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8章:死亡傳言

第468章:死亡傳言

「菲兒,你不要想太多了,你秦姐姐她可不是一般人,說不准她現在正不知道在哪裏呢?只是我們還沒有找到她罷了。」唐應說道。

「可是……」

「沒有什麼可是,菲兒你不相信你秦姐姐了嗎?她不會有事兒的,相信你秦姐姐,也相信哥哥,好不好?」唐應堅定的看着唐菲說道。

唐應在說出這幾句話的時候,自己的心裏也是揪著疼,但他還是要做出一副堅定的樣子,因為他不能讓唐菲失望。

而且,在他的內心裏,也一直都堅信着秦葉悠不會有事的,他相信秦葉悠。

就在秦葉悠出事兒,失蹤之後的第三天,孫川他們也回到了祁元修的身邊,向祁元修彙報這一次的情況。

在彙報完了情況以後,孫川就這麼順嘴的提了一句自己在外面遇到了秦葉悠,就被自家王爺給留了下來。

孫川戰戰兢兢的等所有人都走光了,書房裏只留下了追風,祁元修以及他三個人。

「孫川,你說你在外面遇到了王妃?」祁元修問到。

「是,王爺,王妃的身邊還有一個男人,看樣子他們的關係似乎挺不錯的。」孫川仔細的思考了一下措辭,最後用了還不錯這三個字。

一個關係不錯的男人,祁元修幾乎想都不用想就能猜到一定是東方昱那個男人,想到這裏,祁元修忍不住的冷哼了一聲。

這一聲冷哼卻嚇到了孫川,他還覺得是自己的那一句話惹到了自家王爺,有些戰戰兢兢的抬起頭看了一眼自家王爺的臉色,又飛快的底下了頭。

他覺得自家王爺的臉色好難看啊,感覺像是要吃人一樣。

就在這是,門外傳來了一陣敲門聲,接着,就有一個溫柔的彷彿能滴出水來的聲音傳了進來。

「王爺,蓮兒來給您送茶來了,可以進來嗎?」馬蓮兒的聲音傳來。

孫川聽到這個聲音,微微的震驚了一下,不是說王爺和王妃的感情很好嗎,王爺還為了王妃苦苦尋找了三年,怎麼突然的又冒出來了一個什麼蓮兒?

「進來吧。」

接着,孫川就看到自家王爺演戲了一幕大戲川劇變臉,在馬蓮兒出現的一瞬間,祁元修的表情就變成了溫柔似水,眼神極為柔和的落在馬蓮兒的身上。

「王爺,喝茶。」馬蓮兒柔柔的聲音傳來。

孫川忍不住看了一眼馬蓮兒,這一眼,他就明白了自家王爺這變臉的原因,實在是因為這個女人太美了,美的讓人根本沒有抵抗的能力。

但不知道為什麼,雖然只有一眼,孫川還是在這個女人的眼裏看到了一些別的東西,像是算計,又想是其他的東西。

「以後這些活兒讓其他人做就好,你身子剛好,需要好好的休息才對。」祁元修關切的說道。

「蓮兒就想為王爺做些什麼事情罷了,王爺莫不是嫌棄蓮兒粗手笨腳的,才不讓蓮兒做的。」馬蓮兒說着,眼淚就下來了。

「怎麼會呢?別多想,本王這是捨不得。」祁元修笑着拿出手帕給馬蓮兒擦了擦眼淚,柔聲說道。

一句話,惹的馬蓮兒的臉上飛快的飛上了兩朵紅暈,然後只見她含羞帶怯一般的看了祁元修一眼,嬌嗔一樣的的說了一句討厭,就飛快的跑了出去。

等人一離開,追風馬上又將門給關了起來,孫川就看到自家王爺迅速的恢復了冷酷,將手裏的手帕冷冷的扔到了一旁,說了一句「處理掉!」就又將視線看向了自己。

孫川被祁元修的視線一盯着,這才想起來,對方在等着他回答關於秦葉悠的問題。

「王爺,屬下遇到王妃的時候,王妃正在被一群人追殺,那些人看起來功夫雖然不是很好,但是卻似乎會一些邪術,王妃身邊的那人受了一些傷,屬下去的及時,王妃沒有性命之憂。」孫川說道。

「哼,東方昱那個蠢貨,還說什麼會保護好她,結果卻連自己都保護不好。」祁元修聽了以後,冷笑了一聲,說道。

「追風,你去一趟藥王谷,打聽一下王妃現在的情況。」祁元修吩咐追風但。

「是。」追風答應。

接着,祁元修又給了孫川一筆獎勵,便讓孫川離開了,孫川雖然搞不清楚自家王爺在做什麼,但只是這麼一會兒,他也看出來了,王爺在演戲呢!

身為一個合格的下屬,自然要配合著王爺把戲給演下去了,所以,回去之後,關於祁元修的問話,他一概閉口不提,誰都問不出什麼消息,最終就只能放棄了。

而這一邊,追風來藥王谷的時候,正好是藥王谷最亂的時候,東方昱的身體差不多已經好了,但是卻是遲遲的醒不過來,空青想了很多辦法可都沒有效果。

整個藥王谷全都在翻找書籍,不停地給東方昱試藥,所以,由於藥王谷的混亂,才讓追風這麼輕鬆的混了進去。

追風打扮成了一個葯童的模樣,一邊在旁邊挑選草藥,一邊聽着身邊其他人的八卦,企圖知道一些有用的消息。

「哎,你說這都多長時間了,唐門主還沒有放棄呢?」一個人說道。

「就是說啊,趁早放棄了得了,從那麼高的地方摔下去,那還能活着啊,也就是我們谷主,福大命大,被樹枝掛住了,這才撿回來了一條命,但是還不是到現在還沒有醒過來呢!」另外一個人說道。

什麼摔下去?什麼放棄?追風在一旁聽的一臉的懵,但又直覺告訴他,這件事情絕對和秦葉悠脫不開關係,便只能耐下小性子在旁邊聽着。

「就是啊,要我說,也別找了,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先不說那山崖底下的野獸,就是找不到人影就夠滲人的了。」

「是啊,當時我們可是把整個山崖底都翻找了一個遍了,硬是一個人影都沒有看到,這怎麼能不嚇人么?」

「哎,那個女人也真是可憐,就這麼沒了?哎!」

「哎。誰說不是呢?我還以為她會成為我們的谷主夫人呢?」

剩下的話追風已經全都聽不進去了,只是谷主夫人這幾個字眼就讓他驚醒了過來,那個女人,谷主夫人,能讓東方昱如此對待的人,除了他們家王妃恐怕不會再有第二個了。

摔下山崖,幾個字更是刺激了追風,放下手裏的東西,走到沒有人的地方,追風立馬飛身離開了藥王谷。

山崖,根據那些人話里的提示,追風一路的尋找,終於是找到了秦葉悠他們墜落的山崖,山崖邊緣還有着已經乾涸變成了黑色的血跡。

追風一看到就覺得整個心都是咯噔一聲,別人不清楚自家王妃對王爺來說意味着什麼,但追風知道。

這一路上走過來,追風是親眼看着自家王爺從最初的抗拒甚至是厭惡,到最後的對王妃有興趣,在到如今的喜歡,將整個人放進心裏,每時每刻都在為對方考慮。

追風很清楚,如果王妃真的死了,這對自家王爺來說無疑是直擊心靈的打擊,他不死心的下到了山崖底部,繞着山崖尋找了一周,確實,不要說人影了,就連一點衣服的布料都沒有見到。

就這麼帶着一肚子的悲傷和沉思,追風回到了王府,回到王府的第一件事,追風就來到了書房裏,跪在了自家王爺面前。

「追風,你這是怎麼了?」祁元修有些疑惑的問到,同時心裏湧上來就一股不太好的預感。

「王爺!」追風一出口,剩下的話就哽在了嗓子眼裏,說不出來了。

「究竟怎麼了?」祁元修的語氣也沉了下去。

「王妃她,她可能已經不在人世了。」追風一口氣將話說完。

「你說什麼?」祁元修不敢置信的說道,他甚至覺得自己有些想笑,那個小狐狸怎麼可能會死呢,怎麼可能呢?

「王妃和東方谷主在去外面採藥的時候正好遇到了文天雷,文天雷將他們打成了重傷,然後將人扔下了山崖,東方谷主正好被一棵樹掛住這才撿回來了一條命,但如今仍舊是昏迷不醒,至於王妃,已經十多天過去了,還是沒有任何消息,這段時間裏,唐門主一直在派人找,但都沒有任何消息。追風說道。

「屬下也去山崖底找了,沒有任何線索,王爺,王妃她,很有可能已經……」」追風有些說不下去了。

「不會的,她不會死的。」祁元修篤定的說道。

「王爺!」追風有些驚訝的抬頭去看祁元修。

「她不會死的,她那麼聰明,怎麼可能死在文天雷的手裏呢,一定不會的。」祁元修說道。

追風這才發現,自家王爺的手緊緊的攥成拳頭,因為太過用力,手指顯出了幾分蒼白,臉色也是蒼白無比,嘴唇甚至已經沒有了血色。

可即使如此,自家王爺還在堅持着自家王妃沒有死的表情,追風一瞬間就紅了眼眶,如果可以,他寧願拿自己的命去換回來秦葉悠的命。

在他看來,秦葉悠是最配的上祁元修的人,而那麼好的一個人怎麼就這麼死了呢?不要說自家王爺就是他也不敢相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68章:死亡傳言

85.71%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