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重逢

第489章:重逢

祁元修騎馬轉遍了整個西城區,沒有見到那名女子的身影。

他漸漸失望,覺得自己可能是瘋了,哪有那麼多的巧合呢,可是第二天他依舊騎馬到西城區尋找著。

追風憂心不已,命人時刻守在西城區的各個角落,一有消息立即來報。

祁元修尋找的第二日就開始發燒,癥狀正是瘟疫初期的癥狀,眾人更加擔憂,好在這時候太醫已經根據藥丸研製出藥方了,他們立即給祁元修服用了藥丸。

可是竟然沒有效果,他依舊高燒不退。

追風心急如焚,自責不已,一直守在祁元修的床前。

突然有侍衛來報,有白衣女子在西城區的保和堂發藥丸呢。

躺在床上的祁元修聽到這個消息,直接起身,他面色潮紅,高燒不止,猛然起身時,有些頭暈,險些暈倒。

「王爺,就讓屬下去吧,我一定把那女子帶來!」追風跪下懇求道。

祁元修置若罔聞,他換好衣服,直接出門了,追風攔不住他,只好緊跟在他身後。

保和堂是西城區的一個大藥鋪,他們趕去的時候,果然看到一群人正在排隊領葯。

那名女子帶著面紗,給每個人發葯,祁元修沖了進去,走到門口卻停住了,似乎不敢往前走了。

追風立即上前,跟保和堂的掌柜的說了兩句話,那掌柜的又跟那女子說了兩句話,那女子驚訝的抬頭看向門口。

不是她!不是秦葉悠!祁元修雖然只看了一眼,卻也知道這女子不是秦葉悠。

巨大的失望攫住了他,他眼前一黑,差點暈倒,緊緊扶住的旁邊的門框。

追風打聽清楚了,這女子是個啞女,保和堂掌柜的遠方親戚,略懂醫術,聽說這些年一直在外,聽說這裡突發瘟疫,於是來這裡治病救人的。

掌柜的和啞女知道祁元修的身份之後,對他十分恭敬,他們一起來到保和堂後院的廂房中。

「這藥方是你研製的?」祁元修問道。

掌柜的用手語筆畫給啞女,兩人交流一番之後,掌柜的回答道:「這藥方是慧心的師父研製的,她只是代替師父來發葯的。」

祁元修點了點頭說道:「你師父這次研製出這藥方,救了大魏千萬的子民,本王應該親自登門道謝,不知道你師父現在何處?」

啞女卻表示,她師父已經隱居多年,不願見外人,請王爺不必客氣。

既然如此,祁元修也不再勉強,又說了幾句話,就帶著追風離開了。

兩人剛剛騎馬走了不久,祁元修卻突然停了下來,追風不明所以,祁元修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調轉馬頭,又回到了那個藥鋪。

不過這一次他並沒有上前,只是遠遠的看著,追風不知道他是何意,只能靜靜陪著他。

啞女慧心很快發完了葯,似乎還有人沒有領到,保和堂的掌柜的說道:「請大家明天再來,明天還有。」

啞女發完葯之後,並沒有在保和堂逗留多久,就坐著一輛小馬車搖搖晃晃往城外走去。

祁元修和追風立即跟了上去。

啞女的馬車一路搖搖晃晃,來到城郊的一個小遠門口,下了馬車,進入小院。

祁元修跟追風也下了馬,兩人悄悄縱身翻過小院,院里晾曬著很多的草藥,正對大門有個小小的廳堂,門窗都開著,有人正在窗前的忙碌著。

窗外一株梧桐樹,院中飄著淡淡的花香,他倆怔怔的看著窗內忙碌的身影,一動不動,好像被點穴了一樣。

追風愣愣的轉頭看了一眼祁元修,說道:「王爺,那……那是不是王妃?」

祁元修沒有回答他,只是看著個溫婉纖細的側影,白皙的臉頰,秀美的脖頸,柔軟的長發被窗外的輕風吹拂著,輕輕擺動。

他說不出一句話,心裡卻在吶喊,就是她!那時他的王妃,他的小狐狸,他的愛人!

越過千山發水,度過艱難歲月,他終於還是找到了她,那麼多的日日夜夜,他被刻骨銘心的思念折磨著,這一刻見到她,他卻沒有了上前近一步的勇氣。

這時候啞女正好從房中走出來,看到院中的兩個人,嚇了一跳,手中的托盤掉在地上。

秦葉悠聽到動靜,抬頭往窗外看了一眼,等她看清楚院中所站之人,也愣住了。

她和祁元修四目相對,再也沒有辦法分開,所有的事情都能假裝,唯有雙眼騙不了人,他們都看到彼此眼中的深情。

「王爺……」秦葉悠輕聲喊了一聲。

祁元修看著往前走了一步,突然就一頭栽倒在地,秦葉悠大驚,立即奔了出來。

夜深人靜之時,祁元修醒了過來,窗外似乎起風了,輕輕吹著窗欞。

旁邊的桌上點著一盞燈,燈光昏暗,他低頭看到趴在床前的秦葉悠,痴痴地看著,不敢移動半分,就連呼吸都清淺許多。

唯恐這是在夢中,一不小心驚了夢,那麼多次,他在夢中見到她,剛剛想要走進,卻又醒來,只留下滿腹心酸和苦楚。

似乎是感受到他灼熱的目光,秦葉悠微微動了一下醒了過來,眼睛還未完全睜開呢,就伸手去摸他的額頭。

嘴裡輕聲呢喃著:「終於退燒了……」

祁元修伸出手,把她的手從額頭上拿下來,緊緊的握住了。

「葉悠,告訴我,這不是在做夢……」他的聲音低沉沙啞,眼神充滿祈求。

秦葉悠眼眶微微一紅,搖了搖頭說道:「這就是夢,你醒來就什麼都沒有了。」

他微微一笑:「即使是夢,能見到你,摸到你,我死也無憾了。」

一滴淚落在他的手臂上,是滾熱的,她哭著說道:「祁元修,你怎麼把自己折騰成這個樣子了,不是說好要好好活著的嘛。」

剛才他還在昏迷中,她坐在床前,靜靜看著他,這不再是曾經那個意氣風發的王爺了。

他雙鬢長出白髮,面色陰鬱,即使在睡夢中,也緊緊皺著眉頭,帶著一股悲傷之色。

「好好活著?葉悠,你不在我身邊的時候,生死對我來說已經沒有意義了,不過是熬日子而已,葉悠,沒有我,你過的好嗎?」祁元修輕聲問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89章:重逢

89.56%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