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討回公道

第49章:討回公道

「呸,什麼道貌岸然,那秦夫人本來就只是個小妾,秦夫人去世之後,她不知道用什麼手段迷惑秦尚書做上了尚書夫人,貪心不足,居然霸佔人家女兒的嫁妝!」

「唉,這樣的女人誰娶誰倒霉,太自私了,什麼都為自己著想,根本不管別人的死活,聽說因為這件事,秦尚書今天在朝堂之上,被皇上的訓得跟個孫子一樣。」

「什麼鍋配什麼蓋子,兩人都不是好東西!」

秦雲飛猛然站起身,拿起桌上的酒壺,啪的一聲摔碎在旁邊那桌上,猛然衝過去給掀翻了桌子。

「不許你們胡說,我爹娘不是那樣的人!」秦雲飛大著舌頭指著那群人罵道。

「哎呀,我還以為那個吃了熊心豹子膽的,居然是秦尚書家的小子!」那桌人也不是善茬,都是富家子弟,不然也不知道這麼多內情。

他們見秦雲飛醉的站都站不穩,更加不把他放在眼裡,一哄而上,對他拳打腳踢。

掌柜的一看要鬧出人命了,趕緊打發小夥計去尚書府找人。

小夥計去了之後,門房不敢耽誤,先進去稟告夫人,結果楚美月跟秦明源大吵一架之後,回娘家了,秦秋燕去太子府了,深夜還未回來。

小廝沒有辦法,只能戰戰兢兢的去跟秦明源彙報,秦明源在書房裡看賬本,正看得火冒三丈,聽說秦雲飛大半夜在外面喝酒跟人打架,更是氣的頭頂冒煙。

「不管,讓這扶不上牆的東西,死在外面算了!」他一怒之下還摔了一個花瓶出來,嚇的小廝不敢再出聲。

秦葉悠聽到動靜,讓婉兒出來看了看怎麼回事,那小廝從小跟秦雲飛一起長大,有些感情,見到婉兒就跪下來求情:「婉兒姑娘,求求您跟王妃說一聲,讓她去救救我們少爺吧?」

秦葉悠從房間中走了出來,問道:「出了什麼事?」

小廝趕緊把事情簡單敘述了一遍,末了哭著說道:「我聽報信的小夥計說道,少爺被打的不輕,現在能去救他的就只有您了啊。」

敢打尚書府少爺的人,肯定不是普通人,這小廝有心去拚命,怕是沒有用。

秦葉悠想了一下立即說道:「綠蘿,拿我的披風來,婉兒,你跟我去看看。」

秦葉悠趕去酒樓的時候,那群人還圍著秦雲飛,他猶如困獸一般,拚命掙扎怒吼。

「給我住手!」秦葉悠怒喝一聲。

那群人轉身一看居然是個美人,頓時笑嘻嘻的問道:「這是哪家小姐,路見不平一聲吼啊?」說著就伸出手想要拉秦葉悠。

手腕還沒有碰到秦葉悠呢,就被婉兒一把抓住,只聽嘎巴一聲,那人一聲慘叫。

「瞎了你們的狗眼,我們奕王妃的弟弟你們都敢欺負!」婉兒呵斥一聲。

這些人頓時明白過來,這美人是奕王妃啊,不是說奕王妃跟尚書府不和嗎?居然還替他們出頭,可是就算有懷疑,他們也不敢招惹奕王。

「你們以多欺少,算什麼英雄好漢!婉兒給我教訓他們!」她爆喝一聲。

剛才婉兒一出手,那人就折了胳膊,這群欺軟怕硬的傢伙,立即就慫了,故作囂張的說了兩句狠話,然後就溜了。

「沒用的東西!」秦葉悠十分不屑的說道。

現在京城裡的紈絝子弟到處都是,整日尋歡作樂,一無是處,每當這樣時候,想到祁元修,她不由自主就會有些驕傲之情,他是不一樣的。

秦葉悠給了掌柜的一些銀子,掌柜的不敢接,說是太多了。

「給你,你就拿著吧,今晚砸壞這些東西,都是要賠的,而且要不是你讓人去尚書府報信,我弟弟還不知出什麼事,來日定會再來答謝的。」

秦葉悠說完之後,不等他拒絕,就讓人架著秦雲飛回尚書府了。

掌柜的拿著銀子,目送她的背影,嘆息一聲:「奕王妃真的好氣度啊。」

回到尚書府,秦葉悠讓綠蘿準備了熱水,然後她從空間內取出一些上好的創傷葯,消炎藥,小心翼翼為秦雲飛處理傷口。

秦雲飛一直閉著眼睛,不知道是不是睡著了。

收拾好一切之後,她給秦飛雲掖了一下被角,輕聲說道:「雲飛,男子漢應該志在四方,這些後院之事與你無關,別讓這些事牽絆住你,不要怪我,雲飛,我只是想要一個公道。」

秦雲飛沒有動,秦葉悠緩緩起身,轉身打算離開了,她剛剛走到門口,突然聽到一聲極低的:「對不起……」

她轉過頭看著秦雲飛背對著她,面朝床里,她沉默了一會兒,微微一笑沒有再說什麼,轉身輕輕關上們離開了。

楚美月回娘家找人商量,全家人一致商量,讓她回去一哭二鬧三上吊,堅決不能把家產交出去。

楚美月剛剛回家,見到秦明源,剛剛要擺出大哭的姿態來,正在醞釀情緒呢。

啪!一本賬本排狠狠的拍在她的臉上,楚美月被打懵了。

秦明源頂著而兩個黑眼圈,他昨晚一夜沒睡,看完所有的賬本,這才知道這些年楚美月做了多少敗家的事。

這麼多年,還在吃單秀芳留下來的老本,那麼多錢不知去向,每年最大的開支居然都是用在她自己的身上。

要不是怕殺人償命,秦明源簡直想要掐死楚美月。

「你做的好事,你說,這些年你把錢都霍霍到哪裡去了?我當初真是瞎眼,怎麼會讓你這個蠢貨管家呢。」秦明源指著楚美月的鼻子破口大罵。

楚美月從來沒有這樣委屈過,她哭著說道:「老爺,這些年我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您怎麼能這樣說我?」

啪,秦明源怒從心頭起,抬手就是一巴掌:「你有什麼苦勞?整日就是混吃等死,現在依靠的還是單秀芳的嫁妝,我的俸祿,你自己經營了什麼,有了什麼新的進項,你說!」

楚美月說不出來,她也不敢說了,只能嚎啕大哭。

「從今天起,讓高姨娘管家,所有的賬目都由她管理,你花的每一分錢都要記錄在冊,超過十兩銀子,就得跟我彙報!」

秦明源冷冷的說道,這個家再讓這個蠢娘們作下去,鐵定就完了。

秦葉悠這時候神清氣爽的走了進來,進門就看到楚美月抱著秦明源的大腿痛哭流涕,苦苦哀求。

「我來取我的東西。」她平靜的說道。

楚美月看到她,幾乎瞬間瘋魔,尖聲嚎叫道:「你休想,我死也不會給你的。」

「哦?爹爹,你也是這樣想的嗎?」秦葉悠裝作無辜的問道。

秦明源臉色鐵青,奔赴到桌前,拿起那一摞房契地契賣身契,統統塞到秦葉悠的手中。

「你滾,我秦明源自此沒有你這個女兒。」秦明源說道。

「別著急啊……」面對崩潰的楚美月,暴怒的秦明源,秦葉悠倒是十分淡定。

她看都沒有看,就把手中的房契地契等等教給婉兒和綠蘿,吩咐道:「對一下……」

婉兒拿出秦葉悠給她的嫁妝冊子,然後和綠蘿開始對照。

秦葉悠緩緩在旁邊的椅子上坐下來,淡淡的笑著說道:「爹爹,還真是現實,我娘的遺產給我了,馬上就翻臉不認人了,爹爹,你想過沒有,如果沒有我這個女兒,你怕是連這些都沒有!」

單秀芳當年能背著秦明源把大部分財產教給單家老夫人,其實完全可以全部交出去,只是為了女兒的前途,她不得不放棄一部分。

一會兒之後,婉兒和綠蘿對完了,抬頭說道:「王妃,這些地契和鋪子的房契有問題。」

「哦?什麼問題?」秦葉悠問道。

「這一百畝本來是一等水田,現在卻成了八十畝三等旱田,還有這兩家鋪子,明明是鬧市區的大鋪子,現在卻成了城郊的涼茶小鋪子。」

婉兒乾脆利落的說道。

「爹爹,這是怎麼回事?」秦葉悠轉頭問秦明源。

秦明源也愣了一下,再轉頭問楚美月,她全身顫抖,哆嗦著說道:「前兩年缺錢,我……我就用良田和旺鋪,跟……跟別人換了一下……,別人多給一些錢。」

「你……你幹得好事,你怎麼不把尚書府也賣了啊!」秦明源怒吼完,感覺眼前一黑,然後就被氣暈了過去。

「老爺!老爺!您怎麼啦?」楚美月衝過去搖晃著他。

這時候高姨娘沖了出來,一把推開楚美月:「你讓開,老爺能怎麼了?還不是被你氣暈了。」

楚美月一愣,然後尖聲說道:「姓高的,你敢推我,今天我撕了你!」

「以後這家就我說了算了,你還以為你是以前的秦夫人啊,我看看今天誰撕誰!」

兩人扭打在一起,各自的僕人上前助陣,整個尚書府一片雞飛狗跳,秦明源暈倒在一邊沒有人管。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秦葉悠微微一笑,帶著東西轉身離開。

奕王府,梧桐苑內。

綠蘿正在院中跟紅袖繪聲繪色的講著秦葉悠怎樣在朝堂之上,大戰秦尚書和皇上的,房間里婉兒正指著那些田產地契房產鋪子跟秦葉悠說著什麼。

秦葉悠捧著小臉,滿臉笑意,十分滿足的看著桌上的東西。

門口的祁元修看到這一幕,無聲的笑了一下,她這個樣子好像松鼠看著自己松果,滿足又幸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9章:討回公道

8.97%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