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好日子到了頭

第50章:好日子到了頭

綠蘿一眼看到走進來的祁元修,慌忙喊了一聲:「見過王爺!」洪亮的聲音裡帶著激動。

她怎麼能不激動,王爺都好久沒來梧桐苑了,王妃的機會來了!

秦葉悠無語的看著激動不已的綠蘿,嘆了口氣說道:「婉兒,你說這綠蘿怎麼就不能安定沉穩一些?」

一轉頭正好看到婉兒帶著意味深長的笑意看著她,輕聲說道:「是的,我這就去說說她。」

然後轉身就往外走去,正好與剛剛走進來的祁元修打了一個照面。

「見過王爺。」她微微福身,祁元修嗯了一聲,她輕快的起身離開,還很「貼心」的把們給關上了。

「回來了?」他看著秦葉悠問道,然後懶洋洋的坐在她的旁邊。

問道他身上好聞的冷梅的香氣,秦葉悠的腦袋有開始暈暈的,這傢伙全身都散發著致命的吸引力,她得剋制自己。

「回來了。」她微微往旁邊挪動一下,故作平靜的回答道。

「滿載而歸?」祁元修瞥了一眼桌上的東西。

秦葉悠有些得意,點了點頭:「滿載而歸!」

祁元修又靠近她一點,幾乎就是貼在她的耳邊說道:「怎麼出去一趟,回來都不會說話了,只會重複我的話,來說句不一樣的,比如……你很想我。」

秦葉悠臉一紅,她確實有些想他,可嘴裡說的確是:「臭美,我才沒想你。」

「那你為何臉紅?」祁元修的眼睛裡帶著笑意。

秦葉悠在心裡喊道,那是因為你靠我太近啊,全身上下都散發出濃濃的男性荷爾蒙氣息,而且還是絕色美男。

她作為一個正常的成年女性,沒有立即把他撲到已經很克制了好不好?

「這一次你做的不錯,據說我那皇兄被你氣的,下朝之後摔了一個花瓶。」祁元修笑著說道。

秦葉悠得意的小尾巴都要翹起來:「那是當然,我跟你說過了,不會讓你失望的。」

她洋洋得意,滿臉笑容,眼神明亮,透著狡黠的目光,她可能不知道,此刻的她全身好似籠罩一層光芒。

「嗯,做的好,獎勵一下。」祁元修說完微微俯身,在她的唇上親了一下。

騰!她不知道自己的臉已經紅成什麼樣子了,只知道自己的臉好像要燃燒一樣了。

他偏偏一直盯著她看,讓她更加窘迫,為了打破這份窘迫,她拼了命的找話題,轉移他的注意力。

「我知道,其實你也為我做了很多,單憑我舅舅的勢力,發動不了那麼多御史的,肯定是你在背後推了一把吧?」

「是的,那你是不是應該感謝我一下?」他認真的問道,終於不再盯著她看了,秦葉悠微微鬆了一口氣。

「怎麼感謝你?」她隨口問道。

「親我一下,就像我剛才親你那樣,親我一下,就算是感謝了。」他竭力忍住笑意說道。

啊,這話題怎麼又轉到這上面去了,秦葉悠無語問蒼天,這傢伙真是十足的調情高手啊!

祁元修更加靠近她,嘴唇微微翹起,一副我已經做好了準備,你來吧的模樣。

剛剛說出去的話,她也不好反悔,而且他的唇形那麼優美,親一下感覺應該不錯。

……

那聲音帶著致命的吸引人,彷彿能魅惑人一般,秦葉悠感覺自己馬上就要淪陷了。

就在這時候,院中突然想起來一聲高呼:「王爺!」是追風的聲音。

然後好像被打斷了一樣,很快又響了起來:「你們兩個丫頭攔著我做什麼?我有要事跟王爺彙報,王爺最近一直再等這封信呢。」

「王爺和王妃有正事?什麼正事,你們懂什麼,我手裡這封信就是王爺最在意的正事!你們起開,我要趕緊向王爺彙報。」

「追風,你這個木頭疙瘩,你怎麼都不懂!」是綠蘿忍不可忍的聲音。

這時候秦葉悠已經完全清醒過來,她紅著臉一把推開祁元修,轉過頭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後一扭頭轉身進了旁邊的內室。

追風被綠蘿吼的一頭霧水,正要問個清楚呢,突然聽到屋內傳來祁元修的聲音:「追風,你進來!」

追風一臉得意的看了那倆丫頭一眼,然後推門進屋,咦?王妃呢,不是說王爺和王妃都在的嗎?

「王爺,虎翼營傳報,一切準備就緒了!」追風興奮的把那封傳報遞給祁元修。

祁元修面無表情的接過去,打開面無表情的看了兩眼,然後面無表情的拿起筆在信紙上寫了幾個字,重新遞到追風的手中。

追風終於後知後覺的發現王爺似乎有些奇怪,這段時間王爺一直忙虎翼營的事情,現在有了這樣的好消息,王爺怎麼看上去一點都不高興呢,看上去怪怪的。

「把這封信送到虎翼營。」祁元修吩咐道。

追風接過去之後,點頭說道:「是,卑職這就快馬加鞭送去。」

「不,你步行送去!」祁元修依舊面無表情的說道。

追風怔住了:「步……步行?」天哪,這裡距離虎翼營一百里地呢,他無聲的看著祁元修,王爺今天果然很奇怪啊。

「是,步行去,不準騎馬,不準乘車,現在就去!」祁元修平靜的說道,此時此刻,在他平靜的外表下,怒火早已經波濤洶湧了。

要不是知道追風對他的忠心,真恨不能把這小子給拖出去打一頓。

什麼時候來不行,偏偏這時候來,要知道把那小狐狸弄迷糊有多麼不容易啊,大好的機會,就這樣失去了!

祁元修在心裡捶胸頓足,懊惱不已。

秦葉悠帶著婉兒把所有的田產和店鋪都轉了一遍,安排妥當之後。

一切塵埃落定,她計劃著找個日子就去單家看看老夫人,給老夫人請個安,然後就可以回來安安穩穩過她米蟲般的日子了。

她如意算盤剛剛開始打,就看到福伯苦著臉來了。

「王妃,王爺嫌老奴把持管家大權不放,訓斥了一頓老奴,請王妃可憐一下老奴,就把這管家權接過去吧,不然老奴真的無顏見王爺了。」

秦葉悠一怔,這祁元修又是唱的哪處戲,她的休閑日子還沒有開始呢,可不想接過這個重擔,於是搬出萬用理由:「我不懂……」

沒有想到福伯年紀這麼大了,反應卻比秦葉悠更快,他說道:「王爺說,王妃您既然能打理好那麼多嫁妝,打理一個王府肯定不再話下,您如果不接受,那肯定就是老奴不誠心交出管家權。」

這簡直就是強盜邏輯!秦葉悠氣的鼓鼓的,可是看到福伯那麼可憐的表情,她於心不忍,終於接了過去,心裡暗自給祁元修記了一筆。

她眼睜睜大看著自己悠閑的日子一去不復返,無聲的在心裡哀嚎。

既然已經接了過來,自然就得管好,她就是這麼個性格,要麼不做,要做就做好。

讓福伯把家裡的僕人都召集起來,表達了一下自己的三個觀點。

第一,她這個人賞罰分明,別的不管,交代好的事情,就要做好,做不好就罰,做的更好獎。

第二,府里活分給誰也不是固定的,輪流著來,誰做的更好,就把肥差給誰,一直做不好的,直接換人,奕王府不養無用的人。

第三福伯就是她的代言人,有什麼事可以直接找福伯說,福伯跟她彙報,有誰不服的直接解僱。

眾人都暗暗驚訝,這奕王妃剛剛進府不久,據說根本不受寵,沒想到無聲無息的就把管家權拿出了。

看上去稚嫩青澀的好像小姑娘,處理事情居然這樣乾脆利落,眾人頓時不敢怠慢,福伯在旁邊看著也終於放心,王爺果然沒有看錯人。

安排好府里大大小小的事情,剛剛想要鬆口氣,祁元修居然又給她出幺蛾子!

讓她搬去怡然居住,意思很明顯,他要跟她以後同床共枕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秦葉悠感覺自己忍不下去了,直接闖到祁元修的書房,要跟他說個清楚!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50章:好日子到了頭

9.16%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