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章:傷痕纍纍

第457章:傷痕纍纍

這場小小的插曲看似就這麼輕易的過去了,但是實際上在秦葉悠的心裏確實一個大大的坎兒。

她實在沒有辦法理解,祁元修究竟在想些什麼,他居然會相信那個女人而選擇斥責她,甚至她還說她的行為齷齪?簡直就是不可理喻!

第二天一上午秦葉悠都是一副生氣的樣子,在中午的時候,她經過綠蘿的提醒才想起來,還有答應了文意公主的事情沒有解決呢。

看來自己這段時間都被那個馬蓮兒給氣昏了頭腦了,竟然連孰輕孰重都分不清楚了。

這麼想着,秦葉悠就覺得頭疼,因為要解決文意的事情,她就一定要去怡然居找祁元修,而按照目前的趨勢來看,馬蓮兒一定會出現在祁元修的方圓五米之內。

那麼這也就意味着,自己去找祁元修就一定會看到那個討人厭的馬蓮兒。

不過,這也是不可避免的,秦葉悠自己給自己做了許久的心裏建設,才算是邁出了鑒定的步伐,走進了怡然居的大門。

這一次,沒有人阻攔她,她很是順利的走進了怡然居來到了祁元修的書房裏,祁元修的書房一向是很重要的地方。

平時是不會讓其他人隨意的進出的,秦葉悠的心裏剛鬆一口氣,覺得自己可以不用見到馬蓮兒了,卻在下一秒打開門以後,被眼前的一幕扎到了心。

面前馬蓮兒正站在祁元修的書桌前,手裏拿着墨塊兒,很是溫柔的幫祁元修研磨,祁元修則是坐在椅子上認真的書寫着什麼。

此刻,馬蓮兒站的位置,手裏的動作,都曾經是自己的,當初她經常性的被祁元修拉過來當苦力,她還抱怨了好一陣子。

可是此刻物是人非,在看別人手裏的這個動作,她才發覺,自己心裏不是抱怨,只是甜蜜的負擔罷了。

看着眼前兩個人配合無比的一幕場景,秦葉悠心裏升起了一股無名的氣,祁元修此刻恐怕正是春風得意馬蹄疾的時候吧?

自己就這麼闖進去,豈不是會打擾了人家的好事兒,秦葉悠自認為自己是一個十分的有眼色的人,遇到這種事情,能夠成全是絕對不會去打擾的。

二話不說,在屋裏的兩個人還沒有發現她的時候轉身就走,不帶一絲一毫的猶豫,拖泥帶水從來都不是她的風格。

既然此時此刻,祁元修正忙,那她又何必去自討沒趣呢?沉溺在溫柔鄉里的他,此時此刻見到她,恐怕會厭煩的不得了吧?

那麼,她又為什麼要自己湊上去自討沒趣呢?不就是救文意的事情嗎?她就不相信了,離開了祁元修,她一個人還就做不成了?

抱着這樣的想法回到梧桐苑,秦葉悠就把自己給關在了房間里,把文意的事情從頭到尾的思考了一番。

到最後她不得不承認,自己好像還真的沒有什麼好辦法,這件事情是太后的旨意,如今皇帝病重,朝政雖然說是讓身為太子的五皇子把握,但是實際上,背地裏不知道有多少人都是被太后掌握的。

所以說,太后才是最後的幕後之人,但是,太后位高權重的,又一心的想要除掉祁元修,該怎麼才能讓太後放棄將文意嫁給穆棱的想法呢?

想來想去,都沒有什麼太好的辦法,秦葉悠的腦海里就生出來了一個危險的想法,無毒不丈夫,乾脆一不做二不休。

如果太后出了什麼事情,那不就沒有人能夠逼文意嫁人了嗎?而且就算那個扶桑長公主再着急,太后出了事情,她想找誰做主都不成了。

越想秦葉悠越覺得自己的這個主意真的是一個好辦法,而至於該讓太後到什麼程度,反正就一定不能讓對方好過,必須要讓對方忙的焦頭爛額,根本就沒有時間沒有精力來處理文意的婚事才行。

這麼想,秦葉悠就忍不住的想要狂笑出聲,事實證明,即使沒有了祁元修,她也是可以有辦法幫文意的。

只是,這件事情有點麻煩的是,她該怎麼給太後下一些葯呢?還有,這種葯該去哪裏找呢?

她雖然也是一個大夫,但是畢竟她肚子裏所知道的知識和古代人的還是有些差距的,再說了,現代研究藥品,都是提取出來了,古代可怎麼辦呢?

而且最重要的事情是,這件事情必須要找到一個值得信任的人才行,否則的話,萬一一個不好,把她給出賣了可就得不償失了。

想來想去,秦葉悠的腦子裏只有一個最合適的人選,東方昱,東方昱可是號稱醫藥谷的谷主的啊,他的手裏一定會有自己想要的東西的。

這麼想着,秦葉悠便連忙行動,直接出發,來到了春風得意樓,春風得意樓里,佈置的十分講究。

知道是秦葉悠來了,東方昱很快的就出來見她了,這一段時間以來,這已經是秦葉悠主動來找他的第二次了。

雖然他自己也知道,秦葉悠主動來找他,一定是有事情的,但是,即使如此,東方昱也依然開心。

「悠悠!你怎麼來了?」東方昱十分高興的詢問道。

看到東方昱如此高興,秦葉悠突然覺得自己有些對不起東方昱,東方昱對自己的心意她也是知道的,如果不是祁元修先入為主,東方昱如此為自己付出,她一定會動心的。

但是,很可惜,愛情這個東西就是如此的不講道理,不喜歡就是不喜歡,和出現的時機沒有任何關係,和付出的多少也沒有關係。

祁元修如此的傷害她,可她還是放不下對方,東方昱這麼好的一個人放在她的面前,她卻愛答不理,就連秦葉悠自己都覺的一切是那麼的蒼白無力。

「東方昱,對不起?還有謝謝你!」秦葉悠沒頭沒腦的說道。

「悠悠?你在說什麼呢?什麼對不起?什麼謝謝?我怎麼聽不懂啊?」東方昱笑了笑說道。

「沒什麼,就是想謝謝你,那個,說正事兒吧,東方昱,我這一次來,是想找你要一個東西的。」秦葉悠終於開口道。

「什麼東西啊,可別又是我的珍貴藥材了,我可承受不起啊!」東方昱笑了笑,調侃一樣的說道。

「不是,這一次不是什麼藥材,再說了,哪裏會有人三天兩頭的就中毒的啊?」秦葉悠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道。

「那你是來找什麼東西的,你說吧,只要你能說出來,我就一定給你找出來。」東方昱十分大方的說道。

「實不相瞞,我這一次來找你,是想來找你要一種毒藥的,你既然可以製作解藥,一定就可以製作毒藥的吧?」秦葉悠問到。

「這個?可以自然是可以的,只是悠悠你要毒藥做什麼?你要給誰用?想要什麼樣的?」東方昱問到。

「這個葯不需要要人的性命,只要讓人每天精神疲憊,根本就沒有經精力去做別的事情就夠了!至於是給誰用的?我也不想瞞着你,是給太後用的。」秦葉悠說道。

「太后?怎麼,她欺負你了嗎?」東方昱馬上有些着急的詢問道。

「不是的,她沒有欺負我,只是,她想要讓文意公主嫁給扶桑長公主的兒子向陽王穆棱,那穆棱是個什麼樣的人你想必也是知道的,文意不想嫁,便求到了我這裏,我怎麼能見死不救呢?」秦葉悠解釋道。

「皇室的事情?那你為何不讓祁元修去做,他的身份來做這種事情的話會更有把握的吧?」東方昱有些奇怪的問到。

提到祁元修,秦葉悠的臉色猛的一變,眼裏劃過了一抹不易察覺的傷心,她自以為隱藏的很好,但卻不知道,全然沒有逃開對面東方昱的眼睛。

她的一舉一動,東方昱都看在眼裏,看到秦葉悠眼裏的落寞,以及絲毫都不想提起祁元修的態度,東方昱的心裏升起了一股氣氛。

「悠悠?是不是祁元修那個混賬他欺負你了!你告訴我,我幫你報仇!」東方昱十分生氣的詢問道。

「罷了,東方昱,我們不要再提他了,我不想提起他。」秦葉悠有些懇求一樣的說道。

「好吧,悠悠你說的我都聽,但你如果真的受了什麼委屈的話,一定不要讓自己一個人扛着,告訴我,我會幫你的。」東方昱說道。

「悠悠你放心吧,下毒的事情就包在我的身上了,我的功夫潛進皇宮還是沒問題的,我幫你下毒。」東方昱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說道。

「東方昱,謝謝你!」秦葉悠十分感動的看着東方昱,說道。

這麼久了,她終於感覺到了一點兒被人愛着的滋味兒。只是,這個男人不是祁元修,越是溫暖越是苦澀,她多想麻痹自己那顆傷痕纍纍的心。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57章:傷痕纍纍

83.7%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