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見到老谷主

第474章:見到老谷主

而唐菲之後又說了些什麼,秦葉悠已經全部都沒有再聽了,她的腦海里漸漸地浮現出來了一個巨大的疑問。

她自然也是知道東方昱的一些事情的,畢竟像東方昱這樣的一個傳奇人物,他的一些經歷也是值得人娓娓道來的。

秦葉悠自然也就知道了,當時的東方昱在年齡還很小的時候接手了處於危亡時刻的藥王谷,用雷霆的手段將藥王谷整頓好,之後又力挽狂瀾帶著藥王谷走到了今天的這個地位,可以說,但是得情況下,如果沒有東方昱的話,就不會有今天的藥王谷存在。

但是,據說當時的老谷主也是一個十分英明的人,試問一個英明的人,怎麼會突然的就將大權交了出去呢?

難道是東方昱逼權的?秦葉悠暗自想到,但她轉念一想,按照東方昱的個性,想必是不屑於做出這種事情的,既然不是逼權,那又會是因為什麼呢?

秦葉悠陷入了掙扎的懷疑中,而另外一邊,今天經歷了太多大喜大悲的唐菲早就撐不住的沉睡了過去。

等到秦葉悠發現她的時候,她已經睡死了過去,無奈秦葉悠只好將被子給她蓋好,自己又琢磨了一會兒,才睡過去。

第二天,唐應就上門來將唐菲給帶了回去,畢竟,前段時間唐門才剛剛經歷過被人襲擊的事情,如今只要唐菲不在自己的身邊,唐應就總覺得心裡不踏實。

唐菲被不情不願的帶走了,秦葉悠再三的保證自己會去看她,這才讓唐菲的心情變好了一些。

唐菲一離開,屋子裡就只剩下了秦葉悠和東方昱兩個人,東方昱此刻正緩緩的拿著一杯茶慢慢的品著。

秦葉悠看著他這幅淡然的超脫物外的樣子,心裡有些懷疑,有些奇怪,不知不覺的,她盯著東方昱的視線便出了神。

「喂!悠悠?你在幹嘛?你怎麼用那種眼神看著我?是我有哪裡不對嗎?」東方昱被秦葉悠的視線盯的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有些擔憂的看著秦葉悠詢問道。

「嗯?啊?你說什麼?」秦葉悠被東方昱一問這才回過神來,有些疑惑的詢問對方。

「我是問你,你在幹嘛?為什麼一直盯著我?」東方昱有些無奈的又重新問了一遍。

「呃,這個,沒什麼,沒什麼,想一些事情罷了!」秦葉悠很想直接的就將自己的疑惑問出來。

但是她仔細的一想,又覺得自己管的未免也太多了,先不說她和東方昱只是朋友的關係,她根本就沒有那個資格立場去管人家家裡的事情,就算她有立場,她又要用什麼理由去問呢?

總不能一上來就說你父親是不是還沒有死呢?我怎麼沒有見過他呢?如果她真的這麼問出來的話,就算是朋友,關係也要被她給攪黃了。

所以,在沒有絕對的把握和想法之前,秦葉悠不想將這個問題攤開在東方昱的面前。

不過,她如此的考慮周全,東方昱卻完全不知道她心裡的糾結,只是看著她一臉欲言又止的表情就好奇不已,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對方的想法,幫助對方解決問題。

「悠悠,你的臉上全都寫滿了你有心事,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了,你想說什麼就說吧,我不會生氣的!」東方昱稍微一想就知道對方可能是在擔心自己會生氣,連忙說道。

「這個,可是你自己說的,不會生氣哦?」秦葉悠看了看東方昱信誓旦旦的表情,終究還是按捺不住自己心裡的好奇。

「嗯,我說的,有什麼想問的,你問吧!」東方昱點頭答應。

「那個,我好像聽到別人說,藥王谷的老谷主還活著?」秦葉悠試探性的說道。

果然的,在她的話出口之後,東方昱的臉色猛的一變,不過不是絲毫的慌亂,而是有些氣壓低沉了下去,一瞬間心情就不好了起來。

「悠悠,這件事情你是從哪裡聽到的?」東方昱問到。

「抱歉,我是不是提起了你的傷心事?這件事情我也是無意間聽到別人提起的,有些好奇,便想問問你罷了,如果你不想說的話,也沒關係的。」秦葉悠說道。

「不是,哎,告訴你也無妨,這件事情我已經埋在心底很多年了,說出來也會讓我解脫一點兒,其實,悠悠,他們說的沒錯,我父親他,確實沒有死。」東方昱說道。

「那,我怎麼從來都沒有見過他,也沒有聽你提起過他?」秦葉悠這下子更加疑惑了,既然沒有死,為什麼從來在藥王谷里就沒有聽說過這號人物呢?

「其實,說他沒有死,是因為他還有生命體征罷了,至於其他的,和一個死人沒有任何區別了!」東方昱說道。

「什麼意思?我不太明白!」秦葉悠的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

通過東方昱的話,她想到了現代的植物人,雖然還有生命體征,但卻和活死人沒有任何區別,難道,東方昱的父親是變成了一個植物人嗎?

「其實,當年父親匆忙間將谷主的位置傳給我,也實在是無奈之舉,當時的父親中了一種不知名的毒,那種毒十分的霸道,父親嘗試了很多種方法,但始終沒有結果,後來,父親在一本古籍上意外的看到了一個方法,於是他便用那種方法,讓自己陷入了無盡的沉睡之中,這才保住了一條命。」東方昱悠悠的嘆息了一口氣,慢慢的訴說著一件很久之前的秘辛。

秦葉悠聽著東方昱的話,臉上也難以掩飾的露出了震驚之色,如果按照東方昱的說法,他父親利用了古籍上的方法將自己陷入了沉睡,可,這種讓人陷入沉睡來保命的方法,在現代都還沒有過成功的案例,古代居然有人成功了?

「那你父親他現在……?」秦葉悠有些不敢置信的問到。

「至今,他已經沉睡了十年有餘了!這些年來,我一邊努力的壯大藥王谷的勢力,一邊在暗中尋找那種毒的解藥,但是,始終都沒有任何線索。」東方昱有些沮喪的說道。

「我能知道你父親他,是用了什麼方法讓自己陷入沉睡的嗎?」秦葉悠說道。

「這個啊!父親他製作了一口冰棺,將自己冰凍了起來。」東方昱說道。

「冰棺?」秦葉悠有些難以置信,古代還可以製作冰棺,而且居然還可以冰凍人十幾年不死這可是就連現代都沒有辦法做到的事情啊!

「東方昱,你可以帶我去看一看你的父親嗎?或許我會有辦法解了他的毒!」秦葉悠說道。

「悠悠?」東方昱有些震驚的看著秦葉悠。

他這才突然的想起來,面前的秦葉悠就是一個解毒專家啊,無論是什麼樣的毒,對方都有各種各樣的方法解掉。

「如果你真的可以解掉父親身上的毒的話,你就是我們藥王谷最大的恩人!」東方昱說道。

「你別這麼說,現在還不知道呢?再說了,你救了我那麼多次,我就算是幫你一把也是應該的啊!」秦葉悠笑了笑說道。

東方昱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帶著秦葉悠來到了他的屋子裡,接著他不知道在哪裡按了一下,牆面上漸漸地露出了一條路。

「為了保護父親,我便將他放在了我房間裡面的密室里,哪裡放置了許多的冰塊,可以保證冰棺不會融化!」東方昱稍微的解釋了一下,便率先的走了進去。

秦葉悠見狀,連忙的跟著東方昱的腳步走了進去,兩個人一路往裡面走,越是往裡面走,秦葉悠就越是能感覺到一股冰寒的氣息。

不知道走了多久,終於在東方昱的一聲到了中,秦葉悠見到了那位傳說中的老谷主,東方昱的父親。

那是個十分英俊的男子,雖然他的臉色不是很好,但能夠想象的出來,他如果睜開眼睛,恢復過來,一定是一個美男子。

秦葉悠先是小小的驚艷了一把,之後才去看東方昱。

「我可以把冰棺打開嗎?」

「當然可以。」東方昱說著,便動手將冰棺的蓋子給打開了。

秦葉悠伸出手去碰了碰對方的手腕,入手一片冰涼,好像她碰的是一個冰塊一樣,不過事實上,在冰棺里凍了這麼長時間,不是冰塊,也差不多了。

悄悄的利用系統空間,採集了一點男人的信息,有取了一點血液,準備化驗,等待化驗結果的時候,秦葉悠也在觀察著男人的身體。

或許是因為沉睡的緣故,所以即使男人的實際年齡應該已經很大了,此刻看上去也是十分的年輕俊美。

而最讓她覺得驚訝的是,男人的大腦居然真的沒有死亡,就連體內的細胞也還是活的,只不過在低溫下,細胞的活躍度降低了許多而已。

秦葉悠一邊在心裡驚嘆於這種方法,一邊的化驗結果也出來了,收到系統的消息,秦葉悠也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男人的毒確實是很嚴重,準確的說,他的毒和當初祁元修中的一樣,都不是一種毒,而是一種混合毒。

而且這個下毒之人,十分的心狠手辣,他下的毒裡面至少含有六中毒藥,只不過,她如今只能夠通過系統辨別出是哪幾種毒藥,卻沒有辦法解毒。

不是她不願意,而是這幾種毒都是十分罕見的毒,解毒的方法和解毒的藥物也都是十分的珍貴難以尋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74章:見到老谷主

86.81%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