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改朝換代

第486章:改朝換代

三皇子輕笑了一聲,只是臉上卻籠罩一層冷意,淡淡的問道:「父皇,你可知道,我做的可不僅僅是這些,扶桑在我京城外布兵三萬,京城精兵上千,計劃裡應外合,拿下我大魏的。」

皇上震驚問道:「這怎麼可能?」

「父皇不必驚慌,他們已經全部都被我壓制住了。」三皇子淡然說道。

皇上雖然病弱,腦子並不混亂,奕王出事之後,御林軍歸三皇子管,他可以利用御林軍壓制京城內的精兵,可是城外的呢?他用什麼壓制?

隨即他就想明白了,三皇子外城外也有兵!

皇上猛然轉頭看了一眼三皇子,眼裡的驚慌一閃而過,隨即掩蓋住了,輕聲說道:「扶桑簡直膽大包天,文輝,父皇果然沒有看錯你,你的確是最優秀的皇子。」

三皇子緩緩靠近皇上的龍床,直直的看著他,輕聲問道:「父皇,既然你這樣看好我,當初我去江南,你為何又要對我趕盡殺絕?」

皇上心裡一驚,他早就知道,一切都是假的,三皇子之前果然是在演戲!既然說到這個份上,自然沒有裝下去的必要了。

「文輝,朕已經決定封你為太子了,你還想要什麼,儘管說吧,父皇都會答應你,之前是父皇一時糊塗,父皇後來也是後悔莫及啊。」

三皇子冷笑一聲,這麼多年,他太了解自己這個父皇了,尤其是他的冷酷無情。

幾個皇子中,其實只有三皇子的性格跟皇上最像,自私自利,陰險毒辣又冷酷無情!

三皇子緩緩俯身,在皇上耳邊說道:「父皇,你年紀大了,身體病弱不堪,就讓兒臣來替你分擔這治國理政平天下的大任吧。」

皇上瞬間睜大了眼睛,震驚不已的問道:「你你你……你要謀反?」

三皇子輕輕搖頭:「不,我不想謀反,所以父皇你要乖乖退位,把皇位傳給我才行哦。」

皇上頓時怒氣上涌,怒拍著床板說道:「你休想!朕還沒死呢!你們一個個就來圖謀朕的江山!只要我還有一口氣,你就休想!」

三皇子眼神一冷,瞬間抽出自己的長劍,直指著皇上冷冷說道:「父皇真是翻臉比翻書還快呢,剛才不是還挺看好我的嗎?」

「你敢弒君!祁文輝,你可知道殺父弒君的後果?」皇上睜大了眼睛怒吼道。

三皇子一點都不在意,直接說道:「哼,我只知道成王敗寇,等明日我坐上龍椅,所有人只會說我好。」

「來人,來人啊,護駕!護駕啊!」皇上看到三皇子眼神中的瘋狂,終於知道他是真的要殺了他了,他瘋狂大喊。

可是沒有一個人進來,他知道了,他寢殿內外現在定然都是三皇子的人了。

三皇子讓人取來筆墨,逼著皇上寫退位的聖旨,傳位給他。

皇上滿臉憤恨,用盡全力摔了紙筆,喘著粗氣說道:「當初……當初我就不應該心軟,再狠心一點讓你死在江南!你……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就等著天下人的譴責吧!」

三皇子眼神一冷,長劍瞬間刺入皇上的胸膛,皇上一下子睜大的雙眸,彷彿不敢置信,在床上掙扎了兩下,就咽了氣。

三皇子看著他,輕聲說道:「父皇,您對我下追殺令的時候,就應該想到有這一天,你曾經說過的,幾個皇子之中,只有我最像您!」

就在此時,寢殿門外響起來腳步聲,三皇子眉頭一皺,冷聲說道:「沒有我的允許,誰讓你們進來的,都滾出去!」

身後寂靜片刻,突然有人驚呼道:「三哥!你竟然殺了父皇!」

三皇子全身一震,轉過頭來,站在他身後的並不是他的人,而是廢太子祁文轍,還有大批御林軍侍衛。

他不明白,明明被囚禁在東宮的廢太子,為何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眾目睽睽之下,他手中的長劍還插在皇上的心口上,眾人皆震驚不已。

「來人!三皇子弒君!給我拿下!」祁文轍高呼一聲,身後的侍衛立即上前。

三皇子這才反應過來,他奮力掙扎,高聲呼喊,並不見外面有人衝進來救他。

祁文轍緩緩走到三皇子的跟前,輕聲說道:「三哥,別費力氣了,你的人早就被當成叛軍就地正法了!」

就在這一刻,三皇子終於反應過來,他中計了!

太子祁文轍和奕王布局,他自己跳了下去,他找到他們造反的證據,正是他們故意提供給他的。

這是一場苦肉計,祁文轍被囚禁,祁元修被關入天牢,讓他出兵剿滅扶桑軍,自以為得了天下的時候,再給他出其不意的致命一擊。

三皇子想明白這些,頹然扔下長劍,他知道大勢已去了,自己再無生路。

城外慕長風一夜未眠,等待著三皇子的消息,黎明時分,突然有人騎馬而來,直闖進他的大營,他心裡一喜,以為是來報信的。

當他看到來人是祁元修的時候,心裡突然湧上一股強烈的不安。

祁元修冷著臉,走到他跟前,打開手中的聖旨,直接當眾宣布:慕長風勾結三皇子,圖謀造反,證據確鑿,直接押入天牢候審!

慕長風冷著臉不接旨。

祁元修淡然說道:「慕長風,接旨吧,這可是新帝登基的第一道聖旨。」

慕長風一驚,問道:「新帝?」

祁元修點頭,直接說道:「是的,先皇剛剛被刺身亡,刺殺者正是三皇子,太子臨危受命,現在已經是新帝了。」

失敗了!他們還沒有出手,居然就失敗了!

慕長風握緊雙拳,抬頭眼神銳利,冷眼說道:「祁元修,這一切都是你布的局對不對?你上演了一出苦肉計?」

祁元修並不辯解,淡淡說道:「慕長風,你本來也算是良將,奈何太過貪心!我知道你在籌謀什麼,別想著硬拼了,我手中的暗軍,你應該也清楚!你稍微一動,你手下的兵將人頭全部不保!還是乖乖等我回去吧。」

慕長風突然仰天大笑,高聲說道:「我慕長風戎馬一生,沒有想到最後落得如此下場!」

說完之後,直接揮劍自刎了,也算是保留了最後一絲尊嚴。

終於天亮了,皇宮裡敲響了喪鐘,一切塵埃落定,這一場紛爭終於落幕,這麼多年的恩怨也終於了解。

太后本想出來鬧騰一番,祁文轍拿出她的令牌,還有她和長公主串謀的證據,淡淡的說了一句:「皇祖母,您如果保持沉默,我可以保您晚年無憂,您如果執意要鬧,這些我只能公之於眾!」

皇太后沉默許久,留下兩行淚,命人緩緩關上了宮門,從此在沒有踏出來一步。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86章:改朝換代

89.01%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