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5章:衝撞

第635章:衝撞

天即將擦黑了,山路崎嶇狹窄,根本容不下馬車,追風就在山腳看管馬車。秦葉悠和祁元修帶著婉兒葛媽媽下山的時候,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不過有追風在旁邊,自然是放心無比的。

見到了澈兒之後,秦葉悠終究是放下心來不在擔憂。雖然說母子暫時分別,但是終究還是治好了秦葉悠心頭的一塊頑疾。回到醫館之中的秦葉悠,一邊和祁元修憧憬著澈兒接下來在寺院之中的生活,又聊起接下來醫館的籌劃,秦葉悠的心思是開朗了許多。

就連晚上葛媽媽做的清粥炒的小菜,秦葉悠都是多吃了許多。

送走澈兒的日子,起初秦葉悠和祁元修都是十分的不適應,畢竟沒有了往常那個可可愛愛的小臉蛋在自己身邊圍著自己打轉,總是增添了幾分落寞。

不過心頭無論如何思索,日子還是像流水一般度過。秦葉悠每日開醫館治病救人,祁元修就做一個閑散的甩手掌柜,忙時幫忙,閑時則泡一壺清茶,倒也是顯得悠閑自在。

祁元修喝茶之時,不喜歡坐在屋內,總覺得憋悶。所以自己常常支一張桌子放在院中,看著天色和院中的花草樹木品茶。

庭院之中,雖說不是很大,但也不小。有一大塊的空地留在那裡給秦葉悠翻曬藥物用,但是在其他的邊邊角角,散亂種著不同花時的樹木。

就比如上次那釀成大禍的棗樹,就種在出小院門的側方,進到院子里轉頭就是這顆棗樹。當時婉兒從樹上摔下來,祁元修差點一揮手將這棗樹給砍了。

要不是秦葉悠攔著,並且保證能夠治好婉兒,那裡又要空曠處些許了。

花時不同的樹木,在不同的時刻表現自己的魅力,此刻正是桂花香飄十里之時,米粒大小卻香氣迷人。

等到合適的時機,葛媽媽便採摘些桂花,製成糕點供大家品嘗。不得不說,葛媽媽終究是祁元修和秦葉悠看上的巧手。在醫術上,秦葉悠是金手指,但是在廚房之中,這金手指就要易主給葛媽媽了。

什麼樣的食材,到了葛媽媽的手裡都是芳香誘人。上次玫瑰花開的時候,葛媽媽還用瓷碗盛放玫瑰花和糖,搗碎烘乾做成玫瑰花糖,弄得澈兒一口氣差點將牙都吃掉。

葛媽媽端上桂花糕的時候,秦葉悠突然也想到上次的事情,於是說道:「葛媽媽,你說澈兒在那寺院之中,起居我倒是不擔心,但是就是飲食上會不會不習慣啊。」

葛媽媽還沒有來得及回答,秦葉悠又自顧自的說道:「和尚們都吃素,澈兒現在正是長身體的時候,不吃肉補充蛋白質怎麼能行。這樣,葛媽媽你去讓婉兒去山裡給澈兒送上一些你做的桂花糕吧,澈兒可是最喜歡您的手藝了。」

葛媽媽雖然不知道這「蛋白質」究竟是何物,但聽懂了主人下面的話,也就沒有多問,只是說道:「既然夫人如此的思念澈兒,何不先拋開醫館,親自去一趟寺院之中見見澈兒呢?」

秦葉悠聞言,停下了手中的筆,嘆了口氣說道:「哎,非是我不想,只是那老主持說澈兒天資聰慧靈根深種。要是我貿然去打攪的話,澈兒必然會升起思念之情,擾亂澈兒心境,還是算了吧。」

葛媽媽點了點頭,不在多言語就退了出去。

接到這任務的婉兒可算是開心壞了。非是醫館之中待著煩悶,想要出去走走散散心透透氣,而是婉兒對澈兒就好似自己的親弟弟一般。近幾日來看不到澈兒的身影,她有怎能不思念。

如今又這麼好的一個機會,怎能不高興?

「要不讓追風給你套一輛馬車,少走些路?」葛媽媽將桂花糕交給婉兒,問道。

「算了吧,好麻煩的。」婉兒結果熱乎的桂花糕,轉身就跑,「我去去就回,這點路程算不了什麼!」

說著,聲音就漸行漸遠開來。葛媽媽啼笑皆非,看著遠去的婉兒笑罵了一句。

「都到了嫁人的年紀了,還這麼瘋瘋癲癲的跟個傻丫頭似的,嫁都嫁不出去。」

婉兒走在大街上,三步並作兩步,急沖沖的就走過去。這個時候,正是街上最繁忙的時候,販夫走卒,三教九流都在街上來往。雖然小城並不大,但是這個時候還是熱鬧異常的。

婉兒走的本來就快,就沒有注意周圍的人來人往,剛好走在一個十字街口的時候,從側方優哉游哉出現了一匹高頭大馬。

這也並非紈絝子弟在街上縱馬奔騰,完全就是正常的速度。但是由於婉兒根本沒有注意到,一心只想著寺院之中的澈兒,竟然沒有躲閃過去,和這馬匹撞在一起。

幸虧馬上坐的那人反應極快,見勢不妙一把抓住韁繩,沒有碰傷婉兒。只不過馬匹慌亂之間一腳剮蹭到了婉兒手中的桂花糕,婉兒一時身形趔趄沒有拿住,桂花糕散落了一地,粘上了泥污,已經不能吃了。

馬上那人,連忙甩蹬下馬,向前躬身施禮。

「是在下唐突,不小心衝撞到了小姐,小姐沒事吧?小姐手中的糕點散落,是在下的錯,在下願意包賠。」

婉兒是怎樣的脾氣,那可是氣死小辣椒,不讓獨頭蒜。雖然在醫館之中溫婉可人,對自己的主人百依百順,但是在外面可是小辣椒的脾氣,說話倒是一點也不客氣。

「你賠?你賠得起嗎?這可是葛媽媽親手做的,用的是家裡自己栽種的桂花,城中沒有一個廚子有葛媽媽的手藝!」

那人抬眼一看,認出了婉兒,說道:「這不是婉兒小姐嗎?在下葛家葛順友,實在是抱歉。」

秦葉悠在城中也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一手醫術妙手回春,連帶著府中的幾個下人也是在城中辨識度極高。只要是在這城中經常走動之人,沒有人不知道他們幾個的。

而這位葛順友,也來歷並不簡單,乃是城中富商葛家的公子,不然也不會在這個時候縱馬遊街。婉兒定眼觀瞧,自然是認出了葛順友來。

「哦?這不是葛家公子嘛,抱歉有什麼用?我倒要聽聽,你怎麼賠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635章:衝撞

91.39%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