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章:馬蓮兒

第455章:馬蓮兒

秦葉悠獨身一人失魂落魄的回到梧桐苑,遇到了在門口著急的等待她的綠蘿。

大老遠她就瞧著綠蘿兩隻手端在胸前,一個勁的府門口來回踱步,猶如熱鍋上的小螞蟻一般心急火燎。

秦葉悠心中一暖,微微苦笑一聲。她忍住眼中的淚,下意識的仰起頭,看著刺眼的陽光,硬是沒有讓那淚水落下來。

在綠蘿看來,自家王爺對王妃可以說是獨一無二的好了,所以,這一次兩個人之間發生矛盾,綠蘿一直覺得只要自家王妃主動的去服個軟,兩個人一定會馬上就和好的。

但是這一次她註定了是要猜錯了,祁元修的一次次冷漠,此地的傷到了秦葉悠脆弱敏感的心靈。

看到秦葉悠那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綠蘿急忙的迎了上去,只是還不等她問出什麼來,秦葉悠便一把的昏倒在了她的身上。

綠蘿嚇壞了,趕忙的叫來了婉兒幾個人,一起把秦葉悠扶回到了屋子裡,確定了秦葉悠只是勞累過度才會昏迷的之後,大家的心才算是放了下來。

「實在太過分了,王爺怎麼可以這樣對王妃?天下再也沒有像王妃這樣為他上刀山下火海毫無怨言的女人了!」

「就是啊,從前王爺和王妃也鬧過吵過,但王爺絕不會忍心真的讓王妃傷心到如此境地,這一次怕是真的鐵石心腸。」

「男人,或許都是一樣的……可憐王妃痴情一片。我們看著都心疼死了!」

幾個人心裡對祁元修升起了一股濃濃的不滿,她們都覺得秦葉悠是個很好很好的人,這一次秦葉悠主動的去找祁元修,已經是先低頭了,但是,祁元修卻讓秦葉悠回來就昏倒了。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此時此刻,祁元修在梧桐苑這些人的眼裡,已經變成了一個負心漢了。

秦葉悠實在是太累了,今天一天,她不禁自己一個人完成了一個大手術,還被祁元修那樣的的羞辱,她不止是身體上的疲憊,還有心裡的絕望。

這一昏,就直接昏迷了一夜。在這整整的一夜裡,她不停的做夢,每一個夢中似乎都有祁遠修,可又看不清他的臉龐,猶如霧氣一般不真實,恍惚間就又消失不見。

她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倆人一路走到現在經歷了多少的不易,現如今祁元修如此對待自己,到底是為了哪般?

可秦葉悠終歸不是一般的女子,她怎會就此倒下。就算被這男人傷的前窗百口,第二天一早,秦葉悠依舊倔強的的醒了過來。

這可樂壞了綠蘿他們幾個丫頭大家連忙將秦葉悠扶了起來,關心的問這問那!

「王妃,您感覺好一點沒有?你可嚇壞綠蘿了!自打你昨日回來之後就一直昏睡,一點東西都沒吃,一口水也沒喝……現在你想吃點什麼,我這就去讓紅袖告訴葛媽媽……」

秦葉悠知道自己讓眾人擔心了,她故作精神的樣子沖大家保證自己沒事,可無奈剛要下床整個人就一陣眩暈,好歹綠蘿眼疾手快,這才將她扶住。

正當眾人急的不行,秦葉悠卻突然抿唇笑了笑,接著,肚子里傳來一陣不小的咕嚕聲,綠蘿反應極快,連忙說道:「王妃真的是餓了,沒事沒事,人餓了就會頭暈,你且先躺著,紅袖,趕緊去通知葛媽媽……」

為了給秦葉悠補一補身體,廚房裡的葛媽媽可真是煞費心思,用最短的時間做了好多的好吃的。

其實,這些食材是秦葉悠回來的時候就早早備下的,可她睡著,葛媽媽知道她醒來一定會餓,昨晚便連夜把鴨肉和豬肉都煮熟了,只等著秦葉悠醒來趕緊烹飪。

時間不長,眼前已經是擺滿了可口佳肴,山珍海味。秦葉悠兩眼放光,不禁開口道:「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這話一點都不假。我現在啊,真的是看著烤鴨都快流口水了……」

聽著主子這麼說,綠蘿和紅袖也都放下心來,跟著笑到:「這話說的有意思,什麼鐵啊,鋼啊……呵呵,我們聽不明白,但是有一件事大家可知道的清清楚楚,那就是您不是一頓飯沒吃,是好幾日都茶飯不思了。」

是啊,自打祁元修對自己冷遇之後,她秦葉幽便沒有好好吃下一頓飯了。眼下,事情雖然糟糕,可秦葉幽越想越奇怪,似乎一切都有疑點,她一時之間又理不順,想不通罷了。

不管,先填飽肚子再說。

秦葉悠滿足的吃了一頓飯,就又躺在躺椅上曬太陽,一副與世無爭的樣子,看的綠蘿又是覺得一陣的心酸。

她覺得自家王妃太可憐了,主動去找王爺求和,王爺卻那樣對她家王妃。

不過,即使如此,她也是不會放棄的,她今天一大早的就出去打聽了,王爺昨天帶回來了一個女人。

據說那個女人是王爺下屬的女兒,那個女人名叫馬蓮兒,但是,這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那個女人據說是長得十分的漂亮。

凡是見過她的,就沒有一個人不誇獎她的容貌的,但是,這在綠蘿看來,又是在心裡鄙視了一番眾人。

好看怎麼了?她家王妃也好看啊?好看就可以搶別人家的丈夫了嗎?還有自家王爺,難道真的就是因為對方的長相就看上了對方了嗎?

想著從前兩人感情是如此的深厚,現如今也會因為別的女人鬧成這個樣子,綠蘿在心中替王妃抱不平!

一邊在心裡腹誹,綠蘿一邊不停地打聽著怡然居傳來的消息,在聽到對方已經搬出了怡然居的時候,心裡一喜就想回去報告給秦葉悠。

可是繼續聽下去,對方被王爺安排在了清風苑,清風苑,哪裡可是王府里除了祁元修的怡然居之外最大的院子里,按照道理來說,應該是自家王妃住的地方才對。

可是此刻,祁元修卻讓那個女人住進了哪裡?這究竟是什麼意思?

「王妃,王爺他怎麼能這樣呢?那個女人她是什麼身份啊,王爺怎麼可以讓她住進清風苑呢?哪裡可是距離王爺的怡然居最近的院子了!」綠蘿有些憤憤不平的說道。

「誰知道他是什麼意思呢?不過不管他是什麼意思,都和我們沒有什麼關係,我們這麼關心他倒是沒意思了!」

秦葉悠嗤笑一聲,故意裝作毫不在意的說道。可心中卻陡然升起一陣荒涼,不管祁元修這一次是真是假,她都很生氣。

畢竟,女人吃醋是天性,她秦葉幽雖然智商高一點,心思多一些,心胸廣一點,但是愛之深,恨之切。這一點卻絲毫不比別的女人差……

只是,要她為了一個男人拿出那種不能活的樣子。抱歉,她秦葉幽辦不到。放著大好的陽光不曬,大好的美食不吃,大好的日子不過,豈不是長個腦袋只為了顯得長得高?

「王妃!」綠蘿有些著急的喊道。

「綠蘿,你要知道禍從口出這個道理,不該我們說的,還是不要在說了!」秦葉悠打斷了綠蘿的話,有些嚴厲的說道。

綠蘿憤憤不平的看著秦葉悠,最後只能跺了跺腳,一扭頭,不理會秦葉悠,自己一個人生悶氣去了。

綠蘿離開之後,秦葉悠又陷入了思考之中,清風苑,以前的時候住的人是文如意,現在又搬進來了一個什麼馬蓮兒!

想一想還真是有些可笑,自己從來到奕王府到現在,好像除了一個王妃的名頭,在這個地方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存在感一樣。

想到馬蓮兒那張禍國殃民的臉,秦葉悠的心裡除了酸意,還有一股莫名的滋味兒,昨天她那麼努力,因為他的一句話拼盡全力的救人,結果對方的視線從始至終就沒有給過她。

回想曾經祁元修眼中只有她秦葉幽一人,她除了嘴角的弧度勉強維持瀟洒的姿態,心卻已經千瘡百孔,難以自愈。

祁元修的心思高深莫測,也不知道,他如今這樣貶低自己究竟是為了什麼?

越想秦葉悠就覺得心裡越是難過,不知不覺的眼裡就湧上了淚水,可卻被她強硬的憋了回去。

雖然如此難過,但秦葉悠還是想在爭取一下,她的心裡還保留著一絲的希望,如果祁元修真的是因為毒性才會如此對她的呢?

如果,沒有如果,祁元修對她的態度依舊冷淡,甚至還有越來越冷淡的趨勢,秦葉悠覺得自己的心一次一次的被人碾碎,她快要承受不起了。

不禁如此,最近這段時間裡,她發現,祁元修好像是在故意的躲著她,每一次她只要去怡然居,不管她有什麼理由,就是見不到祁元修,甚至是連追風都看不到了。

這讓秦葉悠更加的心痛了,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做錯了什麼,為什麼祁元修要如此對待她,這種轉變好像就是突然之間的事情,讓她有些猝不及防。

當天夜裡,秦葉悠早早的就躺在了床上,可是她翻來覆去的就是睡不著,只要一閉上眼睛,她的眼前就會浮現出馬蓮兒溫順的依偎在祁元修懷裡的一幕。

讓她的心裡像堵了一塊兒石頭一樣,難受的要命,躺了半晌也睡不著,秦葉悠有些煩躁的坐起來,穿上衣服,悄悄的走了出去。

她打算去散散步,算是平復一下心情,也好梳理一下自己最近的情緒。

打開梧桐苑的門,秦葉悠慢慢的向王府的花園走去,她前幾天聽綠蘿她們說過,王府的花園裡好像移植過來了幾株異國的花,雖然大晚上的什麼也看不清楚,但是,此刻也沒有地方可以去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55章:馬蓮兒

83.33%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