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9章:激烈爭吵

第459章:激烈爭吵

兩個人心裡各懷鬼胎,卻又在彼此面前演出了一副伉儷情深的樣子。

之後的幾天里,祁元修就像是準時報道一樣,每天都要來清風苑裡幾次,反倒是梧桐苑,這段時間一直處於沉寂的狀態里,如果不是還有點兒其他消息傳出來,幾乎人人都會覺得王妃要被馬蓮兒給氣死了。

而實際上,秦葉悠不禁沒有被氣到,想反的,她的身體已經全都好了起來,現在簡直就是吃嘛嘛香。

這段時間,梧桐苑在她的帶領下又恢復了她剛剛進府時候的狀態,對外一概不去了解,只一心的關起門來過自己的小日子。

除了偶爾的時候,管家會來這裡向她報告一下府里的情況,然後在苦口婆心的勸說一番之外,簡直就和她剛來的時候一摸一樣。

不過,如果能一樣的話倒也是好了,至少她還能擁有一顆完整的屬於自己的心。

這天晚上,秦葉悠等眾人都睡下了,又來到了花園裡散步,不要看她平常的時候在大家的面前表現出來一副無所謂的淡然樣子,但是實際上,她心裡的痛苦只有她自己知道。

實在無處排解的時候,秦葉悠就出來走一走,看一看夜空,這樣的話,心情就會好一些。

可是,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天生的就和馬蓮兒犯沖,這一次,她又碰到了馬蓮兒和那個神秘的接頭人。

而且這一次,她聽到了許多事情,包括馬蓮兒的真是身份,以及出現在祁元修身邊的目的,這倒是讓秦葉悠收貨到了意外的驚喜。

「東西找到了嗎?公主已經等不及了!」那個黑衣人說道。

「還沒有呢?我雖然能夠出入祁元修的書房,但他實在是太警惕了,我根本就沒有機會可以接觸到他書房裡真正的機密。」馬蓮兒的聲音有些焦慮的傳了過來。

「你是真的找了嗎?該不會,你真的看上了祁元修,不想幫公主辦事了吧?」那黑衣人說道。

「怎麼會呢?公主就是我的再生父母,我怎麼會背叛公主呢,只是我目前真的接觸不到有用的東西,在給我點兒時間,我一定會拿到公主想要的東西的,到時候,我們裡應外合,祁元修就是插翅也難逃了!」馬蓮兒冷笑一聲說道。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那黑衣人滿意的點頭,答應一聲之後便離開了。

而馬蓮兒在黑衣人離開以後不久,也離開了原地,等到確定人都離開了,秦葉悠才從躲避的陰影里走出來。

剛剛馬蓮兒和那個黑衣人的對話她全都聽到了,馬蓮兒說公主?什麼公主?如今大魏的公主裡面,敢對祁元修動手,並且有這個能力的,也就只有一個人了,扶桑長公主蘭芝。

她還聽到馬蓮兒說什麼?聯合公主裡應外合,插翅難逃?她們究竟想要做什麼?

但無論她們想要做什麼,一定是想要對祁元修不利這是肯定的了,秦葉悠暗自想到,這件事情無論如何都一定要告訴給祁元修知道才行。

上一次,馬蓮兒那個女人硬是惡人先告狀把她給污衊成了一個十成十的惡人,這一次,她可是完全的知道了她們的計劃,她倒是想看看,那個馬蓮兒還有什麼解釋的餘地。

而且,這也是一次緩解她和祁元修之間矛盾的機會,她幫了祁元修這麼大的一個忙,祁元修總沒有理由,在對他冷著臉了吧?

心裡這麼想著的秦葉悠,陷入了美好的幻想之中,抱著這樣的想法,她回到梧桐苑,陷入了沉睡中。

因為心裡有事情,這一晚她睡的十分的不安穩,幾乎是過了一會兒就要起來看一看天亮了沒有。

如果不是因為擔心會打擾到祁元修的休息,以及再次的給馬蓮兒趁人之危的機會,她就應該昨天晚上的時候就去告訴祁元修的。

因為興奮,連早飯都沒有吃,秦葉悠就去了怡然居找祁元修,生怕她晚來一會兒就要見不得人了一樣。

「祁元修!祁元修!你等一下,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秦葉悠看到祁元修的身影就急忙喊到。

「祁元修!祁元修!你聽到沒有?」

祁元修還是沒有要停下腳步的意思,秦葉悠一咬牙一跺腳,喊到:「是關於馬蓮兒的,你真的不想知道嗎?」

這下子,祁元修果然停住的腳步,然後轉過身來,無比嚴肅認真的看著秦葉悠。

秦葉悠看到這個樣子的祁元修,心裡忍不住的嗤笑了自己一頓,看看,這就是她心心念念的人,她喊了那麼久,人家都沒有回頭,可是一提起另外一個人的名字,馬上就停下了,這就是差距啊。

她還在這裡執著什麼呢?這裡不是應該沒有她的事情了嗎?既然人家喜歡。自己又幹嘛主動的去自討沒趣呢?

這麼想著,秦葉悠還是抬頭看向了祁元修,兩人對視一眼,祁元修的眼睛里沒有情緒,好像此刻站在他面前的人不過是一個無關緊要的人罷了。

秦葉悠的眼神微微的瑟縮了一下,還是勇敢的對視了上去,兩雙眼睛一接觸,祁元修就迅速的移開了自己的視線。

「王妃有什麼事情,直說就是!」語氣冰冷而又無情,好像是再問一個不認識的人一樣。

「祁元修,你一定要這麼和我說話嗎?你究竟是怎麼了?你真的喜歡上了那個馬蓮兒了嗎?」秦葉悠有些不敢置信的詢問道。

「王妃,這好像是本王的私事,你管不著,即使你是本王的王妃,也沒有資格質問本王!」祁元修說道。

「王妃說有和蓮兒有關的事情?什麼事情?」祁元修詢問道,語氣在說道蓮兒兩個字的時候明顯的溫柔了許多。

「蓮兒?呵呵,好啊,王爺想知道我就告訴王爺,你的那個好蓮兒,可不是什麼純情小白花,人家是扶桑長公主的人,人家的目的是裡應外合,把你給解決掉,你在這裡把人家放在心上,盡心儘力的呵護著,人家卻想時時刻刻的要你命呢!」秦葉悠有些氣憤,說出來的話也不經過大腦思考,直接就說了出來。

「秦葉悠,你不要太過分了,上一次你污衊蓮兒的事情,我還沒有找你算賬呢?你不要得寸進尺了!」祁元修說道。

「得寸進尺?呵呵,我就是得寸進尺了又如何?祁元修,我管你信不信,這個消息是你的蓮兒自己說的,你如果不相信的話,大可以自己去調查,何必來為難我!」秦葉悠說道。

「秦葉悠!」

「祁元修!我也是有脾氣的!你不要覺得我好欺負!這段時間以來你一直在對我冷淡處理,怎麼,你什麼意思,用完就丟?」秦葉悠諷刺意味的說道。

祁元修氣的臉色鐵青,可就是說不出一句話來,只能看著秦葉悠像是竹筒倒豆子一樣,一件一件的給他梳理。

「這段時間以來,我生病你不在乎,我也無所謂,反正我自己就是大夫,我可以自己給自己看病,但是你為了那個什麼馬蓮兒,居然讓我一次一次又一次的被誤會,你究竟是怎麼了?有誰給你下了葯嗎?還是你腦袋秀逗了,馬蓮兒那個人身上渾身上下都是破綻,你權當看不見,什麼意思?」

「哦?我明白了,男人嘛,不都是這樣的嗎,色覺動物,喜新厭舊,可以理解,但是祁元修,每一次,我從來都沒有騙過你,我受不了一次一次的被人誤會的這種感覺,你究竟是怎麼了?你直接告訴我不行嗎?如果你不喜歡我了,你直說,我絕對不會糾纏你,我馬上就走,但如果是其他原因,也請你說清楚。」秦葉悠一股腦的將自己這段時間以來的委屈憤怒全都爆發了出來。

「因為什麼?好,既然你這麼想知道,那我就告訴你,秦葉悠,你覺得如今大魏變成這個樣子都是因為誰?你覺得本王一次一次被人暗算受傷中毒又是因為誰?秦葉悠,這一切都是因為你,你帶來了這一切災難,你讓本王如何對你好言相待?」祁元修說道。

「什麼?祁元修,你說什麼,因為我,都是因為我?呵呵,因為我?祁元修,難道你一直以來都是這麼看待我的嗎?呵呵?真好啊,真好!」秦葉悠指著祁元修,有些難以置信有些崩潰。

「好,祁元修,都是因為我,這一切都是因為我,是我,我就不該出現在你面前,我應該當初就逃婚的,都是因為我,可以了吧?但是祁元修,你記住,今天說出這話的人是你,當初說會保護我一輩子的人也是你,這是你先違背了自己的誓言了,曾經的一切,就當做過眼雲煙,從此以後,你我之間,再無關係!」秦葉悠絕情冷漠的說完這幾句話,轉身便走。

走的越來越快,越來越快,最後直接跑了起來,卻又在跑出了祁元修的視線之後,忍不住的蹲下來抱頭痛哭起來,原來曾經的一切都是假的啊?秦葉悠在心裡嗤笑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59章:激烈爭吵

84.07%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