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軟硬兼施

第46章:軟硬兼施

秦葉悠聽到這裡,大約明白楚美月的目的了。

她笑著說道:「我自然是記得的,所以那時候妹妹總是苗條好看,而我始終是個小胖墩。」

楚美月在外人面前總是表現的對她很好,很寬容,她想吃什麼就讓她吃個夠,她不愛讀書不愛刺繡,那就不學,秦明源看不過訓斥幾句,楚美月都護著。

秦葉悠以為那是對她好,後來才發現,原來還有捧殺這一個說法。

秦秋燕被克制暴飲暴食,所以身材纖細,被楚美月逼著學習琴棋書畫,所以樣樣精通,當初秦葉悠和太子的婚事,被秦秋燕搶去,並不是沒有原因的。

現在她已經不是過去那個傻傻的秦葉悠了,楚美月竟然還好意思搬出這些事,所以秦葉悠毫不留情的揭發。

楚美月訕笑一笑,假裝沒有聽懂秦葉悠話里的意思。

她繼續說道:「葉悠啊,我知道這些年你對我有些成見,可是秋燕她畢竟是你的親妹妹啊,你嫁的好了,自然也希望她嫁的好是不是?」

楚美月料定秦葉悠不好意思當著眾人的面說,她不希望秦秋燕嫁的好。

可是秦葉悠根本就不回答她的問題,而是笑著反問道:「秋燕嫁的好了,對我來說有什麼好處嗎?」

這娘倆曾經明裡暗裡表示,等秦秋燕成了太子妃,一定不會放過秦葉悠,今天卻來時候這樣的話,臉皮真可謂比城牆還厚了。

秦秋燕忍不住說道:「難道我嫁人必須要對你有好處才行嗎?」

秦葉悠歪著頭,天真的看著她,帶著淡淡的笑意說道:「不然呢?」

秦秋燕被噎住,看了一眼楚美月。

「現在奕王和皇上關係有些僵,要是燕兒嫁給了太子,成為太子妃,太子殿下自然可以在當中調和,讓皇上和奕王的關係融洽啊,這難道不是好事嗎?」

果然姜還是老的辣,秦葉悠不得不嘆息一句。

她假裝被說動,再次天真的問道:「姨娘說的也有一定的道理呢,不過這樣大的好處,我是不是得付出點什麼啊?」

楚美月等的就是這句話,她跟秦秋燕對視一眼,眼神里都是得意。

「妹妹出嫁,作為姐姐你肯定要出一份嫁妝,我們燕兒什麼都不要,難得太子殿下看中了優品閣,不如你就把優品閣送給你妹妹做嫁妝吧,以後燕兒成了太子妃,定然也不會忘了你這份恩情。」

秦葉悠冷哼一聲,這娘倆終於露出了狐狸尾巴,她就知道,黃鼠狼給雞拜年,肯定沒按好心。

既然已經知道了她們的目的,秦葉悠也沒心情再陪她們演戲了,當即就說道:「多謝姨娘的美意了,不過想要我的優品閣,門兒都沒有!趁早死了這條心吧!」

楚美月見秦葉悠當場翻臉,說的斬釘截鐵,就知道剛才是被耍了。

她也不再掩飾自己,立即就露出了真面目:「秦葉悠,你別給臉不要臉,沒有你的優品閣,我們燕兒一樣可以嫁給太子,不過是給你和奕王一個機會而已!」

「哼,我們還真不稀罕!而且我還告訴你,別說優品閣你要不去,以前你吞占我娘的嫁妝,也得全部給我吐出來,休想讓你女兒帶走半分!」

楚美月又驚又氣,直接站起來破口大罵:「你這個小賤人!你少得意,我看你怎麼奪回去,你個死鬼娘爭不過我,你也照樣爭不過我!」

啪!秦葉悠一個巴掌就扇了過去,冷著臉說道:「這是替我娘打的,你這樣骯髒之人的骯髒之口,不配提我娘!」

楚美月一愣,隨即嚎叫著:「翻了天了,居然敢打我,來人給我摁住她。」

門外立即有兩個小廝衝進來,要拉住秦葉悠,原來楚美月後準備了後手,先來軟的,如果秦葉悠不接受,她就準備來硬的逼她就範,反正現在是在尚書府。

那兩個小廝還沒有靠近秦葉悠呢,婉兒立即上前,一腳一個十分利落的就把這兩個強壯的小廝踢到了院里,兩人慘叫不已。

這一下不但楚美月母女,就連秦葉悠也被震驚到了,她知道婉兒會武功,沒有想到她身手這樣好,她再一次在心裡深深感激外祖母,替她想的太周到了。

婉兒冷著臉,擋在秦葉悠的身前說道:「今日誰敢動我們王妃一根汗毛,來日王爺就踏平你們尚書府,誅你們九族,不信就試試!」

她聲音洪亮,這氣勢氣吞山河,綠蘿不失時機的拿著菜刀從廚房裡沖了出來,大聲喊道:「我看誰敢放肆!」

小廝們嚇得不敢動彈了,奕王的名頭還是很管用的。

楚美月母女倆也有些哆嗦,強撐著說道:「秦葉悠,你給我等著!等燕兒成了太子妃,第一個就收拾你!」

「滾!」秦葉悠啪的一聲摔碎了一個茶碗,正在碎在這娘倆的腳下,她們嚇了一跳,終於轉身手忙腳亂的逃走了。

秦葉悠和婉兒還有綠蘿對視一眼,全都不由自主的笑了起來。

「好了,大清早的打了這一仗,都省了我活動身體了,餓了,咱們去吃早飯!」

秦葉悠剛剛喊完,唐婆婆已經端著飯菜從廚房裡出來,綠蘿趕緊去接了過來。

吃過早飯,本著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的原則,秦葉悠帶著藥箱去給秦明源做複查。

秦明源躺在床上,臉色雖然還有些蒼白,但是精神似乎還不錯,只是看到秦葉悠進來,一點笑模樣都沒有。

秦葉悠也不在意,本來她對這個爹就沒有什麼指望,現在只不過把他當成一個普通病號而已。

她假裝看不見他的臉色,低著頭沉默著為他診脈,倒是秦明源忍不住開口說道:「聽說你今天早晨把你娘和你妹妹都罵了,還打了你娘一巴掌?」

哼,這娘倆,告狀倒是挺快的!

本來對秦明源還有一絲同情的之心,現在只剩下冷意了。

「爹,我娘多年前就已經過世了,您不會是傷到腦袋了吧?怎麼說出這樣的話?」秦葉悠的語帶諷刺的說道。

秦明源氣哼哼的說道:「你知道我說的是誰,你現在已經加入奕王府,享受榮華富貴,為什麼不能幫襯一下你妹妹?」

「不好意思,我寧願幫襯大街上的乞丐,也不會幫襯這對母親!」秦葉悠立即懟了回去。

秦明源重重一拍床板:「你你你……你這個不孝女,你這樣狠心,別怪我以後不認你這個女兒!」

「你真的把我當成你的女兒了嗎?我到底是不是你親生,你一分錢嫁妝都沒給我,把我推到奕王府,不顧我的死活,那時候你怎麼不想想我是你的女兒?

「午夜夢回的時候,想想你做的這些事,你對得起我娘嗎?對得起當年對她的承諾嗎?」

秦明源頓時警惕起來,壓低聲音問道:「你是不是知道了什麼?」

「我什麼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要那會屬於我自己的東西,我要完成我娘的遺願!」秦葉悠站起身,冷著臉看著他說道。

這樣冷清虛偽的男人,當年單秀芳是怎麼看上他的?真是讓人費解!

秦葉悠生了一肚子氣,從秦明源處出來,正走在路上,突然看到一個小丫頭怯生生的跑了過來,噗通一聲跪下說道:「王妃,請您救救我們陳姨娘吧?」

秦葉悠一怔,問道:「陳姨娘?她怎麼了?」

她對這個陳姨娘沒有什麼印象,好像是在她出嫁之後才嫁進來的。

「陳姨娘,被夫人罰跪在祠堂了暈倒了,夫人就讓人用冷水潑醒,現在高燒不退,夫人也不讓請大夫,眼看就不行了,奴婢聽說王妃懂醫術,請您救救陳姨娘吧。」

這麼楚美月!簡直是無惡不作!

秦葉悠當即就說道:「你在前面帶路吧,我這就去看看。」

小丫頭感激涕零,慌忙在前面引路,秦葉悠看了她一眼,看的出來這丫頭倒是個忠心的,她隨後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小丫頭回到:「奴婢叫香茗。」

是個好名字,秦葉悠記住了。

秦明源的在家養了兩天身子,稍微好一些了就去上朝了,他知道現在皇上可能對他有意見,所以忍不住要早點去表忠心。

沒有想到朝堂之上等著他的還有一個大炸彈。

幾名御史聯合彈劾他,罪名主要有以下幾條:

利欲熏心,霸佔屬於女兒的嫁妝,讓女兒凈身出嫁。

明知道女兒是賜婚給奕王,故意怠慢,挑撥君臣關係。

為了讓小女兒嫁給太子,知道太子喜歡優品閣,就逼著大女兒把優品閣給小女兒,破壞太子名聲。

條條說的有理有據,並且還有相關證人。

皇上現在已經知道秦明源身上的毒就是秦葉悠給醫治好的,這也說明祁元修身上的毒也是秦葉悠治好的了,所以對秦明源更加不待見了。

「秦尚書,剛才方御史所彈劾的事情,你可知道?是否卻有此事?」

秦明源氣的全身發抖,跪在地上說道:「這全是無稽之談!絕無此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6章:軟硬兼施

8.42%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