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3章:艱難決定

第533章:艱難決定

秦葉悠端著雞湯來的時候,孫美賢打量著周身的房間,窗邊黑色的小案上面擺著幾盆茉莉,幾朵新冒出來的小花典雅可愛,越發襯托的葉面宛若瑩潤碧綠的翡翠一般,輕吐著淡淡的清香。

她遠遠的瞧見孫美賢坐在床邊,窗紗外面婆娑的竹樹樹影隱隱綽綽的落在孫美賢尚是單薄的身上,越發的顯得孤苦伶仃,楚楚可憐。

「這是葛媽媽今晚熬得雞湯,你多喝一些,對你和孩子都好。如今我摸著脈象已經有四個月了,但是卻還是不顯懷,是你平日里進食太少營養不足的緣故,若是再這樣下去,只怕孩子即便出世也會有先天不足之症。」

聞言,孫美賢輕輕撫摸著小腹,那裡面此時此刻正有一個小小的生命,可是她卻絲毫感受不到即將為人母的喜悅,她才十六歲,有的只是恐慌,害怕,不知所措。

「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她手足無措的看著秦葉悠,那樣子就像是一頭迷路的小鹿一樣,讓秦葉悠心疼不已。

她心嘆道到底還是個孩子,自己都沒長大,如何又能照顧的了孩子呢?又想到孫老漢今日的那一副模樣,倘若日後孫美賢真的產下了一個孩子,那又該如何自處呢?

世人又會用怎樣的眼光去看待這個孩子呢?

秦葉悠摸了摸孫美賢的頭髮:「其實,你以後的路還長,若是……若是可以的話,我倒希望你能夠自私一點,打掉這個孩子,以後找個人家再嫁,便說之前死了丈夫。」

這個時代對於寡婦的寬容度比對非處子之身的姑娘也強得多,可是秦葉悠的一番話卻讓孫美賢又觸及了傷心事,不住的掉起了眼淚。

「是我讓爹爹丟人了,原是我做錯了事情,還要爹爹無顏面對鄉親父老,要他被人戳著脊梁骨罵。」

她將頭埋到了秦葉悠的懷中:「夫人,是我錯了,是我錯了!」

她哭的傷心,秦葉悠憐她年紀輕輕不知世故又被人欺辱,便一下一下的輕拍她的後背替她順氣:「好了好了,別哭了,在哭眼睛就要哭傷了。就當我沒提起過這個話,你且好好養著,萬事都有我替你打理好不好?」

離開孫美賢的屋子,外面的天色依然黑透,她回看了一眼已經躺在床上睡熟了的孫美賢,輕輕的合上了門。

祁元修正坐在桌前替秦葉悠整理著今日的病診記錄,見她回來忙站起身來,等秦葉坐下才開始動手替她輕輕的揉捏著肩膀。

「今日累壞了吧。」

秦葉悠微微點頭,只是側身依靠著自己的夫君,閉上眼睛,宛若蝶翼一般的濃密睫毛在眼瞼下投下一方洌艷。

「為什麼世人對女子如此嚴苛,卻准許男子納妾?」

她輕聲呢喃,像是問自己又像是對祁元修說話,「孫美賢才十六歲,受了這樣的欺辱,她只覺得是自己的錯,本人尚且如此以為,世人又會作何想法?」

祁元修的手法輕重剛好,讓秦葉悠覺得身上的酸痛稍稍舒緩了一些,她吁一口氣,道:「看美賢如今這副模樣,不吃不喝,提起來這件事便哭一場……我只怕她年紀輕,一時會想不開。」

而秦葉悠沒有想到的是,在她走後不久,孫美賢一個人睜開了眼睛獃獃的望著從帳子上垂下的流蘇,夜起秋風,月色孤寒。

她想起以前小的時候過年,羨慕鄰家的孩子總有娘親縫製的新衣穿而自己哭鬧著問爹爹要娘親,他總是抱著自己,輕聲哄著,有時候會帶回來一串糖葫蘆。

那樣的酸甜,就像是自己最美好的記憶了,她不曾有過有娘親照顧的半天日子,也根本就不知道如何才能做好旁人的娘親。

她記得爹爹的話,女子可以無才卻要有德行,壞了品行的姑娘就是家族的罪人,讓一家子都背負著恥辱而活。

眼淚悄無聲息的從眼眶中滑落下去,慢慢的洇濕枕巾。她只覺得身上寒涼一片,想起那日被當中撕扯的衣服,王二少爺當著旁人的面羞辱自己不過是個窮人家的女子,能被他看上是自己的榮幸……

連日來的擔驚受怕,羞恥和不安讓她覺得身心俱疲,如今獨身一人,溫熱的眼淚,落在淡黃色的綢面上面,就像是一朵有一朵暗淡的小花。她給爹爹丟臉了,不僅如此她肚子裡面還懷著一個不為世人所容的罪孽,夫人說的沒錯,這個孩子生下來,一生也會被旁人指指點點受盡白眼。

孫美賢坐起身來,看著窗前殘缺的月,只覺得自己就宛若那天上的月亮一樣,已經是個殘破不堪的人了,也實在用不著牽連著秦夫人為自己的事情費心。

見那紗幔高懸,她的心一點一點的沉入谷底,伸手將那層層紗幔扯了下來,含著淚疊了又疊懸在了房梁之上。

孫美賢只可惜自己沒能好好的報答秦葉悠給自己的回護之恩,若不是她在這人生的最後給了自己一分半毫的暖,或許這一生真的就宛若霜雪寒涼至極。

眼淚簌簌落下,滴落在了已經涼透的湯碗之中,孫美賢凄然的笑著閉上了眼睛踩著凳子將自己懸在了紗幔上。

葛媽媽聽了秦葉悠的囑咐,熱了牛乳準備端給孫美賢補身子,剛一開門看到面前的景象,驚得手中的茶碗落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來人!快來人啊!」

孫美賢再度醒來的時候,之間熹微的晨光宛若薄霧,空氣之中有著淡淡的茉莉清香,和沁人心脾的水汽。

葛媽媽推門進來,見她睜開了眼,提著的一顆心便落了下來,念了一句佛笑著說道:「姑娘醒了我這就去叫夫人過來。」

門開了,只聽腳步踢踏的聲音自遠而近,她見秦葉悠走了過來,透過門,浮光靄靄,清晨的光落在她的身上和烏黑如墨的發間,如夢似幻,。

心知是她救了自己,孫美賢給予掙扎想要坐起身來朝她行禮,卻被快走幾步過來的秦葉悠伸手按住,她的臉上是明媚而溫婉的笑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533章:艱難決定

90.29%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