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反咬一口

第45章:反咬一口

楚美月是當天傍晚才回來的。

她和高姨娘一起去了奕王府,結果奕王府的人根本不讓她們進門,高姨娘陪著笑臉,請求門房的小廝傳話,讓王妃回家救救秦尚書。

那小廝十分不耐煩的說道:「你們把我們王妃當成什麼人了,我們王妃當初要去救人,你們一通責罵趕回來,現在怎麼有臉來求見!」

看來奕王府里人人都知道當初的事情,等著楚美月表態呢,當初就是她把秦葉悠給罵走的啊。

高姨娘無奈的看著楚美月,意思很明顯,你當初捅的馬蜂窩,現在還得你來善後啊,人家根本不給我這個面子。

楚美月沒有辦法只能拉下老臉上前說道:「當初是我們對不住王妃,請您傳個話,讓王妃大人不記小人過,不要跟我一般見識,只求她回去看看她父親吧。」

門房的幾個小廝嘲諷的看著楚美月,讓她感覺自己這輩子的臉都丟盡了。

「我們王妃宅心仁厚,別以為都跟你們一樣冷血,非得被人求著才去嗎?她早就不跟你們計較了,今天早晨就出發去尚書府了。」小廝冷冷的說道。

什麼?秦葉悠早就去了尚書府了?為何他們在路上沒有遇到?

這個小廝也真是的,明明秦葉悠已經去了,為何不提前說清楚,很明顯就是故意給她們難堪。

可是在奕王府的門口,她們有不敢鬧,只能灰溜溜的回去。

楚美月惱羞成怒,無處發泄,可憐的高姨娘跟她同乘一輛那車,被罵了一路。

既然秦葉悠已經回去了,相必秦尚書肯定有救了,楚美月不願意麵對秦葉悠,於是把高姨娘趕下馬車,讓她自己回去。

而她乘坐馬車回娘家了,本想著這段時間焦頭爛額,回娘家還能放鬆一些,跟娘家人說說心裡話。

可是她剛剛進楚家門,就聽到裡面雞飛狗跳的,一片混亂,她立即就想要躲開。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楚夫人一轉頭就看到了她,急忙上來拉住她的胳膊大聲哭喊。

「美月啊,你就救救你弟弟吧,你爹要打死他了!咱們楚家就這一個兒子啊!」

楚美月掙脫不開母親的鉗制,只能無奈的說道:「又怎麼了?」

「你弟弟又去賭博,把家裡的田產都輸光了,債主找上門,你爹氣壞了,今天非要打死他呢,你快去勸勸你爹啊。」

楚美月一聽頭都大了,狠狠的說道:「打死就打死吧,這些年因為他賭博,家裡往裡填了多少錢了,不知悔改,就讓父親打死他吧。」

楚夫人一聽,頓時矛頭直指著她:「你怎麼這麼狠心啊,你現在都是尚書府的夫人了,你們從牙縫裡露出一點,也夠我們過日子的了,你竟然對你弟弟這樣狠心!」

「夠了,這些年我把你們接到京城,一家人吃穿用度什麼不是我供應的,現在弟弟年紀這麼大了,還是整天只知道吃喝嫖賭,我要養他到什麼時候!」

幾乎要被壓力壓倒的楚美月也顧不得那麼多了,直接喊出自己的心聲。

頓時整個楚家都安靜了,他們都指望楚美月的接濟生活呢,惹惱了她一家人都沒有好日子。

楚夫人趕緊上前說好話,讓下人趕緊好好伺候,嫣然把她當成救世主一樣,楚美月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終於滿意而歸,答應隨後就讓人送銀子來。

回到秦家,高姨娘趕緊跟她彙報:「秦葉悠已經為老爺診治過了,好像已經沒有什麼大礙了,聽跟前伺候的丫頭說,情況好的話,今晚就能醒來。」

楚美月一聽終於放下心來,冷哼一聲:「算她有良心,也不想想從小到大是誰把她養大的。」

高姨娘繼續彙報:「還沒有走呢,在府里住下了,卻不住她之前的院子,搬到她娘曾經住過的院子里去了。」

楚美月一怔,思索了一下,臉色有些陰沉:「我說呢,這小賤人怎麼會這麼好心,主動回來,看來還是惦記她娘的嫁妝呢,想要回去,門兒都沒有!」

同時她在心裡盤算著,既然秦葉悠自己送上門來,那就不要怪她不客氣了,優品閣那塊肥肉,她一定要搶來給燕兒做嫁妝。

有了那麼好的鋪子當嫁妝,看看誰敢在看不去她們娘倆!

秦明源半夜醒來,發現楚美月正坐在他的床前打盹,他口乾舌燥,嗓音沙啞的喊道:「水……喝水……」

楚美月猛然驚醒,驚喜的喊道:「老爺,你終於醒了!」然後手忙腳亂的為他倒了一碗水,喂他喝完了。

秦明源轉頭看了看四周:「怎麼讓你在這裡守著,其他人呢?」

楚美月握住秦明源的手垂淚:「老爺,你不知道你昏迷之後,太醫說你中的毒查不出來,其他人就對你冷淡很多,只有我還守在這裡苦苦等您醒來,你要是真有個三長兩短啊,我就不活了,跟你一起去得了。」

秦明源眉頭深皺:「連太醫都說我沒救了?那是誰救的我?」

楚美月這時候突然露出十分氣憤的神色:「是葉悠救的你,不過你也不用感動什麼,本就是她害的你,要不是因為她,皇上怎麼可能不救你?」

然後楚美月就把她去找皇后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跟秦明源說了一遍,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秦葉悠的頭上,而她則成了為了秦明源來回奔波的大功臣。

「葉悠懂什麼醫術?她以前在府里的時候,從來就沒看過幾本書!」秦明源並不怎麼相信。

「老爺,我們都被她騙了,這丫頭精著呢,你躺在床上昏迷不醒,我幾次三番的去求她,她這才願意來救你的,現在卻住在她娘以前住過的院子,怕是還惦記著她娘的嫁妝呢。」

在楚美月的添油加醋,煽風點火之下,秦明源對秦葉悠成見更大了,全然忘記了她剛剛救了自己的命。

他憤憤不已的捶了一下床,恨恨的說道:「這個不孝女,早知道她這樣,當初我就應該掐死她。」

「老爺,你也別生氣了,她以前表現的那麼懂事,不過是為掩人耳目而已,現在嫁入奕王府成了王妃,自然就露出真面目來了,我們也是無可奈何。」楚美月假裝好意的勸解著。

然後眼珠子一轉,嘆了一口氣說道:「不管怎麼說,葉悠是嫁給王爺了,以後不愁吃穿,可是咱們寶貝閨女燕兒還沒成婚呢,老爺您怎麼也得想想辦法啊。」

秦明源看了她一眼,無奈說道:「我有什麼辦法,你掌管秦府這麼多年,難道就沒有給燕兒攢下嫁妝?」

楚美月攢下的錢都拿回娘家了,給秦秋燕的嫁妝,也不過是當年單秀芳帶過來的房產地契,可是她不敢這樣跟秦明源說。

「老爺,我給燕兒的嫁妝,人家太子殿下怎麼能看得上,太子殿下相中的是葉悠現在手中的優品閣,那其實是咱們秦家的財產啊,憑什麼讓她一個嫁出去的閨女得了去。」

她說這話的時候,完全沒有想到自己的女兒也是馬上就要嫁出去的人了。

秦明源緩緩的閉上眼睛,淡淡的說道:「這些你自己看著辦就行,秦家現在的管家權在你的手裡。」

楚美月聽到這話,知道秦明源算是默認支持她了,頓時就開始盤算怎麼把鋪子從秦葉悠的手中搶來。

第二日清晨,秦葉悠起的有些晚,因為昨夜看到那兩封信之後,一直都睡不著,一直到快要天亮的時候,才終於睡著,所以就起了晚了一些。

綠蘿和婉兒伺候她梳洗完畢,剛剛走出房門,就看到楚美月帶著秦秋燕已經在客廳里等著她了。

楚美月看到秦葉悠微微一笑,十分和藹,秦葉悠頓時警惕起來。

不過她面上倒是十分平靜,故意板著臉說道:「姨娘來了,怎麼也不通報一聲,讓姨娘在這裡等著,成何體統?」

秦秋燕冷哼一聲,楚美月瞪了她一眼,似是警告她。

然後楚美月轉過臉對著秦葉悠笑著說道:「不怪他們,是我不讓她們通報的,讓你多睡一會兒,昨天夜裡老爺就醒了,知道是你醫治的,激動的直落淚。」

秦葉悠心想,我信你的大頭鬼,感動的直落淚?你不給我落井下石就不錯了。

「姨娘客氣了,這都是我應該做的,不知道姨娘這大清早的來這裡,是不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秦葉悠面帶微笑問道。

楚美月等的就是她這句話,趕緊站起來說道:「你好久沒回來了,我親自做了油炸糕,端來給你嘗嘗,看看還是你喜歡的味道嗎?」

秦葉悠抬頭看了看外面的太陽,確實是從東邊出來的,楚美月今天這是怎麼了?中邪了嗎?

她繼續不動聲色,就等著看楚美月到底打的什麼算盤。

「姨娘費心了,其實我已經很久不吃這個了,早年吃膩了。」秦葉悠笑著說道,故意刺激楚美月,看她還能演到幾時。

楚美月的臉色變了一下,馬上又笑著說道:「這倒是我考慮不周了,還只想著你小時候和燕兒都喜歡吃這個油炸糕,兩人爭,我就讓燕兒都讓給你吃,你還記得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5章:反咬一口

8.24%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