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章:絕望

第452章:絕望

聽了太后的話,皇帝也明白過來了,太后看好的人,那自然就是他們的人了,既然如此,五皇子就也會被他們掌握在手心裡。

「如此甚好!朕也就放心了!」皇帝點了點頭。

「嗯,放心吧,皇帝只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就好,剩下的,哀家會看著辦的!」太后說道。

「是,勞煩太后了。」皇帝答應。

兩母子又說了會兒話,看皇帝精神頭不足了,太后才離開。

太后和皇帝兩母子都是一樣的狠毒一樣的自私,所以,在知道太後有安排以後,皇帝的心才算是徹底的放了下來。

太后的手段可比他高明的多了,有的時候,殺人未必要自己親自動手,這個道理還是太后當初教會他的。

從皇帝的宮裡回到自己宮裡沒多久,就有宮人來報說是扶桑長公主求見,太后本不想見到她,但奈何人家怎麼說也和他們是盟友,就這麼不見有點兒不好,所以,斟酌再三太后還是召見了對方。

「參見太後娘娘,太後娘娘萬福金安!」扶桑長公主一進門先笑著給太后請安。

「長公主多禮了,快坐,公主可已經有好一段時間沒有進宮了,怎麼今日有空進宮看哀家?」太后笑著問到。

「太後娘娘說笑了,蘭芝這段時間一直在忙著穆棱的事情,這才沒有時間進宮見太後娘娘,還請太後娘娘不要怪罪啊。」扶桑長公主說道。

「是嗎?不知道向陽王如何了?哀家送過去的東西可有用了?」太后關切的詢問道。

「拖太後娘娘的福,已經大好了,只是,最近這段時間,穆棱也不知是怎麼了,一心的想要見一見文意公主,蘭芝也是不堪其擾,這才想來問一問太後娘娘,能不能讓他們兩個人見一面。」扶桑長公主說道。

「這?恐怕不好吧?」太后皺著眉頭,拒絕道。

「太後娘娘,穆棱他是個好孩子,上一次也是被有心人利用了,才會做出那種事情的,但這一次,他是真心的想要求娶文意公主的,您總不能不給他一次改過的機會吧,這樣也太殘忍了,古人云,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啊!」扶桑長公主繼續勸說道。

太后這才明白過來,這個扶桑長公主借著給自己請安的名字,又是來給他兒子做媒人的,但是,這一次,太后是怎麼樣也不會再上她的當了。

當初自己信誓旦旦的將文意許配給他兒子,為此,甚至不惜破壞自己和文意的祖孫關係,可誰知,自己的命令才發布出去多久,就出現了那樣的事情。

那件事情,不止讓他兒子丟了面子,還讓她,讓她們大魏皇室都丟了面子,搞得民憤怨天,她只能被迫的取消了那門親事。

一樁好好的姻緣,就這麼讓他那個兒子給自己作沒了,如今還想來給他兒子做媒人這次,無論如何都是不可能的了。

她丟不起那個人,皇室的顏面更是不能再丟了,想到這些,太后的態度也就更加的堅定了幾分。

「長公主,這件事情你也是知道的,向陽王在大魏出現了那樣的醜聞,不禁讓自己出了丑,更是讓我們大魏皇室的臉面也全都丟了,我如果再把文意許配給他,怕是百姓們也是第一個不同意啊!你同為皇室,應該明白,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這個道理!」太后苦口婆心的說道。

「太後娘娘,這件事情確實不是穆棱的錯啊!這背後另有其人啊,我已經調查清楚了,這件事情全都是奕王和奕王妃在背後搞鬼,她們的目的太后您應該也是知道的。」扶桑長公主說道。

「什麼?祁元修?」太後有些意外的說道。

「是啊,太後娘娘您如果不相信的話,自然可以去調查一番就知道我是不是在騙您了,穆棱他在這件事情里完全就是無辜的啊。」扶桑長公主說道。

她之後的話,太后已經全都聽不進去了,她此刻的腦子裡只有一句話,祁元修知道她將文意許配給穆棱的目的了?

她自認為自己做的十分的隱蔽,而且,祁元修不是據說受了傷,還在昏迷之中嗎?當時應該他還沒有醒過來吧?太后在自己的腦子裡猜測了許多的設想,可每一個設想最後都被她給推翻。

最後,她也只能憑藉著這些年和祁元修的相處,來猜測這件事情是不是對方的行事風格。

「太後娘娘,所以說,您如果真的取消了文意公主和穆棱的親事,這才是真正的落入了祁元修他們的圈套裡面了,這就是他們的目的啊!」扶桑長公主說道。

「而且,太後娘娘,您可要想清楚了,我們達成同盟的前提是什麼?我希望太後娘娘能考慮清楚這件事情的孰輕孰重在做出正確的決定為好。」扶桑長公主半是威脅的說道。

太后聽了她的這話,更是覺得頭大,她當然沒有忘記當初他們達成同盟的時候都是怎麼說的,但是,現在事情的發展狀態已經不是她可以控制的住的了。

一方面她還不知道祁元修知不知道自己和扶桑要聯手對付他的事情,另外一個方面,百姓們現在對於穆棱的抵觸很深,這個時候,如果她執意的要把文意嫁給穆棱,不要說扶桑長公主和穆棱了,恐怕就連她,也會被那些憤怒的百姓的唾沫給淹死。

「公主,你說的事情,哀家都明白,但是現在真的不是討論這件事情的時候。」太后扶著額頭,一副無奈的樣子說道。

「為什麼不是討論這件事情的時候?太後娘娘難道是想毀約嗎?」扶桑長公主又是一頂大帽子扣了下來。

「長公主,如今大魏是什麼情況,相信你也是知道的,我們想要對付祁元修就必須要聯手,但是祁元修並不是那麼輕易就能對付的,穆棱的事情如果真的是他做的,誰能保證對方不知道我們之間的交易呢?而且,最近這段時間裡,想比你也已經知道了百姓們對於將文意嫁給穆棱這件事情的反感程度,再這樣的情況下,我怎麼能違背民意呢?這件事情還是等到這件事情的風頭過去了再說吧!」太后說道。

扶桑長公主也不是蠢人,自然知道太后都在擔憂什麼,但是,她也急於的想給自己兒子一個交代,自己兒子受了那麼大的委屈,無論如何都是一定要娶到文意的,否則這口氣她咽不下去。

「太後娘娘說的是,倒是我太著急了,考慮不周,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在這裡打擾太後娘娘休息了,不知道,我可不可以去見一見文意公主,當初也就只和文意公主見過一面,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對她的名譽也有損,本宮想去向她道個歉!」扶桑長公主說道。

「自然,公主請便吧。」太后對於這種事情沒有任何的阻止,畢竟,她也被扶桑長公主給勸說住了,心裡清楚,文意,早晚有一天會被她犧牲出去的。

扶桑長公主被人帶著來到了文意的殿里,彼時的文意正在自己的宮殿里和春嬌等人說笑玩鬧。

自從知道自己不需要再嫁給穆棱之後,她的心情就恢復了過來,每天和春嬌等人在自己的宮殿里玩一玩,平時沒事兒絕對不會出去。

所以,在聽到人通報說扶桑長公主來找她之後,她的臉上除了錯愕之外,還有一絲的嫌棄和抗拒,但是,礙於對方的身份,文意在不願意還是要見對方的。

「長公主安好!」文意向對方行禮。

「文意公主不必多禮,本宮今日過來就是想來和公主說一說知心話的,前段時間的事情,想比也給文意公主帶來了不少的困擾,本宮這次來,也想代替穆棱向公主道個歉,還請公主能原諒他才是。」扶桑長公主說道。

「長公主說笑了,文意早就不在乎了。」文意說道。

不在乎是因為她從來就沒有放在心上過,既然如此,她又怎麼會在意呢?

「那就好,文意公主你可能不知道,上次的事情是個誤會,穆棱他也是被人陷害的,穆棱他雖然平時愛胡鬧,但也是個有分寸的,而且他飽讀詩書,滿腹經綸,一表人才,本宮相信,如果不是因為這件事情,你們應該會很幸福的。」扶桑長公主一副可惜的態度說道。

對此,文意沒有任何的表示,只是一副不冷不熱的態度,安靜的聽對方說話。

之後,扶桑長公主極力的推薦自己的兒子,從穆棱的為人,說道對方的優勢,全都給文意介紹了個遍,可是文意始終都是一副不冷不熱的態度,這下子,就連扶桑長公主也受不了了。

有些生氣的看著文意說道:「文意公主,本宮今日來找你說這些也都是為了你好,你和穆棱的事情,是不會取消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身為公主。你以為你的婚姻大事可以自己做主嗎?你最好的結果就是嫁給穆棱安心做你的向陽王妃!

說完,她也不等文意有什麼反應,直接一甩袖子離開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52章:絕望

82.78%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