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1章:引蛇出洞

第481章:引蛇出洞

「守城好大的膽子,竟然敢放這麼多扶桑精兵進來,京城是大魏心臟,一旦出事後果不堪設想,他們不要命了嗎?」祁元修微微皺眉說道

寒星也是一臉憤慨:「屬下已經查過了,他們是從南城門進入的,南城門的守城首領剛剛換人,是皇上下旨換的。」

祁元修一聽冷笑一聲:「咱們這個皇帝,為了置我於死地,真的什麼都不顧了,不對,南城門也有咱們的人,為何當時沒有阻攔?他們以什麼名義進來?」

寒星立即回答道:「當初南城門換掉的人,就是我們的人,後來我們又安插了一個人,不過是個副手,說了不算,不過據他說,當時那群扶桑人進城是有令牌的。」

祁元修略微一思索,突然一拍桌子說道:「他們拿的應該是太后的令牌吧?」

寒星抬頭看了祁元修一眼,三分驚訝,七分敬佩,點頭說道:「是的,他們拿的是太后的令牌,大的旗號就是進京為皇上祈福的。」

祁元修點頭:「有了太后的令牌,無人敢阻攔的,現在皇上病重,正是好噱頭,你們一定要設法把令牌弄到手,這就是最好的證據。」

寒星點頭,有些遲疑的說道:「可是他們進城之後,並沒有什麼一場的舉動,而且戒備森嚴,我們如果想要拿到令牌,可能還有些困難。」

祁元修點了點頭,扶桑國這次動作這麼大,他心裏也清楚,關鍵的時刻到了。

祁元修只思考了一下,立即說道:「這個你放心,他們的目標就是我,只要我給他們機會,他們自然會出手,帶時候你帶上人趁機出擊。」

沒有想到寒星居然立即拒絕了:「不行,王爺,就是因為他們的目的是你,所以你才更危險,屬下一定竭盡所能,取得令牌,請王爺千萬不要衝動。」

祁元修搖頭:「寒星,你想的太簡單了,如果我毫髮無損,你們拿到令牌又有什麼用呢,放心,我不會有事的,我們沒有多少時間了,聽我的命令。」

寒星了解誒祁元修的性格,他一旦決定的事情,無人能撼動,可是這一招引蛇出洞,也是一場苦肉計啊。

追風守在怡然居祁元修的卧室門外,有些心急,現在整個大魏動蕩不安,他也很想出去保家衛國啊。

就在這時候,突然聽到房門輕聲一響,追風一回頭,就看到秦葉悠走了出來。

「王妃……」追風低頭喊道。

「王爺呢?」秦葉悠直接問道。

追風看着面無表情的王妃,微微一怔,這次王妃回來,似乎對他們這些侍衛都冷漠很多。

不過追風依舊低頭回答道:「王爺在書房議事的。」

「什麼事?這麼晚了還要說。」秦葉悠的口吻帶着一絲不耐,追風心裏更加錯愕。

他抬頭看了一眼秦葉悠,見她正不耐煩的看着門外,他突然說道:「大魏現在動蕩不安,王爺日理萬機,確實有些忙碌。」

「大魏的事情不是有皇上嘛,讓皇上,太子處理不就好了。」

夜風有些涼,秦葉悠裹緊了衣服,滿臉不在意的說道,然後轉身回房間了。

追風心裏更加疑惑,這還是以前那個王妃嗎?

曾經的王妃跟王爺一樣,為了大魏的子民,憂心忡忡,在王爺昏迷的日子裏,獨自一個人挑起大梁,不讓整個奕王府又一絲混亂。

祁元修又和寒星商討了一下具體的行動計劃,商討結束,也已經天亮了,寒星立即去佈置了。

祁元修回房看了一眼秦葉悠,她還在沉睡,在睡夢中也皺着眉頭,一副非常不安的模樣。

祁元修輕輕親了一下她的額頭,秦葉悠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看到他穿着朝服,輕聲問道:「王爺,你要出門?」

祁元修笑着點頭,又親了親她的臉頰,幫她把被子蓋好,柔聲說道:「我要進宮,過兩天可能會比較忙一些,不能陪你了,你要是悶了,就去梧桐苑玩。」

秦葉悠十分乖巧的點頭:「我在府里等你回來。」

祁元修剛剛離開不久,管家來報,十三娘來了。

秦葉悠一怔,立即說道:「哦,你給她安頓一下吧,王爺進宮了,我這身體不適,也沒法接待她。」

福伯抬頭看了秦葉悠一眼,似乎有些驚訝,不過很快點頭應着了。

管家剛剛離開一會兒,秦葉悠正坐在怡然居偏廳內的軟塌上想着事情呢,突然就聽到房門被推開了。

一抬頭就看到一個人影風風火火的進來了。

「葉悠,你這沒良心的,回來了竟然都給告訴我,剛才管家跟我說王妃身體不舒服,我還以為元修又新娶了呢!」

祁元敏一邊說着,一邊就在秦葉悠的身邊坐下來了。

秦葉悠微微一笑,輕聲說道:「我剛剛回來不久,身體還沒痊癒,所以也沒有跟你說起。」

祁元修打量著秦葉悠,隨後就把手指搭在她的脈門上,說道:「看你臉色,確實有些蒼白,我看看怎麼了?」

秦葉悠卻猛然把自己的手抽了回去,緊緊的攏在袖中,說道:「十三娘,多謝你費心,我沒有大礙,休養幾天就好了。」

祁元敏看了她一眼,問道:「你喊我什麼?」

秦葉悠一愣,隨即說道:「三公主,對不起,我上次受傷傷到頭了,以前的事情有些記不得了。」

祁元敏卻還是狐疑的看着她,秦葉悠似乎有些不安,稍微挪動一下,潛意識的似乎想要離祁元敏。

「葉悠,你不會是跟我生分了吧?你記得我的身份,卻忘記怎麼稱呼我了?」祁元敏看着她問道。

秦葉悠臉色更白了,怯弱的看了一眼祁元敏,聲音更低了:「我都說了,很多事情我都忘記了,你一直問什麼啊。」

祁元敏不說話了,直直的看着秦葉悠,眼神有些銳利,看不出她的情緒。

秦葉悠忽然起身說道:「三公主,不好意思,我突然頭有些痛,要去躺一會兒,你請便吧。」

說完之後她直接起身進了卧室,並且關上了門,留下祁元敏坐在客廳中若有所思。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81章:引蛇出洞

88.1%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