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章:誰是末路

第484章:誰是末路

祁元敏本想進宮去打聽一下消息,可是想起祁元修之前的囑託,她不能離開秦葉悠。

她心裡著急,只能找來福伯,讓他趕緊派人去宮裡打聽。

福伯回道:「一出事,王府的暗衛全部出動了,追風和冷月也出去了,估計很快就會有消息傳來的。」

眾人只能心焦不已的等待著。

傍晚十分,三皇子突然再一次帶兵前來,說要帶走秦葉悠。

祁元敏站了出來,直視三皇子,說道:「三皇子,宣奕王妃進宮,可有聖旨?」

三公主祁元敏離宮的時候,三皇子已經不小了,自然認得她。

「三姑姑,六皇叔圖謀造反,已經被關押在天牢,奕王妃也有重大嫌疑,需要一起帶走審問。」三皇子冷冷說道。

祁元敏冷笑一聲:「三皇子,你說有她嫌疑,證據是什麼?無憑無證,就要帶人進宮,可是不合規矩的。」

「三姑姑,你既然已經離宮,就不算是皇家人了,有什麼資格質問我!來人,給我把奕王妃帶走!」三皇子冷冷吩咐身後侍衛。

秦葉悠嚇得一哆嗦,不由自主的往祁元敏的身後躲去。

「我看誰敢!」祁元敏高喝一聲,她面色冷峻,氣勢萬鈞,一時之間,竟然沒有人敢上前。

「你個兔崽子,在我跟前竟然敢如此囂張,我算不算皇室的人,你沒資格知道,想要帶人走,讓你父皇親自來!」祁元敏直視三皇子說道。

三皇子氣的咬牙切齒,雙手緊握,當年三公主離宮,本來知道內情的人就不多,具體是怎麼回事,他也不甚清楚,一時之間不知該不該把她拿下。

就在這個當空,一個侍衛突然沖門外沖了進來,在三皇子的耳邊說了兩句。

三皇子的臉色突變,驚問道:「什麼?竟然在天牢里被人劫走了?你們都是吃屎的嗎?」

那侍衛低頭,勉強辯解道:「來人是拿著令牌的,似乎不是奕王的人。」

三皇子沉吟一下,忽然淡淡一笑,表情看上去意味深長,「拿著令牌的?呵呵,看來惦記六皇叔的人不少呢,算了,我們先回去吧。」

說完之後,他冷冷的瞥了一眼秦葉悠和祁元敏,轉身離開了。

三皇子走後,祁元敏立即找來福伯問道:「暗衛們還沒有消息嗎?」

福伯面色沉重的搖了搖頭。

很明顯祁元修被人從天牢劫走了,只是不知道劫走他的是敵是友,他現在可還安全。

祁元敏穩下眾人,然後她跟秦葉悠就一直在怡然居等待著,秦葉悠有些神經質的來房間里走來走去,不知道在想什麼。

祁元敏冷冷的注視著她,兩人之間並沒有什麼交流。

皇城外五十里地,有一座荒山,荒山背後的一個山洞裡,祁元修全身是血,奄奄一息的被人五花大綁著。

山洞裡燃著火把,有個人影緩緩的從山洞深處走出來。

「奕王,許久不見啊。」

祁元修帶頭看了一眼,微微一笑:「長公主,別來無恙啊。」

長公主從陰影中走出來,看向祁元修的目光,帶著十足的恨意。

「祁元修,你害死我兒,今天我就要替我兒報仇,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長公主話語中的恨意,噴薄欲出。

祁元修一派淡然,笑著說道:「好大的口氣啊,不過你別忘了,這是在大魏的土地上,你的計謀休想得逞。」

長公主聽到他的話,彷彿聽到了一個極大的笑話,突然仰天大笑。

「祁元修,你還做你的春秋大夢呢,我告訴你,明天你們大魏就要改朝換代了!」

「你說的是京城內你們扶桑國的五千精兵和還有城外駐紮的軍隊吧?長公主,你確定明天他們還能存在這個世上嗎?」祁元修輕聲問道。

長公主瞬間變了臉色,死死的盯著祁元修問道:「你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們也太小看我們大魏了,你以為自己做的天衣無縫,其實一些都在我們掌控當中。」

長公主瞬間有些失控,不過她很快穩住自己,冷笑一聲:「哼,祁元修,你別以為這樣我就會被你嚇唬到,我今天先殺了你,明天再殺光京城的大魏之人,為我兒報仇!」

祁元修輕蔑的看了她一眼,輕聲說道:「如果不是你的愚蠢,你們扶桑國或許還不會滅的這快,彈丸之地,居然惦記我大魏,簡直就是嘩眾取寵!」

祁元修說完之後,微微催動內力,瞬間就掙脫了身上的繩子,全身煞氣乍現,周圍的侍衛不由自主的後退一步。

長公主的臉色已經變的煞白,她竭力穩住自己,冷笑著說道:「你自身都難保了,還敢說這樣的大話,以為我會被你震住嗎?」

說完之後她轉身朝著旁邊的侍衛說道:「殺了他!他已經受了重傷,撐不了多久的。」

侍衛們一擁而上,沒有看看清祁元修是如何出手的,片刻的混亂之後,突然一片靜寂,然後侍衛們紛紛倒下,脖頸出噴出血液,全部都是一劍封喉。

祁元修手中的長劍,緩緩滴下最後一滴鮮血。

長公主嚇得跌坐在地,她沒有想到祁元修受了這麼重的傷,殺傷力竟然還這麼大。

她一咬牙,手握匕首,不顧一切朝祁元修衝來,吼道:「我殺了你!」

祁元修只是閃身避開,抬腿一腳就把她踹到在地。

長公主撲倒在地,吐出一口鮮血,她面色慘敗,笑著說道:「祁元修,就算是你殺了我也沒有用,大魏已經完了!」

這時候山洞外突然有兩個人影沖了進來,長公主眼睛一亮,以為救兵到了。

可是她的笑容在臉上不過停留一瞬間就僵住了,進來的並不是她的人,而是祁元修的侍衛追風和冷月。

兩人立即跪地請罪:「屬下沒有保護好王爺,請王爺恕罪!」

祁元修抬手說道:「都起來吧,這本就是我們計劃中的一部分,你們何罪只有?令牌找到了嗎?」

追風和冷月低頭自責道:「我們控制了所有扶桑在京城的精兵,可是並沒有找到令牌,他們的首領自殺了。」

祁元修一聽,眉頭一皺,思索起來,他們費勁心力布局,如果真的找不到令牌,所有一切都將功虧一簣。

他瞥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長公主,蹲下來,看著她的眼睛問道:「令牌在你手裡,對不對?交出來,我可以饒你不死。」

長公主冷哼一聲:「事到如今,你覺得生死對我來說還重要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84章:誰是末路

88.64%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