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神秘女子

第454章:神秘女子

而此刻,祁元修的懷裏,正抱着一個人,一個女人!

那女人半張臉都埋在祁元修的懷裏,只露出了一半臉來,但即使如此也不難看出對方的美貌,朱紅的唇色,凝脂般的膚色,吹彈可破的肌膚,一雙杏眼此刻正緊緊的閉着。

小扇子一樣的睫毛上沾著些淚水,女人似乎是受傷了,她的貝齒始終緊緊的咬着自己的嘴唇,讓她的唇色越大的嫣紅。

她的眉頭微微的蹙起,一副疼痛難耐的樣子,不得不承認,這個女人着實有一副好皮囊,饒是秦葉悠這個女人,也不由得看的呆了幾分。

但獃滯之後,就是從心底里泛起的一股難以言說的酸意,這個女人是誰,為什麼祁元修會抱着她,一個又一個的疑問蹦出了秦葉悠的腦海。

只是,還不等她有機會問出口,就被祁元修命令一般的語氣給全部打斷了。

祁元修看到秦葉悠,明顯的也楞了一瞬,不過也只是一瞬間罷了,馬上就恢復了常態,冷著臉看着秦葉悠。

「秦葉悠!救活她!」秦葉悠聽到祁元修這麼說道。

一句話,讓秦葉悠的心如墜冰窟,她們兩個之間,如今竟然連一個敷衍的解釋都不需要了嗎?

此時的秦葉悠很想一甩袖子然後狂炫酷霸拽的說一句,老娘不伺候了,然後扭頭就走。

但是,她不能,不僅僅是因為面前祁元修的態度,更是因為,她是一個醫生,她的職業道德不允許她做出這種行為。

此刻哪怕面前的人是她的殺父仇人,受了傷,她也必須要先把人治療好,之後再算其他的帳。

秦葉悠深呼吸幾口,壓下心裏的醋意,對祁元修點了點頭,說道:「先把她帶進去,擋下來!」

祁元修沒有絲毫的猶豫,聽她答應之後,轉身就走,見她沒有跟上來,還不忘記提醒一句「跟上!」

這下子,秦葉悠都有點想笑了,當然是被氣笑的,這是什麼情況,她就只是個大夫唄,人家需要的時候,出現,不需要的時候就一腳踢開?

秦葉悠跟進去,祁元修已經將人放在了床上了,秦葉悠先給那個女人檢查了一番,發現這個女人確實受了十分嚴重的傷。

還都是內傷,她必須馬上進行手術,二話不說,秦葉悠馬上進入了專業狀態,將人趕出去,自己一個人拿出工具。

認真而又嚴謹的給女人做手術,一場大手術,放在現在都是需要很多人一起做的,可是如今,全部都是要秦葉悠一個人獨自完成。

這麼一站就是好幾個時辰,神經緊緊的綳著,饒是神人也會撐不住的,但秦葉悠硬是憑藉着她超人一般的意志力堅持了下來。

等到確定了女人已經脫離了危險之後,秦葉悠早就已經累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整個人彷彿是從水裏撈出來的一樣。

拖着疲憊的身體,打開房門走出去,微微的勾起一抹笑容,對等在外面的祁元修說道:「搞定了,她已經沒有危險了!」

她已經極度的疲憊了,她想着自己如此辛苦,就算是大夫,也應該能夠得到一句辛苦了吧?

可她萬萬沒有想到,祁元修當真的絕情到了這種地步,不要說回答她一句話了,就連眼神都沒有往她的身上放一下。

直接越過她,走進了屋子裏,屋子裏,女人此刻已經悠悠的醒了過來,先是茫然的看了看四周,接着一看到祁元修,馬上就開始哭起來。

「沒事兒了,沒事兒了,都過去了,放心吧,不會有事情了!」祁元修拍了拍女人的肩膀,柔聲的安慰道。

祁元修的這個樣子,秦葉悠自然是最清楚不過的了,曾幾何時,祁元修的溫柔只屬於她一個人的,祁元修的視線也永遠的停留在她的身上,可如今,終於出現了另外一個女人了嗎?

呵呵,原來,這就是祁元修對自己的心意啊?這份心意太重,她還真的是有些承受不起呢?

秦葉悠閉了閉眼睛,儘力的忽視掉屋子裏兩個人的對話聲傳來,努力的穩住自己的身影,既然如此,她也不想在祁元修面前露出受傷的樣子。

但她經歷了那麼久的勞累,身體早就已經疲憊至極了,如今閉了閉眼,再次睜開眼睛的一瞬間,她眼前一片空白,她的身形搖晃了一下,就在她覺得自己快要站不穩的時候,從她的斜後方伸出了一隻手,穩穩的拉住了她的手腕。

秦葉悠心裏一喜,急忙的扭頭去看,入眼便是追風那張面無表情額的臉,此時有幾分的尷尬。

在心底鄙視了自己一番,秦葉悠沒有拒絕追風的攙扶,扭過頭,看了看屋子裏的兩個人,祁元修正坐在床邊,那個女人的手正緊緊的拉着祁元修的手。

不知道祁元修說了什麼,女人的臉上始終帶着溫柔的笑意,女人說話,祁元修也不會打斷,只是耐心的聽着。

這一幕,歲月靜好,如歌如畫,秦葉悠看着心裏彷彿是被人割了一刀一樣,在不停的滴著血。

但這些疼,也讓她混沌的腦子清醒了過來,收斂起自己眼中和臉上的情緒,對祁元修說道:「王爺,既然這位姑娘已經救回來了,妾身就先告退了!」

說話的時候,秦葉悠的臉上始終帶着得體的笑容,好像她對眼前的一幕已經見怪不怪,絲毫不在乎一樣。

祁元修聞言此刻才抬頭看了她一眼,然後點頭答應。

秦葉悠扭頭就走,不帶一絲一毫的拖泥帶水,追風見狀,也急忙的跟了上去,剛剛秦葉悠的情況,他可是看到了的。

如果不是他及時的攙扶了一下,秦葉悠可能下一秒就要倒在地上去,雖然自家王爺表現出了那樣一副樣子,但是,知道真相的追風怎麼會不了解自家王爺的心意。

為了不讓自家王爺以後得追妻之路顯得太過漫長悠遠,追風自覺的跟了上去,想為自家王爺說幾句好話。

「王妃,屬下送您!」追風說道。

「不用了,你還是回去保護你家王爺吧,免得他沉迷於美人鄉里,對了,順便替我轉告他一句話,美人鄉,英雄冢,王爺的毒剛解,還是不要劇烈運動為好,如果實在想的話,最好最近幾天多注意一些。」秦葉悠很是輕鬆的說道,絲毫沒有覺得自己此刻說出來的話有多麼的驚世駭俗。

追風跟在一旁聽着,只覺得額頭幾條黑線,她覺得自家王妃也想是王爺一樣越來越彪悍了。

說完這些話,秦葉悠便又加快了自己的腳步,向外面走去,一副一刻也不想在這裏多待下去的架勢。

「王妃,您冷靜一點兒,其實,那個女人,和王爺一點兒關係都沒有,真的!」追風說道。

「呵呵,追風你想太多了,不要說沒有關係了,就是有關係,又和我有什麼關係呢?」秦葉悠絲毫不在乎的說道。

「王妃,那個女人,真的和王爺沒有任何關係,她,她只是王爺之前的下屬一個副將的女兒罷了。」追風急忙說道。

「誰的女兒也都和我無關,對了,你記得提醒王爺那個姑娘的傷最近不適合劇烈運動,讓你家王爺先忍幾天。」秦葉悠一邊走,一邊語速飛快的說道。

她的語氣淡然至極,似乎真的絲毫不在乎祁元修和那個女人的關係,但是她隱藏在袖子裏的手卻是緊緊的攥成了拳頭。

「王妃,您聽我說啊,那個姑娘是之前王爺下屬的女兒,但是那個副將因為之前的一次戰爭為了保護王爺犧牲了,在臨死之前,將自己唯一的女兒託付給了王爺照顧。」追風說道。

「哦?原來還是一出臨終託孤的戲碼啊?這樣也好,讓你家王爺把人娶進來,也算是照顧周全了,那個副將應該也可以安息拉吧?」秦葉悠說道。

「哎,不是,王妃,不是這樣的,那個姑娘知道了這件事情,覺得自己是個累贅會拖累王爺,就自己一個人離家出走了,想要去異國他鄉投靠一個親戚,王爺知道了之後出去尋找,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的。」追風一邊追着秦葉悠的腳步,一邊不懈的給自家王爺解釋。

「嗯。」秦葉悠點頭。

「之後,王爺外出的時候遇到了刺客,正好那位姑娘路過那裏,勞煩有人想對王爺不利。便衝出來為王爺擋了一刀,擊退了敵人以後,王爺才發現救他的人就是我們要找的人,王爺本想將人送回去的,但是又遇到了這樣的事情,無奈,王爺只能將人帶回來了,就是這樣,王妃你要相信王爺啊!」追風說道。

「追風,你不累嗎?你們家王爺都還沒有說什麼呢,你就全都說出來了。」秦葉悠說道。

「你家王爺什麼本事,我還是知道一點兒的,我還不知道,你們家王爺什麼時候也弱不禁風到了這個地步,竟然需要一個女人來救他?」

不等追風反應,秦葉悠又開口說道,這一次,沒等追風說什麼,也不給他反駁的時間,秦葉悠加快的腳步,直接走出了怡然居,向自己的梧桐苑走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54章:神秘女子

83.15%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