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9章:死訊傳來

第469章:死訊傳來

「王爺,您,還請節哀!」追風聲音有些沙啞的說道

「不可能的,追風,你是不是被王妃發現了,是她逼你這麼回答的對不對,她不會死的,那個小狐狸,怎麼可能會這麼輕易的死呢?」祁元修突然將追風從地上拉了起來,拉到了自己的臉前,有些咬牙切齒的詢問道。

「王爺,您冷靜一點兒,王妃她確實已經沒了!」追風說道。

「不會的,不可能,她一定是在跟本王開玩笑,本王要去找她。」祁元修有些踉蹌的站了起來,跌跌撞撞的就要出去。

卻被追風給攔了下來,追風跪在祁元修的身前,直直的看著對方大聲的說道:「王爺,您不能去啊,您現在去了,那我們之前所做的那些不就全都白費了嗎?」

「追風,你給本王讓開!」祁元修冷聲說道。

「王爺,您走了,接下來如果宮裡再發生了什麼事情該怎麼辦?誰來主持大局?」追風說道。

「追風,本王最後再說一次,讓開!」祁元修臉色蒼白,聲音冰冷的說道。

說完也不顧面前追風的阻擋,就這麼直接越過追風走了出去,出了門正好就撞到了來給他送補湯的馬蓮兒。

馬蓮兒也是個傻的,看著祁元修的臉色不好,還硬是要自己湊上去,祁元修本就處於暴怒的邊緣,看到馬蓮兒就更加的一肚子氣。

「王爺,您這是要去哪裡啊?蓮兒給您準備了補湯,您要不要嘗一嘗再走?」馬蓮兒端著補湯,站在祁元修的面前,笑著說道。

「讓開!」祁元修語氣十分不好的說道。

「王爺,您怎麼了,為什麼這麼說蓮兒,蓮兒只是想給您送一些補湯來補一補身體罷了,您不想喝可以直接告訴蓮兒,為何要這麼對待蓮兒呢?」馬蓮兒的眼眶瞬間就紅了起來。

如果此時此刻秦葉悠在這裡的話,一定會感慨一句影后,就這演技,一秒哭出來的本事,就是一些影后影帝都比不過啊!

但是,祁元修不是秦葉悠,此刻的他也沒有那些心情再繼續和馬蓮虛與委蛇。

「馬蓮兒,你的目的本王知道的一清二楚,包括你背後的主子是誰,讓你來做什麼的,本王都知道,本王陪著你演了這麼久的戲,難不成你還真的以為本王看上你了?」祁元修有些諷刺的說道。

馬蓮兒的臉色一瞬間就變了,卻仍舊強撐著最後的一點兒倔強,用一雙無辜的大眼睛盯著祁元修。

「王爺,您在說什麼呢?蓮兒怎麼聽不明白呢?您在說什麼主子,什麼背後的人啊?蓮兒心裡眼裡都是只有王爺您一個人的啊!」馬蓮兒說道最後又是一副嬌羞的模樣。

若是放在之前的時候,在沒有絕對的把握之前,祁元修也是不會和馬蓮兒撕破臉皮的,但是,此時此刻他什麼都顧不得了。

他最愛的女人此時此刻還不知道在哪裡?還有沒有命?他怎麼還能和另外一個卧底嬉笑怒罵呢?

他自認為不是聖人,做不到這一點兒,他也有七情六慾,他也是需要發泄情緒的,而秦葉悠就是主宰他一切情緒的那個神。

「馬蓮兒,需要本王將那些證據全都摔在你眼前你才肯承認是嗎?本王警告你,最好不要試圖在本王的眼皮子底下搞出什麼小動作來,否則本王一定不會放過你的。」祁元修冷冷的說道。

「來人,把她給本王關起來,沒有本王的命令,誰都不許她見!」

「是。」

一旁的侍衛上前便要去押解馬蓮兒,馬蓮兒在經過最初的震驚之後,已經恢復過來了情緒,看著祁元修的樣子,也確實不像是之前的時候了,頓時也就明白了過來。

「祁元修,你怎麼可以這麼對我呢?你對我難道就沒有一點兒的感情嗎?我哪裡配不上你嗎?」馬蓮兒大聲的說道。

說著話的時候,她的眼裡已經氤氳起了一團水汽,其實,她已經想好了,祁元修對她這麼好她已經動心了,如果沒有今天祁元修無情的拆穿她的戲碼,她可能會拒絕在為扶桑長公主提供消息,然後轉而投入到祁元修的懷抱里。

可是,變化來的就是這麼快,就在她已經要沉淪在對方的關心寵愛中的時候,那個人給了她一切美好幻想的人卻狠狠的給了她一巴掌,告訴她清醒一點兒。

還有什麼是比這個更加的讓人覺得心痛的呢?馬蓮兒此刻覺得,自己的心都在對方的語言下化成了一閃一閃的碎片。

而那個罪魁禍首不禁沒有絲毫的愧疚,甚至還毫不憐惜的在她的心上狠狠的踩上了幾腳。

「感情,如果你覺得本王這段時間和你的逢場作戲就是感情的話,你大可以自行想象。」祁元修說道。

「逢場作戲?你說你和我的沒一次相處,都是逢場作戲?」馬蓮兒有些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嗤,難不成,你真的以為本王是那種膚淺的人,會因為一具皮囊就對一個人傾心?」祁元修有些高傲的說道。

「哈哈哈,是啊,我怎麼忘記了呢?你可是大魏的戰神王爺,你什麼樣的美女沒有見過,怎麼會對我一見傾心呢?是我太高看自己了,也低估了你,哈哈哈哈,一切都只不過是我自己一個人的自作多情罷了。」馬蓮兒說道。

祁元修看著這樣有些瘋狂的馬蓮兒,不動聲色的皺了皺眉頭,轉身欲離開,卻在轉身的時候,又聽到了馬蓮兒的聲音。

「王爺,我在問最後一個問題,既然你不喜歡我,又為什麼要為了我一次又一次的讓你的王妃誤會我們呢?」馬蓮兒問到。

「你的主子派你過來,難道沒有告訴過你,文天雷一直視本王和王妃為死敵,如此一來,留在本王身邊就越加的危險,本王怎麼會捨得讓本王的王妃處於這種時時刻刻的危險當中呢?」祁元修頭也不回的說道。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哈哈哈,呵呵呵,原來,我努力了這麼久,不禁沒有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還被你算計成為了別人的替罪羊,哈哈哈,我還真是傻啊!」馬蓮兒有些苦澀的說道。

不等她說完,侍衛走上前來,便將她給押解了下去。

自家王爺不顧一切的離開了王府,追風就只能被迫的留下來收拾爛攤子,自家王爺已經和馬蓮兒撕破了臉皮,追風也覺得痛快至極。

他原本就不太同意王爺用馬蓮兒來做擋箭牌,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被那個女人給出賣了個徹底,現在也好,直接將人關押起來,也省了一份心。

不過,扶桑長公主那邊肯定會有些打草驚蛇,畢竟她的目的還沒有達到,自己派過來的暗線就先被發現了,這對她來說也是一個不小的打擊,甚至很有可能逼的對方狗急跳牆。

追風讓人將馬蓮兒嚴密的看管起來,又處理了一些軍中的事情,等到他把事情都安排妥當了,確定即使出現了緊急狀況也不會出現別的問題之後,他發現,他家王爺已經早就不見了蹤影。

而另外一邊,離開了奕王府的祁元修直接騎著馬來到了藥王谷,路過藥王谷沒有停,直接按照追風的描述,找到了哪一處山崖。

山崖確實陡峭,即使只是站在旁邊,都能夠感覺到來自山崖底下呼嘯的冷風,以及一陣一陣野獸的怒吼聲。

祁元修在看到地上的血跡的時候,整顆心就已經快要停止了跳動,如今再加上野獸的怒吼聲,更是讓他心精肉跳。

找到下山崖底下的路,祁元修直接使用輕功飛了下去,山崖底部確實非常的陡峭,到處都是石頭以及高聳的樹木。

底下還有一處小小的溪水,此刻正在涓涓的流著細水,發出了一陣清脆悅耳的聲音,可這聲音此刻在祁元修聽來,卻顯得無比的凄涼,彷彿都在提醒他秦葉悠死去的地方有多麼的荒涼。

「秦葉悠!」祁元修站在一處石頭上,大聲的喊了一聲,聲音通過山崖底部的是山崖回蕩出去了好遠好遠,可一直到聲音消失,祁元修也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

「秦葉悠你在哪裡?我來找你了,你快出來啊!」祁元修不死心的繼續喊到。

可無論他喊什麼話,又或者是怎麼哀求,不要說是聲音,就連野獸的聲音都消失不見了,諾大的一個山崖底部,此時此刻彷彿只有祁元修一個活物存在一樣。

「悠悠,別鬧了,我知道錯了,我不該逼你離開的,我後悔了,你回來好不好,我真的知道錯了,你回來吧!」祁元修不死心的在山崖底部到處的尋找,一邊尋找一邊喊話。

只有那些回聲,還能讓他覺得自己現在還活著,還有時間去尋找到秦葉悠,可,他始終都沒有得到任何秦葉悠的回應,只有山崖底部不斷出現的野獸吼聲,才讓他沒有以為自己在夢中,讓他激發心裡的情緒,不停地,不知疲倦的尋找著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69章:死訊傳來

85.9%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