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8章:相思難解

第638章:相思難解

葛家是城內數一數二的富戶,單看其高高的石階上朱門畫棟便可窺得一二。但是秦葉悠和婉兒是何等身份的人,自然不會被眼前外人所見的華麗富貴所震驚,只是這二人淡然處之的模樣落在葛家夫婦眼中,自然對婉兒的滿意更添上了一分。

這時葛家的下人前來朝秦葉悠行了個禮說道:「秦大夫,我家主人說請您到花廳小坐片刻,婉兒姑娘請隨我來。」

秦葉悠心知,想必是葛順友有一番話要對婉兒說,她自來善解人心朝婉兒點了點頭,便隨著另一個僕人離去。

婉兒被婢女領到了一處叫做櫻園的院落,那人行了個禮轉身離去。她站在原地,之間台腳下有小小的鵝黃色的小花繁茂的盛開著,周遭爬滿了碧綠色的藤蔓,葳蕤可愛。

見左等右等也無人來此,婉兒就蹲下身子細細去打量那小花,花朵含英而放,花枝纖細宛如女子的柳月眉一般。不由得心生憐愛,輕輕的用手去撫摸花瓣。

「你來了。」

一個清朗的聲音自身後徐徐而來,讓婉兒心中一驚又徒然明白這是葛順友的聲音,便心中宛若漏了一拍呆立在哪那裡。

「婉兒姑娘,我,我聽我娘親說你不願意嫁給我,是,是真的么?」

男子的聲音里有幾分遲疑,又有幾分凄然讓婉兒的心裡也沒由來的難過起來。

她別過臉去說道:「我已經跟葛夫人說的很清楚了,葛公子你我本就身份不同,更何況……我主子不能再沒有我了。」

看著自己朝思暮想的女子站在自己身前,身姿婀娜宛若春柳一般,葛順友不由得往前快走兩步看著她:「婉兒姑娘,可能我這麼說你會把我當做登徒子,但是,你不知道自從那一日我見過你之後,做夢都想同你結為夫妻。」

葛順友本來並不是個笨口拙舌的人,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面對婉兒再動聽的話都說不出來,只是急切的剖白著自己的內心。

「我從來沒有遇見過你這樣的女子,你跟我說話的模樣就像是盛夏的太陽一般明媚,你笑起來,你嗔怒起來,你的一舉一動都印刻在我的心裡。」

聽到葛順友的話,婉兒轉過身來,日光落在他翩然的衣衫上,散發著淡淡的剔透如玉的光澤。

一瞬間,兩人對視著彼此靜默,只有風聲在花朵和樹葉之間自由的穿過,婉兒看著葛順友忽然想起自己曾經看過的一句話,公子人如玉。

可是也僅僅只是那麼一瞬間的失神,她便已經清醒過來,轉頭看向別的地方:「公子的心意我已經明了,可是我也已經說得清楚,我無心婚嫁,還請公子忘了我吧。」

話語盡,她不再去看葛順友黯然的神情便快步的離去,她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好像是在害怕一樣,怕自己下一瞬間就會心軟。

可是就在兩個人擦肩而過的一剎那間,一隻手抓住了婉兒的胳膊,將她狠狠的往懷中一帶,下一刻一陣苦茶的香氣便充盈了婉兒的鼻尖。

男人堅實而寬厚的臂彎讓她瞬間臉色通紅,「葛公子!」

婉兒掙扎著要離開葛順友的懷抱,卻被那人緊緊的抱住:「就一下,婉兒姑娘,再等一下。」

葛順友的聲音前所未有的低落,很快他便依言放開了婉兒:「婉兒姑娘,你的話我已經分明了,既然你無心我,我也不會再讓我父母糾纏你,祝你以後安好。」

婉兒不知道為什麼,只覺得鼻間微微酸楚,她側過臉點了點頭便腳步飛快的離去了。

秦葉悠坐在花廳喝了一盞茶之後,才見婉兒和葛順友兩個人一前一後的邁步進來,看婉兒臉色不好便知兩人之間並不愉快。她不動聲色的給葛順友診斷了脈象,只不過是幾日不進水米有些虧虛,其他倒也沒有什麼。

開了調養藥方之後,兩人便坐上了返程的馬車。

「給。」一方鵝黃色綉碧草的帕子被秦葉悠遞到了婉兒的面前,她才發覺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落了淚。

「怎麼了?」秦葉悠柔聲問道,她與婉兒這些年相依相伴早就情同姐妹,如今婉兒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靠著秦葉悠的肩膀抽泣了起來。

婉兒的手,緊緊的攥著那一方帕子,她知道今日自己拒絕了葛順友,兩個人之後都不會再有緣分,可是想到如今的醫堂,秦葉悠也只剩下自己一人,她實在沒辦法抽身離開。

便搖了搖頭,並不回答秦葉悠的問題,喃喃的說道:「我跟他,再也不提了,再也不提……」

此刻,葛順友無言的凝視著自己手中的一方鵝黃色綉帕,許久直至燈燭發出了噼啪的爆燈花的聲音,他才驀然驚醒,收好了那張帕子,放入了最貼緊心口的衣袋中。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眾人似乎都逐漸忘了原本平淡生活中的這段插曲,婉兒也逐漸的投入忙碌的醫堂之中,每日抓藥問診,再也沒有一個叫做葛順友的人倚在醫堂的門口,咧著嘴笑著看著自己。

只不過,偶然閑暇下來的時候,坐在窗下一個人綉著帕子,看到如絲的碧草躍然在綉帕上時,心中還會莫名的像是空了什麼一般悶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638章:相思難解

91.94%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