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1章:布置陷阱

第471章:布置陷阱

「按照目前的情況來看,沒有結果就是最好的結果不是嗎?不要太擔心了,你要相信悠悠,她不會讓自己就這麼沒命的。」東方昱說道。

對於東方昱此刻這種說風涼話的行為,祁元修表示十分的鄙視,但是對方現在的情況實在不適合打鬥,乾脆狠狠的瞪了對方一眼,然後甩袖離開了。

等到祁元修離開,東方昱找來了空青,從對方的嘴裡知道了最近這段時間裡發生的事情,他們每一天都有派人在山崖底下找,但是很可惜山崖底下他們幾乎都找了一個遍了,還是什麼都沒有發現。

畢竟,這也並不能怪他們,山崖底部雖然不是太大但是卻有很多的樹木,不禁如此還有很多的野獸,因此,他們的尋找,也只能大概得尋找一遍,很多地方沒有仔細的搜查過。

東方昱聽了空青的話以後,臉色微微的變了變,然後吩咐空加派更多的人手去尋找秦葉悠。

而另外一邊,在知道了真相之後的祁元修再一次的回到了山崖底部,這一次,他不在大喊大叫了,只有無盡的沉默。

通過東方昱的嘴,他才真正的意識到,自己曾經的做法有多麼的愚蠢,簡直就是愚不可及,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有那種把人逼走的想法呢?

他覺得自己蠢透了,一遇到關於秦葉悠的事情,他就總是會做出一些傷害到對方的事情,事後當他又反應過來以後,又是無盡的後悔。

可是這一次,也不知道秦葉悠還會不會給他一個被原諒的機會,祁元修心裡無比的懊悔,他懊悔極了,他恨不得飛回去過去的時間,把當時有這種愚蠢想法的自己給掐死。

「悠悠,原諒我,答應我,一定不要出事兒,我還要向你親口道歉呢?你不想聽我給你道歉嗎?」祁元修在心裡想到。

祁元修到這裡的時候,正好和離開這裡的追風錯過了,追風在處理完完事情以後,就猜測自家王爺可能會來這裡親自找人,便馬不停蹄的趕了過來。

卻不曾想到,他來了以後,卻沒有見到自家王爺,而他也不知道的是,就在他離開以後,祁元修又再次的回來了。

而且,這一次,回來之後,一呆就是整整三天,這三天里,他沒有一刻鬆懈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尋找著那個女人的身形。

他還擔心那人只是為了躲避自己才始終不肯出現了,便連晚上都不肯放過,就這麼硬生生的在山崖底下熬過了三天三夜。

三天三夜的時間,說長也不長,說短也不短,可就是這麼三天,卻讓祁元修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表達。

當追風找到自家王爺的時候,差點沒有認出來那個人來,臉還是那張臉,只是臉色略微的蒼白了一些罷了,但是,那一頭烏黑亮麗的長發,此刻卻全部變成了白絲。

「王爺,您的頭髮?」追風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祁元修。

「白了啊?也好,這就當做是給他的共白頭吧,希望她還能原諒我。」祁元修伸出手拉過自己的髮絲看了看,喃喃自語一般的說道。

「王爺!」追風聲音有些顫抖的說道。

就在剛剛那麼一瞬間,他清晰的感受到了,自家王爺的身上沒有一絲一毫的生氣,就好像此刻的他只是一具行屍走肉一般。

「追風,最近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嗎?馬蓮兒怎麼樣了?」祁元修翻身上馬,問到。

「回王爺的話,最近宮裡太后那邊有些不太平,至於馬蓮兒,她自盡了!屬下沒有看好她,即使屬下已經很小心了,但還是讓她自盡了。」追風有些自責的說道。

「罷了,死了就死了吧,也好讓她去向悠悠好好的解釋一番,讓她知道,本王從來都沒有喜歡過別人,本王的心裡,從始至終都只有她一個人。」祁元修苦笑了一聲,說道。

追風看著這個樣子的祁元修,沒由來的想到了剛認識自家王妃的時候的祁元修,一樣的冷漠,身上依舊瀰漫著一股死氣,那種氣勢很溫和,雖然駭人,卻不會這麼的有攻擊性,不想是現在一樣,祁元修渾身上下的氣勢都十分的駭人,像是一把鋒利的刀子,隨時能夠在你的脖頸上劃上一刀。

祁元修默不作聲的上馬,架勢馬飛快的離去,等他回到王府,來不及休息,張太醫已經等在了書房裡了。

張太醫帶來了皇宮裡的最新消息,太後身上的的毒已經解的差不多了,這段時間裡,雖然沒有再提起讓文意公主和扶桑長公主兒子穆棱的婚事,卻也是密切的關注著文意的一舉一動。

另外,皇帝的身體狀況也越來越差,已經有些分不清楚人物究竟誰是誰了,看樣子似乎時日無多了。

也因此,三皇子一黨開始蠢蠢欲動起來了,這段時間裡,三皇子一直在悄悄的走訪每一個大臣家裡,或是威逼或是利誘的將人拉攏到自己的這一邊來。

畢竟造反這種事情,結局雖然說是掌握在勝者手中的,但是也同樣的掌握在這些大臣們的手裡。

有的時候這些大臣們的一句話,可比他們做十件百件事情都要管用的多了,歷史是掌握在勝利者手裡的這句話可不是白說的。

「這麼快,就沉不住氣了,真是個蠢貨!」祁元修冷笑一聲,罵到。

他和皇帝太后明爭暗鬥了這麼多年,對他們也是最為了解的,這才多久的時間,太後生病,皇帝病危,怎麼會這麼及時呢?

如果不是巧合的話,那就一定是太后和皇帝下的一個圈套就看誰沉不住氣鑽了進去,不過,這麼以來也好。

三皇子造反,五皇子已經成為太子,自然就有權利調動兵權保護皇帝太后,趁著混亂,直接將太后和皇帝也給除夕掉,在扶持五皇子登上皇位,事情也就可以結束了。

「但是,王爺,最近,這扶桑長公主入宮的頻率也是十分的勤快啊。」張太醫皺著眉頭說道。

「扶桑長公主?她進宮做什麼?太后不是已經不待見她了嗎?她還去自討苦吃做什麼?難不成還沒有放棄讓文意嫁給他兒子的事情?」祁元修說道。

「王爺,您這一次猜錯了,這扶桑長公主入宮,也就是去向太后請個安也就出來了,這段時間裡,去找文意公主的次數也明顯的變少了,反倒是去後宮的次數多了一些。」張太醫意有所指的說道。

「後宮,你的意思是,五皇子?」祁元修有些驚訝的說道。

「並不是沒有可能,畢竟五皇子如今正是需要力量支持的時候,而扶桑長公主的目的又不簡單。」張太醫說道。

這下子,祁元修有些為難了,他緊緊的皺著眉頭,仔細的思考了一下扶桑長公主做的這一切事情,她無非就是想要除掉自己,而至於幫助三皇子,也就是斷掉自己的一個臂膀罷了。

如果五皇子不能登基,反而是她扶持的三皇子登上了皇位,那麼,三皇子一定會幫助對方來對付自己,到時候裡應外合,自己就算是插翅也難逃了。

而且,三皇子比起五皇子明顯的要更好控制一些,大魏有了三皇子這一個昏君,用不了幾年,甚至根本就不需要他們扶桑國出手,大魏自己就可以把自己給作死。

到時候,整個大魏對於他們來說也就如同是探囊取物一般的輕鬆自在了,還不會有任何的危險存在。

不得不說,這個扶桑長公主確實是有一個好頭腦,至於馬蓮兒,他只不過是一個犧牲品罷了,在沒有按時收到馬蓮兒消息的時候,馬蓮兒恐怕就已經成為了哪一個被犧牲的棋子。

「哼,她還真是打了一手好算盤啊。」祁元修冷笑一聲說道。

「張太醫麻煩你了回宮以後,多盯著掉後宮和三皇子的情況,一遇到風吹草動馬上就來告訴本王,太子那邊,本王也會提醒他多注意一些的。」祁元修說道。

「是,王爺請放心。」

「還有,告訴文意,讓他這段時間,不要隨便外出,就待在自己的宮裡,宮裡的天,怕是過不了多久就要變了。」祁元修有些意味深長的說道。

「是,王爺放心,老臣一定會將話全部帶到的。」張太醫答應一聲。

接下來,祁元修又見了軍中的一些人,詢問了一下郊外三皇子外祖父的部隊的情況,在得知對方這段時間裡正在悄悄的招兵買馬之後,笑了笑,沒說什麼,只讓人定緊一些。

等到處理完了所有的事情之後,祁元修才有機會停下來休息,他沒有回自己的怡然居,而是去了梧桐苑,來到了秦葉悠的房間里。

在這裡,他們有過很多的美好,也有過爭吵,但現在,那個狐狸一樣的小女人,卻再也不會再自己的身邊吵吵鬧鬧,也不會和自己討價還價了,她對自己真的傷心了。

「悠悠,你回來好不好?只要你回來,本王什麼事情都答應你,回來吧。」祁元修拿起了秦葉悠放在桌子上的一方手帕,緊緊的貼在胸口,在心裡暗自想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71章:布置陷阱

86.26%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