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6章:堪比綠茶

第456章:堪比綠茶

秦葉悠獨身一人,連燈籠也沒有帶,自己一個人藉著月色在小路上慢慢的行走,在走到花園附近的時候,她卻隱隱約約的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傳來。

心裏有些疑惑,這個時間,應該不會有人在外面了,怎麼還會有人說話的聲音呢?而且聽起來,似乎還是兩個人在談話。

秦葉悠壓低腳步聲,緩緩的向說話聲音的方向走去,還沒有靠近過去,她就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東西找到了嗎?」

「還沒有呢,在給我一點兒時間。」

是馬蓮兒,不怪秦葉悠對馬蓮兒的聲音敏感,實在是情敵之間的直覺吧,總之她就是對馬蓮兒的身影聲音十分的熟悉。

恍若她一個動作一個眼神都能印在自己的腦海中,揮之不去,討厭死了。

秦葉悠悄悄的看過去,發現,在月光下,馬蓮兒的對面站着一個黑衣人,那人整個人都籠罩在黑暗中,秦葉悠看不清她的臉。

就在秦葉悠想要仔細的看清楚的時候,那邊的人好像是發現了她,一扭頭,直接跑開了,馬蓮兒卻依舊淡定的站在原地,慢慢的轉過身來看向了秦葉悠的方向。

許是沒想到會在這碰見,這馬蓮兒的臉上浮現一絲一閃而過的慌亂,不過她也算是個心思縝密的人,很快便定了定神,假裝沒事人一般的看着秦葉幽。

「王妃姐姐為何站在暗處。這樣子嚇人可不好,我膽子小。」

知道這女人喜歡倒打一耙裝無辜,秦葉悠從黑暗中走出來,索性走到馬蓮兒的面前直接問道:「馬姑娘,剛剛那個和你說話的人是誰?他讓你找什麼東西?」

一聽秦葉悠的話,這馬蓮兒的臉色突然大變,他趕緊瞪圓眼睛,下意識的看着眼前的秦葉幽,故作不明白的開口道:

「王妃姐姐,你在胡說什麼呢?這裏那裏有其他人,這裏只有我們兩個人啊?你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呢?」

馬蓮兒一副無辜的樣子,恍若秦葉悠無中生有。可秦葉悠哪是這麼容易可以對付的,眼瞅著馬蓮兒這番操作可恥無下線,秦葉悠上前一步,微微一笑。

這笑讓馬蓮兒頓時有些慌了神,自己如此死不承認,秦葉悠應該氣到爆炸才對!她居然在笑,還笑的如此雲淡風輕。

「王妃姐姐到底是什麼意思?蓮兒愚笨,可不明白姐姐心中所想。」

「馬蓮兒,你別給我裝了。剛剛的一切我都看到了。「秦葉悠故意瞪圓雙眸,一字一句的說:「要不要我找個畫匠好好的臨摹一下……那人的臉,我可是記得清清楚楚!」

馬蓮兒被秦葉悠嚇得不輕,她不知道秦葉悠是在使詐,還以為她真的看清楚了,垂下眸子,這女人迅速的想:「今日不管如何,也不能鬆口,索性咬死,看她秦葉悠能有什麼能耐讓王爺信到底!」

「快說,那個人是誰,你來王府究竟想做什麼?」秦葉悠失去耐心,看着九曲心腸的馬蓮兒質問道。

「王妃姐姐,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只是晚上睡不着出來走一走而已,你怎麼就這麼誣陷我呢?」馬蓮兒眼淚來的真快,頓時之間眼眶已經泛紅,無比委屈的說道。

「好,你就繼續裝下去,我倒是要看看,你這葫蘆里賣的什麼葯,馬蓮兒,咱們走着瞧!」秦葉悠定神看了馬蓮兒最後一眼,那馬蓮兒也是眯起眼睛,四目相對,是女人之間無聲的挑釁……

這個馬蓮兒絕對有問題,自己必須要提醒祁元修不能過分的相信這個女人。

一心為祁元修着想的秦葉悠也不顧現在已經是深夜了,直接就闖到了怡然居里。這地方沒有會攔着她,而此時,祁遠修房間里的燭火還亮着。

顧不得此前自己受到的傷害,秦葉悠只想把自己看到的真相告訴祁元修,在祁元修這裏她自然不會添枝加葉,方才說看清楚那人的臉也不過是想使詐讓馬蓮兒說出真話而已。

可馬蓮兒不肯說,就只能讓祁元修加倍小心。

怡然居里此刻祁元修還在和追風商量事情,沒有休息。昨日傷害了自己心上的人,他也無心去睡,追風懂他的心思,兩人便以大事為重,轉移注意力一直談到深夜。

沒想到都這個時辰秦葉悠會突然闖進來,追風一愣,祁遠修更是心跳加快,一日不見,她似乎精神恢復了不少,可臉明顯清瘦了,青色的眼圈讓人看着心頭髮緊,不過,即便是這樣的秦葉悠也依舊美的不可方物,她身上有一種特別的氣質,執著而可愛。

不敢多看自己的王妃,祁元修怕秦葉悠看出自己的心思,他故意板着臉開口問道:「都這麼時辰,王妃不在自己的房間休息,跑到我這裏做什麼?」

「祁元修,那個馬蓮兒有問題,我親眼看到她在和一個黑衣人說話,那個黑衣人還讓她找什麼東西,你要小心她啊!」秦葉悠顧不得這男人對自己故意的冷意,一見到祁元修就一股腦的說道。

提起馬蓮兒,祁遠修微微皺起眉頭。他不願讓秦葉悠參合此時,只想讓她知道的越少越好。

「秦葉悠你在胡說些什麼,你知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時辰了?」祁元修看着秦葉悠,質問道:「你是王妃,這樣深夜驚擾本王,知道的人還好,不知道的,會說你不知廉恥,一心只想着魅惑夫君的心……」

「我知道,我都知道。但是那個馬蓮兒真的不是什麼好人。你真的要小心她!」秦葉悠眼中蓄滿淚水,硬是沒有在祁元修的面前露出半分軟弱。

祁元修忍住自己的疼惜之情。

「秦葉悠,你就是這麼一個小肚雞腸的女人嗎?就因為我讓蓮兒住進了清風苑,你就這麼污衊她嗎?什麼時候你居然會用這種齷齪的手段了?」祁元修冷笑一聲,看着秦葉悠說道。

祁元修一句話,讓秦葉悠頓住了,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祁元修罵她,說她齷齪?

大腦裏面彷彿被充血一般,秦葉悠「蹭」的一下子火氣就上來了,追風一看這陣勢不好,連忙開口道:「誤會,都是誤會!」

「閉嘴!」

祁元修和秦葉悠幾乎同時開口吼道,追風只能作罷,站在一邊不知道如何是好,空氣中充滿了火藥的味道。

門外,突然傳來一陣低聲的抽泣,接着,腳步聲響起,門「咯吱」一聲被推開。

馬蓮兒?

追風一看這罪魁禍首來了,頓時心涼了半截,祁元修也微微皺起眉頭,可他並未有太多情緒的流露,相反倒是很快就裝出一副淡定自若得樣子。

看着已經快氣成一團火的秦葉悠開口道:「王妃,你犯不上背地裏說蓮兒的不是,現在她就在你的面前,你倒是說說,你究竟對她有什麼意見!」

眼瞅著自己的丈夫一口一個蓮兒的叫着別的女人,秦葉悠暗自好笑,自嘲的開口道:「看來我真的是多此一舉,好,今晚算我沒有來過。」

她轉身邊走,不想被眼前的馬蓮兒攔住。

「你幹什麼?」秦葉悠狠狠的瞪着馬蓮兒,那馬蓮兒倒是個會演戲的主兒,這會子再不是方才瞪眼扒皮的樣子,一臉委屈,眼淚汪汪的望着秦葉悠,那叫一個楚楚可憐。

「王妃姐姐,都是蓮兒不好,惹您傷心難過。方才在門外,你的話我都聽見了……你真的誤會蓮兒了!」

「偷聽別人講話和偷偷會見神秘人,這習慣你得改改,還有,做人變臉不要太快!」秦葉悠絲毫不給馬蓮兒的面子,一把將她推開。

綠茶這東西真是從古自今都存在,堪稱「瑰寶」。

「姐姐,我真的知道錯了,真的知道錯了,千不該萬不該,蓮兒不該惹姐姐不高興。王妃姐姐,若因為蓮兒的關係讓您和王爺動氣,蓮兒……蓮兒就是罪人!」

馬蓮兒一邊說,一邊雙膝突然一軟,「噗通」一聲跪在地上。

秦葉悠都被她這番操作給嚇壞了,連忙開口道:「你這是幹什麼!!別裝了行么?我不需要你下跪,你這是折壽於我!」

馬蓮兒非但不起,還仰著臉拉着秦葉悠的衣袖可憐巴巴的說道:「王妃姐姐,蓮兒以後會聽話的,你不要趕蓮兒走好不好,蓮兒已經沒有親人了!」

馬蓮兒一句話又將秦葉悠推到了一個風頭浪尖上。

下毒計劃

「蓮兒,你快起來吧,地上涼,不利於你的傷口恢復,你放心,在這奕王府里,沒有人能趕你走的。」祁元修似乎看不下去一般的開口說道,一邊動作輕柔的將馬蓮兒從地上攙扶了起來。

這一瞬間,秦葉悠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最大的惡人一樣,而祁元修和馬蓮兒就像是小說中的男女主一樣,她就是那個惡毒女配。

心陡然一涼,她知道再多的解釋和等待換來的也只能是自取其辱。這種戲份她看多了,現如今落在自己的身上,除了噁心還是噁心。

「王妃姐姐……你就原諒蓮兒吧!蓮兒實在是走投無路了!不然絕不會打擾您和王爺的生活,您……您若容不下我,我只有死路一條!」

「別別!」

秦葉悠冷笑一聲,看着裝出一副可憐相的馬蓮兒,突然十分淡定的開口道:「蓮兒妹妹,你就好好在這獃著吧。沒有人容不下你,姐姐我若是在意,那是一粒沙子都不行,但是姐姐若是不在意,山河大川隨便來!」

說完,她轉身離開了怡然居,回到梧桐苑。

「氣死我了!」

馬蓮兒這綠茶實在可惡,但是更讓秦葉悠上不來氣的是祁元修那個傢伙。

他是不是被狐狸精蒙蔽了心智,那一副憐香惜玉的樣子氣的秦葉悠這一晚上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入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56章:堪比綠茶

83.52%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