多眼瞎才能看上太子那個人面獸心的傢伙,可是想想這裡的那個秦葉悠似乎之前真的對他傾心了,秦葉悠不願再跟她啰嗦。

「我勸妹妹還是被把心思用在我身上了,聽說現在太子府里,已經是姬妾成群,妹妹好還是好好想想嫁過去之後怎麼爭寵吧。」

一句話刺中了秦秋燕的心臟,她經常去太子府,怎麼會不知他府里的那些個個貌美如花的姬妾們。

可是她不願意在秦葉悠面前氣短,故意說道:「現在哪個府里不是這樣,奕王府以後定然也是妻妾成群,姐姐還是操心自己吧。」

秦葉悠想了想祁元修被一群鶯鶯燕燕圍繞的場景,頓時覺得心裡不舒服,冷哼一聲說道:「那有什麼好操心的,到時候大不了和離。」

與別的女人分享自己的男人,她做不到!

只是祁元修現在算是她的男人嗎?秦葉悠自己也不確定。

秦葉悠在尚書府住了下來,這一次她沒有住曾經自己住過的小院子,而是住到了她娘親曾經住過的桐華苑。

當年她娘親去世之後,秦明源不知道出於什麼心裡,讓人把院子給封了,誰都不讓進,只留下一個聾啞婆子照看著。

眾人都說秦明源對髮妻感情深,髮妻去世之後,她才會封了這個院子,用來寄託思念。

可是秦葉悠知道沒有那麼簡單,從秦明源這些年對她的苛待來看,他對髮妻感情並不深,強勢如楚美月竟然允許他做這件事,更是透著蹊蹺。

所以秦葉悠打算住進來一探究竟,現在秦明源昏迷,楚美月一天未歸,秦秋燕沒有楚美月撐腰,也不太敢招惹秦葉悠,於是她就順當的住進了桐華苑。

秦葉悠帶著婉兒和綠蘿來到桐華苑,推門進去,看到一個婆子正在澆花。

那個婆子看到秦葉悠,頓時愣住,手裡的水壺都掉在地上。

秦葉悠不明所以,怔怔的看著那個婆子,她印象中這個婆子姓唐,於是她說道:「唐婆婆,我是葉悠,這幾天要住在這裡,您怎麼了?」

唐婆婆竟然紅了眼眶,抬起手比劃著,婉兒突然說道:「唐婆婆說您和去世的夫人長的一模一樣。」

秦葉悠和綠蘿轉頭看著婉兒,讓她們驚訝的不是唐婆婆的話,而是婉兒竟然還懂手語!

有了婉兒這個翻譯,就很好交流了,唐婆婆帶著她們進屋,告訴她們這些都是當年夫人在的時候留下的傢具,擺設也和當年一樣。

秦葉悠看了一圈,看到都是上好的紅木傢具,這麼多年過去,看上去還十分結實鋥亮,聽說都是娘親當年的陪嫁。

晚上秦葉悠就睡在當年秦夫人睡過的紅木大床上,當然被褥都是嶄新的,唐婆婆雖然年紀大了,可是這個小院她一個人打理的很好,到處都乾淨明亮。

秦葉悠忙碌一整天,很快睡著了,迷迷糊糊之間,她好像做了一個夢,一個很真實的夢,她看到一個年輕的婦人站在她的床前,她竟然一點都不害怕。

那個婦人看著她,滿眼悲傷,輕聲喊著:「悠兒,我可憐的孩子……」

「娘……」她聽到自己喊了一聲,眼淚滾滾而出,伸出手想要抓住那婦人的手。

可是她卻往後退去,秦葉悠一著急,趕緊起身下床。

「悠兒,我的孩子,娘對不起你啊……」那個婦人一臉流淚,一邊往後退,最後引入牆壁上的一副畫內。

「娘……」秦葉悠哭喊著撲了過去,然後就醒了過來,這才發現自己原來做了一個夢。

她坐起身來,感覺到臉上的濕意,一摸臉都是淚水,心口的位置還悶悶的疼著。

這是心意想通的感覺。

她總覺得那個婦人最後好像有什麼話要說,一臉的悲傷,她緩緩走到那副觀音畫像跟前看著一臉慈悲的觀音菩薩。

突然之間,她看到觀音菩薩的臉好像是微微凸出的,很立體的感覺,秦葉悠愣了一下,反應過來之後,她走到畫像前,輕輕把畫像掀開一看。

赫然發現,畫像後面的一個牆壁似乎是微微凸起的,她伸出手摸索了一陣,感覺到手下的那牆磚是活動的。

秦葉悠端來蠟燭放在旁邊照著,伸出手指,小心翼翼的把牆磚取了下來,發現這牆磚只有半塊,另外半塊的位置居然是一個小小的紅木匣子。

秦葉悠把紅木匣子搬出來,放在桌子上,小心翼翼打開,裡面放著兩隻信封,還有一本小冊子,紙質都已經發黃,看起來已經有些年頭了。

她緩緩的打開那隻信封,仔細的閱讀了上面的內容,她看了許久,終於放下信,抬起頭來,一行清淚沿著臉頰緩緩滑落。

「你放心,她們欠你的,我一定會幫你討回來。」她輕聲說道,不知道是說給誰聽的。

窗外的花樹突然沙沙作響,秦葉悠轉頭看著窗外,心裡想著怕是要起風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4章:討債

8.06%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