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4章 又起爭執

第654章 又起爭執

秦葉悠和祁元修交代了一句,便喚來了小葉子和綠蘿,三人結伴出行,去製備年貨去了。

大街上殘雪還未曾完全消融,但仍然擋不住人們的如潮熱情。屋外自然不比家中,三人都是穿的厚實以抵禦風寒。但是就算是如此,也是遮擋不住三人的卓越風姿,路上行人遇上這三人的時候,都是忍不住側目觀瞧。

三人之中最為引人注目的就是秦葉悠了,身著素色袍子,頗有佳人高潔遺世獨立的感覺。

小葉子本來在風月場所待慣了,後來又給人家當小妾,也是寄人籬下仰人鼻息的。這就導致小葉子平時總是不自覺地濃妝艷抹,不過秦葉悠和綠蘿都只是喜歡略施薄粉,這種潛移默化之下小葉子也漸漸放棄了那妖艷的胭脂。

不過這樣下來,小葉子反倒更有一種給人清純的意味,再加上本來底子就好,現在更是引得眾人側目。

三人平時就親密無間,這是出來逛街,自然是歡歡喜喜嘰嘰喳喳,就連秦葉悠也沒有了平時在醫館坐診時的端莊穩重。

三人在城裡的繁華熱鬧之所逛了個來回,城中幾乎所有人都認識秦葉悠,在她那裡看過病。所以人們對於他們三位也是格外的尊敬,給了不少的優惠。

再加上去秦葉悠本就出手大方,把錢財視若身外之物。所以三人一趟下來,自然是大包小包提了不少。

等到眾人都心滿意足歸來的時,街邊正有一老婦提了兩個籮筐,賣一些臘梅花。年底之時,大家也都出手闊綽,這一早晨的光景,兩個籮筐之中已經見底了,只剩下一株臘梅。

秦葉悠見了心中歡喜,覺得在房間之中放上這麼一株臘梅,也免得屋內死氣沉沉。

秦葉悠走上前去問價的時候,正值賣花老婦準備收拾東西離開,秦葉悠攔住老婦,說道:「婆婆,這最後一株梅花,賣給我們吧。」

這老婦抬頭一看,連笑著說道:「原來是秦大夫啊,您想要這株臘梅,我就送你吧。當時還是您出手,才治好了我當家的病呢,送您一朵花,不當事的。」

秦葉悠連連擺手,執意要按照價格給錢。就在兩人推讓的時候,突然一隻手從籮筐之中將那一株臘梅拿走了去。

眾人一看,只見是一個年紀大約四十歲上下一大嬸,但卻並不認識。不過這賣花老嫗卻是認識這位大嬸,說道:「這不是朱家大嬸么,你是要幹什麼?」

只見這大嬸臉上堆笑,說道:「哎呀,我家小閨女頗為喜歡臘梅花,央告我我幾天了我都沒時間給她買。反正這也是你最後一株臘梅花了,咱們鄉里鄉親的你就送給我得了。」

這賣花的老婦心中自然是不願,但是臉上卻是笑著說道:「朱大嬸子啊,真是不巧,這花我已經賣給秦大夫了。你明日再來,我送你一株最大最好的便是。」

聞言這朱大嬸也是知道她不願將花送給自己,皮笑肉不笑地說道:「我早就看見了,這人想要買花,你卻不賣給她,你們都在這裡爭了半天了。」

說罷,這位朱大嬸又是轉過頭來說道:「我說你們三個,也真是有夠不要臉的,老婆婆都不賣給你們了,錢都不收,你們怎麼還在這裡糾纏要不要點臉呢?」

這朱大嬸在十里八鄉就是出了名的好貪多佔,也是聞名,自然說話這般的蠻橫不客氣。論嘴皮子的和臉皮子的厚度,根本就不把這三位黃毛丫頭放在眼中。

她說出這種話,小葉子氣惱不已。畢竟小葉子從小也都是在紅塵之中摸爬滾打多年,要是不會那些強硬的東西,也未必能夠保自己周全。

「你這大嬸,好生刁蠻不講道理,這株臘梅花,本就是這婆婆準備送給我家夫人的,你要是想要也總要分一個先來後到才是。況且這天寒地凍的,婆婆在這裡賣花本就不容易,你怎麼能夠出言讓這婆婆送給你,真是不要臉!」

這婆婆本來也就看不慣朱大嬸,但是畢竟是鄉里鄉親的也不好意思說重話,也是說道:「對呀,這花兒是我準備送給秦夫人的,秦夫人救過我家那口子的性命,送給她一朵臘梅花也算不得什麼。」

這朱大嬸本就理虧,要是旁人,她說些什麼順坡下驢的話也就不再糾纏了,現在一聽到這三人原來就是秦葉悠,頓時來了脾氣。

原來,她家雖然不是正規的醫館,但是自家的男人也粗通醫術,所以家裡近鄰有人生病也都會送到她家去醫治,順便收些錢來貼補家用。但是自從秦葉悠來到這邊之後,對於窮人很少收錢或者乾脆不收,對於窮苦人家甚至會免費送些藥物,所以十里八鄉的人都願意去他們醫館看病。

這一來二去的,朱大嬸一家漸漸是門可羅雀,到了現在竟然是半年以來沒有一人願意上門。

俗話說同行是冤家,朱大嬸一聽到是秦葉悠,脾氣一下子就上來了。

「呦呦,我以為是誰呢,原來是秦葉悠秦大夫人。我看不是婆婆送你的臘梅,是你強迫婆婆讓她送你們臘梅花的吧。還有你身邊這兩位,也是有夠可笑的,一個尼姑,一個風塵女子,怎麼有臉大搖大擺的出門呢?真是不要臉!」

秦葉悠本來性子溫和,不願意和人爭執,但是聽到這個朱大嬸出言傷人,也就沒有攔著小葉子。

人善被人欺,這道理秦葉悠還是明白的,要是處處忍讓,只會讓別人任意欺辱她們。

小葉子聞言,一下子就好似點燃了炸藥桶一般。只見小葉子厲聲喝道:「你這潑婦,嘴上不積德,等你死後估計連個給你燒紙的人都沒有。平時十里八鄉的鄉親見到你都會繞著走吧,估計你死了,人人都想到你墳前去吐一口唾沫才開心!」

小葉子說話狠毒,對於這種人也就應該如此。不過這朱大嬸氣極反笑,指著小葉子的鼻子罵道:「你這騷浪蹄子,我聽聞從小你就在青樓裡面千人騎萬人跨,現在好不容易被你家主人贖回來,就這麼忠心給你家主人當一條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654章 又起爭執

93.41%
目錄
共547章
倒序