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0章:質問

第470章:質問

祁元修在整個山崖底部都尋找了一圈,可什麼都沒有發現,他的臉色逐漸的變得蒼白無力起來。

再次的尋找了一圈,仍舊是什麼都沒有找到,祁元修心裡突然升起了一股怒火,他直接飛身掠起,回到山崖上,騎著馬,向藥王谷的方向奔去。

來到藥王谷的谷門口,門前的守衛認出了他,只見那人對他拱了拱手,一副恭敬有加的樣子,但是眼睛里確實沒有絲毫的尊重。

「不知奕王殿下此時此刻來我們藥王谷可是有要事?」那人問到。

「別廢話,東方昱呢?本王要見他!」祁元修語氣極為不好的說道。

「奕王殿下,實在抱歉,我們谷主前些時間受了些傷,最近幾天才有所好轉,只是身體依舊虛弱,只能躺在床上,不知奕王殿下是有什麼重要的表情,由屬下代為傳達也是一樣的。」那人說道。

「代為傳達?哼,你算個什麼東西,也配給本王傳話?給本王讓開!否則可就不要怪本王不客氣了!」祁元修有些惱怒的說道。

現在的祁元修就像是一個隨時隨地都可以爆炸的炸彈一樣,稍不留神就會傷人傷己。

「奕王殿下,這裡是藥王谷,藥王谷有藥王谷的規矩,任何人來了這裡都要遵守藥王谷的規矩!」那人也同樣語氣不善的說道。

他們藥王谷也是除了天門派以外算是最厲害的門派了的,試問江湖上的那些門派,那些人沒有來向他們藥王谷求過葯?所以,他們也是有脾氣的好吧,不是任人捏圓撮扁的!

「規矩?本王告訴你,無論在哪裡,都是別人遵守本王的規矩,還從來沒有人能夠讓本王遵守他們的規矩呢!」祁元修有些不屑的笑著說道。

祁元修這話雖然有些誇張了,但是葉確實沒有說錯,他身為大魏戰神王爺,凶名在外,不管是在哪裡別人都要對他敬重三分,他不想做的事情,也沒有人可以強迫他。

如今,他卻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一個小小的僕從給為難,這怎麼能不讓他生氣呢?他沒有直接在這裡大開殺戒就已經是足夠的理智了。

「你!有本事你就進吧!」那人有些生氣的說了這麼一句話就動作乾脆利落的消是在了原地。

接著,藥王谷的門口突然無端的升起了一陣煙霧,煙霧中隱隱約約的能夠看到一個人影,十分熟悉的樣子。

祁元修看到那個身影,眼神一亮,馬上就向人影追去,卻在跑了沒有兩步之後,又強迫自己停了下來。

他捂著自己的額頭,有些痛苦的閉上了眼睛,再次睜開來,看著周圍的一切,都不帶任何的感情色彩。

這藥王谷門前有一個陣法,迷霧陣,也不知道這個陣法是誰創的,總之,他是分的有意思,能夠反應出一個人內心最真實的想法,將每個人內心中最恐懼或者是最喜歡的一個東西表達出來。

所以,他剛剛看到的人影就是秦葉悠的身影,不過好在他及時的清醒了過來,接下來就是如何的闖過去這個陣法了。

祁元修在原地站了許久,從自己的衣袖上撕破了一條布,用布條蒙住了自己的眼睛,然後鼻子在空氣中輕輕的嗅聞了幾下,最後朝著一個方向走過去。

藥王谷的院子里種了許多的藥材,托秦葉悠的福,現在的祁元修雖然並不能到那種一聞到味道就知道是什麼藥草的地步,但對於藥草的敏感度也是有了一個極大的提高。

剛剛他仔細的思索的半晌,既然這個陣法能夠把人內心的想法表現出來,那他乾脆就閉上眼睛,這樣他就什麼都看不到了,也就可以無視這個陣法了。

尋著藥草的味道,祁元修闖過了那個陣法,剛剛那個引誘他走進陣法的人看到他這麼快就走了出來,有些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快說,東方昱在哪裡?」不等他震驚完,祁元修就拿出了休息里的匕首,將匕首抵在他的脖頸間,逼問道。

「奕王殿下,別激動,別激動,千萬別激動。」那個人有些哆哆嗦嗦的看著他手裡的匕首,將自己的脖子往後面縮了縮,可又馬上被匕首給緊緊的抵住了。

「再不說,本王就殺了你!不要質疑本王說的話,本王說得出,就一定做的到。」祁元修冷冷的說道。

「奕王殿下,您先冷靜一下,我們谷主他,他真的受傷了,現在才剛醒過來。」那個人說道。

「本王是問你他在哪裡?」祁元修再次重複自己的話。

「谷主他,他在房間里,不過,空青守在哪裡。」那個人眼看著祁元修真的要爆發了,馬上抖豆子一樣的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都說了出來,一絲一毫的猶豫都沒有。

「房間?你可以走的!」祁元修呢喃了兩句,然後收起匕首,邁步越過那人想東方昱的房間走去。

這藥王谷他也是來過好多次了,自然是無比清楚的知道東方昱的房間在哪裡的,所以,也不需要那個人給他帶路,自己就找了過去。

果然的,如同那個人說的一樣,祁元修在門口確實是見到了空青,空青見到他也是愣怔了一瞬間,眼見著對方馬上就要闖進去了,這才反應過來,急忙的跑過去,攔住了對方。

「奕王殿下!」空青臉上掛著得體的笑容,說到。

「讓開!」祁元修看都沒有看空青一眼,徑直的往屋子裡走去。

「奕王殿下,您不能進去!」空青的語氣更加的堅定了幾分。

「空青,你不是本王的對手,識相的話,馬上給本王讓開!」祁元修這才抬眼看向空青,眼神凌厲,不帶任何的情緒。

「抱歉,奕王殿下,我家主子正在休息,還請您該日再來吧!」空青說道。

「空青,你是要執意阻我了?」祁元修冷冷的笑了笑,說道。

空青沒有說話,但他擋在門前的行動已經表明了一切,祁元修看了看空青,伸出手去,剛準備動手,就聽到屋子裡傳來了一個虛弱無比的聲音。

「空青,讓他進來吧!」東方昱的聲音。

「主子?」空青有些難以置信。

「讓他進來!」東方昱的聲音裡帶了些命令的滋味。

空青這次也沒有辦法了,自家主子都發話了,他還能說什麼呢,只能讓開路,將門打開,對祁元修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祁元修沒有絲毫的意外,就這麼走了進去,走進去之後,轉過一個屏障,祁元修這才看清楚如今東方昱的狀況。

他的胳膊被竹板夾著,臉上還有一道淺淺的疤痕,手臂上,腿上更是有著數不清的小傷口,他的嘴唇蒼白的可怕,語氣也虛弱的要死,卻依然是勾起了一抹笑看著他,那個表情和以往一樣的欠揍。

「呦,這不是我們的奕王殿下嗎?怎麼今日有空,來我藥王谷了?」東方昱說道。

「東方昱,你是怎麼保護的人,我將人交給了你,你就是這麼照顧她的嗎?讓她下落不明生死未卜?」祁元修質問道。

「你將人交給我?奕王殿下,什麼時候你的臉皮也這麼厚了,你什麼時候將人交給我的,我怎麼不知道?」東方昱有些嘲諷的說道。

「東方昱!」祁元修的眉頭跳了跳,有些惱怒的喊了一聲。

「祁元修,你不要太過分了,她是怎麼離開你的奕王府的,你應該比我更加的清楚吧,既然是你先辜負了他,那就不要在這裡假惺惺的做好人,更不要說什麼託付的話,她不屬於你!」東方昱說到。

「她是我的奕王妃!」祁元修說道。

「那又如何?誰又能承認呢?她自己承認嗎?奕王妃?敢問哪一個王妃會被一個來歷不明的女人逼的離家出走,她在你那個所謂的王府里,有一絲一毫的快樂嗎?」東方昱說道。

「你!是。你說的對,她在王府根本就不快樂,我只是囚禁著她,我不僅囚禁了她,我還一次又一次的傷害了她,你說的都是對的,這一切都是我的錯。」祁元修剛想反駁,卻突然的情緒低落了下去,有些垂頭喪氣的說道。

看到祁元修這幅模樣,東方昱一口氣噎在了嗓子眼裡,咽不下去也吐不出來,如果祁元修盛氣凌人的和他爭吵的話,他也能回嗆他兩句,但是現在,祁元修這麼突然的一下子軟弱了下去,倒是讓他不知道該怎麼繼續說下去了。

繼續冷嘲熱諷,豈不是會顯得他太過沒有人情味,人家都那麼傷心了,他還這麼上去補刀,但是,就這麼告訴他真相,東方昱又覺得自己心裡很是不爽。

畢竟,他是親眼看著秦葉悠為了對方有多麼的傷心,有多麼的痛苦的,索性就先讓他懺悔一會兒,等到他覺得差不多了再告訴他也可以。

抱著這樣的惡趣味,東方昱看著祁元修沉悶了好一會兒,等到覺得差不多了,才慢慢悠悠的告訴對方自己和秦葉悠那天遇到的真實情況,但是,最後還是一句話,他們兩個人一起掉了下去,如今,秦葉悠還是沒有找到人影,不過,他還是有良知的,好歹還安慰了對方一句。。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70章:質問

86.08%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