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以腿為進

第48章:以腿為進

秦葉悠眼看皇上要把戰火往祁元修身上引,她不想讓他受到連累,當初她雄心勃勃回到尚書府之前,曾經拒絕了祁元修的幫助,現在怎能拖他下水。

「皇上!」秦葉悠跪了下來,「一切都臣女的錯,臣女不願父親為難,願意放棄所有的嫁妝,現在擁有的優品閣,也願意送給妹妹,讓她作為嫁妝帶到太子府。」

秦明源震驚之後,喜悅之情油然而生,笑著問道:「女兒啊,你說的都是真的?」

眾人都十分不屑的看著秦明源,剛才還恨不能沒有這個女兒,現在人家一鬆口,就立即變了語氣,著實噁心。

皇上這時候也不動聲色的看著這父女倆,已經看清秦尚書不是她女兒的對手了,人家拋出一個誘餌,他馬上就上鉤!不知道人家是不是還有後手對付他。

「是的,我說的都是真的,父親大可放心……」

秦葉悠說完這句話,然後附身深深的磕了一個頭,對著皇上說道:「臣女能讓父親滿意,不讓皇上為難,就無法完成母親的遺願,想到母親臨終前的最後一點期盼都無法完成,著實不孝,請皇上賜臣女一死。」

祁元修嘴角微微翹起來,這個小狐狸!這一招以退為進用的好。

皇上一怔,他就知道秦葉悠有后招,可她的后招竟然是用來對付他的。

眾大臣看到皇上和秦尚書把一個弱女子逼的只能求死了,他們心中的正義感蓬勃而出。

「皇上,秦尚書搶奪女兒的嫁妝,已成事實,您如果縱容了他,以後天下的百姓效仿,該怎麼辦?」

「皇上,百善孝為先,秦尚書當日和亡妻已經立下字據,那麼現在奕王府不讓,並不算不效,可是不能完成母親遺願,卻是不孝,皇上不能允許啊。」

眾人你一眼我一語的,眼見大勢已去,皇上不能與滿朝文武官員為敵,說的好似是他要逼死奕王妃一樣,他只能犧牲了秦明源。

「奕王妃,你起身吧,你一片孝心,朕著實感動,自然會為你主持公道。」

「臣女謝皇上隆恩。」秦葉悠緩緩起身柔聲說道,心裡想著,皇上您還能更虛偽一點嗎?

「秦明源,你身為尚書,竟然做出這等讓人不齒之事,朕命你三日之內,將本應該屬於奕王妃的嫁妝歸還,如果逾期,你這尚書也不用做了,回家養老去吧。」

秦明源跪下地上瑟瑟發抖,知道皇上是動怒了,不敢再說一句反對的話。

事情已經結束,皇上就讓秦葉悠退下了,她十分恭敬的低著頭,緩緩退下,低眉順眼的模樣。

只有祁元修看見了,她一低頭的時候,嘴角一閃而過的得意笑容,這隻狡猾又得意的小狐狸!

秦明源還沒有下朝回家,消息已經傳到了尚書府,楚美月彷彿感覺到了天崩地裂,在家哭天喊地,咒罵秦葉悠。

見到秦明源回來之後,也顧不得什麼形象了,嚎哭著沖了上去:「老爺,您想想辦法啊,要是給都那個賤人,我們燕兒怎麼辦?她還有什麼嫁妝啊?」

秦明源本就窩了一肚子火,聽到楚美月的嚎哭,更加不耐煩,立即就火了:「你還有臉說,這麼多年,擁有那麼多田產和鋪子,怎麼一點都沒有擴展嗎?你這些年都幹了什麼,難道你給燕兒的嫁妝就只是當年那些秀芳留下的?」

楚美月頓時心虛不已,這些年她管家,大部分錢財都拿去貼補娘家了,這一切都是背著秦明源的。

秦明源看到楚美月神色有變,知道其中肯定有事,他冷著臉說道:「你把這幾年的賬本都送到我的書房!我要親自查看。」

秦葉悠只要回當初單秀芳留下的田產地契和鋪子,秦明源以為這麼多年過去,肯定會有利潤盈餘,尚書府總不至於這麼多年,還只能依靠單秀芳的嫁妝過活。

楚美月臉色蒼白,眼神慌亂:「老爺,您看什麼賬本?您這是不相信我,我辛辛苦苦管家這麼多年,到頭來還換來您的不信任嗎?」

秦明源為官多年,早已老奸巨猾,怎麼會看出去楚美月的掩飾。

「我不但要賬本,還要所有的房產地契,所有家產登基冊,你如果不交,我立即就休了你!」他惡狠狠的說道。

楚美月看著秦明源堅定的眼神,眼淚撲簌簌落下,卻不敢再說什麼了,現在娘家一片狼藉,她要是被休了,楚家全家都要喝西北風。

就在這時候,突然有人推門進來,兩人轉頭一看,秦明源一愣,楚美月好像看到救星一樣猛然撲了過去。

「雲飛啊,你可算回來了,你爹要休了你娘啊,秦葉悠那個賤人還要搶走咱們所有的嫁妝,你快勸勸你父親啊。」

秦雲飛是楚美月和秦明源的小兒子,秦秋燕的弟弟,這兩年一直在松山書院讀書,來年就要參加科考了。

「楚美月,你竟然敢背著我把雲飛叫來,你想把你兒子的前途也搭上嗎?你再這樣胡鬧,我現在就休了你!」

秦明源氣的頭頂都要冒冒煙了,現在才發現,楚美月怎麼這樣愚蠢,原來她的精明都在小事上。

「爹,到底是怎麼回事?我聽說你中毒了,現在怎麼鬧到要分家產?」秦雲飛一頭霧水。

「雲飛,我已經無事了,別的都不用你操心,明天你就回書院,科考之前,不準再回來。」秦明源說完之後,就轉身離開了。

當著兒子的面,他實在不好意思解釋掙嫁妝的事情,臨走之前警告楚美月:「你再給我出幺蛾子,你直接給我滾回楚家!」

楚美月不敢再胡說八道,她真怕秦明源休了她,府里現在還有兩個姨娘,有沒有她,秦明源根本就不在意。

可是她也不會就這樣放棄:「雲飛啊,你去看看你姐姐吧,她都哭暈好幾次了。」

秦雲飛只好去找秦秋燕,楚美月想秦明源可以休了她,可是秦秋燕是他的女兒,而且馬上就要嫁給太子了,他總不能斷絕父女關係吧。

秦秋燕早就知道朝堂之事,聽說太子殿下下朝之後,還狠狠的責怪了父親一通,說平白連累他的名譽,她更加揪心了,生怕太子悔婚。

見到秦雲飛,自然是一番添油加醋,扭曲事實,把自己和母親說的那麼可憐,把秦葉悠說的那麼可惡,說她仗勢欺人,仗著奕王妃的身份,回到家裡搶奪財產,欲破壞秦秋燕的親事。

秦雲飛自然相信自己的母親和姐姐,一腔怒意,冷著臉對秦秋燕說道:「姐姐,你放心,我這就去找她。」

秦葉悠還沒有拿到房產地契,自然還不打算離開尚書府,耐心的住下來。

秦雲飛滿臉怒容的推門進來,上來就質問:「大姐,你為何要把家裡鬧的雞飛狗跳的?你和二姐向來不和,但是婚姻大事,關係她一輩子,你怎麼能這樣胡鬧?」

秦葉悠平靜的看著秦雲飛,記憶中她對這個弟弟印象不錯,他還是個正直的孩子。

「雲飛,你讀書多年,應該知道事情都是有兩面性的,你所聽到所看的,並一定是事實的真相。」

「那請大姐告訴我,事情的真相是什麼?」秦雲飛梗著脖子問道。

秦葉悠本不願解釋,可是不想讓秦雲飛心裡帶著怨氣,久帶怨氣之人,心靈自然扭曲。

「當日皇上給我賜婚,我出嫁時,只一頂小花轎,兩隻包袱,幾乎是凈身出嫁,當年我娘留給我的嫁妝,全部被你娘和爹爹扣留下。」

秦葉悠說完之後,讓婉兒取來那兩封信,遞給秦雲飛。

秦雲飛低頭看過之後,立即就明白了過來是怎麼回事?他是明事理之人,當即就沒有了那麼多怒氣。

可是想到母親和姐姐,凄慘的哭容,他於心不忍,嘆了口氣說道:「大姐,這麼多年我娘對你還是挺不錯的,我記的小時候,她一直很疼你,你能不能不要做的這麼決絕?」

秦葉悠微微一笑:「我並沒有要全部的家產,只要我娘當年的陪嫁,十幾年前的那點陪嫁,這過分嗎?」

秦雲飛不語,知道她說的沒錯,他無法反駁。

「你說你娘對我好,曾經我也這樣覺得,還十分驕傲,後來我發現周圍都人越來越討厭我,才明白是什麼回事,雲飛,你讀書多,你可知道有個詞叫捧殺?」

秦雲飛怔怔的看著她,記憶紛至沓來,記憶中的片段經不起推敲,那時候不懂,現在回想一下,竟然都明白了。

他腳步踉蹌的走出小院,秦葉悠在他的身後微微嘆息:「是個好孩子,可惜了……」

秦雲飛苦悶不已,不知道該如何面對自己的母親和姐姐,轉身出了府,來到一家酒館,借酒澆愁。

他喝到醉眼朦朧,突然聽到身後的桌上,有人說道:「秦家的事你們聽說了吧?沒有想到道貌岸然的秦尚書夫婦,背後做事居然如此讓人不齒!」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8章:以腿為進

8.79%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