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章:冷淡態度

第449章:冷淡態度

多虧了秦朗距離近,眼疾手快這才沒有讓秦葉悠摔倒在地上,將秦葉悠攬進懷裡,秦朗和東方昱這個時候也顧不上彼此的不對付了,兩雙眼睛緊緊的盯著昏迷過去的秦葉悠。

秦朗將人抱到隔壁的客房裡休息,剛把人放下,他就被人揪住衣服給拖到了一邊。

條件反射的秦朗抬手就像動手,卻被東方昱及時的給攔住了。

「姓秦的,我是大夫,你還不讓開!」東方昱攥住秦朗的手腕,傲嬌的說道。

聽到東方昱這麼說,秦朗看向他的視線就更加的帶著冰碴子了,恐怕如果不是此時秦葉悠昏倒,估計這兩個人就又免不了的要打一架的。

雖然心裡很是不舒服,但秦朗還是讓開了位置,讓東方昱給秦葉悠把了把脈,得出的結論是秦葉悠勞累過度,休息休息就自然好了。

這下子兩個人都算是放下了心,知道秦葉悠沒有事情以後,秦朗又去看了看樊一鳴的情況,他的臉色已經漸漸地恢復了過來,雖然還是有些蒼白,但毒一看就知道是被清除了的。

想到秦葉悠幫了自己那麼大的一個忙,秦朗的心裡就覺得暖洋洋的。

秦葉悠這一昏迷就一直昏迷到了第二天晚上,沒辦法她實在是太累了,之前因為要團結各地的大夫們,所以她心裡一直裝著事情。

幾乎沒有好好休息過,回到了王府之後,誰知又遭遇到了祁元修的冷暴力,這讓她的心情更加不好,休息自然也就更加的不好了。

現在好不容易有了一個休息的機會,她的身體自然的就選擇了調整,因此,等秦葉悠睜開眼睛的時候就呆住了。

不僅僅是因為時間的原因,還有自己頭頂上兩雙直勾勾的盯著她看的眼睛。

秦朗除了在秦葉悠剛剛昏迷過去的時候去看了一眼自己的表弟之外,其餘的時間都待在這裡守著秦葉悠。

而東方昱自然就更加不用說了,他不看到秦葉悠醒過來,又怎麼會放心的離開呢,自然也是從頭至尾的守在這裡。

是以,當秦葉悠醒過來之後,猛的撞入了兩雙眼睛里,她的心跳差點慢跳了一拍,有些無語的看了看兩個緊張兮兮的看著她的人。

「你們兩個幹嘛呢?能不能不要一大早的就這麼嚇人?我心跳都快停止了!」秦葉悠休息好之後,恢復了精氣神,說話也開始開玩笑了。

「悠悠,你終於醒過來了,你在不醒過來,我們都要著急死了!還有啊,現在可不是什麼大早上,現在已經是晚上了!」東方昱說道。

「什麼?晚上?已經一天過去了嗎?這麼快?」秦葉悠驚呼一聲,接著就馬上從床上跳了下來。

「你做什麼?你剛醒來,身體還不知道恢復沒有呢?」秦朗馬上過來阻止。

但此時的秦葉悠根本就聽不進去他們兩個任何人的話,腦子裡只有一句話,已經中午了,而她在昨天的時候原本就應該回到王府去的。

她不僅晚了一天的時間沒有回去王府,她還在外面住了一晚,想想這些事情,秦葉悠就恨不得穿越回昨天。

如果她昨天能知道今天是這樣的情況的話,那她無論怎麼樣也會堅持下去的啊!

不過,現在懊悔也是來不及了,秦葉悠慌亂的穿好鞋子,就要往外沖,好在東方昱直接攔住了她,一把將她給按回到了床上坐好。

「東方昱你做什麼?你快讓開?我有急事!」秦葉悠一副著急的樣子。

「有什麼著急的事情能夠比你自己的身體還重要的?」秦朗皺著眉頭不贊同的看著秦葉悠問到。

「我,我!哎呀,我現在必須馬上回到王府去!」秦葉悠說道。

「回王府?你好歹也是奕王妃,在外面逗留一會兒都不行了嗎?祁元修對你管的也未免太過嚴苛了吧!」東方昱有些不滿的說道。

「不是,我昨天都已經走到王府門口了,臨時就被喊了過來,從昨天到今天,已經過去這麼長時間了,我當然要回去了!」秦葉悠為祁元修辯解道。

「哼,悠悠你不用為祁元修解釋,那個性格彆扭的男人,指不定現在在哪裡自己快活呢,你不用在意他!」東方昱一邊抹黑祁元修一邊勸解秦葉悠。

「他不會的,而且,我答應過他的,不會再一聲不吭就離開他的,這一次,原本就是我食言了。」秦葉悠說道。

「但是悠悠你的身體!」秦朗聽了秦葉悠的話,也不好在說什麼勸解的話了,畢竟該說的不該說的都說了,既然都攔不住秦葉悠,那他們又何必在做無用功呢?

「沒關係的,我的身體我自己清楚,我沒事兒了,已經完全恢復了!」秦葉悠說道。

「秦朗,你表弟身上的毒已經解了,接下來的幾天就需要你好好的照顧他來,未來幾天里他的身體可能會十分虛弱,我已經開了藥方,你記得派人去抓藥,我先走了!」秦葉悠交代了一下會關於樊一鳴這個病人的注意事項就想要離開。

「等一下,悠悠,你這個樣子,我實在不放心,而且現在這麼晚了,你一個女人在路上實在不安全,不如我送你回去吧!你放心,我不會做什麼也不會說什麼的!只是送你回去而已,真的!」東方昱說道。

秦葉悠原本想要拒絕的話,在看到東方昱那雙真誠的眼睛以及那裡面的卑微祈求的時候,再也狠不下心來說出拒絕的話來了。

只能微微的點頭表示同意,秦葉悠一點頭,東方昱的表情馬上就變了,又得意又高興的,如果此時他有尾巴的話,估計得翹起來飛到天上去了。

秦朗也想跟著去,可他還沒開口,就想到自己還有樊一鳴需要照顧,於是便只能憤恨不平的瞪著東方昱和秦葉悠的背影離開秦府。

東方昱這個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在經過秦朗的時候,還故意挑釁一樣的挑眉看了秦朗一眼,搞得秦朗更是一肚子火沒處發。

東方昱和秦葉悠坐在秦家的馬車上,悠悠的向奕王府走去,原本剛剛醒過來,很精神的秦葉悠在馬車裡搖搖晃晃的,不一會兒就又開始犯迷糊了。

她的腦袋一點一點的,直到馬車突然停了下來,她才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秦朗這個時候已經率先她一步下了馬車,此時正伸著手等著她。

沒有絲毫的異樣感,秦葉悠自然而然的伸出手扶著東方昱,借力跳下了馬車,可她剛一落地,腳就是狠狠的一崴。

整個人就要向前撲去,好在,東方昱及時的將她給拉住了。

原來,在馬車上坐的時間久了,她的腿有些麻了,如今猛然落地,自然的就站不穩了。

東方昱皺著眉頭看了看秦葉悠,接著也不和秦葉悠商量,直接將人打橫抱了起來,徑直的向奕王府走去。

秦葉悠被嚇了一跳,反應過來之後,就是極力的阻止對方,可東方昱全都當做聽不到,自顧自的抱著她進了奕王府,向梧桐苑走去。

阻止無效之後,秦葉悠也乾脆自我放棄了,不過,好在此刻天晚了,院子里沒有多少人,否則的話,她可就真的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秦葉悠暗自想到。

走到梧桐苑外面,奇怪的是,平日里這個時候早就該關上了門的梧桐苑今日里卻是兩扇門都大開著,就像是在迎接他們一樣。

秦葉悠的眉頭跳了跳,心頭一股不好的預感涌了上來,來不及阻止,東方昱已經帶著他走了進去。

一直到客廳里,都沒有任何的異樣,東方昱也放下了心裡的疑惑,一腳踹開了客廳的大門,窗外的光亮透進來,客廳的正門椅子上隱隱約約的有個人影。

秦葉悠仔細的看了看,這才發現居然是祁元修,此刻祁元修正面無表情的看著他們,眼眸里沒有任何的情緒。

不等祁元修有何反應,秦葉悠自己便掙扎著從東方昱的懷裡跳了下來,走上前兩步想要說些什麼,卻見祁元修突然的站了起來,沖著他們走了過來。

接著,他深深的看了東方昱一眼,不發一語,徑直的走了出去。

這下子兩個人都愣住了,秦葉悠心裡空落落的,東方昱則是覺得不可思議,祁元修的脾氣他可是清楚的很。

這種事情放在以前,他一定是不會善罷甘休,不打個幾百回合就是好的了,這一次怎麼會就這麼輕易的放過了他呢?

剛剛他都已經做好了打一架的準備了,可誰知,祁元修居然二話沒說直接離開了,這是個什麼情況,東方昱這下子是真的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了。

「東方昱,謝謝你送我回來,你也離開吧,我想休息了!」秦葉悠開口趕人。

說完,也不等東方昱答應,直接就將人推了出去,然後關上了門,自己回到了屋子裡,獃獃的坐在椅子上想事情。

祁元修的反應太冷淡了,冷淡的有些過了頭,讓她不得不懷疑,是不是祁元修體內的毒沒有清理乾淨,才會讓他的性格發生了如此巨大的轉變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49章:冷淡態度

82.23%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