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6章:掉落懸崖

第466章:掉落懸崖

東方昱立馬倒飛著飛了出去,然後狠狠的砸在了地上,接著嘔出了一大口鮮血來,染紅了自己的胸膛。

「東方昱!」秦葉悠大喊一聲撲了過去,跪在了東方昱的身前,將他攙扶起來。

「悠悠,你怎麼不跑呢!」東方昱氣若遊絲的說道。

「反正跑也跑不了,與其垂死掙扎不如堂堂正正的。」秦葉悠無所謂的說道。

「呵呵,悠悠,我真是太喜歡你這個樣子了,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們今天就做一對苦命鴛鴦吧!能和悠悠你一起死,我知足了!」東方昱笑了笑說道。

笑聲牽引動了胸口的傷,疼的他又是一陣的倒抽氣聲,引來了秦葉悠沒好氣的瞪視。

「呵呵呵,你這個女娃還挺有意思的,知道跑不了,居然不跑,哈哈哈,看在你這麼有勇氣的份上,我可以給你一個死的痛快的方法。」文天雷背著手,一副倨傲的樣子走了過來。

「不需要,文天雷,今天遇到你是意外,但遇到你,我也就沒想過今天還能活著,要殺要剮隨便你處置就是了。」秦葉悠看都不看文天雷一眼,語氣平淡的說道。

「哈哈哈,好,好,我現在好想有點猜到祁元修為什麼會放著我女兒不要卻要你這麼一個沒權沒勢的女人了,果然,你很特別,也很吸引人。」文天雷說道。

秦葉悠聽著對方的話,只覺得一頭的黑線,他這到底是在誇獎自己還是在貶低自己?

「哼,不敢,文姑娘聰明伶俐,又是特殊體質,我這麼一個小小的大夫,怎麼能和文姑娘千金之軀相提並論呢!」秦葉悠冷笑一聲說道。

文天雷在聽到對方這麼說之後,臉色猛的一變,看著秦葉悠的視線都透著一股冷意,文如意的體質確實特殊。

但是,她的特殊體質卻全都因為自己面前的這個女人給毀了,就是面前的這個女人引誘著文如意,將自己的初夜親自送給了祁元修,結果呢,救了祁元修一條命,也讓祁元修更加的厭惡了自己。

「好,好,好,秦葉悠你很不錯,很不錯!」文天雷連續幾遍的說道。

說罷,猛的提掌向秦葉悠身上落下,東方昱的瞳孔驟縮,拉住秦葉悠,就像替對方擋住這一掌,卻被秦葉悠牢牢的護在懷裡,動彈不得。

是以,最終,東方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秦葉悠生生的承受了這一掌,嘴角留下了一抹鮮艷的紅色。

文天雷也有些愣住了,他自己顯然也沒有想到秦葉悠居然會躲也不躲的就這麼硬生生的承受自己的一掌。

秦葉悠的眼神里飛快的劃過了一抹異色,就在兩個人還在愣神的片刻,秦葉悠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了一包藥粉,猛的沖著文天雷揚了出去。

文天雷因為距離太近躲避不及時,再加上剛剛的愣神,讓他沒有能及時的反應過來,他就這麼中了招。

等到他反應過來的時候,他的眼睛就感覺到了一陣的刺痛,接著眼睛里不停地流出淚水來,止都止不住。

「悠悠?「東方昱也愣住了,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秦葉悠顯然沒有猜到秦葉悠居然能夠做出這種事情來。

「別廢話,快走!」秦葉悠說著,用力的攙扶起東方昱,兩個人一起跌跌撞撞的向遠處跑去。

「悠悠,不行的,我們跑不了的,你帶著我這麼這個傷員,會拖累你的,你還是把我放下吧,你快跑!跪藥王谷,去找唐應他們!」東方昱斷斷續續的說道。

「東方昱,你給我閉嘴吧,我已經很累了,你就別讓我在浪費力氣和你吵架了,行嘛!」秦葉悠沒好氣的說道。

東方昱聽了秦葉的話,微不可查的嘆了一口氣,眼神卻是從未有過的溫柔和喜愛,看著秦葉悠的視線彷彿能融化成實質一樣。

「卑鄙小兒,居然用這種無恥的招數!」文天雷的怒吼聲從身後傳來。

東方昱扭頭去看,就見文天雷猩紅著雙眼,眼神里的殺氣彷彿能夠化成實質直接將他們千刀萬剮一樣。

秦葉悠也聽到了動靜,更加加快了腳步向前走去,卻沒有注意到地上有一塊凸起的石頭,不小心絆倒了自己,她和東方昱兩個人都飛了出去。

東方昱還有些懵,還沒有搞清楚是怎麼一回事兒,自己整個人就這麼飛了出去,然後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而就在他的不遠處,秦葉悠也倒在地上,有些痛苦的捂著自己的膝蓋,透過衣服能夠看到一片殷紅的血跡。

「卑鄙小人,我不會放過你們的,這一次,我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文天雷此刻已經追了上來了。

他猩紅著眼睛,一步一步的走到秦葉悠的身旁,然後抬起腳狠狠的踩在了秦葉悠的手背上。

「啊!!」秦葉悠痛呼出聲,接著她又緊緊的咬住了嘴唇,任由對方如何用力她就是不出聲。

「好,有骨氣,那就讓我看看你的這一身骨頭,從這裡扔下去,不知道會留下幾塊兒呢?」文天雷看了看不遠處的山崖,說道。

東方昱隨著他的視線看過去,就發現,不遠處就是一處山崖,而此刻他們所在的地方雖然不是山頂,但也絕對不低。

特別是哪一出山崖下面是萬丈深淵,下面有什麼根本沒有人知道,東方昱的臉色猛的一變,立馬扭頭去看文天雷。

而此刻,文天雷已經從地上將秦葉悠撈了起來,抓著對方的衣服領子,走到了山崖旁邊,只要他一鬆手,秦葉悠就會墜落下去。

「呵呵,小丫頭,再見了,哦,不對,是再也不見了!」文天雷說著,手指一點一點的鬆了開來,秦葉悠整個人立馬像是失去了線的風箏一樣,墜了下去。

「悠悠!」東方昱大喝一聲,身體里也不知道是從哪裡來的力氣,整個人從地上爬了起來,撲了過去。

可惜,他還是晚了那麼一會兒,就差那麼一點點,他就可以抓住秦葉悠的手了,就那麼一點點,兩個人都掉了下去。

文天雷看著一起墜落下去的東方昱,眼裡劃過一抹光彩,很快的就被他掩蓋了過去。

「正好,如此一來,也省了我的事情了。」文天雷冷冷的說道。

說完,他便轉身就走,對於地上的血跡,看也不多看一眼,很快的的他的身形就消失在了山崖處。

這一晚上,在藥王谷等待了半宿的唐應和唐菲始終沒有等回到秦葉悠和東方昱的身形。

「哥哥,怎麼回事啊?,都已經這麼晚了,秦姐姐他們怎麼還不回來啊!」唐菲著急而又擔憂的詢問道。

「別擔心,有東方昱在,你秦姐姐應該不會有事兒的,放心吧,這麼晚了,菲兒你先去休息吧,我在這裡等著就好了。」唐應說道。

「不行,等不到秦姐姐他們回來,我也睡不著,我和你一起等吧。」唐菲執拗的不肯離去。

於是,兩個人等了一夜,始終無果,其實,他們也是過來找秦葉悠和東方昱兩個人商量一些事情的。

卻沒有想到,兩個人都不在,無奈一下只好在這裡等著,卻沒有想到,這麼一等就直接等了一晚上。

第二天,天剛剛亮起來,唐應動了動坐了一夜有些僵硬的身體,又看了看在半夜的時候已經承受不住趴在桌子上睡著了的唐菲,眼裡閃過了一抹擔憂。

他很了解秦葉悠,她不是一個會突然就夜不歸宿的人,再加上還有東方昱在,更是不會胡鬧。

如今,這兩個人一起出去,卻都沒有回來,恐怕是遇到了什麼事情了。

唐應心想到,緩緩的站起來就要往外走,想出去找一找兩個人。

可沒有想到,他一動,唐菲馬上就反應了過來,睜了睜惺忪的睡眼,然後迷茫的眼神看向了唐應。

「哥哥?秦姐姐他們回來了嗎?」唐菲的聲音有些剛醒過來時候的沙啞。

「沒有呢,你睡吧,我出去找一找。」唐應摸了摸他的腦袋,說道。

「還沒有回來?不行,我和你一起出去找。」唐菲馬上就被這兩句話給驚醒了過來,眼神一瞬間就清明了過來,慌亂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卻忽略了她坐了一個晚上身體早就麻木了,站在原地等了許久,才恢復了一點兒的直覺。

唐應拗不過她,只好答應了,但為了照顧唐菲,唐應先是讓人準備了食物,看著唐菲吃了一些,才帶著人出去尋找。

他們已經問過了人,知道秦葉悠和東方昱是出去採藥了,便按照那個人說的路線,一路上尋找過去。

卻在半路的時候,看到了地上突如其來的血跡,血跡經過一夜已經有些乾涸了,透出了幾分褐色來,可還是能夠清楚的看出來時間不遠。

唐應和唐菲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裡看出了驚訝和擔憂,兩個人跟著血跡一路尋找,最終血跡消失在一處山崖旁邊。

唐應臉色蒼白的看了看面前的山崖,底下是萬丈深淵,深不見底,地上有著清晰的血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66章:掉落懸崖

85.35%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