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最好永遠不見

第4章:最好永遠不見

祁元修俊美的雙眸里,看不出一絲情緒,倒是眼神清明,不似剛剛睡醒的模樣。

秦葉悠估計他剛才就醒了,暗自心驚了一下,辛虧她沒有輕舉妄動。

「你剛才為本王診斷了一番,可得出什麼結論?」

他雖然這樣問道,但是嘴角帶着一絲嘲諷,似乎並不相信秦葉悠真的懂醫術,會醫治他的腿。

「王爺,您腿不能行,是因為中毒。」秦葉悠平靜的說道。

虛擬空間內的系統做出的分析報告十分詳細,可是她不想現在就全部告訴他。

祁元修一怔,他中毒這件事,並沒有幾個人知道。

從他之前得到的情報,秦葉悠不過是個養在深閨的大小姐,她不可能知道,難道她真的懂醫術?

「你昨夜說可以醫治本王的腿,本王再問你一次,這話可當真?」祁元修冷冷的盯着她問道,眼神驟然犀利很多。

秦葉悠已經看過報告,掌握了可以解毒的方法,心裏有底,說話就有底氣了:「王爺的腿我可以醫治,但是在醫治之前,我想要王爺答應我一個條件?」

祁元修挑了挑眉,看着眼前的小女子,她一雙圓圓的杏仁眼,透出一股沉穩與淡定。

「哼,你膽子倒是不小,居然敢跟我談條件,你就不怕我一怒之下,掃平你們尚書府。」祁元修冷哼一聲說道。

秦葉悠想了想,那尚書府里好像也沒有什麼值得好留戀的。

她也學着他的樣子,微微一笑:「好啊,王爺願意動手替我出氣,我自然樂意,尚書府您隨便怎麼折騰都行,不過我要去看熱鬧。」

祁元修眼睛微微一眯,這個秦葉悠倒是讓她有些驚訝,根據他得到的消息,秦葉悠不過是個囂張跋扈外加花痴沒腦子的女人。

她從小失去母親,繼母面上對她很好,十分縱容她,其實是在捧殺,以至於她長大后變得十分討人嫌,在京城上流社會,處處遭人恥笑。

可是眼前這個小女子,機制,沉穩,淡定還有那麼一絲從容,跟傳說中的秦葉悠實在是不符合,這倒是讓他更加好奇,她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你有什麼條件?先說給本王聽聽……」祁元修換了一個姿勢,側身躺着,用胳膊支撐著拖着頭,悠閑的看着她問道。

秦葉悠端坐在床上,眨巴著大大的眼睛說道:「我要你護我平安,給我平等和自由。」

祁元修微微訝異的看着她,他本以為這個女人提的條件,不過是榮華富貴之類的虛榮,平等和自由?

他的眉眼之間都是笑意,之前籠罩在他身上的那層冷意已經淡去了,他挑眉問道:「你要什麼樣的平等和自由?」

秦葉悠等的就是他這句話,立即說道:「第一,不能管我約束我,第二,我醫治好你之後,可以來去自由。」

祁元修怔怔的看了她許久,看着秦葉悠心裏有些發毛。

他終於緩緩起身,靠近她,附身在她耳邊輕聲說道:「秦葉悠,你還不配跟我談條件,治好我的腿,你或許還有一條活路,治不好我就殺了你。」

十分溫柔的語氣,卻帶着十足的冷意和狠毒,他是在故意嚇唬她。

秦葉悠直視着他的眼睛:「王爺,我現在既然已經加入王府,我們自然是榮辱與共的,我雖然是女子,可也知道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我說到了自然就會做到。」

祁元修看着她十分自信的小臉,冷冷問道:「我可從未聽說秦尚書府里有懂醫術的大小姐,不知道你師從何人?」

「我自學成才,我整天大門不出的,就喜歡看醫書,看的多了,自然就懂的多了。」她大言不慚的說道,就知道他會問,她早就做好了準備。

祁元修雖然覺得她很可疑,可是竟然找不出她身上的破綻,只能問的更細緻一些:「那你覺得我這腿需要多長時間才能治癒?」

秦葉悠想到系統分析報告裏的方案,略微思索一下說道:「最快也得三個月,你這個比較麻煩一些。」

看她的表情,似乎說的有模有樣,祁元修還是有些猶豫,不確定她到底可信還是不可信。

「王爺,您的治療是一項漫長的工程,我不可能一下子就跟您說完的,我現在餓的頭暈眼花,能不能先吃早飯。」她裝作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問道。

祁元修看着她的大眼睛,看上去單純又無辜,完全不復剛才精明的模樣,他在思索這個女人到底有多少面是他不知道的。

秦葉悠看着他陰晴不定的臉色,在心裏哀嚎,看來外界的傳說果然沒錯,這傢伙就是喜怒無常,她算是見識到了。

不知道他冷酷殘暴是什麼模樣,她祈禱自己永遠不要見到。

祁元修最終還是放過了她,對着門口喊了一聲:「追風……」

追風立即閃身而入,沒有一絲聲響,秦葉悠一轉頭,追風已經站在床前了,她暗自驚嘆,高功夫啊。

「帶她下去吃飯,安頓一下。」祁元修吩咐了一聲。

追風立即點頭答應,然後十分客氣又疏離的對秦葉悠說道「王妃,請吧。」

秦葉悠瞥了他一眼,看到追風冷著的臉,很明顯對她充滿了戒備,她在心裏腹誹,真是有什麼主子,就有什麼奴才。

這追風跟他的主子簡直一脈相承走高冷路線。

追風沒有親自給她安排,而是帶着她找到一位老頭,他又吩咐道:「福伯,你帶王妃安頓一下,然後安排早飯。」

追風安排好這些,轉身就回到祁元修的卧室,祁元修腿不能行走之後,只讓追風一人貼身伺候。

「王爺,王妃頭上的傷,已經調查清楚了,昨天她被秦家二小姐推到,磕破額頭,秦家人並沒有請大夫為她醫治。」

追風說完這話之後,忍不住又補充了一句:「昨天大小姐出嫁,秦尚書夫婦沒人送親,嫁妝極少,不及普通小戶人家。」

聽到這話,祁元修想起秦葉悠強壯鎮定的小臉,一個姑娘家,不被逼到絕境,誰會親自砸門要求過門?

他心裏沒來由的湧上一股怒氣,冷冷說道:「哼,秦尚書,剛剛攀上太子那根高枝,自然不稀罕跟我們奕王府的這門親事了,所以才會如此對待秦葉悠。」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章:最好永遠不見

0.73%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