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章:激烈爭吵

第450章:激烈爭吵

越想越覺得有道理,秦葉悠的心裏又開始擔憂起來了,但她還是決定先按兵不動,明天她準備去找祁元修,再幫他檢查一下身體。

如果真的是毒藥的問題的話,那她就是拚死也一定會找到解藥的,但如果不是,她就要仔細的思考一下了。

想着事情,秦葉悠躺在了床上,不過一會兒的功夫便睡沉了過去,一覺直接睡到了第二天早上。

第二天早上,看到她從自己的屋子裏走出來,綠蘿幾個人都驚呆了。

「王妃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啊,我怎麼不知道啊?你回來的很晚嗎?」綠蘿纏着秦葉悠一個勁的詢問。

從吃早飯的時候就開始了,其他人雖然沒有說什麼,但眼神都是期盼的看着她,等着她的答案。

「昨晚我回來的時候你們都睡了,我也就沒有打擾你們!」秦葉悠想了想,還是決定不把真實的情況告訴他們,而是隨便的敷衍了幾句。

「好了,我吃飽了,我有點兒事情要去找王爺,你們慢慢吃!」秦葉悠說完,不等綠蘿在啰嗦什麼,趕緊的就離開了梧桐苑。

她現在發現了,一群人相處的越久,說起謊話來救越是自然,但對方也就越是難騙,剛剛她說出那幾句話之後,綠蘿雖然點了頭,但臉上明顯的帶着不相信的表情,所以,她才會這麼着急的找了個理由跑了出來。

不過,她說的也沒錯,她昨天回來的時候,她們的確已經休息了,另外,她現在也確實是要去找祁元修的,所以,總得來說,她也不算說謊了。

心情頗好的秦葉悠來到怡然居,徑直的敲了敲祁元修書房的門,就走了進去。

祁元修見她進來,只是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就又低下頭去看手裏的書去了,連一句問話都沒有。

「妾身參見王爺。」秦葉悠笑着說道,臉上帶着明顯的討好意味。

「起來吧。」可祁元修卻像是沒有發現一樣,語氣依舊平淡,臉上的表情絲毫都沒有變化。

早就已經習慣了祁元修這種態度的秦葉悠絲毫沒有在意,臉上的表情也沒有絲毫的變化,笑着說道:「王爺,昨晚……」

「昨晚的事情,你不需要向本王解釋,那是你自己的事情,本王不會插手的!」不等她說完,祁元修就率先說道。

聽到祁元修的這話,秦葉悠的表情也楞了一瞬間,不在乎,不會插手?這是什麼意思?和她分道揚鑣嗎?

心裏一個又一個的疑問冒了出來,秦葉悠的眉頭也不禁微微的皺了起來,看向祁元修的表情也沒有了笑意。

「王爺,你先冷靜一下,你不想提我們就不提昨晚的事情,只是,王爺,你這幾天裏有沒有覺得哪裏有不舒服的地方?比如,情緒或者是心情當年的?」秦葉悠試探性的說道。

心情再怎麼不好,她也還是先保持着自己的職業素養,關切的詢問『病人』的情況,這樣她才能給病人對症下藥,

「沒有!」祁元修冷淡的回應。

「那,王爺你有沒有別的不對的地方,什麼不一樣的都可以告訴我。」秦葉悠不死心的追問道。

「秦葉悠,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是覺得本王有病?」祁元修的臉色徹底的陰沉了下去,面色不善的看着秦葉悠。

「不,不,不,王爺您誤會了,只是,我猜測可能是之前王爺你身體里的毒還沒有清理乾淨,所以才想來問問王爺你的。」秦葉悠說道。

「王爺,讓我給你把個脈吧?很快就好。」秦葉悠說着,伸出手去就要去拉祁元修的手腕。

「不需要,本王很好,好的不能夠再好了,多謝王妃的關心了。」祁元修冷冷的說道。

「王爺,毒素留在體內對身體還是很不好的,讓我給你把個脈,如果沒事兒的話,大家也都好放心不是。」秦葉悠勸說道。

「本王最後在說一次,本王的身體非常好,沒有任何的問題,王妃不用如此關心本王的身體,如果,沒有其他事情的話,王妃就先出去吧,本王還有事情要做。」祁元修無比認真嚴肅的說道。

「沒問題?那,你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的,為什麼你最近對我這麼冷淡?」秦葉悠忍不住的詢問道。

「沒事。」祁元修回答道。

「不是身體原因,難道是別的其他原因,有人跟你說了什麼嗎?」秦葉悠繼續猜測。

「秦葉悠,你總是這個樣子,自作聰明的猜測,你知不知道這個樣子很煩啊!」祁元修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什麼?你說什麼,你說,煩?你說我煩?」秦葉悠不可置信的反問。

「你難道不覺得自己很煩嗎?本王還有很多的事情要做,為什麼你卻要因為本王態度的不一樣就如此猜測,你這個樣子不禁讓本王覺得煩還讓本王覺得你很可怕!如果沒有其他什麼重要的事情的話,王妃就回去梧桐苑吧!」祁元修說道。

秦葉悠聽着他的話,眼裏滿是受傷的看着對方的表情,可是從祁元修的表情中她看到的只有厭惡和嫌棄。

「祁元修,你究竟是怎麼了,你告訴我,我來幫你一起分擔好不好,你別這個樣子行嗎?」秦葉悠說道。

「王妃多想了,本王沒我在任何問題,王妃請回吧。」祁元修還是那一副冷淡的態度。

「祁元修,你究竟想怎麼樣?我為你做了那麼多,結果得到的就是你的一句厭煩嗎?你有沒有為我考慮過?」秦葉悠質問道。

「王妃,你逾越了!」回答她的,只是祁元修一句警告意味十足的話。。

「逾越?祁元修,我今天就只要你一句話,我們一起經歷了那麼多的事情,難道在你的心裏,我就只是一個讓人厭煩的女人嗎?你以前說過的話呢?都是騙我的嗎?」秦葉悠質問道。

「以前說過的話?什麼話,本王記性不好,王妃要不幫本王回憶一下?」祁元修嘴角噙著一抹淡笑,說出的話卻讓人直墜冰窟。

事到如今,秦葉悠終於算是傷心至極了,傷心到了極致,可能就是平靜了吧?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好,我明白了,我全都明白了,既然王爺有事情要做,那妾身就不多打擾了,王爺保重!」秦葉悠說完,便轉身離開了祁元修的書房。

直到走出了怡然居的門,秦葉悠才控制不住的哭了出來,她這兩輩子加起來都沒有喜歡過一個人,這是第一次。

這個時候她才知道,原來喜歡一個人,不只是有甜蜜,還有這麼痛苦的時候啊?

秦葉悠離開了,屋子裏再次的陷入了一片寂靜之中,祁元修就這樣保持着一個姿勢許久,等到他終於有所動作的時候,這才發現,他的手指指尖都是蒼白的。

看着秦葉悠離去的方向,祁元修眼睛裏的溫柔繾倦幾乎能化成實質了,可轉而又被無限的糾結冰冷取代。

原來,他不是鐵石心腸的人,更何況面對的人還是自己心愛的人,可也正是因為心愛,所以,也不想讓對方受傷。

上一次的時候,文天雷傷了他,但也傷了秦葉悠,雖然秦葉悠隱藏的很好,但他也還是發現了,這一次,文天雷再次氣勢洶洶的來了,他不能在讓秦葉悠陷入危險之中了。

而能夠讓對方遠離危險的事情,就是遠離他了,但是他知道,憑着秦葉悠的脾氣,勸說是無效的,所以,他就想到了這麼個辦法,故意的冷落對方,讓她主動的離開。

可這個計劃說起來痛苦,做起來更是痛苦無比,天知道昨天晚上看到東方昱那個男人抱着秦葉悠回來的時候,他有多想不顧一切的拉着人衝出去打一架。

剛剛的時候,秦葉悠淚眼婆婆的在他面前質問他,他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時候,他多想把人抱進懷裏,好好的安慰一番。

當他聽到秦葉悠絕望一樣的話的時候,他多想告訴對方,那些都不是他的心裏話,其實他們的過往他全都記得,每一件每一刻都是他生命中最美好的,他又怎麼捨得忘記呢?

想到這些,祁元修痛苦的閉上了眼睛,手裏的書也被他隨意的扔在了桌子上,看着桌子上的東西,沒由來的心裏一陣的煩躁。

伸出手去直接將東西全都掃落在地,發出了一陣巨大的聲響,可這還不夠,祁元修又將書桌給直接推倒了。

現在的他看見什麼東西都不順心,特別是他自己,他恨不得抽死自己,怎麼能對秦葉悠說出那番狠心的話呢?

走到柱子旁邊,忍不住的將柱子當做了出氣筒,狠狠地幾拳砸在了柱子上,可是,柱子又怎麼是他這種肉體凡胎能比的,幾下下來柱子沒有絲毫事情,他自己到是傷到了手。

追風在暗處終於看不下去了,走出來,跪在地上說道:「王爺,您這又是何必呢?您痛苦,王妃也難過,與其這樣,為什麼不幹脆告訴王妃真相呢?屬下相信王妃一定會理解您的苦心的!」

「不!誰都不準說,這件事情除了我的命令,誰都不準說!」祁元修馬上說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50章:激烈爭吵

82.42%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