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章:鷸蚌相爭

第451章:鷸蚌相爭

「可是王爺!」追風還想勸說,可還不等他的話說出口,祁元修就極度疲憊的姿態擺了擺手讓他退下。

追風看著祁元修那一副痛苦掙扎的樣子,很想就這麼不顧一切的將事情的真相告訴給秦葉悠。

但他也知道,自家王爺如此煞費苦心,也只是為了保護王妃,自己無論如何也不能辜負自家王爺的一番苦心經營。

於是,便只能忍著心裡的憋屈,拱了拱手退下了。

奕王府里一片冰冷,而皇宮裡此時也好不到哪裡去,三皇子的歸來無疑是對五皇子最大的威脅。

特別是祁元修查探到三皇子這一次回來還帶來了他外公的大量兵馬,只是這一份狼子野心就足夠讓五皇子和祁元修忌憚的了。

但這對他們來說也是一次千載難逢的機會,一個順理成章的讓五皇子登基的機會,因此,自從三皇子回來之後,不止是祁元修這邊,就連東宮也是極為密切的關注著他的一舉一動。

祁元修和五皇子可謂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時刻的準備著應對三皇子的造反。

但是,出乎了眾人意料之外的事,三皇子自從回來以後,就好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表現出一副無欲無求的樣子。

每天只是待在自己的宮殿里,時不時的去給太后請安,照顧光碟的身體,從外界看起來一副父慈子孝的樣子。

但這一切,祁元修和五皇子明白,皇帝更是明白,這隻不過都是幌子罷了,三皇子的心裡真正的在想些什麼,恐怕就只有他和他母親賢妃知道了。

說起這個賢妃,也是一個有手段的女人,她能在皇帝後宮眾多的女人中脫穎而出,順利的生下三皇子,成為四妃之一,也是有自己的手段的。

在知道自己兒子平安回來的時候,也是極為的高興,可是自從知道自己兒子這一次出事兒是因為誰之後,心裡對皇帝也就只剩下了恨。

特別是如今皇帝的身體眼看著一天不如一天,說不準那一天就撒手而去了,那到時候,這片江山會落到誰的的手裡可就不一定了。

五皇子背後有祁元修的支持,自己兒子的背後也有自己的父親,對皇帝失望之後的賢妃一心的想匡扶自己的兒子坐上那個位置。

便和三皇子一起,每天極為殷勤的往皇帝的宮殿里跑,一天也不落下,幾乎就和報道一樣了。

不禁如此,兩個人還每天變著花樣的,不動聲色的在皇帝的面前說一些不利於五皇子的話,故意的講給皇帝聽。

「父皇,您的身體這幾天看著已經好多了呢!估計要不了多久您就可以好起來了。」三皇子說道。

「是啊,皇上您可要快一點好起來啊,否則臣妾該怎麼辦啊!如今,朝廷里一片亂,後宮里姐妹們也是一團亂,都等著皇上您起來主持大局呢!」賢妃也是哭喪著臉說道。

「母妃,您說什麼呢?朝廷里被五弟治理的井井有條的,哪裡像您說的那樣了!」三皇子立馬嚴肅的打斷賢妃的話。

兩個人一個拌紅臉一個拌黑臉,這齣戲唱的也是十分精彩。

「朝廷怎麼了?為什麼一團亂?」皇帝咳嗽了幾聲,質問道。

「沒什麼,父皇您不用擔心,相信五弟會處理好的。」三皇子說道。

「朝廷究竟怎麼了?老三!朕命令你全都如實告訴朕!」皇帝厲聲說道,因為著急,又是大聲的咳嗽了幾聲。

「這,父皇,朝廷,兒臣不想騙您,朝廷里五弟自從掌握了朝堂之後,便四處小欖朝臣,很多人都被他收入了麾下,沒有被他收買的人,他就極力的打壓,最近這段時間風頭更是盛行,似乎,似乎有要造反的意圖啊!但,但這也都是兒臣的猜測,具體如何,還需要父皇明斷才是!」三皇子跪下來,誠惶誠恐而又吞吞吐吐的說道。

這一番話說的也是十分的有技巧性了,既把自己的被逼無奈說了出來,又表現出來了一個兄友弟恭的形象,讓皇帝即使想挑他的錯處都不行。

「皇上,豈止是這樣啊,五皇子做的可不止這些呢,他還派人在後宮裡散布謠言,說,說您快要不行了,讓後宮里的妃子們都早早的識趣兒跟著他去,您不知道,後宮里現在明裡暗裡的已經有不少人都投靠了五皇子了!」賢妃說道。

「什麼?果然如此嗎?他真是這個樣子說的?」皇帝質問道。

「是啊,您不知道,他還曾經派人來勸過臣妾呢,是臣妾以死相逼,才沒有讓他得逞的。」賢妃越說越委屈了,眼眶裡都有淚珠在閃動了。

「逆子!逆子!這個逆子!居然如此不堪大任,剛坐上那個位置多久,就敢如此詛咒朕,逆子,逆子!」皇帝憤怒的直捶床鋪,一邊咳嗽不停,一副氣到不行的樣子。

賢妃和三皇子眼看著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對視一眼,嘴角都勾起了一抹笑意,也許是他們太過得意了,兩個人誰都沒有發現,皇帝原本有些老眼昏花的視線,中途明亮了一下,閃過了一抹異樣的光彩。

「皇上,您消消氣,現在還不是生氣的時候!」賢妃一轉眼又變成了那個一心為君的好女人。

「是啊,父皇,您消消氣,您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把身體養好啊!」三皇子也勸說道。

「哎,說起這件事情,也是朕的錯,當初你們兩個在外面出了事情,朕派出去的人沒有找到你們,最後,是老五被奕王所救率先一步回來了,當時正是民心不穩定的時候,朝廷里著急立儲,這才定下了最終的老五。」

「實際上,朕心裡最屬意的人還是老三你啊!可惜,你還是回來的晚了一步!」皇帝一副心痛惋惜的樣子捶足頓胸道。

「父皇!多謝父皇的抬愛!但兒臣還是沒有趕得上。」三皇子苦笑一聲說道。

「老三,其實,如果老五不適合這個位置的話,朕就會讓你上去的!」皇帝說道。

這話說著是一副感慨的樣子,但在場的那一個不是人精,又怎麼會聽不出來皇帝話里的弦外之音。

三皇子的臉上馬上露出狂的表情,嘴角也不禁勾起了一抹冷笑,對皇帝說道:「兒臣自然願意為父皇分憂解難!」

賢妃聽到皇帝這麼說,自然也是十分的高興,自以為有了皇帝的這一句話,那他兒子只要除去了五皇子那個絆腳石就一定能登上皇位了。

這麼一來,對皇帝就更加的殷勤了,皇帝不動聲色的接受著賢妃和三皇子的服務,等到他說想要休息了,才讓兩人回去。

而就在賢妃和三皇子的身影消失不見之後,皇帝又睜開了原本已經緊緊閉上的眼睛,一雙眼睛里閃爍著精明的光芒。

這個樣子的他,哪裡還是賢妃和三皇子在的時候,那個弱不禁風,老態龍鐘的皇帝呢?

想到賢妃和三皇子,皇帝的嘴角就忍不住的勾起一抹殘忍的笑容。

沒錯,他剛剛的那一番話,就是故意的說給三皇子和賢妃聽的,自從賢妃和三皇子故意的說出了那番誣陷五皇子的話之後,皇帝就已經猜到了他們想要做什麼了。

而至於他為什麼不禁沒有阻止他們,甚至還故意的給他們指點的話,那就是因為,在他的眼裡,五無論是五皇子還是三皇子那一個都不是他想要繼承這個位置的人。

說他自私也好,狠毒也罷,這個位置,目前為止,他還沒有想要退位讓賢,既然他不想,那就沒有人可以逼迫他。

告訴了賢妃三皇子那番話,接下來,他就不需要擔心朝廷里這段時間因為他不在而全部被五皇子掌握了。

相信賢妃他們也不會允許五皇子如此順利的,接下來他要做的,就是坐山觀虎鬥,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就在皇帝在這裡算計著以後該如何做的時候,太后悄悄的來到了這裡,直到太后喊了他一聲,他才回過神來。

「皇帝!」

「太后?您怎麼來了?請恕兒子不能起身給您請安了!」皇帝說道。

「哎,別擔心了,一切都會好起來了,哀家今日過來就是想告訴皇帝你一個消息,哀家已經派人悄悄的潛入了天門派,等到時候找到了靈藥,就可以治療你的病了。」太后說道。

「真的嗎?母后!這太好了,等到朕好起來了,一定要狠狠地收拾那些落井下石的人!」皇帝氣憤的說道。

「是真的,哀家還會騙你不成,這短時間裡你就好好的休息,等哀家的消息就是了。」太后說道。

「太后,如今,整個朝廷都在老五的手裡,你讓朕如何安心休息啊?」皇帝想到這些,又有些著急擔憂的說道。

「皇帝放心吧,哀家是不會允許老五脫離出哀家的控制的。」太后說道。

「太後有何辦法?」皇帝有些疑惑的問到。

「皇帝糊塗了,如今五皇子的婚事還沒成呢?哀家已經為他看好了人。」太后微微一笑說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51章:鷸蚌相爭

82.6%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