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0章 番波折

第640章 番波折

其中一個為首的男人,穿著一身粗布麻衣但是左眼下卻有一道長長的刀疤宛若蜈蚣一樣攀爬在他褐色的臉上,那人咧著嘴笑著卻有說不出的猙獰怪異。

「咯咯,嗨呦這還有個英雄救美的。」那人一下又一下拋弄著手裡的匕首,目光卻越過了葛順友上下打量著婉兒。

「這小娘子倒是長得真的水靈,跟哥幾個前些日子見的村婦都不一樣,怎麼著啊,這是要跟情哥哥私奔去啊?」

那人全然不把葛順友放在眼裡,他身後的四個人也都面上掛著不怪好意的笑容附和道:「是啊,小娘子跟這個白面書生走有什麼意思,不如跟哥哥們走啊,哥哥讓你快活啊。」

說著便要往前,卻被為首的人攬住:「哎,著什麼急,也不怕嚇到小娘子。」說著又皺了皺眉頭看著護在婉兒前面的葛順友:「喂,你,就說你呢,識相的趕緊滾蛋啊,別惹得哥幾個不高興。」

葛順友自然不可能放開婉兒,而此時此刻天空之中的雨下的更大了一些,婉兒的衣裙都已經有些打濕,一股莫名的寒意加上驚恐讓婉兒不由自主的抓緊了葛順友的衣角。

此時此刻,在婉兒心中葛順友就像是擋在她面前的一堵牆一樣,為她遮風擋雨,可是對面是五個人,她記憶里的葛順友騎個馬都會無緣無故的撞人,怎麼可能打得過對面五個地痞流氓呢?

「你,你快走吧,他們要的是我,你走了去醫堂裡面報信,讓主子來救我。」

婉兒幾乎是顫抖著說完這一番話,對面明顯是沖著她來的,與其讓葛順友平白的因為自己而受牽連,倒還不如讓他趕快回去搬救兵。

葛順友像是感受到了婉兒的恐慌,他沒有回頭,眼睛死死的盯著面前的五個人,但是語氣里卻滿是堅定:「婉兒姑娘,你說什麼呢,我怎麼可能會把你交給他們?」

婉兒看不到葛順友的表情,但是卻聽到他語氣停頓了一下說道:「更何況,你是我所愛之人,我就算是拼了命也會護你周全的。」

莫名的,婉兒只覺得眼底醞釀著酸澀,她忽然有些後悔,自己為什麼要跟葛順友聊得這麼投機,為什麼兩個人要走到這荒郊野外來。

若是,若是葛順友因為維護她而死,那她這一生都不會原諒自己,都要活在無窮無盡的悔恨之中。

「葛順友!你聽我說,如果你留在這裡,那我們就只會一起死,你走吧走吧!他們不能拿我怎麼樣的!」

婉兒的手微微發緊,她相信一旦葛順友講這件事情告訴秦葉悠,秦葉悠和祁元修都會救自己出來的,不過是……不過是被玷污,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她在心裡一遍又一遍的說服著自己,越是面對如此困境,就越要冷靜下來,但是站在自己面前的葛順友卻絲毫未動,只是語氣淡淡:「婉兒姑娘,我知道你不喜歡我,不過沒關係,我若是今日為你而死,那也算是死得其所,無悔無憾了。」

「呵,好一對郎情妾意的鴛鴦,不過哥哥我最喜歡的就是干棒打鴛鴦的事情了。」那人說著,眼神忽然變得猙獰起來:「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既然你執意要礙事兄弟們,給我上,今天晚上就能好好享用這個如花似玉的小娘子了!」

說著一行五人便衝上去,手中明晃晃的利刃直直的朝葛順友刺了過去,婉兒驚得一顆心幾乎要跳出嗓子眼去,卻見葛順友抽出了別在腰間精緻的短劍沖了過去,跟面前的五個人廝殺了起來。

婉兒一時間驚呆了,她從沒見過這樣的葛順友,在冷雨之中絕決而凌厲,即便是面對五個人也毫不退讓。

葛順友沒有騙婉兒,他的確是學了些拳腳功夫不假,但是一時間要應付五個人卻還是難以顧得周全,十分吃力。

更何況這些人本就是沖著婉兒去的,不欲與葛順友纏鬥,只有三個人纏住了葛順友,剩下的兩個人便直衝沖的朝婉兒撲了過去。

「啊!」

婉兒驚叫著要躲開那人伸過來的手,「婉兒姑娘!快跑!」

葛順友飛身撲過去要救婉兒,卻被身後帶刀的人直接捅了一刀,他的身子晃了三晃,卻很快強忍著身上的劇痛去抓婉兒的手。

「跟我走!」那隻手是那樣的溫暖,有力,婉兒被他帶著一路奔襲,身後的五個人卻也窮追不捨。

「你放開我吧,你再這樣跑下去,你會鮮血流盡而亡的!」婉兒跟著秦葉悠這些年也算是耳濡目染,看著葛順友的鮮血已經打透了衣襟已然是傷口撕裂的樣子,婉兒心痛的淚流滿面。

「我……我沒事。」葛順友的聲音已經虛弱起來,但是卻仍然強撐著速度不減,不知道過了多久,身後的人聲逐漸已經聽不到了,葛順友才放下了婉兒一頭栽了過去。

「葛公子!葛公子!」婉兒看著他已經蒼白的臉色,心知這是失血過多,此時此刻也顧不得什麼男女之防,避嫌不避嫌,先止血要緊。

婉兒伸手撥開了他的衣服,才發現葛順友身上的傷勢重的驚人,如今更是因為劇烈活動傷口跟衣服粘連在了一起,早就變得烏黑一片。

濃重的血腥味讓她慌了神,看是看著雨勢不減,婉兒左右張望發現不遠處一座早就已經廢棄的破廟,她撐著全身的力氣架起葛順友便往破廟走。

「葛公子?葛順友!你醒醒,你現在千萬不能睡著。」

冰冷的雨水順著領口不斷的灌進去,讓人只覺得寒的發抖,婉兒撕下自己的外衫給葛順友止血,又找來柴火想要生火給葛順友取暖。

外面的雨下的越來越大,風將雨絲吹了進來,婉兒已經全身濕透了,紗裙透出了女子玲瓏的曲線,可是婉兒卻無暇顧及那麼多。

她用自己所知的全部草藥知識,給葛順友的傷口做了簡單的處理之後,守他守到了後半夜見他沒有發燒的跡象,這才鬆了一口氣,只覺得整個人疲累至極,不由得靠著冰冷的殘垣斷壁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640章 番波折

92.31%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