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喝酒談心

第458章:喝酒談心

「東方昱,你這裡有酒嗎?我現在不想回去!」秦葉悠有些失落的說道。

東方昱聽到秦葉悠的話,眉頭微微一皺,不過很快的便舒展了開來,然後笑了笑,十分開朗的樣子,說道:「那是當然得了,我這裡別的東西沒有,好酒可是多的很呢?平常人我可是都捨不得拿出來的,這也就是悠悠你了。」東方昱說道。

「是嗎?我還以為你這裡的毒藥會是最多的呢!」秦葉悠說道。

「哈哈哈,那是對別人來說,對你來說,我這裡自然是你想要什麼就什麼東西最好了。」東方昱說道。

對於東方昱或者明顯或者暗示一樣的示好,秦葉悠已經習慣了,因此,對於東方昱的話,她只是微微的笑了一笑沒有回答。

不過多時,就有侍女送上來了兩人要的酒,蓋子一打開就有濃郁的酒香蔓延了出來沁人心脾。

拒絕了東方昱的動手,秦葉悠自己動手先給自己倒了滿滿的一杯酒,捻起酒杯拿在手裡,酒杯是十分講究的白瓷。

趁著她的手指更加的纖細柔美,輕輕的在鼻端聞了聞,一股酒香爭先恐後得罪鑽進了她的鼻腔里。

毫不猶豫的一杯仰頭喝下,有些辛辣,但更多的卻是醇香。

「嗯,果然是好酒,東方昱你不厚道了,居然私藏了這麼好的酒。」秦葉悠說道。

「呵呵,我這裡的酒自然是好酒,只是悠悠你不常來,自然也沒有嘗過這酒的味道了,你喜歡就好,今日,你想喝多少就喝多少,我絕不心疼。」東方昱說道。

他看出來了,秦葉悠的情緒不太對,這個時候,她最需要的不是安慰,而是宣洩,讓她喝點兒酒,發泄一下也許比不知所謂的安慰要好的多。

這麼想著,東方昱便也陪著秦葉悠一杯一杯的喝酒,秦葉悠心裡有事情,喝酒就想是喝水一樣猛往自己肚子里慣。

剛開始的時候,她還會插科打諢的和東方昱說點話,可是漸漸的,隨著酒越喝越多,秦葉悠的話也越來越少,最後甚至都不說話了。

「悠悠?」東方昱試探性的喊了秦葉悠一聲。

誰知,這一聲呼喊,就像是打開了秦葉悠情緒的大門一樣,秦葉悠看了他一眼,然後二話不說就開始趴在桌子上哭。

哭的上氣不接下氣,東方昱也蒙住了,他萬萬沒有想到,秦葉悠會痛苦成這個樣子,如果他直到的話,或許就不會讓她這麼喝酒了。

「悠悠,你怎麼了?別哭啊,你哭的我的心疼死了!」東方昱焦急地開口道。

「心疼?不他不會心疼的,他一點都不關心我,或許在他的眼裡我就只是一個跳樑小丑罷了,是他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一個物品罷了!」秦葉悠一邊哭一邊說道。

話里的他是誰不言而喻,東方昱聽到秦葉悠這麼說,心裡又是嫉妒的抓狂,又是一陣的心疼秦葉悠為了別的男人痛哭流涕。

「悠悠,有什麼事情你不妨和我說一說,說出來了,就會舒服很多了,好不好?」東方昱循循善誘的說道。

秦葉悠原本還三緘其口,死活不肯說,到後來,或許是酒精上頭,她什麼都顧不得了,將自己這些天來一肚子的委屈全都傾訴了出來。

「悠悠,祁元修他如此對待你,你為何還要留在他身邊,和我在一起吧,我會保護你的,也會給你你想要的一切的,好不好?」東方昱聽完秦葉悠的話,有些憤憤不平的說道。

雖然他直到,此刻的秦葉悠還在醉酒狀態,說出來的許多話根本就是不經過大腦的,但他還是想得到秦葉悠的一句回應。

「祁元修!祁元修……」秦葉悠沒有回答他,只是順著東方昱的話喃喃的喊了兩句祁元修的名字便徹底的醉死了過去。

這一夜,東方昱沒有送秦葉悠回去,而是將人抱到了自己的房間里,讓人睡在自己的床上,他自己則是一個人在床邊坐了整整一夜。

他心裡其實很清楚,秦葉悠的心在誰的身上,但他就是不死心,無論曾經被秦葉悠拒絕過多少次都沒有能讓他傷心,但是這一次,他真的嘗到了心痛的滋味兒。

秦葉悠就連在夢中,喊的也都是祁元修的名字,這一夜,他一直聽著秦葉悠時不時的呢喃,就像是在喚醒自己一樣。

第二天,秦葉悠醒過來的時候,天已經大亮了,她先是喊了一聲綠蘿,等了半晌也沒有等到人回應自己。

抬頭一看,這才發現自己居然不在王府梧桐苑自己的房間了,秦葉悠馬上翻身坐起來,先檢查了一遍自己的衣服。

發現自己還是穿著昨天的衣服,沒有任何的凌亂,這才放下心來,又重新的打量了一下周圍的風格。

同時,腦子裡的記憶也漸漸地回籠,秦葉悠這才猛然驚醒,自己此刻還在春風得意樓里,還在東方昱這裡。

也不知道自己又是一晚上沒有回王府的事情有沒有知道,祁元修知道了嗎,他是什麼反應?他會不會生氣呢?

秦葉悠一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一邊洗漱完畢下樓去,樓下,東方昱正拿著一個酒杯在自飲自酌。

「悠悠,你醒了?感覺怎麼樣?」東方昱著急的詢問道。

「我沒事兒,對了,我先走了!」秦葉悠答應一聲,便急忙的跑了出去。

一路上不好耽擱,秦葉悠幾乎是跑回了王府,可走到王府門口,氣喘吁吁的走進去,才發現,王府里十分的井井有條,根本就沒有人發現她不在。

「王妃好。」

「王妃好。」

一路上所有的人都是十分恭敬的給秦葉悠打招呼,秦葉悠卻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兒。

回到梧桐苑裡,剛走進去,就看到了正湊成一堆,不知道在嘰嘰喳喳的說些什麼的綠蘿等人。

「綠蘿?你們再說什麼呢?」秦葉悠在背後悄悄的出聲詢問。

「王妃?王妃?你回來了!你總算回來了,你都不知道奴婢都快擔心死了,你如果再不回來,奴婢就要去通知王爺了!」綠蘿有些責怪的說道。

「我沒事兒,就是在外面遇到了一個朋友,喝了點酒,就沒有回來,放心吧。」秦葉悠說著,便驅散了眾人自己回房間換了一身衣服。

日子繼續不溫不火的過著,秦葉悠在外露宿了一晚的事情,除了梧桐苑的人,看似也沒有其他人知道。

但秦葉悠卻總覺得,這段時間裡,祁元修對她的態度更加的冷漠了,如果說以前只是冷淡的話,現在已經可以稱之為冷漠了,基本上連抬眼看她都不樂意。

這段時間,秦葉悠專註於布置幫助文意的事情,每天晚上很晚才休息,但夜裡最是容易著涼,就算秦葉悠覺得自己是醫生,會照顧好自己,也不小心的中招了。

綠蘿擔心的不得了,畢竟,秦葉悠的體質特殊,平常根本沒有任何問題,但是一旦生病,就很難好起來。

為此,綠蘿還去通知了祁元修,但是知道了這件事情的祁元修卻只是點了點頭,然後說了一句知道了,之後就再也沒有了下文。

而就在當天,清風苑裡傳出來了消息,馬蓮兒也生病了,這下好了,根本就不需要人去通知祁元修,祁元修自己就帶著許多的補品藥材去看望馬蓮兒了。

為了這件事情,綠蘿又是好一陣子的生氣,秦葉悠倒是看淡了許多,也想明白了許多,她和祁元修如今的情況可以說已經走到了盡頭了。

只是她還是不願意放手罷了,祁元修的每一個行為都無異於是在她的心上插了一刀,每一次痛不欲生的背後,又讓她多了幾分清醒。

勸解住綠蘿,秦葉悠便安心的待在自己的梧桐苑裡養病,眼不見為凈,既然兩個色見到了就要生氣,那不如乾脆就不要見面。

而此時的清風苑裡,馬蓮兒卻是滿面桃花開,一雙眼睛笑的眉眼彎彎,手臂柔弱無骨一樣的纏在祁元修的胳膊上,還將自己的頭靠在了對方的胸膛上。

「元修哥哥,蓮兒頭好疼啊!怎麼辦。蓮兒是不是快要死了?」馬蓮兒委屈的說道。

「說什麼傻話呢,只是尋常的受涼而已,不會有事情的,太醫已經開了葯,吃過之後,很快就會好起來的。」祁元修柔聲說道。

只是溫柔的背後,卻是馬蓮兒看不到的冰冷以及嫌棄。

「真的嗎?那元修哥哥你會照顧蓮兒一輩子嗎?蓮兒不想離開元修哥哥,蓮兒想一輩子和元修哥哥在一起,好不好?」馬蓮兒說著,臉頰上飛起了兩片紅暈,襯托的她更加的光彩照人了。

「這是自然的,你父親既然已經把你託付給了我,我自然會照顧好你的,既是照顧,自然是要永遠在一起的。」祁元修說道。

「太好了,蓮兒最喜歡元修哥哥了。」馬蓮兒說著抱住了祁元修,臉頰埋在對方的肩窩處。

而就在兩個人都看不見彼此情緒的時候,祁元修的臉上劃過了冷漠,馬蓮兒的眼裡卻是閃過了一絲複雜。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58章:喝酒談心

83.88%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