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章:求救

第453章:求救

扶桑長公主的話讓文意再一次的陷入了絕望之中,她原本以為自己得到了救贖,可現在才知道。自己從來都沒有被救出來過。

蘭芝離開以後,文意一個人獃獃的坐在椅子上,看着窗外的景色,一時之間悲從中來,心底升起了一股無力感。

其實,剛剛扶桑長公主說的話,她看着不在乎,實際上,她心裏明白對方說的話有很多都是對的,自己的婚姻是不可能自己主宰的,身為皇室公主,她的命運也許就只有和親這一條路。

但是,如果太后真的讓他嫁給一個他不喜歡的人,她也會寧可玉碎不為瓦全的,她的性格就是如此,只要不是自己認定的,誰都不可以逼迫她,文意在心裏暗自想到。

越是這麼想,文意就越是覺得自己命運忐忑,從小沒有受到過太多的寵愛,好不容易平平安安的長大了,卻有遇到了這種事情。

這麼想着,文意就忍不住的哭了出來,一個女人能夠依靠的也就是自己的父親母親和自己的丈夫了,可是,父親沒有給過他辟護,如今,太后竟然連她最後的一絲希望也要剝奪了過去了嗎?

「呵呵呵,也許這就是我的命了吧!單永樂,這輩子我們可能是有緣無分了!或許,下輩子我們可以在一起,下一輩子你可千萬不要忘記了我啊!」文意喃喃自語的說道。

而這件事情里,最讓她覺得心寒的不是扶桑長公主的賊心不死,還有太后的絕情冷漠,自己無論如何都是她的孫女兒。

第一次的時候,她可以認為是太后不了解穆棱的為人,可如今呢穆棱被揭露出來了那樣的醜聞,太后卻依然想要把她給嫁出去,這怎麼能不讓她寒心呢?

想到自己如今的處境,饒是文意也忍不住的想笑了,如今,她也已經看淡了這些事情了,大不了也就是一死罷了。

「公主,春嬌姑娘醒過來了。」這時,有宮女來通報文意,春嬌已經醒過來了。

當時,春嬌為了幫她,受了傷,雖然不是什麼嚴重的傷,但僅僅是這一份心意,就足夠讓文意對春嬌更加的看重了。

這時宮女的通報打斷了文意的胡思亂想,稍微的整理了一下思緒,文意便去見了春嬌,這件事情,她知道是瞞不過春嬌的,但是,此時此刻她還不太想讓春嬌知道自己的長大。

「春嬌,醒了?感覺怎麼樣?好多了吧?那個葯可是我讓張太醫專門給你配的,十分的有效,而且據說用過以後,連傷疤也不會留下。」文意笑着說道。

她臉上的表情沒有什麼錯處,但是春嬌可是從小和她一起長大的人了,怎麼會看不出來文意情緒的細微變化呢?

「公主,你怎麼了?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嗎?」春嬌詢問道。

「嗯?沒什麼啊!你放心吧!」文意說道。

「不對,公主絕對有事情,你快告訴我,否則的話,我會不安心的!」春嬌着急的詢問道。

「春嬌!春嬌……」這下子,文意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情緒了,說到底她也只是一個孩子啊!

直接撲在春嬌的肩膀上,抱着春嬌痛哭起來,春嬌一看文意這個樣子,也嚇到了,好半晌什麼也不敢說,只是耐心的輕撫著文意的後背,等到文意的情緒平靜下來了,才開口詢問。

「公主,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春嬌,今日,扶桑長公主蘭芝來找我了,她說,我還是要嫁給穆棱的,如今,也只不過是延緩了罷了!我終究都會是她兒子的人!我該怎麼辦?」文意眼眶裏飽含着淚水,問到。

「怎麼可能,這件事情,奕王妃他們不是已經解決了嗎?而且太后不是已經通知下去了,這場婚事已經取消了嗎?」春嬌也是震驚了。

皇室什麼時候可以如此的善變了,皇室顏面的什麼的,都不要了嗎?就這麼輕易的出爾反爾真的好嗎?

「我不知道,呵呵,這可能是她和太后之間的交易吧,而我就是那個犧牲品,也許這就是我註定的宿命吧,逃不開躲不掉。」文意說道。

「不會的,怎麼會逃不開躲不掉呢?哪裏會有這種事情啊?躲一次不行,我們就躲兩次,兩次不行就三次,總之,公主你可千萬不能放棄啊,一定會有辦法的,我們想一想總會有的。」春嬌勸說道。

「既然如此,乾脆我們一不做二不休,春嬌,我們離開這裏吧,離開皇宮,離開京城,以後再也不要回來了!我們去仗劍走天涯,你還記得我曾經說過的話嗎,我想做一個女俠,我們去走江湖怎麼樣?」文意被春嬌這麼一激勵,有些興奮的說道。

「我的公主,你快別想了,這件事情如果不徹底的解決掉的話不管你走到哪裏,它都會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的,再說了,我們可以跑,太后也可以派人把我們抓回來啊,就我們那點兒小把戲,你覺得在那些大內侍衛面前,我們有反抗的餘地嗎?」春嬌有些無奈的說道。

不是她想打擊自己家公主的女俠夢,但夢也只能是夢,它成不了真的。

「那我們怎麼辦?總之,我寧願自盡也絕對不會嫁給那個穆棱的!」文意堅定的說道。

「公主,不如這樣,現在太后還沒有要囚禁我們的意思,我們先去向奕王妃求救,我相信,奕王妃一定會有辦法幫我們的,否則到時候如果太后再把我們囚禁起來,我們想求救都不成了。」春嬌說道。

「可是,如此麻煩皇嬸兒,是不是不太好啊?」文意有些不好意思了。

「這又什麼,幫公主你也是幫奕王妃的小舅舅啊。」春嬌說道。

這下子,文意不說話了,只是瞪了春嬌一眼,一張臉,紅通通的,煞是好看。

「為了保險起見,這件事情我親自去,反正我也這麼久都沒有活動過了。」春嬌活動了一下身體,說道。

「你的傷,不礙事嗎?」文意關心的問到。

「公主你放心吧,早就沒事了。」春嬌說道。

春嬌和文意商量好了之後,當天,春嬌便拿着文意的腰牌,借口給公主買東西出了宮,而由於太后此刻還沒有對他們設防,宮人也沒有攔她,就這麼讓她出去了。

出了宮,春嬌直奔奕王府去了,由於經常的跟着文意公主出現在奕王府,所以門房一看到是春嬌,直接就把人放進去了。

春嬌一路跟着人來到梧桐苑,彼時的秦葉悠正百無聊賴的躺在院子裏的躺椅上悠閑的曬太陽享受大好的時光。

聽到綠蘿她們說春嬌來了,秦葉悠馬上就睜開了眼睛,第一反應就是文意又出了什麼事情了。

不過這一次,她還真的猜對了,文意確實是出事情了,還是很嚴重的事情。

「王妃,出事了,您可一定要幫一幫我們公主啊,否則的話,公主可能真的就只有死路一條了。」春嬌一見到秦葉悠二話不說先跪下磕頭。

「快起來,春嬌,發生了什麼事情了,你慢一點說,別着急!」秦葉悠趕忙將春嬌扶起來,詢問道。

「王妃,今日,扶桑的長公主去找了我們家公主,告訴公主,賜婚的事情根本就沒有取消掉,到時候,公主還是會被嫁給她兒子穆棱的,您說這怎麼辦才好啊?」春嬌說道。

「沒有取消?怎麼會這樣的?文意怎麼說的?」秦葉悠眉頭微微皺起問到。

「公主自然是不樂意了,公主說,如果實在沒有辦法的話,她寧可玉碎,也絕對不會瓦全的,王妃,您看這可該怎麼辦呢?太后她們怎麼能這樣說話不算話呢?可憐了我們家公主,成了她們的犧牲品。」春嬌哭着說道。

一旁的綠蘿幾個人也是一臉的氣憤表情,可奈於對方身份的原因,無法說出什麼話來,只能氣鼓鼓的看着秦葉悠,希望她能有什麼辦法。

「好,這件事情我知道了,春嬌你回去告訴公主,讓她安心,記住一定不要讓她做什麼傻事,我不會坐視不管的,我和王爺一定會想辦法救她的!」秦葉悠說道。

得到了秦葉悠的話,春嬌連聲答應,高高興興的回宮了。

可秦葉悠卻陷入了氣憤中,生氣於太后的不管不顧,為了權勢,什麼都可以出賣。

穆棱是什麼樣的人,想比太后也是清楚的,但她還是義無反顧的讓文意嫁過去,這簡直就是喪心病狂。

在她的眼裏,文意也許就只是一顆可以隨時捨棄的棋子罷了。

既然如此,這件事情,她就一定要管了,不禁是為了文意,更是為了自己那個不開竅的小舅舅,分明對文意有意,可就是轉不過來那個彎來,但是,即使如此,也不代表其他人就可以搶走她小舅舅的媳婦兒,她必須要幫自己的小舅舅保護好媳婦兒才行。

這麼想着,秦葉悠一邊向怡然居走去,打算去和祁元修商量一下關於文意的事情,卻沒有想到還不等她進門,居然直接在門口就碰到了祁元修。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53章:求救

82.97%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